天路杀神 第一二七五章 下不去的贼船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残破的日月城突然变得热闹起来,从各个宗门赶过来支援的修士们这时候才赶到,后来得知盖灵大士已经被斩杀,他们懊恼无比,索性也就不走了。

  一方面是因为听说吉祥天又出现了两个神庭法身,天知道他们要往哪里走,万一回去之后,发现自己的宗门成为神庭法身的目标,那就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另一方面因为跟着叶信才能吃香的喝辣的,此次他们错过了盖灵大士的盛宴,再不能错过第二次了。

  还有一个重要原因,他们听到了流言,据说叶信现在的状况很不好,至于生了大病,他们是不信的,叶信已修炼到了半神之境的巅峰,肉身已无限接近神体,怎么可能生病?或者是修炼出偏了,或者是在斩灭盖灵大士的战斗中受了重创,除这两种之外没有别的可能,所以他们更要留下来拱卫日月城和叶信了。

  当然,叶信比日月城重要得多,这座日月城被毁,只要给他们时间,他们可以重建起几座、甚至几十座日月城,可是叶信出了好歹,那等于失去了主心骨,谁来对抗这场劫难?!

  深夜,大班家的几位长老正与一川峡的宗主李逝川围坐在石桌旁,谈笑风生,大班家与一川峡已经结盟了,在这近半年的混乱中,吉祥天各个宗门实力没有衰退,反而更进一步的,唯有大班家与一川峡。

  大班家的优势是后辈有人,班远航和叶信的关系很近,而且前段时间又招揽了雷公子来担任大班家的护法,雷公子和叶信的关系也不错,可以说,只要有班远航和雷公子在,大班家便不会倒,而且还能得到叶信的照顾。

  一川峡的优势是立下了大功,一川仙君李逝川识破了极上秘龙道的阴谋,及时给叶信发出了警告,使得叶信和明佛这边大获全胜,把极上秘龙道的核心层一网打尽,更占了极上秘龙道所有的基业,声望自然变得如日中天,有些知道青佛叛逃的修士私下里推测,一川仙君李逝川极有可能升为虚空行走。

  大班家并不知道李逝川是极上秘龙道的人皇,李逝川毕竟在最后关头做出了明智的选择,所以叶信和明佛肯定要为李逝川的感受着想,不可能把这个消息传出去,让李逝川陷入尴尬的境地。

  所谓强强联合,李逝川知道大班家是吉祥天各路宗门中第二个与叶信结下善缘的,关系很好,而大班家认为李逝川前途无量,极有可能得到那一颗无主的虚空法印,双方一拍即合,感情也就自然升温了。

  就在双方相谈甚欢之时,一个黑影出现在远方,躲躲闪闪的向着院子里张望着,他想要从这里走出去,但大班家的几位长老和李逝川聊得很热络,看起来一时半刻是不会散席的,从空中走,那就是找死了,这里全是强者,只要他敢释放出一点气息和波动,便会被人阻住。

  犹豫良久,他反手拿出一块呈金字塔形的水晶块,发现水晶块的顶端已经开始发红了,知道不能再等,便把水晶块放在袖中,轻手轻脚跨入角门,贴着墙根向前走,他希望那几位长老聊得高兴,完全没在意他。

  刚刚走到了一半,大班家一位长老突然喝道:“班卓,鬼鬼祟祟的做什么去?”

  那黑影急忙站定,转身陪笑道:“太爷,我呆着无聊,去找几个朋友。”

  那大班家的长老只是随口一问,接着挥手道:“明天你还要帮远航做事情,不要闹得太晚了。”

  “我知道的,太爷。”那黑影心中暗自送了口气,随后快步向前走去。

  片刻,他走进大院另一侧的偏院中,前后距离并不是很远,只有百余米左右,这里还能隐隐听到大院方向传来的笑声。

  那黑影的脸色变得阴沉了,随后咬牙切齿的说道:“几个老不死的,差点耽误大爷的事情!”

  接着,那黑影再次取出了水晶块,平端在自己眼前,向着前方看去,一道淡淡的红色光柱从高空中落下,光柱的落点就在他脚前几尺的地方。

  那黑影放下了水晶块,光柱便消失了,原来那水晶块是一种法器,通过法器才能看到光柱。

  那黑影向前走了几步,停在了光柱中,随后双膝盘坐,把水晶块放在了双膝之间。

  偌大的日月城中,有很多修士都在做着同样的事情,他们用各种各样的办法,避开了别人的注意,最终进入了光柱。

  距离日月城百余里开外,聚集了一大批修士,虽然他们装扮不同、种族不同,但显得极有纪律感,都默默站在那里一言不发,也没有散发出任何波动。

  怀奇先生和太虚星主站在最前方,怀奇先生手中端着一块足有一米方圆的金字塔形水晶块,里面有一粒粒光点在闪烁。

  “怀奇先生,你这是什么法阵?有何用处?”太虚星主问道。

  “这是我独创的灭法天轴,只要一百零八颗天轴归位,我这法阵就可以启用了。”怀奇先生笑了笑:“灭法天轴的压制力要比灭法世强出许多倍,修士的元脉会变得僵滞,也就没办法自如的释放法门了。”

  “那我们不也是一样?”太虚星主愣在那里,他没想到怀奇先生神神秘秘的鼓捣半天,原来是要设下这样的法阵,完全没有意义啊,灭法的压制力是不分敌我的。

  “你们有我,岂会和他们一样?”怀奇先生说道:“别人都叫我怀奇先生,你知道怀奇是什么意思么?”

  “还请先生明言。”太虚星主苦笑道。

  “就是指我拥有层出不穷的奇宝啊!”怀奇先生说道,接着他眼中闪现出精光,一道光幕从他脑后升起,接着无数法宝法器如雨点般向着那些修士们落去。

  一柄足有尺许宽、形状诡奇的巨剑落在了太虚星主身前,剑尖笔直刺入地面,不过巨剑周围依然存有怀奇先生的神念凝成的光罩。

  “这是……”太虚星主喃喃的说道。

  “这些都是我亲自淬炼过的上古神兵,暂且借与你们一用。”怀奇先生的话锋一转,语气变得铿锵有力了:“当然,如果有人能立下赫赫战功,他手里的上古神兵我就不会讨回了,当做我的奖赏。”

  有很多修士的呼吸变得粗重了,就连青佛等人,也在死死的盯着前方的法宝。

  这时,有一个修士按耐不住内心的波动,探手抓向法宝,谁知他的手刚刚触碰到法宝周围的光罩,便发出低哼声,指尖如触电般收了回来。

  “现在不要动。”怀奇先生说道:“这么多上古神兵,衍生出的波动是惊天动地的,定会被日月城所察觉。”

  “先生的心境……真是坚如铁石啊……”太虚星主发出叹息声,不过,他内心的真实写照是感到深深的畏惧,这怀奇先生的意志力太可怕了!

  金瞳太岁和景公子只因为淬炼了上古神兵,奇迹般的勘破了半神之境,他是看得真真切切的,怀奇先生拥有这么多上古神兵,早就可以证道封神,只因为没有肉身,一直阻步不前。

  怀奇先生是怎么忍下来的?为什么不随便找个肉身?太虚星主心中有很多问题,随后他意识到一点,天域诸神也是有高低强弱之分的,或许……肉身不够强大,将耽误怀奇先生封神后的进境,这属于一种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修行态度。

  如果叶信在这里,会给出更全面的分析,怀奇先生的心态,是完美主义和强迫症的结合体,完美主义不算缺点,只是给人一种习惯吹毛求疵的感受罢了,强迫症也没什么大碍,但这两种结合,就属于一种的精神层面的病变了。

  可能怀奇先生以前的肉身非常完美、根骨奇佳,所以天下修士对他而言都是不堪入眼的,最后选择谋夺叶信的肉身,大概有几种可能,或者叶信拥有无道者的传承,夺了叶信的肉身有报仇雪恨的快感,或者叶信勉强还算过得去,应该是他遇到过的最好的肉身了,还有,他也实在等不下去了,总不能一直站在门外,无力看着门内的风云变幻。

  就在这时,怀奇先生脸色一变,惊喜的叫道:“成了!”

  话音未落,他把手中的水晶块投向高空,水晶块化作一道流星,向着日月城的方向急掠而去。

  片刻,太虚星主的身形突然抖了抖,他留给那些眼线的法印怎么会毁掉了?!

  “他们怎么了?!”太虚星主急忙问道。

  “不要怕,没事的。”怀奇先生淡淡说道:“启动灭法天轴,多少需要一点祭品。”

  太虚星主脸色保持平淡,心中却掀起了惊涛骇浪,他突然想起了天域诸神与钟馗的区别,钟馗多少还有一点人性,他蒙受过钟馗的恩情,这也是他立誓要为钟馗报仇雪恨的根本原因,而那些天域诸神,完全把其他生灵当成蝼蚁,更不要说对待天路的修士了。

  诸神没有任何情义,现在可以为了启动灭法天轴,毁掉那些修士,以后为了别的原因,是不是还会毁掉在场的这些人?

  太虚星主生出了一个极不好的感觉,他好像上了一条再也下不去的贼船。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