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二八章 决赛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今天龙腾讲武学院学生们的反应没有昨天那么激烈,可能是因为叶信用作弊的方式为大卫国挽回颜面的缘故,告示只比昨天多了几十张。●⌒,

  第五天,比赛继续进行,这一天只有两场比赛,第一场是宗云锦和宗云秀兄妹间对决,第二场是由叶信迎战魏轻帆。

  让宗家进行内战,好似有些不太公平,但这是由抽签决定的,学院不可能做出更改。

  宗云锦的实力要略胜一筹,何况都是自家人,没必要真的死拼到底,差不多打了十几息的时间,宗云秀就败了,比赛的激烈程度要比昨天差了许多。

  接下来就该轮到叶信和魏轻帆了,看台上的人们心情复杂到了极点,因为他们看到的是一幕荒诞无比的闹剧,明明是大比,某个将门子弟居然靠着无 耻的作弊一手,一步步走进半决赛!

  哪里还有一点武士的精神?不要脸!太不要脸了!

  幕布拉开,叶信和魏轻帆四目相对,叶信笑了笑:“魏少,玩一玩?”

  魏轻帆也笑了,其实在所有的世家子弟中,他的纨绔气息是最淡的一个,魏卷前半生把所有的精力都耗费在战事上,一直没有娶亲,等到他被贬出九鼎城,跑到一明山隐居,才娶了一个普通的女子,生下了魏轻帆,魏轻帆年少时悄悄进入龙腾讲武学院,和平常人没有什么区别,近二十年的时间,足以让人们彻底遗忘一个人了,很多学生连魏卷是谁都不知道,何况区区一个魏轻帆?

  直到魏卷复出,魏轻帆的名声才逐渐高涨起来,因为不是在蜜罐里泡大的,他也就少了一些世家子弟独有的习惯,为人非常谨慎。

  魏轻帆不相信一个废物能统领天狼军团的老将,不相信一个废物能斩获庄不朽的首级,更不相信一个废物能让归北那么凶悍的年轻人低头。

  虽然他也很好奇。好奇叶信究竟强到什么程度,但他可不想去触这个霉头,反正还有宗云锦呢。

  “我认输。”魏轻帆缓缓说道。

  秋祥已经麻木了,脸上一点情绪都没有。只是转头令人记上叶信的分数,叶信的总分已达到惊人的九十分,距离当年打破记录的叶观海只差两分,但,叶信还有一场决赛。就算最后是平局,他也打破叶观海的最高记录。

  叶信也麻木了,他不得不在心中反思,哥有这么霸气侧漏么?连魏轻帆都不敢和他交手?寂寞难解啊……

  看场上的人们第一次听到叶信的对手认输却依然保持着沉默,他们同样麻木了。

  “呵呵……”铁心圣发出轻笑声,随后吧嗒吧嗒嘴,说实话,他心里多少有些不是滋味,怎么都认输?不像话啊……

  有句话说得好,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到了晚上,龙腾讲武学院的学生们终于在沉默中爆发了,他们展现出了彻彻底底的疯狂。

  痛斥叶信的告示骤然增加了数倍,达到了惊人六百多张,很多院墙已变成了白色,甚至都贴到了决赛场上。

  这是一种耻辱!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耻辱!从古至今,何曾有过这种事?用这般无 耻的手段,上下勾结,不停作弊。一步步走进决赛,如果最后让叶信成为冠军,天理何在?!

  其中有一张告示居然用的是上古语法,简直和传说中的檄文差不多。

  遽尔叶信。生于锦玉,倍受国恩,不思袛报,纨绔于街巷,嚣扬无君父,罪念皇珏。天恩施降,军前赎过。及回城廓,天不假年,荣宠入院,尔促备武,跋扈狼骑,老将谋敌,小子谋功,显赫有瑕。院选良子,众武兢战,小人享有,实乃开院之耻,令精忠掩面,否足之极北,甚快甚喜,一洗蒙尘,还清朗于大卫。

  (偶然发现,就窃用了,倔强兄莫怪。)

  不过,对学生们爆发的滔滔之势,上至铁心圣,下至秋祥,都视若不见、听若不闻。

  而叶信的赔率,已变得惊人的高涨,或许,人们还相信天理昭昭,还相信一向自认为雄主的铁心圣不会坐视小丑嚣张,还相信世间有正义,并且正义一定会实现。

  无数人都在买叶信会输,他们的信念已凝成一座看不到的长城,与之相对比的是,邵雪、沈妙和叶玲一天到晚笑得合不拢嘴,连温容都忍不住参了一份,白捡的钱,怎么能不要?

  第六天,决赛终于开始了,这一天来的人出奇的多,不止在看台上,学院里各个角落里也挤满了人,就算看不到,他们也希望第一时间得到结果。

  如果今天宗云锦也认输,他们相信,天下会降下鹅毛大雪,以刷洗人间的无 耻罪业!

  幕布拉开,叶信和宗云锦相对而立,叶信的神色很轻松,而宗云锦脸色不停转换着,显然心中在发生着激烈的冲突。

  “宗少,难道你也会认输?”叶信已经不抱希望了,他本以为自己隐藏得很好,但好像这些家伙各个都知道他的秘密,宁愿背负骂名,也不愿与他交手。

  宗云锦面沉似水,昨夜家主宗振堂与他长谈过一次,说叶信的实力非常强大,否则那归北不可能认输,但宗云锦有自己的判断和想法。

  破山公宁高悟毕竟是客人,怎么可能彻底扫了铁心圣的面子?连胜三场,已经表现出了大任国的实力,最后一场认输,也算给了铁心圣一个交代,叶信能赢,只因为叶信是最后一个出场的,如果换成他宗云锦,那归北也一样会认输。

  宗云锦还算有些心计,至少他懂得独立思考,但他的想法有些片面了,破山公宁高悟是客人不假,但他此行来大卫国,是铁心圣有求于他,不是他有求于铁心圣,立场不同,态度自然也会不同,何况是铁心圣主动挑战的,他有必要一定给铁心圣留面子么?

  而且,他并不知道战后破山公宁高悟曾经质问过归北为什么认输。

  “宗少,给句话啊?”叶信懒洋洋的说道。

  看着叶信漫不经心的脸,宗云锦只感觉心中一阵怒气上涌,这样恬不知耻的一个人,以为靠着叶家的余荫、还有天狼军团老将们的庇护,就能逼得他宗云锦低头么?

  他不是胆小怕事的魏轻帆,也不是要拉拢人心的铁书灯,他是宗云锦,堂堂正正的宗云锦!

  想起昨夜学生们愤怒的声讨,宗云锦突然明白,上天本就有意让他做一柄执行正义的宝剑,荡尽一切魑魅魍魉,还世间一个清明!

  想到这里,宗云锦的心境变得稳定了,他长吸一口气,向叶信抱拳,朗声说道:“叶少,请!”

  秋祥一直是愁眉苦脸的,如果宗云锦也认输,他这个总院就没办法交代了,或许应该安排几个教习向叶信挑战,至少要逼得叶信使出全力,这样才能让叶信成为名至实归的冠军。

  突然听到宗云锦说出一个‘请’字,秋祥有些不敢相信,人就是这么奇怪,之前叶信的对手一个接一个认输,他不敢相信,已养成了习惯,现在又不敢相信有人会应战叶信了。

  看台上安静了片刻,旋即爆发出雷鸣般的呐喊声,终于,终于有人要出面制止这丑陋的闹剧了吗?!

  “好好好……”铁心圣欣慰得连连点头,其实宁高悟猜得没错,他确实要把叶信捧起来,成为家喻户晓的英雄,如此才能让遭受重创的大卫国以最快速度恢复士气,如果赢得不明不白,难免要留下遗憾,现在宗云锦决意应战,那是最好不过了。

  宁高悟、周破虏和吴秋深死死凝视着战台上的叶信,他们甚至运转元力,以图看得更清楚一些。

  他们看到叶信松了口气,接着露出一种古怪的笑容,心中不由一惊,因为他们看到了叶信的信心,难道那叶信真的比归北更厉害么?

  现在大卫国无数人都在指责叶信作弊,如果战斗发生了,叶信必须要用比昨天归北更凶猛的攻势、更快的速度击败宗云锦,才能完全证明自己的清白,他真的能做到?要知道昨天宗云锦只在归北手下支撑了一息的时间,前后只有两招!

  看台上的学生们已彻底疯狂了,他们跳跃着、欢呼着,甚至把手里的东西往天上乱扔,长时间积蓄的愤怒终于在今天发泄出来了,接下来,他们会欢欢喜喜的看到叶信是如何被痛打的。

  秋祥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笑容,他本想等欢呼声结束之后再宣布开始战斗,但等了许久,见欢呼声一直不见减弱,只能令人敲响战鼓。

  人群慢慢变得平静了,秋祥抓住机会,高声说道:“两位准备好了么?预备……开始!”

  宗云锦立即向后缩了一步,双臂向两侧展开,一柄柄尺许长的剑影围绕在他的胳膊上,最后形成了长达数米的剑翼。

  宗云锦一出手便释放出本命技,和昨天一样。

  “宗少,多谢了。”叶信脸上露出笑意,双瞳却散发出针尖般的锐芒:“但我还是要说,再见!”

  秋祥一愣,他本能的意识到,叶信居然想杀人,当众杀了宗云锦!(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