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二七八章 又见星魂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银鸢离开了,场中只剩下千代无双和东皇在僵持着,东皇不敢松手,他手中的上古神兵只是怀奇先生暂时借给他的,自己并没有淬炼过,一旦长斧被千代无双夺走,他就会转成弱势的一方。

  接下来东皇感觉到从千代无双身上传来的力量越来越强,就在心慌之时,眼角突然瞥到两个修士从左右两侧掠来,都是怀奇先生座下的强者。

  “快来助我!”东皇发出吼声。

  其中一个修士身形急停在空中,接着弯弓搭箭瞄准了千代无双的后心,弓弦响处,一道雪白的箭光向着千代无双激射而至。

  千代无双根本无法躲闪,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力矮了矮身体,结果本应射中她后心的箭矢从她的肩胛骨上方刺入,又从她的前肩下透出。

  剧痛使得千代无双的力量减弱了几分,而东皇趁机发力,斧锋猛然下沉了几寸,深深斩入千代无双的肩膀。

  另一个修士持着长剑,急速向千代无双逼近,东皇露出了狞笑,他知道眼前这个让他头疼的女孩子已绝无幸理了。

  下一刻,东皇看到了千代无双的眼睛,不由呆了一呆,千代无双的双瞳好像在融化,或者说,是在以一种奇特的方式燃烧,接着万千道如丝带般的辉光从千代无双的身体中喷薄而出。

  那此剑的修士发出凄厉的惨叫声,他刚刚接近辉光,法衣瞬间便烧成灰烬,接着他的头发、胡子等处开始燃烧,还不到一秒钟,他的肌肤也变成了焦黑色,整个人缩小了数圈,随后化作一片片烟尘。

  东皇也在嚎叫,他刚才感觉千代无双的双瞳好似在融化,接着便什么都看不到了,他的眼睛好像已化成水,因为他清晰的感觉到脸颊有液体在流动,而在他的神念中,千代无双已化作一团熊熊燃烧的火团。

  床榻上的叶信突然睁开了双眼,到现在为止,他被保护得很好,按理说会一直沉睡下去,但是,刚才他感应到了神冕的波动,这意味着有神祇向他逼近,所以他自然会惊醒了。

  轰轰……外面传来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叶信的身形极其突兀的从床上消失,接着出现在踉跄后退的温容身后,搀住了温容,温容一愣,随后发现是叶信,她和墨衍同时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神色。

  嗡……太虚星主用指尖轻轻弹动巨剑的剑锋,面带微笑,不疾不徐的说道:“叶星主?久仰久仰、幸会幸会。”

  叶信看向太虚星主,在他的视线中,太虚星主的肌肉、元脉、筋骨等等居然都化作无数微点,那些微点足以用万亿来计算,有的在震荡、有的在流动,叶信的洞察力能透过微点,直达太虚星主的元府和元神层面。

  “太虚星主?”叶信说道。

  “哦?”太虚星主吃了一惊:“叶星主认得我?”

  “因为你有一颗星魂。”叶信说道,随后他缓步向太虚星主走去。

  太虚星主试图舞动剑光,突然发现有一股无形的巨力笼罩住了他,手中的剑似乎一下子重了几千倍、几万倍,接着,他的巨剑已然脱手,重重的跌落在地面上。

  咔咔咔……太虚星主的双脚和小腿都在发出刺耳的破裂声,而他也清清楚楚的看到了自己的脚在不停的扭曲变形,接着便身不由己向前栽倒。

  太虚星主的双膝刚刚接触到地面,膝盖也传出了破裂声和粉碎声,他发出痛苦的哀嚎,上身失去了平衡,向前栽倒,虽然及时用双手撑住了地面,但他双手的骨头还有肌肉,都在不停的抽搐着扭曲着,随后断裂从指尖传到了手腕,又从手腕蔓延到了肩膀,这使得太虚星主一头撞到了地上,双臂双腿尽废,他只能用自己的脑袋来支撑住身体。

  太虚星主的大脑一片空白,叶信根本没有出手,他无法理解自己是被什么样的法门击败的。

  其实对叶信而言很简单,太虚星主的身体是由以亿万计的微点形成的,他只需用神念控制那些微点相互穿梭贯通,便能彻底改变太虚星主肉身的构筑模式。

  下一刻,太虚星主看到了叶信的双脚在向自己走近,他跪在地上,屁股撅着,用脸支撑身体,这种姿势真是莫大的耻辱,但太虚星主此刻已经顾不上什么羞耻之心了,他只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接着,叶信的双脚停在了太虚星主身边,太虚星主陡然感觉到后脑传来一阵剧痛,一种浩瀚无比的力量如摧枯拉朽般涌入了他的元府,并且在搬运他的星魂。

  嗷……太虚星主的吼声犹如野兽的哀鸣,星魂是他的命根子,他绝对不能失去,可是,他现在根本就动不了。

  只是几息的时间,叶信直起身,他手中多出了一颗璀璨的星魂,不管是亮度还是厚度,都远超过他的贪狼星魂。

  “你要比我预料中的弱得多。”叶信轻声说道:“你败了,败给了黑麒麟,到现在都没能完全恢复,对吧?”

  “还给我……”太虚星主还在发出哀嚎声,此刻的他完全没有思考能力,也不可能回答叶信的问题。

  而叶信并不需要回答,只要找到逻辑线,答案自然会剥茧抽丝一般逐渐出现在他面前。

  太虚星主突然放下了一切,去往灭法化界塔,代表着他知道了天帝钟馗在灭法化界塔中留下了一份力量,并且由黑麒麟看守,现在太虚星主回来了,修为不但没有提升,反而显得很虚弱,虽然体内已经滋生出了寂灭之力的波动,但距离他叶信差得太远。

  这些证明太虚星主在灭法化界塔中与黑麒麟进行了漫长的斗争,他有所收获,因为获得了寂灭之力的种子,可最后还是败了,只能灰溜溜的离开灭法化界塔。

  “看起来……黑麒麟也想要染指钟馗的造化啊……”叶信沉吟了一下:“先留着他一条小命,我还有事情要问。”

  接着叶信向着院外走去,但只走了两步,后方突然传来怒吼声:“叶信!拿命来!!”

  轰轰……叶信睡觉的书房被一股巨力撞得粉碎,景公子的身影从崩塌的废墟中掠了出来,他没有亮出自己的真仙锤,手中持着一柄战枪,身形化作一道流光,从脸色灰败的墨衍身边掠过,也无视一边露出惊愕之色的温容,枪尖遥遥指向了叶信。

  叶信伸出手,指尖正好点在了枪尖上,景公子的身形乃至他手中的战枪,都化作了雕像,随后以更快的速度向后倒飞出去,一路撞得烟尘迸射,直飞出数百米远,如烂泥般躺在了地上。

  景公子拼力运转元脉,却发现自己好像受了重创,一丝元力都无法调动,连爬都爬不起来。

  叶信出现在景公子前方,此刻,一直在追赶景公子的无问真人和小胡子终于赶到了,看到景公子无比狼狈的样子,他们都愣怔在那里。

  “你这傻子,真的想对付我,你应该用他们做人质的。”叶信轻叹道。

  事实上不是他们过去的交情救了景公子,是景公子并没有趁机对温容或者是墨衍下毒手,叶信才会留情。

  叶信做事最重因果,北山列梦与他的关系成为更为亲密,最后他想借红佛之手解决麻烦,只因北山九思差一点杀了小月,而景公子到现在为止并没有做过什么。

  “呸……”景公子恶狠狠的吐出一口带血的唾沫,虽然不能动,但他的气势一点不减:“滚你吗的,你以为景某是什么人?!”

  “贺羽仙的事情,真的不能怪我。”叶信又叹了一口气。

  “正因为我不怪你,所以才会与你公平对决!”景公子吼道:“如果是你蓄意害了我师父,我早就无所不用其极了,你以为我很迂腐么?!”

  “现在呢?公平对决已经完事了吧?”叶信露出微笑。

  “呵呵呵……”景公子在惨笑:“我不是你的对手,杀了我吧!”

  叶信走到景公子身前,俯视着躺在地上的景公子,无问真人和小胡子的表情很复杂,他们想为景公子求情,但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叶信突然伸手一招,景公子的身形便站了起来,接着叶信为景公子拍打了几下沾满全身的灰尘,他的手掌每一次落在景公子身上,景公子都会感觉到一股暖流汇入到元脉中,那种无法形容的振奋感,让他很想仰天长啸。

  “我要走了。”叶信说道。

  景公子一动不动,他的状态从来没有象现在这么好过,好像身体中充满了无穷无尽的力量,还要向叶信出手么?但……这种力量是叶信刚刚赠与自己的啊……

  “你要去哪里?”小胡子急忙陪笑说道。

  “先去灭法化界塔走一趟,然后去整顿整顿天域和神庭,再然后……我也不知道该做什么了……”叶信摇了摇头。

  无问真人和小胡子都露出了震骇之色,景公子勘破半神之境后,气焰是无比嚣张的,结果却在瞬间被叶信击败,叶信的强大简直是超出想象,不过,在半神之境的层面感到超出想象,那答案已经是呼之欲出了,可他们又无法相信,直到叶信亲口承认,才知道叶信确实已达到了封神立邸的无上境界。

  “此地一别,即是永诀。”叶信伸手在景公子的肩膀上拍了拍:“修行艰难,老景,自己多多保重。”

  接着,叶信转身向着远方走去,景公子的身体突然开始发抖,他的双拳紧紧握着,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他的状态前所未有的强,而斗志却是荡然无存。

  景公子感觉叶信的背影有些模糊,眼睛也传来阵阵刺痛,他猛地用袖子在脸上胡乱抹了一把,要为师尊报仇雪恨,错了么?没错啊!如果没有贺羽仙的指点,他怎么能有今天的成就?可是,与叶信交朋友,就是错的么?也没错,回想着他们相见恨晚、把酒言欢的一幕幕画面,还有他们联手做过的事情,能认识叶信,是他的幸运。

  可事情最后为什么会演变到这种境地?上苍在戏弄他么?景公子的视线一点点抬起,看向了高空。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