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二八零章 废材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仓库?远方的明佛愣了愣,难道这是怀奇先生的别号?

  而怀奇先生立即听出了叶信的意思,因为元神波动太过剧烈,他的面容整个扭曲起来,接着发出怒吼声,笔直射向了叶信。

  当生命处于绝望中的时候,只会想要逃避,不过当绝望彻底击溃理智,崩断了最后那根弦,绝望也可以衍化成濒死反击的疯狂。

  叶信的双瞳中闪过一道金线,怀奇先生的双手立即向前推出,由无数法宝凝成的光幕在他身前凝聚,化作一道璀璨的光环。

  神庭法身在叶信面前,几乎没有还手之力,因为他们没见过无道者,自然无从揣摩叶信的法门,怀奇先生则不一样,他前身是天域诸神之一,被无道者斩灭了肉身,仅剩元神逃出生天,不得不堕入下界重新开始修炼。

  无道者的杀意无形无迹,等到法身或者是圣体遭受攻击时再做出反应,已经太晚了,而怀奇先生明白,无道杀意是由神念引动的,只要盯紧叶信的双瞳,便能判断出无道杀意的攻击方向和攻击模式,这是他用肉身殒灭为代价得到的经验教训!

  轰轰轰……怀奇先生推出的光环在瞬间溃灭,接着他的身体被撕扯得支离破碎,元神的碎片凝成一缕缕金色的烟气,随后突然都向着远方奔涌而走。

  能判断出无道杀意的攻击方向,并不代表着能挡得住,半神与神祇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不是任何技巧、法门可以弥补的。

  叶信嘴角露出微笑,抬起手遥遥拍去,怀奇先生的元神烟团突然爆发出一阵剧烈抖动,接着有十几件法宝从烟团中飞了出来,翻滚着落向地面。

  叶信不疾不徐的跟着,他每一次抬手,都能从怀奇先生的元神烟团中剥离出十几件或者几十件法宝法器,沿着怀奇先生的逃跑方向,铺成了一条长长的宝光四射的路径,这让明佛看傻了眼,他突然明白叶信为什么把怀奇先生叫成仓库先生了……

  怀奇先生私藏的法宝法器千奇百怪,不止有上古神兵,还有各种妖骨、妖角、宝珠、丹药、器具,稀里哗啦如雨点般洒落。

  其中最古怪的是一只足有十余米高的残腿,上面镶嵌着无数颗宝石,看样子好像是从某个巨大雕像上拆下来的,差一点砸到了明佛。

  明佛的神色突然变得凝重了,他仔细盯着那只残腿看了看,随后猛地转头,看向了怀奇先生的元神烟团,眼中满是费解。

  太虚星主认为怀奇先生的心志无比坚韧,他的评价没有错,如果怀奇先生愿意蒙受委屈,随便找个肉身,单单凭着自己的私藏,早就可以重铸神体了。

  但怀奇先生有大愿景、大毅力,天域诸神亦有强弱高低之分,肉身的资质、根骨不堪造就,他将被永远禁锢在三流神之列,再无法寸进。

  举个例子,一个人在原始森林中死去了,他的灵魂没有消散,然后有一次重新寄生的机会,他会选择原始森林中的野兽寄生么?绝无可能,他要重返人类社会,那就只能选择一个人,狮子老虎虽然威风,豹子灵猫足够矫捷,但这些选择对他而言都没有任何意义,更不要说很多修士对怀奇先生而言只是蝼蚁般的存在了。

  至于东宫猎、计星爵等等年轻的天才,也不足以吸引怀奇先生的兴趣,这些年轻人确实很优秀,但还远远不够,天路修士把封神立邸当成最终目标,而封神立邸却只是怀奇先生重返至高峰的第一步罢了,当前暂且忍耐,以后还可以厚积薄发,如果受限于肉身,那才是真正的无奈。

  当然了,这些说起来容易,无数次抗拒诱惑,是千难万难的,怀奇先生苦苦忍耐到今天,却遇到了已经成神的叶信,他之前所有的一切都变成了笑话。

  轰轰……当怀奇先生失去了所有的法宝法器之后,叶信再次释放出无道杀意,涌动的元神烟团瞬间被绞碎,化作一片片溅落的光雨,天地间隐隐传出一声不甘的嚎叫,接着归于平静。

  叶信抬起手,所有被神力淬炼过的神兵纷纷扬扬向着叶信聚来,灭法天轴根本无法压制住他的力量,纵使怀奇先生活着的时候,也没能对他构成任何影响。

  远方,北山九思愣了愣,他手中的长剑突然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拽得脱手飞出,接着急速向着日月城中央处掠去。

  “这……”北山九思大惊,没了上古神兵,他还怎么打?!

  “呵呵呵……”对面的小月发出了冷笑声,她张开双臂,一朵朵如花瓣状的魔焰从她的掌心中喷涌出来。

  三光站在北山九思的后方,他没有出手,就连一向好斗的龙小仙都保持着观战的态度,这是小月自己的事情,他人最好不要插手。

  日月城的另一方,北山列梦的手中的上古神兵也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掠走,他呆了呆,本能的感觉大事不妙,接着突然释放出自己的光翼,可是,当他的身形飘浮到高空时,脸色却变得僵硬了。

  没有任何信息,也没有任何征兆,但他就是知道,如果去找北山九思,他们父子两人今天必定会死在这里,如果自己独自离开,应该可以安全撤离。

  北山九思曾经袭击过小月,那么就必须为此付出代价,选择后者,代表着他要放弃自己的父亲,换而言之,他被迫成了共谋。

  以后自然也失去了为人之子的资格,这段仇恨只能放下、然后尽可能的遗忘,他连自己都无法宽恕,又哪里来的勇气报仇呢?

  叶信……你在逼着我做出选择么?你……好狠……

  北山列梦在空中僵滞了几息的时间,再次展动光翼,头也不回的向着远方飞掠而去,就在飞掠中,有泪滴从他的眼角飞洒向后方,他知道,这是最彻底的失败,他的骄傲、他的坚持、他的理想都在这一刻被碾得粉碎。

  只是,他真的不想死啊……叶信的资质并不比他强多少,仅仅运气足够好,得了无道者和天帝钟馗的传承而已,只要他退走后找个安静的地方苦心修炼,将来也有可能踏入天域!

  北山列梦的见识太有限了,他并不知道,在他选择独自逃生的这一刻,便已经与天域无缘了,如果仅仅靠着忍耐,便可以突破最终的壁垒,在这漫长的时光中,一代代层出不穷的天纵奇才,不知会有多少人淬炼出神体了。

  不管从前拥有什么样的高光时刻,心志被折,他北山列梦已成废材!

  在日月城的另一端,红佛面带微笑,轻轻的在青佛的肩膀上拍了拍:“偶尔做错事不算什么,但不能一错再错,明主一直没有重新淬炼你的虚空法印,你也应该知道是什么意思吧?”

  “我……”青佛的笑容却有些发苦:“这些天我一直很乱,是百丈先生刚才点醒了我。”

  “我不知道邢旭泰是用什么事情要挟了你,你不用说,我也不想听,这件事就算掀过了。”红佛顿了顿:“你这一次没有沾血吧?”

  “没有。”青佛的声音很低沉:“我在日月城修炼的时间比你长,怎么能忍心在这里……”

  “没有就好。”红佛松了一口气:“不过上一次……“

  “上一次邢旭泰让我帮忙,把景公子几个人接进日月城,找个地方安顿下来,我没想到他们会在城中闹出这么大的事情。”青佛说道。

  “所以后来邢旭泰要把事情揭破,你也不得不走了?”红佛叹道:“幸好,我在主上那边还有些薄面,可以替你求求情,主上做事是论迹不论心的,既然你没有沾过血,什么事情都好说,至于明主那边……你就要认错请罪了。”

  “主上?你莫非已经……”青佛一惊。

  “嘿嘿嘿……当初心里有些不甘,现在回头再看,真是无比幸运啊。”红佛露出了极其得意的笑容。

  明佛这边,他眼睁睁的看着一件件上古神兵被叶信毁掉,不由感觉心如刀绞,但他又不好说什么,怀奇先生是叶信亲手斩杀的,战利品自然要归叶信所有,可是……能不能留下几件上古神兵呢?不要全都毁了啊……

  突然,叶信抬起眼,看向一侧的天空,明佛一愣,顺着叶信的视线看过去,却什么都没看到。

  其实叶信看得是北山列梦离开的方向,他轻叹了一口气,喃喃说道:“这样……也好……”

  如果是别的天**恶之辈,不会有什么心理负担,而北山列梦是在阳光下长大的,讲得是义之所在、虽千万人吾往矣,那么今天放弃了北山九思,在以后的岁月中,必将始终被自责、懊恼的情绪所影响,一个人如果连自己都瞧不起自己,又能有什么成就?

  这段因果也就了结了,叶信突然打了个哈欠,一边的明佛感觉到毛骨悚然,急忙叫道:“星主!叶星主!你可不能再睡了啊!!!”

  此刻叶信已经成了三十三天的核心,前段日子这一睡,差点毁了日月城,绝不能再让叶信睡着了!

  虽然叶信睡觉与日月城被攻击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但明佛心中把这笔账算在了叶信头上,他的逻辑很简单,你不睡,他们敢来?!

  “我不睡,就是有些乏……”叶信又打了个哈欠。

  吼……明佛突然发出一声怒吼,十方杖遥遥指向了叶信。

  “明主你这是做什么?”叶信一愣。

  “呵呵呵……没事没事。”明佛干笑着说道:“我只是想让星主精神一下。”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