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二八二章 都是可怜虫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八头岭的另一端,听剑大士和神鸩大士已聚到了一起,他们的神情都好像有些不安。

  “盖灵大士的气息已经彻底消散了。”听剑大士说道:“他是神庭众法中第一个殒落的,大为不详啊……你要知道,这种灾难要么就从不曾出现过,只要出现了一次,便会接连发生,盖灵大士只是第一个,但绝对不是最后一个。”

  “听剑大士,你说我们应该怎么办?”神鸩大士问道。

  “如果让我来决定……”听剑大士迟疑了一下:“应该马上离开天路,找到化界塔,想办法返回神庭。”

  “回去?你莫不是在开玩笑吧?”神鸩大士叹了口气:“走?我们等了多久,才等到这一天?返回神庭就没事了?如果此番毫无收获,你以为我们能熬到下一次天地解冻、万物复苏么?”

  “所以我才会找你想办法。”听剑大士说道:“能斩杀盖灵大士的力量,本不应该出现在天路中,似乎……真元两界出现了一些尚未可知的大变化,神鸩大士,那你说我们怎么办?”

  “我不知道。”神鸩大士摇了摇头:“反正我绝对不会离开天路,我的神域已经很衰弱了,如果无法收集到足够的真元,回到神庭我也撑不了多久,除非……你愿意帮我!”

  “帮你?我拿什么帮你?”听剑大士苦笑道:“我的处境不比你好多少。”

  两位大士相对无言,对俗世凡人来说,天地有春夏秋冬四季,这是根据气候温度等等因素决定的,而对真元两界的神祇而言,同样有春夏秋冬四季,不过神祇的季节转换非常漫长,一次轮回差不多有三万三千余年左右。

  两界神祇能感受得到的季节变化,与气候温度无关,只因神庭与天域中的真元会同时变得微弱,好像被另一种莫名的力量卷走了。

  两界诸神表面上都很风光,至少在无数修士眼中,拥有了神位便意味着登顶,意味着成为主宰,但真正走到了这一步,便会感觉得到,神亦是天地法则巨大链条中的一环,在诸神之上,还有力量在悄无声息的运转。

  两界诸神中,时常会出现一个或几个想要一窥天地玄机的神祇,譬如说那无道者,一心强渡天河,只因他认为那种力量在天河的另一端,可最后无一例外,所有生出异心的神祇都殒落了。

  真相并不只有一种,而是象千层糕一样,一层层的叠在了一起,只有登高一步,才能品尝到那一层是什么滋味,所能看到的真相,也仅仅是当下的真相而已。

  当初叶信从神夜口中得知,大收割的时代将近,心中是义愤填膺的,凭什么天下修士要成为你们诸神的羔羊?

  等到他再进一步,然后会慢慢知道,其实真元两界诸神,与各方下界的修士们一样,都是可怜虫。

  就如同此刻,听剑大士和神鸩大士的表情,并没有身为神祇的高傲,有的只是无奈、彷徨和忧愁。

  他们是神,同时也是一头在荒原中苦苦求生的困兽,如果不在凛冬到来前积攒下足够的脂肪,他们熬不过这个冬季。

  突然,叶信的身影出现在远方,向着这边缓步走来。

  听剑大士和神鸩大士立即发现了叶信,他们都转过视线,投向了这边,同时用神念相互交流着。

  “那小家伙疯了么?”神鸩大士说道。

  “我看他就是让盖灵大士殒落的关键,否则绝不可能敢来骚扰我们。”听剑大士说道:“现在我们想走……恐怕也晚了。”

  “如果你说那日月城设下大法界,趁着盖灵大士不备,偷袭得手,我相信,可你说这么个小家伙能伤得到盖灵大士,那就是你多虑了。“神鸩大士没办法相信,只以为听剑大士胆子太小,被盖灵大士殒落的消息吓坏了。

  “你真的以为这天路修士都是傻子,自己过来送死么?”听剑大士说道,从他的经验出发,既然那小修士敢无视两位神庭法身,大摇大摆的过来,必有所持。

  “他傻不傻,我试试就知道了。”神鸩大士说道,接着她的右手突然散发出光芒,一道飞鸟状的光影急速掠向上空,只是眨眼间便逼近叶信,接着向叶信落下。

  叶信的双瞳中闪过一缕金光,金光似乎是从他的双瞳深处射出,不停的放大。

  与此同时,神鸩大士的前胸处突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血洞,一股无形无质但又凶猛绝伦的巨力在瞬间穿透了神鸩大士的法身,并且把神鸩大士的法身轰飞出去数千米远,重重砸落在地面上。

  听剑大士呆若木鸡,他的判断虽然很准,盖灵大士的殒落确实与叶信有关,但他认为影响战斗结局的因素是多种多样的,日月城肯定借助了大法界的力量,又是聚集大批天路修士围攻,那个大摇大摆走来的修士必有特别厉害的手段,加上盖灵大士犯了轻易大意的错误等等,可他绝对没有想到,只是刚刚照面,叶信便完成了一次秒杀!

  神鸩大士遭受了致命重创,就算暂时不死,也不可能继续战斗了,这是什么样的力量?!

  下一刻,听剑大士如梦初醒,在他的怒吼声中,一道道剑气从空气中涌现出来,可就在这时,叶信的双瞳中出现了无数点金光,听剑大士刚刚凝聚的剑气成片被粉碎,他的法身也在踉跄后退着。

  每一个刹那,听剑大士的法身都承受了无道杀意的成千上万次绞割,每退出一步,听剑大士的法身都缩小了一大圈,被剥离的碎片融化在空气中衍生出一片片霞光。

  仅仅退出了三步,听剑大士已到了油尽灯枯之境,法身僵直的向后栽倒。

  真神……真神怎么可能在天路行走?听剑大士空洞的眼眶看着天空,随后他突然露出了充满解脱、释然的笑容,太久了、也够了,他经历过太多的轮回,也忍受了太多的煎熬,现在,该放下了。

  只是,很奇怪,在这一刻他能想到的都是生命中无数个第一次,那都发生在他的孩童、少年时期,而他应该引起为傲的,封神之后的一切,都变得那么模糊。

  牵着可儿的小手在原野上奔跑,那种感觉真是太温暖、太美好了,等到他与可儿成婚,那是他生命中最幸福的时光,可后来,一队溃兵从村中走过,不止抢走了他的可儿,还剜去了他的双眼,他发誓报仇雪恨,后来因机缘巧合,走上了修行之路。

  回忆中的幸福,依然能让他感到洋溢着的满足,痛失所爱,又让他想要嚎啕大哭,而仇恨,还是那么的刻骨铭心,古怪的地方在于,他的境界越高,灵魂中留下的刻痕就越少,修炼到了今天,那他到底在修炼什么呢?

  轰轰轰……听剑大士残破的法身被巨力轰得粉碎,他在最后关头的疑问也随之烟消云散。

  明佛、鬼十三等人的身影出现了,他们分成两批,向着听剑大士和神鸩大士殒落的地点掠去。

  叶信轻轻吁出一口气,接着向后退了几步,只要汲取一些神力以弥补消耗就好,他不敢让自己接近极限,天路对神体是极不友好的,千代无双在冥府中闹了好几天了,可他绝对不敢让千代无双走出来。

  就在这时,他脑海中突然想起了明岐大师的声音:“主上,有一个发现让我感觉到坐立不安。”

  “什么发现?”叶信一愣,急忙用神念反问道。

  “我刚刚进入上古遗迹的时候,灭法之暗是四天半轮回一次,而灭法之暗的时间也不长,大概在五十息左右。”明岐大师说道。

  “灭法之暗怎么了?”叶信松了口气,他不认为灭法之暗能构成什么致命威胁,上古遗迹足以对抗灭法之暗的侵袭。

  “现在灭法之暗是三天轮回一次,持续的时间也增加到了一百八十息左右。”明岐大师说道。

  “说重点,我很累的。”叶信有些不耐烦了。

  “和上一次灭法之暗相比,轮回的时间最少缩短了一百息,而持续的时间增加了五息。”明岐大师说道。

  “你是说灭法之暗来得越来越快?而持续的时间越来越长?这又怎么了?”叶信皱起眉。

  “主上,等有一天,灭法之暗是不是再不会退去了?”明岐大师说道。

  “你这不是杞人忧天么?”叶信愈发不耐烦了:“那怎么可能?”

  “气人?起人?主上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明岐大师说道。

  “和你真说不明白。”叶信叹道:“好好修炼你的天机境,别总想一些没用的!”

  “主上,我不是危言耸听,这一次也是因为天机境感受到了灭法之暗中蕴藏着无穷无尽的危险。”明岐大师说道:“好吧,那我等下一次灭法之暗来临,如果到来的时间再次大幅缩短,而持续的时间又延长了不少,我再来和主上说。”

  叶信迟疑了一下,随后开口说道:“明主,可还记得你第一次去灭法世历练时,灭法之暗会持续多长时间?”

  明佛正全力汲取逸散的神力,本无暇他顾,但叶信的话不能不答,他顿了顿:“时间不长,差不多有二十几息。“

  叶信的眉头再次皱起,二十几息的时间和明岐大师所说的一百八十息差得太多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