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二九章 杀神出世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秋祥可不想决赛闹出人命来,他急忙张开口要呼叫,但在这同时,宗云锦已然启动,双臂展处,一道道尺许长的剑影如雨点般向叶信爆射而去。

  叶信也动了,他运转的贪狼战诀的第一式,奔雷击。

  叶信的思维从来不会拘泥于任何形式,换成被人得到贪狼战诀,或许会努力寻找合适的宝剑,以求让贪狼战诀的威力达到最大化,但叶信从没那么想过,他只注重贪狼战诀是如何运转元脉的,手中持着杀神刀,他可以释放贪狼战诀,靠着一双拳头,也依然可以。

  一直巨大的狼头,在叶信的拳锋前出现,如摧枯拉朽一般,迸飞了急卷而来的剑影,宗云锦根本没做出反应,已被叶信的拳头击中。

  宗云锦的胸膛立即瘪了下去,身形向后倒撞,叶信抢上一步,发起贪狼战诀的第二式,倒卷山河。

  倒卷山河在叶信手中变成了升龙拳,宗云锦中拳后倒撞的势头立即发生改变,象一口破麻袋一般飞向半空。

  恐怖的元力波动席卷全场,让所有面带兴奋的观众变得目瞪口呆,看台上的铁心圣猛地站起身,呆呆看着化身成一条巨龙,直射向高空的叶信。

  这是柱国级的战力!叶信居然拥有柱国级的战力!而且还是巅峰!

  宗云锦如同一支烟花旗箭,一边向空中飚飞一边喷射的血雨,强大无比的拳压已经让他的身体内部变得支离破碎,甚至有一只眼睛被拳压硬生生挤出来,正落向刚刚张开嘴的秋祥。

  其实秋祥的反应已经很快,发现叶信眼中露出杀机,急忙要停下战斗,叮嘱叶信几句,却没想到,叶信的攻势迅若凶雷,太快、快得让人无法想象。

  “住……”秋祥终于成功喊出了一个字。

  此刻。叶信已发起第三击,醉清风。

  从剑势上来说,醉清风要扭腰斜扫,同时沉淀元脉的力量。为第四式瞬斩做好准备,不过此刻叶信手中没有武器,他干脆一扭腰,一记鞭腿由下斜上,击中了宗云锦。

  轰……宗云锦的身体在空中留下了一道长长的抛物线。飞出五十余米开外,正落在看台的台阶上,再一次溅起一朵大大的血花,周围七、八米范围的观众,身上都沾上了细密的血点。

  叶信的身形从空中飘落,身形稳如泰山,只是双眼掠有些迷茫,隐藏在他元府中前一个叶信的执念竟然在这时候发作了,而且是以一种自我燃烧的方式发作,瞬间便夺回了大部分控制权。

  整个决赛场鸦雀无声。不要说沈忘机、温元仁和温弘任那些人,就连应该为叶信夺冠而兴高采烈的叶玲、温容她们,也久久无法恢复平静,她们发现,叶信所散发出的凶暴气息竟然比战场上还要强大很多,难道这短短时间,叶信又有所突破么?可他已经是柱国境巅峰了啊!

  看台的角落中,一个闭目养神的老者突然张开双眼,用错愕的目光看着叶信,口中喃喃说道:“星皇雷息……”

  铁心圣本已准备在叶信夺冠之后。亲自站出来为叶信喝彩,可现在他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呆若木鸡的秋祥突然感觉自己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这才缓过神,定睛看去。竟然是一颗眼球,他不由自主向后退了一步,也不知道是想离开那颗眼球,还是要远离叶信。

  “你们不是龙腾讲武学院的精英么?”叶信突然发出怒吼声:“你们不是以为可以修炼武技,就能肆无忌惮的嘲笑那些普通人么?现在怎么不说话了?!”

  现在的叶信,不会发出这种幼稚的质问。但原来的叶信,心中是极度自卑的,做出种种纨绔行径,只是破罐子破摔的一种心理发泄罢了,他知道有无数人在背后嘲笑自己,他知道围绕在身边的人大都是虚情假意的,换一个地方,谈起他叶信,都会显露出轻蔑的口吻。

  可他又有什么办法?这具身体天生就存在着阴阳壁垒,没办法修炼,他一次次鼓起勇气去尝试,最后得到的都是绝望。

  有朝一日,能站在学院的战台上,击败一个个对手,赢得冠军,然后向全天下人宣布,他叶信不是废物,而是叶家的骄傲,这是他最大的梦想,为此,他愿意付出一切代价,哪怕仅仅能享受一秒钟的荣耀,然后便死去,他也心甘情愿。

  这种疯狂的冲动,就算是现在强大的叶信,也没办法压制!

  “学院里张贴的告示差不多有六百多张,好,你们不是认为我叶信无 耻么?站出来!我一个,你们六百个,就在这里,我们决一死战!敢不敢?”叶信再次发出怒吼声,他已拼尽了所有的力气:“滚出来!!!”

  轰……一团气息以叶信为中心,向四面八方炸开,战台上的秋祥首当其冲,竟然身不由己向后接连退了几步,险些从战台上跌落。

  战台周围遍插着十几面战旗,在同一时间被那团气息撕扯得粉碎,旗杆也折断了,下面巡场的教习更为不堪,有的直接被气息冲得跌倒在地。

  铁心圣身侧的破山公宁高悟陡然站起身,发出惊骇的叫声:“杀气?!”

  从粗浅的物理角度讲,本命技、杀招还有绝技等战诀所释放出的效应是不一样的,本命技只能出现光影,光影的杀伤力最低,无法损坏坚硬的金属,所以走上战场的将士都穿戴重铠,重铠等于自己的第二条命,因为可以有效的抵抗本命技的冲击。

  一旦由光化转为气化,代表着本命技已完成了升华,蜕变成杀招。

  刚才叶信释放出的杀气已凝聚成形!

  宁高悟已经知道叶信今年只有十八岁,见叶信拥有柱国境巅峰的实力,本已感到惊骇莫名了,却又看到了凝聚成形的杀气,接连受到冲击,以至于当众失声惊呼。

  周破虏和吴秋深也同样震骇,十八岁的上柱国?这太过匪夷所思了!没有长达十几年的淬炼,怎么可以拥有杀招?!

  沈忘机、温元仁、官翰雨等人都是上柱国,他们当然懂得杀气聚而成形意味着什么,但是,这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意料,让他们不敢相信看到的事实。

  “三哥?我不是在做梦吧?!”王猛和铁书灯坐在一起,他几乎咬到自己的舌头:“信哥……居然拥有了上柱国级的战力?!”

  铁书灯不停的点着头,他的脸颊已因兴奋变得通红,双手用力握成拳,从某种角度说,叶信才是他的自己人,也是他真正能控制的战力。

  另一个地方,魏轻帆轻轻吐出一口气,他很为自己感到庆幸,不过,换成他的话,叶信不会下死手吧?毕竟他一直在避免和叶信发生直面冲突,就算碰上针锋相对的场合,他也从没对叶信失礼过。

  铁人豪面无人色,他发出痛楚的**声,身形似乎矮了一些,缩在了椅子内,在他的一生中,从没想过原来自己是这么渺小,一心要羞辱的目标,竟然比他强大无数倍,如果不是背负着王族的身份,估计早就被叶信干掉了吧?

  铁人豪身侧的铁卉真眼中异彩连连,她脑海中想到的是父亲嘱咐过她的话,看着战台上身影如擎天巨柱一般的叶信,她的眼神变得坚定了。

  邓多洁低下头,眼睛紧盯着自己的脚尖,她的身体在微微颤抖着,以前她还不自知,现在全明白了,那一次叶信根本早就发现了她,所以才故意尿了她一身,那是警告,如果叶信想杀她,她根本活不到现在。

  战台上,叶信的双眼逐渐恢复清明,他的视线越过看台,伸展向天际,喃喃的说道:“这就走了么……终于把你的生命完完全全交给我了……我说怎么一直没办法淬炼出杀招呢,原来你要放弃,我才有希望……好吧,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你就是我,我们拥有共同的亲人和血脉……”

  杀气已散,现在的叶信和刚才判若两人,不过,周围的人群依然无法自拔,就连铁心圣也没有说话,似乎每一个人都本能的知道,有资格打破平静的只有叶信,也只能是叶信。

  “既然你们都不敢出战,那我也就不勉强你们了,我的对手是狮虎,而不是羔羊。”叶信露出微笑,接着转头看向秋祥:“总院!”

  “少帅!”秋祥低下头,恭声说道,仅仅在几分钟之前,他还在直呼叶信的名字,现在却不能了,叶信已经用自己的实力证明,他是名符其实的狼军统帅。

  “学院里那些告示就留着吧。”叶信缓缓说道:“让他们每天进进出出都能看到,然后他们才能明白,自己是多么的肤浅无知。”

  “就如少帅所愿。”秋祥叹了口气。

  铁心圣这个时候才缓过神来,他刚想高声说话,却看到战台另一侧,来为叶信助威的天狼军团老将们纷纷跳下坐骑,整齐的单膝跪倒。

  自从叶信接掌天狼军团之后,他们确实做到了服从命令,但从没有过这种举动,就算叶信阵斩了庄不朽,他们也没有,因为叶信距离真正的统帅还差了关键性的一步。(未完待续。)

  PS: 求月票,求订阅,求推荐,名次掉得越来越厉害了,非得我直播大哭你们才会给我票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