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三一章 暴风雨前的安静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既然是父帅故意让邓多勇去死,那么想来……也只能和我有关了,父帅是在报复邓家?”叶信说道。

  “此事关乎狼帅清誉,末将不敢胡言。”秋戒察说道。

  叶信沉吟起来,好半晌,悠悠说道:“带兵劫营可是谋逆大罪,如此说……那个时候他们就想逼着父帅犯错了是吧?前后算下来,他们至少也谋划几年了,真是煞费苦心!莫非……邓知国也是名将的人么?”

  就在这时,叶随风缓步走进了武场,他的脸色有些疲倦,不过一眼看到叶信,当即露出了欣喜若狂的笑容,急忙开口叫道:“信儿,你已经淬炼出杀招了?!”

  “一个意外。”叶信笑了笑。

  “这样意外可是多多益善的。”叶随风大笑:“不愧是我叶家的儿郎,就算是大兄在世,恐怕到了你面前也要感到汗颜了!”

  “二叔,你去上朝了?”叶信转移了话题。

  “嗯。”叶随风重重点了点头:“二叔沾了你的光啊,主上居然让我暂代太令之职。”

  “太令?”叶信吃了一惊。

  “不错。”叶随风略微顿了顿:“大卫国建国以来,不是上柱国,根本没资格步入太位,按道理应该由你来做,但你的年纪太小了,所以只能让我暂代太令,也算是折中了。”

  “主上这是要全力拉拢我们叶家了么?”叶信淡淡说道。

  “就是这个意思。”叶随风说道:“主上已颁发了诏令,让韩三昧和王芳即日返京,对了,大召国的探子已经把消息传了回来,大召国国主姜能亲自主持庄不朽的国葬,据说姜能在国葬上是痛哭流涕、声声泣血啊。主上倒是放声大笑,我好像很久没见他这么高兴过了。”

  “今天朝堂上还说了什么事?”叶信问道。

  “秋季已至,不论是主上还是姜能,都是把对方当成一个跳板,或者是称霸九国的资格,没有谁想真的伤了国本,秋收在即,应该是打不起来了。”叶随风说道:“不过明年的大略好像和以前不一样,主上已把注意力转到了南线。他只求魏卷能固守万岖山一带,你的天狼局团是要去南线的,加上大任国破山公的来访……恐怕明年是要和大羽国拼个你死我活了。”

  “明年的事还太远。”叶信皱了皱眉:“血山军团虽然不是一流的强军,但战力也算不俗,难道主上想让我带领新军去和血山军团对抗么?”

  “不。”叶随风摇头道:“整编的新军只有一半会编入天狼军团,另一半将组建新的城防军,当韩三昧回来之后,城防军的将士都要交给你了。”

  “城防军……这倒是讲得通了。”叶信说道,如果把城防军编入天狼军团,天狼军团的整体实力会超过潘远山的血山军团:“今天铁书灯在不在朝上?他会同意?”

  “韩三昧是帮着他的。你也一样,不过是左手换右手罢了,有什么区别?”叶随风笑道:“何况今日主上正式立他为王储。多年的期盼如愿以偿,他高兴还来不及,又怎么会因为这种事扫了铁心圣的兴头?”

  “这么说……今天人人都高兴,只有韩家愁眉苦脸了?”薛白骑说道。

  “不会的。”叶信摇头说道:“韩三昧这个人老奸巨猾,而且现在韩家的韩元子和韩云子,年纪尚幼,根本撑不起场面,至少和我差得太远。如果他痛痛快快的把城防军交给我,我会领他一份大人情,以后也会多多照顾韩元子和韩云子,如果他在中间做手脚,推三阻四,必然让叶家与韩家生恶,也让铁书灯为难,韩三昧活了这么久。在太宰之位上做了四十多年,连这点事情都看不清楚……那他真是活到狗肚子里去了。”

  “城防军是一支精锐之师。”秋戒察露出兴奋的神色:“如果把城防军交给我,只需要两、三个月,我就能让他们变成真正的强军。”

  城防军确实是精锐,拥有十几位柱国级的将领。军内中层骨干也都是中级先天武士,唯一差的就是缺少喋血沙场的经验。

  “还有。主上要把天狼军团扩编成十六个大营。”叶随风说道。

  “原来不是说十二个大营么?”叶信再次露出惊讶之色。

  “又加了四个大营,主上是想一战定乾坤啊,彻底夺下大羽国的江山。”叶随风说道。

  各国的统帅驭下的军队都是自己的私军,重要将领也是自己的家将,但军队实力的强弱是由君主决定的,资源控制在君主手中,有哪个统帅全力扩军,扩充到几十万,然后想向君主讨要几十万士兵的薪饷,那纯粹是做梦,一分钱不给你,统帅只能灰溜溜带着自己的家将回家养老了。

  叶信这一次不一样,是铁心圣亲自下诏,让天狼军团扩编成十六个大营,代表着明年的资源分派向全力向天狼军团倾斜。

  或许,铁心圣实在是气馁了,与大召国拼杀了几十年,谁都没办法彻底战胜谁,虽然大卫国出现了叶信,但大召国也出了一个渔道,铁心圣没有信心明年就能获得胜势,那么,借着大羽国血山军团进犯的事情,煽动军民的同仇敌忾之心,把目标转向大羽国,有可能重新开辟出一片天地。

  有一种现象叫蝴蝶效应,亚马逊丛林中的一只蝴蝶偶然扇动了一下翅膀,或许在几周后,北美洲会形成一场风暴,其实就是指初始条件十分微小的变化经过不断放大,对其未来状态会造成极其巨大的差别。

  大卫国和大羽国结盟了几十年,双方的关系一直不错,有一只蝴蝶叫飞虹桥检查站,引发了一连串的巨变。

  如果韩元子和韩云子没有大肆盘剥大羽国的商队,大羽国的世家子弟们也就不会对大卫国心怀怨念了;如果大羽国的世家子弟们没有心怀怨念,也就不会千方百计阻扰潘远山率军挺近大卫国北线了;如果血山军团早早出现在战场上,潘远山也就不会产生异心,萧魔指同样没机会趁虚而入了;

  一切的一切,都起源于叶信那几句话,那奇妙的赚钱构想。

  如果大卫国内有人知道这些都是叶信的手笔,一定会感到深深的恐惧。

  * * * *

  叶信终于被正式册封为天狼军团的统帅,他已拥有了上柱国的战力,也没必要继续去学院修行了,虽然寒武殿对他很有好处,但和寻常的学生们抢那点可怜的资源,有些说不过去。

  不过,这一天黄昏,叶信又出现了龙腾讲武学院的门口,他手中居然还捧着一束鲜花。

  学生们走出龙腾讲武学院的大门,看到叶信站在门口,一些学生急忙低下头,匆匆而过,另有些学生是问心无愧的,虽然他们也在背后非议过叶信,但至少没有张贴什么告示,没有心结,而且可以推说自己是被那些傻瓜误导了。

  只是,叶信的身份太高了,大卫国的上柱国之一,天狼军团的主将,已经不是以前那个他们可以随意靠近的学生了,所以,他们只是在远处向叶信陪笑,连招呼都不敢打,而叶信显得很随意,自然的用微笑做出回应。

  很快,叶玲几个人走出来了,她们兵团的名字就叫小兵团,其实名字就是一种拒绝,证明她们压根没想过接纳别人。

  四个女孩的相貌都很养眼,结伴而出,又因为前几天发了大财,各个脸上都笑开了花,笑到今天都没笑够,更是显得神采奕奕。

  叶玲看到叶信,立即欢笑着迎上来:“哥,今天这么好心?来接我呀?咦……”叶玲的视线落在叶信手中的鲜花上。

  叶信含笑走过去,把鲜花递给温容,温容羞得满脸通红,这代表她心中早已接受叶信了,如果送花的是个无足轻重的人,她也不会这般溢于言表了。

  “哦……”

  “哦哦哦……”

  邵雪和沈妙都发出怪异的拖长音,来取笑温容,温容的视线左右躲闪着,不敢和叶信对视,但有那么一瞬间,她瞥到了叶信的眼神,发现叶信眼帘微微下垂,似乎也在避免直视她,让她莫名其妙生出一种叶信有亏心事的感觉。

  温容愣怔了一下,脸上的红晕逐渐褪去,随后她露出微笑,落落大方的接过了鲜花。

  叶信已被任命天狼军团的统帅了,人们都以为,年少得志的叶信必将雷厉风行的整顿部属,但让人跌破眼球的是,他竟然把所有的热情都用在了讨好女人身上,今天黄昏,不过是一个信号而已。

  每天温容上学的时候,叶信都会早早赶到温家去接,温家老爷子温元仁自然会亲自出面,老小谈笑风生,每天温容放学了,叶信也会出现在龙腾讲武学院的门口,然后带着温容一起逛街,一起吃饭喝酒,一起寻花赏月。

  少年英姿勃发,少女温柔婉约,算得上是一对璧人,不管走到哪里都会吸引周围的注意。(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