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三二章 弱点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不过,叶信和温容在人前显得很亲密,但到了没人的地方,气氛就会淡下来,温容总是静静的看着什么出神,而叶信也是变得谈兴聊聊,不象人前那么口若悬河。

  韩三昧和王芳先后返回了九鼎城,如同叶信预料得那样,韩三昧毫不犹豫的交出了帅令虎节,叶信的举动再次超出了大家的预料,拥有了城防军的精锐,叶信应该欣喜若狂,立即开始整顿才是正理,可他却不管军务,依旧每天和温容泡在一起。

  当然了,对朝中的重臣来说,陷入儿女情长是无伤大雅的,毕竟叶信还不到十九年,年纪轻,但有一个人却有些坐不住了,那就是铁心圣。

  叶信也知道铁心圣坐不住了,他在等待,等待铁心圣把刀子递过来。

  这一天,只有叶信和温容两个人在信义楼吃酒,信义楼的伙计知道叶信和义盟老大墨衍关系匪浅,给叶信找了一间位置最高、视野最广、装饰最华贵的包间。

  点得菜也都是山珍海味,叶信似乎恢复了以前纨绔子弟的作风,根本不把钱当回事。

  一桌子菜,两个人是吃不下的,而且温容看起来并没有心情做饭,只是简单吃了两把,便把椅子放在窗前,推开窗户,观赏着洒落的月光。

  只剩叶信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中间还有一个伙计敲门进来,递给了叶信一叠密件,他正好借着烛光在一张张翻阅着。

  “为什么?”温容突然说道。

  该来的迟早会来,温容终于没办法忍耐下去了么?叶信在心中长叹一口气,放下手中的密件,把椅子搬到温容旁边,很自然的替温容拢了拢头发。

  “我是个没有弱点的人,就算有,我也把它藏得很好。”叶信缓缓说道:“但这样不行,会让别人没办法对我做出判断,也没办法信任我。”

  “所以呢?”温容转过头看向叶信。她的眼神炯炯有神。

  “所以我要让自己多出一个弱点,不管是伪造也罢,是制造也罢,必须有个弱点。”叶信笑了笑:“如此。他们会恍然大悟,哦……原来是这样啊!以前他们可能会把我当成一只不讲规则、任意妄为的洪荒凶兽,发现了这一点,他们会把心放回去,然后开始重视我对他们有用处的地方。这样我才方便做一些事情。”

  说完,叶信迟疑了一下,又续道:“有的人心性清高,会把‘有用’两个字当成是一种羞辱,但我不这样看,我认为有用就是有价值,一直以来,我都在想方设法做一个对别人有用的人。有用才会互动,有互动才会产生因果,有因果才能衍变成逻辑。有逻辑才能让我找到可以利用的能量。”

  “我就是你的弱点?”温容露出一抹微笑:“为什么是我?不是叶玲?”

  “因为我们有婚约,你是我最自然、最完美的选择,哪怕是最挑剔的人,也不会产生怀疑。”叶信说道:“叶玲只对我的敌人有效,但我说的他们,并不只是敌人,还有一些在暗处观察我的,以及一些准备与我合作的。”

  “如果我是你的弱点,用你的话来,那么我也是一个对你有用的人了?我们会有互动?有因果?”温容说道。

  “有。”叶信点了点头。

  “最后。我还想知道,我这个弱点是你制造出来的,还是伪造出来的?这对我很重要。”温容把声音放得很慢。

  “呵呵……我一直觉得你和平常的女孩不一样,果然……真是字字诛心啊。”叶信笑了起来:“其实今天和你说这些。我是冒了很大风险的,如果你开始耍泼、大哭、痛斥我指责我,我的计划就要发生很大改变了,幸好,我没有看错你,你居然能冷静下来和我认真的谈……呵呵呵。我是个怪人,其实你也是。”

  “为什么你就认为我不会哭闹耍泼?难道你以前见过我?”温容问道。

  叶信语塞了,该不该说呢?

  温容探手抽出桌布,慢慢盖在叶信的头上,叶信有些迷糊,他搞不清温容想做什么。

  温容调整桌布,把叶信的大半张脸都盖住了,随后蹲下去,由下向上看,接着她笑了:“黑袍,是你吧?”

  叶信扯掉桌布,他吧嗒吧嗒嘴,叹道:“就知道山炮是个蠢货!肯定没办法帮我保守秘密的。”

  不管温容是试探还是真的认出了他,他都不想否认了,毕竟是他亏欠温容的,无法做到睁眼说瞎话。

  “他什么都没说。”温容摇头说道:“不过我知道,宗云锦曾经让他去刺杀你,他回来的时候脸色很不好看,不停的诅咒宗云锦,我从没见过他这样畏惧过一个人,就算是提起韩太宰、王太令这些上柱国,他也是满不在乎的,为什么会怕你?”

  “你那时候就怀疑我了?”叶信问道。

  “没有呢,其实说起来我真笨……我只是稍微有些疑惑,但后来想想又认为绝无可能。”温容苦笑道:“刚才你和我说了这么多,自从我们认识以来,你是第一次认认真真的和我谈话,那种凝注的语气……让我想起了古森林中的事情,所以我想试一试你。”

  “你赢了。”叶信说道。

  “你既然说了我不是寻常人,那就不要用这种小伎俩来哄我了。”温容说道:“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我这个弱点到底是你制造出来的,还是伪造出来的?”

  叶信凝神思索了片刻:“你不是制造出来的,也不是伪造出来的,你本来就应该是我的弱点。”

  温容安静了良久,才再次开口:“我感觉你好像要做什么大事,但心中又充满忌惮,你现在已经拥有上柱国的战力了,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我的傻姑娘,这世界是有规则的,谁能靠一己之力与整个天下对抗?”叶信摇头道:“就说宗云锦吧,我挥手之间就能杀了他,但必须要在决赛中动手,这样就符合规则了。如果走在街上,我看他不顺眼,一脚把他踢死,那么整个宗家都会跳出来和我死拼到底;好吧,就算我很厉害,把宗家灭了门,主上是绝对不会放过我的;我继续发疯,把主上也干掉了,那么必然会惊动青云宗;这样……假如我得了大际遇,把青云宗也连根拔起,你以为这样就彻底结束了么?不!还会有更强大的宗门跳出来!”

  温容静静的听着。

  “一旦触犯了规则,就等于走上了一条不归路,直到最后被规则碾得粉碎,一切才会真正平息。”叶信长叹道:“你以为上柱国很厉害么?呵呵……在那些真正的修士眼中,上柱国为算个屁?!所以,我只能默默的等待。”

  “等待什么?”温容问道。

  “等规则把刀递给我。”叶信说道:“这样我用规则的刀毁掉了规则,也就有了搪塞的理由。”

  温容幽幽吐出口气,抬头看看夜空,随后说道:“不早了,我该回家了。”

  “我送你。”叶信站起身。

  “不用,我自己走回去,路上也好想一些事情。”温容说道,接着她似乎是不想让叶信误会,又补充道:“明天来接我上学吧。”

  “好。”叶信点头应道。

  温容离开了包间,片刻,她一个人走上了街道,叶信在窗前静静的看着,时间不大,又从信义楼中走出七、八条身影,跟在了温容后方。

  那都是墨衍的人,负责保护温容,叶信杀了宗云锦,已经和宗家结成死仇,不过宗家要对叶家下手,只会挑选叶信的亲人和家将,不会针对温容。

  而且叶信现在的声望已是如日中天了,阵斩庄不朽,在学院大比中夺得理论上的满分,这是实打实的战绩,加上铁心圣刻意为之,在大卫国的国人心目中,叶信已成了一代少年英雄。

  这应该是宗家近些天悄然无息的原因,想对付叶信,那就要做好与铁心圣彻底撕破脸,整个宗家都被驱逐出去的准备。

  “大人,白骑来了。”墨衍在门外说道。

  包厢的门被推开了,薛白骑和郝飞还有墨衍鱼贯走了进来,叶信转头看了看薛白骑的神色,低声问道:“出了什么事?”

  “秋戒察刚刚接到诏令,让他连夜带领两大营新兵赶往南线。”薛白骑皱眉说道:“前天刚刚调走了几个老将,今天又要把秋戒察调走?铁心圣到底想搞什么?而且还是连夜走,也太急了吧?还有,大人是主将,该怎么样调遣部属,无论如何也不应该绕过大人,诏令直入军营,岂不是把大人当成了摆设?莫非……铁心圣已察觉到我们的图谋?准备一步步分散瓦解我们的实力?”

  “你多心了。”叶信笑了笑:“铁心圣只是在试探我,他想知道我是不是一个容易摆布的孩子,为了让他宽心,我们就当什么都不知道,由他去吧。明天……估计铁书灯和秋祥都会找到我,来看看我心中到底有什么想法。”

  “如果大人认为没什么……那我就去回禀秋将军了,他正等着你的将令呢。”薛白骑说道。

  “嗯。”叶信点了点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