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三四章 赏赐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少帅此言过谦了。”秋祥笑道:“前些日子我和秋将门谈过一次,别的不说,阵斩庄不朽,前前后后可都是少帅全盘谋划的,老朽没别的本事,看人的眼光还是有的,秋将门对少帅的敬佩铭于五内,这个做不得假。”

  “说到庄不朽,呵呵呵……”叶信发出笑声:“经过那一战,我总算知道自己喜欢做什么了,率百余精骑、千里长驱、摧营破寨、斩将夺旗,你们还不了解这是多么的畅快,如果坐在帅帐中调兵遣将……恐怕我就没有什么耐心了。”

  “主上担心的就是这个!”秋祥摇头说道:“你是主将,岂可轻易犯险?!”

  “所以父王才会让我和总院来担任军监,就是为了看着你啊。”铁书灯笑道。

  随后铁书灯和秋祥又询问了一些叶信对大羽国的看法,聊到中午,才算告一段落,叶信回了叶家,而铁书灯和秋祥返回王城,铁心圣一直在等着消息呢。

  不止铁书灯,韩三昧、沈忘机、邓知国还有官翰雨和王芳,大卫国决策层的核心,几乎都在。

  铁书灯和秋祥你一言我一语,把叶信的想法一五一十的讲述了一遍,随后退到一边。

  “不喜欢坐镇帅帐,只愿披坚执锐、率军冲杀么?呵呵呵……叶信还是少年心性啊。”铁心圣笑道:“几位有什么想说的吗?”

  “这才符合他的年龄。”官翰雨接道:“少年人精神旺盛,总要有释放的途径。”

  “总院,叶信知道我绕过他提调天狼军团的部属,可有怨念吗?”铁心圣看向秋祥。

  “主上,叶信的性格虽然骄横了些,但绝无争权夺利之心。”秋祥正色道:“在微臣看来,叶信胸有赤子情怀,或许……他认为天狼新军是主上一手操持的,调派兵员、筹集军资,全是主上的心血。主上让秋戒察提前赶往南线,也在情理之中,并无不妥之处。”

  “哦?”铁心圣的神色变得认真了:“叶信果真这么想?”

  “父王,别人不了解叶信。我对他可是太熟悉了。”铁书灯站出来笑道:“从小到大,叶信很少主动向人挑衅,都是别人惹上了他,或者是在背后说过他坏话,然后他才会找人算账。虽然他做的事情风评很差,但有情可原。”

  “主上,微臣还有一言。”秋祥又站了出来。

  “总院,你尽管说。”铁心圣含笑说道。

  “秋戒察在九鼎城,主上可以直接颁下诏令,可如果叶信到了南线,主上的诏令依然直达天狼军各部,不予叶信打招呼,叶信心中难免就要生出怨言了。”秋祥说道。

  “孤对魏卷、对叶观海,何曾做过这种事?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这句话孤还是懂得的。”铁心圣笑道:“这一次只是逗逗他,看他的心性到底老不老成而已。”

  “如此,微臣就放心了。”秋祥说道。

  “叶信说明年只会和大羽国拼消耗,难道孤还要再忍一年么?”铁心圣突然皱起眉。

  “如果叶信狂言说明年便能摧毁大羽国的军力,老臣是无论如何也要阻止他坐镇南线的。”韩三昧缓缓说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叶信此言甚善!看得出来,他已深得兵道,兵道要义,说明白了其实就是一句话,用最小的代价换取最大的胜利!就算叶信确实有鬼神谋。战力超群,能击溃大羽国的所有战力,但天狼军团也会变成一支残军,到那时候。他凭什么占住七彩湖?恐怕主动权就落在破山公宁高悟身上了,他怎么说我们就得怎么做。”

  “韩太宰此言不假。”沈忘机不疾不徐的说道:“盟友是靠不住的,如果靠得住,且看现在的大羽国!几十年的盟友,又何以闹得这般分崩离析的境地?狼军强,破山公宁高悟才会遵守盟约。狼军残,破山公宁高悟不会介意在占了大羽国的江山之后,再转头打我们大卫国的主意,自己吃不下,可以和大召国联盟么。”

  “大羽国毕竟有七位上柱国级强者,这只是我们知道的,我们不知道的呢?”韩三昧续道:“如果发现大羽国有亡国之危,这些上柱国级强者必将拼死作战,只靠一个叶信,是挡不住的,诸位想来也知道潘远山是如何败退的吧?”

  铁心圣心内哂然,韩三昧的话部分有些道理,部分纯粹是胡说八道,另外的部分竟然有隐隐指责他的意思。

  见大羽国有亡国之危,那些上柱国级强者必将拼死作战?不要说别人,连他铁心圣都知道树倒猢狲必散,这一次他御驾亲征,最后是赢了,叶信奇袭大召国后方,阵斩庄不朽,让大召国的军队再无斗志,如果他输了,那怕仅仅是一场,大卫国的这些世家说不定就要想办法谋求自己的后路了,甚至会主动向萧魔指递眼色。

  至于点出潘远山败退的内幕,是指责他到了大卫国最危险的时候,还在隐藏自己的实力,等发现潘远山的血山军团矛头直指九鼎城,迫不得已,才出动了那两位麻衣老者。

  事实上不止是小福子,那两个麻衣老者也在尽可能避免引起别人的注意,但到了战场上,是瞒不住的,他们的任务是直闯中军,击杀血山军团主将潘远山,而沈忘机和王芳又不是傻子,怎么会眼睁睁看着血山军团中军突然大乱而不知究竟?

  这个消息已经传开了,在各个世家当中引发了轩然大波,他们都为铁心圣的心机和忍耐而吃惊。

  上柱国级强者属于战略性武器,铁心圣是误打误撞,正巧给与血山军团重击,按照常理,他应该带着那两位麻衣老者出征北线,那么大卫国的上柱国级强者就占据了压倒性的优势,铁心圣、官翰雨、韩三昧、魏卷、邓知国,加上那两位麻衣老者,又怎么会被唬得胆战心惊、步步为营?早就全军进击了。

  * * * *

  叶信返回到叶家,一觉睡到黄昏,叶随风回来了,而且听到叶家门外嘈杂声非常大,他心中诧异,快步迎了出去。

  叶家门前的街道上,竟然停了几十辆马车,已经有十几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侍女站成一排,还有不少宫中的武士正从马车上搬着东西。

  “这是怎么回事?”叶信明白了,但还是顺口问了一句。

  “都是主上的赏赐,我没办法回绝。”叶随风苦笑道,这个时候他也没时间和叶信说话,转身指挥那些武士们把东西放在相应的地方。

  叶家人丁有些凋零,这和叶观海、叶随风的性格有关,他们终生只有一妻,没有纳妾,也就用不找搜罗大批家丁,几十个仆役足够了,自从叶观海遇害之后,年轻力壮有未来的都投靠了别的人家,只剩下一些老家丁,从某种角度说,他们也是没办法,年纪已大干不动重活了,投了别处也不会受人待见,不如留在叶家,靠着以前的情义养老。

  薛白骑走到叶信身边,低声说道:“听二爷说,这一次主上可是赏了大人二十个宫女呢,还有不少金银细软,对了,大人看到那金色的箱子了么?里面装着二百颗入品的元晶,应该是给叶玲准备的,等到叶玲根基稳固,可以淬炼本命技,我们就用不着四处为她搜罗元晶了。”

  “这些倒是不算什么。”郝飞用下颌点了点:“大人看到这些武士了么?应该也是主上钦点出来的,让他们进叶家,应该是给大人做家将啊。”

  “那些宫女你们有喜欢的,就挑几个回去。”叶信淡淡说道。

  “有贼心没贼胆啊,谁知道她们当中有哪个是布衣卫?”薛白骑笑道:“还是算了吧,如果以后连梦话都不敢说,那活着就是遭罪了。”

  “要看好她们,不能让她们接近叶玲。”郝飞低声说道。

  “用不着这么小心。”叶信摇头道:“等我出征的时候,所以的狼骑都要跟着我一起行动,叶玲也在军中,她们就留下来守着这个空壳吧。”

  “温容也要带着走吗?”只有薛白骑对叶信的计划大致有些了解,他知道温容是很关键的一环,准确的说,温容就是那柄弑君的刀。

  “当然要带走。”叶信说道:“不过,铁心圣会阻拦的,他已经吃够了父帅和魏卷的亏,这一次重整天狼军团,他一定要想方设法打破世家把持军队的陋习,让天狼军团变成真正属于他的军队,服从他的指挥和调遣,甚至是要做到随意更换主帅。用资源去制衡……这种办法对铁心圣来说太原始了,无法满足他的控制欲,他希望自己的意志能一直传递到每一个士兵身上,呵呵呵……他这种人我见过,也仔细了解过,他的想法我可以做到了如指掌。”

  “这么说……要开始了么?”薛白骑叹道。

  “要开始了。”叶信也叹了口气:“只希望……不要留太多的血。”(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