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三七章 邀请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这时,林童从外走了进来,轻声道:“大人,叶玲她们来了。”

  “就这样吧。”叶信站起身,走出了帅帐,正看到叶玲、沈妙和邵雪已披挂整齐,在那边谈笑着什么。

  “温容呢?”叶信问道。

  “就知道你会问她。”沈妙笑嘻嘻的说道:“她本来也要随军一起的,但主上颁发了诏令,年底会亲自为你和温容主持婚礼,现在叶二叔已经去了南线,二婶也不在,叶玲还要跟着你走,叶家就没人了,谁来操持啊?所以温容走不了了,很多事情都要提前准备呢。”

  “其实这次你们也可以不去的。”叶信说道。

  “那怎么行?!”邵雪露出不悦之色:“信哥,我们也是狼骑的一员,如果我们不去,别人会怎么看我们?”

  “是啊,信哥,你放心,我们不会拖累你的。”沈妙撅嘴说道。

  “也罢,那你们准备一下,正午一起走。”叶信说道。

  中午大军就要启程,叶信抽个空子返回九鼎城,到温家见了温容一面,只是简单聊了几句,他此行的目的就是表明自己的态度,随后便离开了温家,回返军营。

  正走在街道,突然一个声音从后面传了过来:“那后生,你等一下。”

  这种称呼很陌生,尤其是近期,人们不是叫他少帅就是叫他叶少,坐下的无界天狼,还有铁心圣钦赐的战甲,都昭显出了他的身份。

  叶信开始并没以为是叫自己,不过,那声音似乎拥有一种莫名的力量,附近的人都没有受到影响,唯有他感受到了隐隐约约的冲击,他心中一警,慢慢转过身。

  一个穿着灰色长衫的老者不疾不徐的向他走来,在两个人的视线撞击在一起时,叶信的眼神闪烁了一下。刚才那瞬间,他恍若在对方眼中看到了一片星辰大海。

  “老人家,您叫我?”叶信很恭谨的说道。

  周围人们的视线都集中到叶信和那老者身上,那老者皱了皱眉。随后说道:“你跟我来,这边说话。”

  那老者居然对叶信毫无礼貌,要知道叶信已经是大卫国响当当的大人物了。

  叶信沉吟了一下,他没有下坐骑,慢慢跟着那老者向巷尾走去。

  总算走到了没人的地方。那老者转过头:“你叫叶信是吧?想不想加入我们的宗门?”

  叶信有些发呆,他第一个反应,是那老者有病,以为宗门是什么?太过随意了吧?!

  只是,想想刚才从那老者眼中看到的星辰大海,他不敢放肆,低声问道:“请问老人家,您所说的宗门是……”

  “星堂。”那老者说道。

  “星堂……好像没听说过……”叶信喃喃的说道。

  “你没听说过的事情多了。”那老者用充满讥讽的口气说道:“既然你不愿意,那就算了。”说完那老者似乎吁出一口气,随后转过身。向巷子的另一个出口走去。

  那老者就是泥生,时至今日,他已经任命了,也下决心再从头修行一次,上一次能闯入长生世,这一次他相信自己依然能做到,至于叶信,对他而言就是个累赘,虽然叶信得了星皇雷息,拥有一份大传承。但这条修行路是无比艰难的,他并不认为叶信能走下去,那么现在帮助叶信也就变得没有意义了。

  这一次来见叶信,只是为了却心结。当他历尽苦修,重新返回星殿,势必要在是非镜前走一趟,如果他根本没找到叶信,只顾着自己修行,肯定要受到最严厉的惩罚。说不定会就此灰飞烟灭。

  叶信不想加入星堂,自然是最好的结果,天地之大,将任他逍遥。

  “老人家,等一下!”叶信叫道。

  那老者全当没听到,继续向前走。

  “老人家,我愿意!我愿意加入星堂!”叶信叫道。

  那老者背对着叶信的脸剧烈的抽搐了两下,接着又向前走了几步,随后想到了高挂在星殿中的是非镜,他有些怕了,无可奈何的转过身:“你刚才不是不想加入星堂吗?”

  “我只是想知道星堂在这里,并没有说不想加入啊?”叶信反问道。

  事情发生得太过突然,根本来不及仔细思考,他只知道,面前这老者是真心不想让他加入星堂,那么和之前的邀请,逻辑出现了冲突,所以他本能的选择了让那老者难以接受的回答,竟然对方不想他加入,那他一定要加入。

  至于自己的判断是对是错,他没办法知道,但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刚才绝对不会是错觉,那老者的双瞳竟然隐藏着无尽的星辰大海,实力恐怕是他难以想象的。

  不过,对方似乎很反感自己,这不算什么,他可以慢慢去转变。

  “我知道,你是个骄横惯了的人,星堂的规矩太多、太繁琐,我担心你会惹出漏子。”那老者说道。

  “我可以改。”叶信看起来就像一个三好学生,态度谦卑到了极点。

  “星堂品阶森严,上有令下必行,哪怕是九死一生的任务,也不能推脱!”那老者又说道。

  这简直就是在恐吓了!叶信的决心更坚定了几分。

  “我可以努力。”叶信说道。

  “你不怕死么?”那老者说道。

  “不怕。”叶信立即回道。

  “唉……”那老者垂下眼帘,似乎有些愁眉不展,随后神色变得凝重了,可能是做出了某种决定:“也罢,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星堂的弟子了。”

  “老人家,那我是不是应该称您一声师尊了?”叶信问道。

  “当不得,这可当不得。”那老者立即摇头,叶信拥有的是星皇雷息,虽然能在这条修行路闯荡几年是个未知数,但传承要比他尊贵得多。

  “那……我应该去什么地方拜见同门呢?”叶信又问道。

  “这片荒郊僻壤,哪里会有星堂的宗门!”那老者说道:“等你走得出去之后再说吧。”

  你是不是有病?叶信心中第二次喊出了这句话,当然,他不敢喊出来,找上他让他加入宗门,加入了之后才知道这宗门只有他一个人,搞什么鬼?!

  “或者,你可以在这里创立一座星堂,也算是为星堂立功了。”那老者说道。

  “我?我创立?!”如果叶信不是忌惮那老者双瞳中的星辰大海,几乎想扑过去把那老者暴揍一顿了,这不是耍人玩么?

  “怎么?你做不到?”那老者瞪起眼睛。

  如果我说做不到,你应该马上把我赶出星堂了吧?老人家,我就这样惹您讨厌么?

  叶信心中无奈到了极点,但他不敢直说,只得转换一个角度:“前辈,我是担心自己所做的与上面的宗旨相违背啊,总应该让我见一见同门吧?让我学一学他们的风格,您放心,我学东西的速度是很快的。”

  “你说得倒也在理……”那老者的心情其实和叶信同样纠结,他上下看了看叶信,他的任务是领渡,见到叶信,宣布收叶信为星堂弟子,然后把叶信抛在九国不管,这可不算完成任务,至少要引叶信入门,但入了门之后……难道他的命运就要和这孩子纠缠在一起了么?他属实不甘心。

  “还望前辈成全。”叶信说道:“而且我对怎么创立星堂一无所知啊,您引我拜见几个同门,也不费事的,我自己可以学。”

  “也罢,我这就去承法帝国,给你带几个人过来,让他们教你。”那老者拂袖道:“两、三个月后,我自会回来。”

  接着,那老者再次转身走向巷子另一端的出口,他的步伐不快,但每一步走能跨出七、八米开外,几下就走出去,消失不见了。

  叶信看着那老者的背影消失,久久没能缓过神来,刚才的事情,就像做梦一样,或者是一场闹剧,非常荒诞的闹剧。

  叶信心中有太多的疑问,那老者到底是什么来历?星堂又代表着什么?为什么那老者明明是来邀请他加入宗门的,但骨子里却又反感他加入?

  现在他对那老者是一无所知,也没办法去推敲分析,也许,那老者会在两个月之后真的返回来,或者是再不见踪影。

  叶信调转方向,离开了小巷,随后沿着街道向城外驰去。

  进了军营,各营的教官已敲响了战鼓,士兵们列成自己的战阵,一营接一营走出营地,向着南方走去。

  原来城防军的将士只占少数,大多数士兵训练的时间并不长,精神面貌堪忧,只是,叶信并不在意他们,也不会把希望寄托在他们身上,把控住狼骑,才是他的根本。

  队伍过于庞大,而且都穿戴着战甲,行军的速度很慢,每天只能走出六、七十里,走走停停,这一天终于到了飞虹桥,已经过了五天了。

  大军就在飞虹桥的另一侧扎下营地,当初叶信蛊惑韩元子、韩云子在这里设立的检查站已经荒废了,看着满地的残砖败瓦,叶信心中别有一番滋味,当初连他都没想到大羽国和大卫国的盟友关系会毁得那么彻底、那么快。

  在大军开始扎营时,九鼎城也出了一件大事。(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