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三八章 榜样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不可能!”一向和风细雨的沈忘机今天显得异常激动,他怒目看向官翰雨,甚至直呼其名:“官翰雨,你可查清楚了?!”

  “这种事情,布衣卫怎么敢出错?”官翰雨则露出苦笑。

  殿中只有几个人,但他们是整个大卫国重量最大的人,韩三昧、邓知国、官翰雨、王芳、沈忘机,魏卷居然从前线返回来了,他也站在殿中。

  大卫国的上柱国级强者,除了叶信正领兵赶往南线,温元仁赋闲在家,都在场了,因为他们要决定一件大事。

  “沈太阁,人证物证俱在,你不妨自己看一看。”铁心圣显得很苦恼,心情也不好,竟然甩手把桌上的文案都扔到了地上。

  沈忘机探身捡起几本文案,捧在手中快速翻阅着,上面是太令府审讯帝国奸细冯启山的纪录,因为事关重大,布衣卫也参与了审讯,根据冯启山的供认,他的很多情报都来源于温弘任。

  冯启山罪大恶极,甚至企图带领龙腾讲武学院组成的奋武营走向不归路,幸好是叶信识破了冯启山的身份,才让奋武营转危为安的。

  沈忘机翻看了片刻,他找不出不合理的地方,但依然倔强的摇头道:“我和宏任相识多年,太了解他了,他绝无可能出卖大卫国的机密!”

  “沈太阁,我同样了解温大人,而且,我没有说他出卖机密,冯启山也没有指证温弘任故意出卖大卫国的秘密。”官翰雨缓缓说道:“如果说温大人会叛变投敌,别说你,主上也不会信的。”

  沈忘机沉默了,官翰雨的措词无懈可击,虽然知道他保持沉默将会对温弘任很不利,可实在找不到反击的理由。

  “虽然是无心之失,但也算玩忽职守了。”铁心圣冷冷的说道。

  冯启山在供词中说,他和温弘任是朋友,经常在一起喝酒聊天。而他的情报,就是从聊天中一点一点套出来的。所以,铁心圣的评价还算中肯,并没有太过为难温弘任。

  王芳从一边走过来。接过冯启山的供词,观看了片刻,突然说道:“我和宏任也是相识多年了,可怎么从来没听他说起过,居然有这样一个朋友?冯启山?龙腾讲武学院的副院长?呵呵……”

  “王太令。我们也相识多年了,可我有什么朋友,你知道么?”官翰雨淡淡说道:“难道我想找几个相识,也要提前向你太令府报备不成?”

  王芳坐镇太令府多年,如果论起评断案子,他是老手,也是好手,但嘴皮子的功夫要比官翰雨差多了,被堵得哑口无言。

  而且王芳也明白,他是靠着推测想替温弘任说话。而官翰雨却掌握着真凭实据,他是辩不赢的。

  “宏任在哪里?我想见一见他。”沈忘机说道。

  “今日殿前议事,只是为了拿出一个章程,该如何处置温弘任。”韩三昧突然说道:“沈太阁的情绪有些偏激啊,难道……有些秘密是沈太阁泄露给温弘任的么?”

  “韩太宰,你这是什么意思?!”沈忘机怒道。

  “没什么意思,就事论事而已。”韩三昧说道,随后向铁心圣躬了躬腰:“既然温弘任触犯了律法,主上自当一言决之,无需征求朝臣的意见。莫非还有人敢徇私不成?!”

  韩三昧为了支持铁书灯成为王储,没少做过给铁心圣添堵的事情,但现在目的已经达成,该是他投桃报李的时候了。绝无可能继续让铁心圣为难,所以在这次朝会上,他当仁不让的站在了铁心圣那一边。

  与之正相反,邓知国是铁人豪那一派的,自从铁心圣宣布铁书灯成为王储的那一天开始,他和铁心圣的关系就有些疏远了。不过,他与温弘任向来不和,没必要提温弘任出头,这一次,他会一直保持沉默。

  铁心圣和官翰雨、韩三昧达成了一致,邓知国闭目养神,沈忘机和王芳显得有些势单力薄,殿中唯一没有说话的就是魏卷了。

  铁心圣看向魏卷:“魏帅,你有什么看法?”

  “温弘任的每一次轻信,不知道会让多少将士付出不必要的牺牲,其人当诛。”魏卷冷冷的说道。

  沈忘机和王芳对视了一眼,他们都知道,救不了了,只希望铁心圣下手留些情面,对温弘任的处罚不要太过严厉。

  魏卷当然是不会放过机会的,如果邓知国遇难,他也一样会落井下石,当初正是因为邓知国和温弘任两位左右军监和他不和,执意要去二龙滩,最后被庄不朽的虎头军围困,才引发一系列的事情,逼得他魏卷退居一明山。

  “让孤耿耿于怀的是,温弘任明知叶信有奇才,却不向孤举荐,反而把消息泄露出冯启山!”铁心圣恶狠狠的说道:“萧魔指甚至比我们更早一步知道叶信的能力,他想方设法试图歼灭奋武营,就是为了彻底毁掉叶信。”

  沈忘机和王芳低头不语,他们的消息来源有限,根本无法辨别真伪,只能听着。

  “魏帅说得不错,其人当诛!”铁心圣喝道:“官翰雨!”

  “老奴在。”官翰雨应声站了出来。

  “通敌之罪,务必严惩,方可以儆效尤!不过看在温老为我大卫效忠几十年的份上,也只好法外容情一次了!”铁心圣缓缓说道:“孤命你率布衣卫,即刻把温弘任、沈云灵、温容全部打入天牢!”

  “主上,不可!”沈忘机急了,沈云灵是他堂妹,温容是叶信的未婚妻,把她们关入天牢算怎么回事?他长吸一口气:“宏任有错,自该入天牢反省,与沈云灵、温容何辜?这岂不是成株连苛律了么?!”

  “苛律?”铁心圣露出狞笑:“王芳,你是太令,由你来说,通敌卖国,该当何罪?!”

  “诛九族。”王芳吃力的说道。

  “沈太阁,你可听好了?”铁心圣的神情变得格外凶厉:“我这么做难道不算法外容情?!”

  沈忘机遍体冷汗,只得默默退了下去,凭着为政多年的经验,他可以肯定,铁心圣就是冲着温弘任去的!至于官翰雨,不过是铁心圣座下的一条老狗而已。

  但理由呢?为什么要对付温弘任?他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来。

  “主上还请三思。”王芳说道:“温容毕竟是叶信的未婚妻,叶信是大才,现在正赶往南线,如果他听到未婚妻下狱的消息,恐怕会异常恼怒的,他的性子又一向顽劣,谁都不敢保证他会闹出什么事来。”

  “我知道叶信重情重义之人,但,人情难道大得过国法么?”铁心圣喝道。

  王芳无奈的摇了摇头,看样子铁心圣心意已决,没办法更改了,他能做的,就是暂时好好看待温弘任一家三口,等叶信回来,也好有个交代。

  铁心圣只感觉心中痛快淋漓,他扫视着大殿,再无法敢挑战他的尊严了,等看到官翰雨时,他眼中流出了暖意。

  真是当局者迷,如果今日殿前议事,只商讨怎么样拆散叶、温两家的婚事,估计被人称为笑里藏刀的沈忘机会指着他的鼻子大骂,而他却只能忍着,可现在采纳了官翰雨的计策,避实就虚,完全占据了正义的制高点,态度应该最激烈、坚决不会退缩的沈忘机,居然被他驳得哑口无言。

  一队巡捕还有布衣卫冲向近期风生水起的温家,带走了温弘任、沈云灵夫妻,温容也没能幸免,都被关入天牢。

  温家的惊变,引起了无数人的注意,温家老太爷温元仁几乎气得当场晕厥过去,等精神恢复了一些,立即带着家将赶往王城,要亲见铁心圣,只是被铁心圣拒绝了,温元仁又想去找沈忘机,可沈忘机一直在王宫内,听说是在商议大事,没能回家。

  温元仁已经到了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程度,唯一的办法,就是写了一封密信,让家将立即混出城,去追叶信,但家将在城门口被挡住了。

  长虹桥的大营内,叶信和秋祥正一边喝着酒一边闲聊着,按理说军中不能饮酒,但叶信可不管那套,而且他居然能把堂堂的军监拉过来陪他喝,在各国的统军主将中,也算是头一份了,或者说,秋祥还在把叶信当成一个孩子来哄,要不然也不会如此配合。

  秋祥口若悬河,从大召国新近崛起的渔道,谈起了大陈国百年前的大将鱼逢春,先慨叹鱼逢春的壮烈之死,又说那渔道肯定是鱼逢春的后人,听说渔道手中的武器是画天龙戟,那本就是鱼家的独门兵刃。

  “加上鱼逢春,是第三个了吧?”叶信笑眯眯的说道。

  “什么?”秋祥不懂。

  “总院是不是有心事?”叶信说道:“要不然怎么总和我说起这些大忠臣呢?鱼逢春的事情我也知道,他是因遭受国主猜疑,最后不得不以死明志,难道总院希望我向他们学习?”

  “一时兴起,少帅多心了。”秋祥心中一惊,急忙发出干笑声。(~^~)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