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三九章 叶信的峥嵘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其实总院大人完全没必要为我叶信担心。”叶信向后靠着椅背上,神色从容,一边的周素影轻轻拿起酒壶,为叶信斟满酒,随后叶信拿起酒杯,慢慢晃动,看着微微荡起了涟漪,似乎已神游物外了:“有很多人、甚至包括我的部属,认为我做事总会着眼于一个‘利’字,他们都错了,事实上我所有的判断都来源于人性。”

  “何为人性?”秋祥小心翼翼的问道。

  “人性是每一个人天然具备的基本精神属性,大千世界的一切现象,都是人性的映射。”叶信淡淡说道:“人性分神性和兽性,神性就是理性,兽性是指本能,这些会因环境的变化、时间的推移而发生改变,而在不同的情境下,善恶表现也会有所不同。”

  秋祥也算是博览群书的人了,但叶信所说的这些是他从没涉猎过的,似乎听明白了,又似乎什么都没听懂。

  “我这些部属总说我多智近妖,其实我并不比他们聪明多少,唯一比他们熟练的地方在于,我总会针对我的目标,为他设置相应的情境,然后等着他做出选择。”叶信小饮了一口酒:“不管他做出什么样的选择,我都会启动与之相对应的逻辑。”

  秋祥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嘴唇嗫嚅着。

  “再说一遍,总院大人真的没必要为我叶信担心。”叶信笑道:“因为我从来不做那个选择者,该怎么说呢……其实我就是一种公式,你这么做了,我启动这套公式,你那么做了,我启动那套公式,总院大人明白了吧?你应该去担心的,是那个做选择的人,而不是我。”

  秋祥只感觉遍体冰凉,虽然还是听不太懂。但他突然意识到,本以为年轻浮夸的叶信居然如此智深如海,让他根本没办法揣摩,甚至可以说。他与叶信完全不在同一种高度,原来,他是在被俯视着,被叶信俯视!

  这是,薛白骑从外快步走了进啦。递给叶信一张信笺,叶信慢慢把信笺打开,从里面抽出了一张小纸条。

  秋祥的心提了起来,他本能的知道,那张小纸条里包涵着叶信的大秘密,只要他看过那张小纸条,就能判断出叶信到底是怎么想的,只是,他能做什么呢?难道还能过去抢么?

  叶信看过了小纸条,把小纸条放在了烛火中。纸条很快燃烧起来。

  秋祥的呼吸声变得粗重了,答案就在眼前,却只能沉默的看着答案化作灰烬,这种感觉真的很痛苦。

  “他做出选择了。”叶信笑了笑:“我也累了,总院大人,你回去休息吧。”

  “老朽告退。”秋祥站起身,勉强笑道。

  叶信含笑点头,秋祥慢慢退出了帅帐,时间不大,谢恩、郝飞、林童、符伤、子车灰等人纷纷走进帅帐。帅帐内的气氛突然变得死一般沉寂。

  因为今天将决定他们的未来,每一个人都不轻松。

  叶信皱着眉,在苦苦思索着什么,薛白骑等人屏住呼吸。等待着叶信的声音。

  他们已习惯了,在那喋血沙场的日子里,在每一个重大转折发生之前,他们总会聚集在叶信的帐中,等待着叶信的号令。

  “首先,我错了。这段日子我们过得顺风顺水,以至于让我变得有些软弱了,所以呢,我要先向你们道歉。”叶信缓缓说道:“我曾经以为,这样过下去也挺好的,只要我能放弃父帅的仇恨,会让大卫国避免一场腥风血雨的洗劫,虽然这样对父帅不公平,对我也不公平,但会少流很多很多血,挽救很多很多生命。”

  薛白骑等人静静的听着。

  “说起来有些可笑,我自号杀神,但我骨子是却是一个不愿造下太多杀业的人。”叶信自嘲的笑了笑:“所以我一直显得很矛盾,最后决定给铁心圣一个机会,给大卫国一个机会,也给我自己一个机会,不过,我不是傻瓜,想让我做出牺牲,他铁心圣必须要昭显出一种人性,能让我叶信放心的人性。”

  场中众人表现不一,符伤已明白了叶信的决定,他露出狞笑,而薛白骑轻轻叹了一口气,他知道,很多人都会在这场劫难中死去。

  “他做出选择了,这种结果让我很失望。”叶信说道:“我可以尽弃前嫌,可以为大卫国而战,可他铁心圣做出的是什么选择?为了牢牢控制住我叶信,他毫不犹豫的牺牲掉温弘任、还有温容,或许对他来说,所有的人,都是一个个棋子,由他决定命运的棋子,今天他可以舍弃温容,明天可能是你,后天可能是我,只要对他有利,他不会有任何恻隐之心,这样的人,不配赢得我叶信的忠诚。”

  “我记得我曾经对你们允诺过,天罪营是天下唯一一支只为自己而战的军队,我们都是罪该万死的囚犯,如果连我们都不珍惜自己,还有谁会来珍惜我们?”叶信续道:“但因为我的心境还不够强大,或者是因为看到了前方滔天的血光,我害怕了,我退缩了,我以为容忍与原谅可以让我们活得更好,但……幸好,我及时醒悟过来了。”

  “我们决定要做的事,会启动一连串可怕的逻辑,一旦上了路,便再无法回头,退即是死。”叶信站起身:“以前我认为所谓的理想都是他吗的扯淡,但现在我必须要给大家找一个理想了,我们不止要活着,还要活过,明日一战之后,不管我们是输是赢,这世间已永无法将我们遗忘!”

  不得不承认,叶信对情绪的把控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他这番战前演说极具煽动力,符伤、子车灰的性子本就粗野,现在已是热血沸腾,就连一向沉稳的薛白骑也变得激昂起来。

  “天罪营的战旗已经有很久没有飘扬过了,明天打出我们自己的战旗,就让那些自以为是的主宰者们在我们的屠刀下颤抖吧!”叶信淡淡说道:“现在我要闭关!”

  薛白骑等人齐声应诺,威势十足,他们恨不得现在就出去大杀一场!

  “白骑,盯住她们。”叶信说道,接着他取出了那只装着证道丹的小匣子。

  叶信不止是想说服别人,还要说服自己,或许,他在修行上最大的感悟与能力,就是不像其他武士那样,苦苦等待着突破的灵感出现,他擅于创造氛围,并且利用氛围让自己的精神、意志达到顶峰。

  叶信没有在得到证道丹的第一时间闭关,是因为氛围还不够,没有抓住修士们所说的契机与灵感,现在他终于说服了自己,也让自己的精神与意志全部变得澎湃了。

  这也是叶信的进境一日千里,把同龄人远远拉在身后的根本原因,修士们讲究的是尽人力而安天命,当他们的元力积累到了瓶颈之后,剩下的就是漫长的等待,而叶信却是在创造自己的机会、创造自己的天命。

  叶信服下了证道丹,平息静气,盘坐在地毯上。

  薛白骑走出帐外,正看到花容失色的叶玲、沈妙和邵雪,她们之前都隐隐知道叶信在图谋一件大事,可万万没想到,竟然要行大逆不道之举!

  叶玲还好说,她是叶信的妹妹,不管愿意不愿意,都要跟上叶信的脚步,而沈妙和邵雪心情复杂到了极点。

  从一方面说,叶信的计划,从根本上违背了她们的常识与信仰,但从另一方面说,她们又很清楚叶信的能力,这样一个人决意背叛铁心圣,成功的把握应该不会低。

  可是,她们又该何去何从呢?

  九鼎城,天牢内,带着枷锁的温弘任不停在牢房中走来走去,锁链不停的哗啦啦作响,他终于知道了自己的罪名,只感觉荒诞到了极点,他确实见过冯启山几次,但每一次都只聊了寥寥数语罢了,和冯启山又不熟,没什么多说的,这是无 耻的栽赃!

  但,官翰雨为什么要栽赃他?铁心圣又为什么要相信?温弘任找不到理由,始终苦苦思索着。

  关在另一侧牢房中的沈云灵一直在饮泣着,她本是个很普通的官妇,灾祸从天而下,让她六神无主。

  而在另外一边牢房中的温容却显得很安静,她静静的坐在月光下,看着在杂草中爬动的蟑螂和蚂蚁,牢房的环境当然不会好,至少与她的家差了很多,但境遇的突变,并没有对她造成影响。

  叶信隐隐约约对她提出过警告,不过充满温暖和希望的未来,麻痹了她的洞察力,也让她忽略了那些警告,那一天,她并不排斥也不惧怕做叶信的弱点,因为她相信自己的能力,也想做一个有用的人,现在才知道,原来做叶信的弱点是一种多么危险的事,而且她隐隐有一种感觉,对她的磨难仅仅是开始。

  九鼎城另一个角落,墨衍张开长弓,瞄向高空,手指轻轻一松,一支箭矢尖啸着飞了出去,片刻,化作一朵巨大而绚烂的烟花,在夜空中炸响。(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