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四一章 斩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叶信发出轻叹声,秋祥是龙腾讲武学院的总院,在学生们当中拥有很高的威望,如果能让秋祥畏惧,并且收服秋祥,能起到安抚人心的作用,只可惜,秋祥出身贫苦,是秋家的旁系,一直被秋家忽视,能成为总院,全赖铁心圣的赏识,他的忠诚之志不可夺,既如此,秋祥就会成为不安定的因素,只能当场斩杀了。

  叶信横过杀神刀,刀光向秋祥扫落,秋祥全力运转元脉,根本不看叶信的刀式,长剑笔直刺向叶信的胸膛。

  秋祥是想和叶信同归于尽,只不过,他的实力与叶信相差太悬殊了,杀神刀过处,他的长剑被斩成两段,接着被斩开的就是他的身体。

  叶信坐下的无界天狼继续向前扑击,闯过秋祥身体上绽放的血光,让叶信的亮银色沾染了血色。

  看到叶信已决意谋反,刚才跟随秋祥赶过来的几位统领,至少有一般已经退了下去,城防军势力纷杂,与各个世家有关的,不想趟这浑水,而且尚不知主家的决定,没必要去送死,而忠于铁心圣,自然没有退路了,只能与叶信决一死战。

  只有两个统领,带着他们的家将,算下来不过五十余骑,状如疯虎般冲向叶信,不过他们的疯狂与狼骑的暴戾相比,是小巫见大巫的。

  叶信再次举起杀神刀,刀光只是轻轻一抹,当先冲过来的几个家将就像豆腐一般被斩成两截,后方一个城防军的统领刚刚开口要喊什么,叶信已然扑进,接着杀神刀向前刺去,奔雷击!

  无法想象的力量瞬间灌入那统领的身体,接着那统领就像气球一般炸开了,炸得粉身碎骨。

  城防军的统领都拥有柱国级的战力,但叶信已晋升为真正的修士,靠着证道丹的威能,他终于突破了世俗的极限。九国之内,他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人。

  薛白骑把天罪营的战旗插在自己背后,接着挺起战将,开始向前突击。狼骑分列在他两侧,形成了一个‘人’字型,或者说是组成了一支巨大的矢锋,叶玲几个人被护在当中。

  叶信一骑当先,杀神刀上下翻飞。刀光滚过之处,血花一片片飞溅。

  刚才叶信说这些史宾不过是一群土鸡瓦狗,事实证明,他一点没有夸张。

  仅仅是几秒钟,附近的士兵们尚来不及做出反应,叶信已杀透了战阵,只他一人,已在短短的时间内斩杀了大半骑士,剩下的残余,也根本承受不住狼骑的突击。一个个化作迸射的血肉。

  叶信勒住坐骑,周围的士兵们有很多已经做出了扭身的动作,但视线依然呆呆的盯着叶信,如果叶信没有停下身形,下一刻,他们就会四散溃逃了。

  叶信眯起眼睛,一缕缕烟气从血肉中逸散出来,纷纷扬扬围向他,接着渗入到他的身体中。

  叶信又一次意识到,钟馗那种可以汲取鬼气的神能果真拥有逆天之力。他的元力不但没有减弱,反而比战前更加澎湃了,也就是说,只要他在不断的挥舞屠刀。只要有足够的敌人,那么他可以一直战斗下去,战斗到天荒地老!而且他还会不停的在战斗中成长!

  “你!”叶信的杀神刀点向一个城防军的统领,刚才他是第一个退下去的。

  “见过少帅。”那统领用颤抖的声音回道,眼见城防军的精锐在瞬间如蝼蚁一般被碾碎,他彻底失去了斗志。就算现在主家做出决定,让他阻拦叶信,他也不会服从命令了。

  “我现在任命你为主将,整顿军卒,带着他们赶往南线,服从秋戒察的调遣。”叶信沉声喝道:“能不能做到?”

  “末将谨遵少帅将令!”那统领躬了躬腰,不管叶信的下场如何,先答应了再说,就算叶信失败,他以从贼的罪名被打入天牢,也比现在战死好得多。

  “我们走。”叶信说道,接着他座下的无界天狼全力向前冲刺,跃出军营边上的栅栏,冲上了长虹桥。

  狼骑全力飞驰,速度是惊人的,还不到两个小时,骑队已接近了九鼎城,而在狼骑中弥散着的杀意,已在不停的冲刺中达到了顶峰。

  九鼎城以南五十里处,多出了一座军营,魏卷正在大帐中翻阅着信笺,今天铁心圣突然传下诏令,让他率领五百宫禁军,出九鼎城,在南侧扎营,阻拦回返的狼骑。

  魏卷知道铁心圣的用意,是担心叶信听到消息返回来闹事,但他不认为叶信有那么大的胆量,温弘任泄露国家机密,被判斩立决符合律法,如果叶信敢闹事,那是大逆不道,整个叶家都要被抄家灭族。

  突然,外面传来惊叫声:“魏卷,那边有些不对!”

  “哦?”魏卷一愣,随后放下信笺,快步走了出去。

  两个士兵正坐在高高的哨斗上,遥望着远方,他们的神色都有些慌张。

  “出了什么事?”魏卷喝道。

  “看!魏帅快看!”其中一个士兵伸手向南方指去。

  一面黑色的战旗出现在远方的地平线,正以极快的速度向这边接近,只是距离还远,魏卷看不清是什么战旗。

  “是天罪营的战旗!”哨斗上的士兵视野要比魏卷宽广得多,先一步看清了战旗上的图案。

  “叶信!是叶信!叶信回来了!”另一个士兵突然发出尖叫声。

  叶信一骑绝尘,他距离狼骑本队已有三、四里远,当初他的无界天狼并不是狼群中最强壮的,但经过几个月天狼劲的滋养,那匹无界天狼的骨架已变得异常庞大了,远远超过了同伴,速度也要比其他无界天狼快上一线。

  “叶信?他敢回来?!”魏卷一惊,随后喝道:“列阵!备战!”

  宫禁军是训练有素的,而且和城防军不一样,他们现在的主将是魏卷,将是兵胆,只要魏卷在,他们就不会惊慌,也勇于直面挑战,城防军就不行了,主将是叶信,结果叶信要谋反,将士们自然会乱成一团。

  只是片刻,宫禁军已列阵完毕,魏卷当先驰出了军营,这时,魏轻帆在后面追上来,低声说道:“爹,我们不如……让一条路吧。”

  “胡闹!”魏卷怒喝道。

  魏轻帆苦笑着低下头,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心底就是不想挡叶信的路,可惜,军国大事由不得他做主。

  短短的时间内,叶信已经逼近了,距离宫禁军的战阵已不足五百米,士兵们已能看清叶信的身影。

  “叶信!你敢违抗诏令?!”魏卷长吸一口气,舌绽春雷,发出怒吼声:“速速受降!看在观海的面子上,今天饶你不死!”

  叶信面无表情,他继续向前冲刺,杀神刀并没有动,但靠着无界天狼无以伦比的速度,竟然在空气中留下了一道闪亮的刀幕。

  “叶信!你真的要执迷不悟么?!”魏卷脸上露出一抹狞笑。

  对叶家,他并无任何好感,如果叶信敢反抗,他完全有理由当场格杀叶信。

  叶信继续冲刺,距离宫禁军本阵已不足二百米了。

  “叶信?!”魏卷再次发出怒吼,他心中生出一缕迟疑,因为感受到了叶信滔天的战意,不过,仅以一骑就想冲阵,也太疯狂了,别说是叶信,就算换成萧魔指,他也有把握让萧魔指留下。

  叶信的距离已不足五十米了,魏卷已能清楚的看到叶信脸上的淡漠。

  “叶信!”魏卷最后一次发出怒吼,接着他纵马冲了出来,迎向叶信,宫禁军的本阵也随着魏卷向前推进。

  叶信座下的无界天狼突然跃起,竟跃起十余米高,恍若能飞一般,掠过几十米的距离,正扑向魏卷。

  叶信手中的杀神刀立斩而下,势如斩天断地的刀光,让看到这一刀的将士们莫名产生一种心胆俱裂的感受。

  在刀光笼罩下的魏卷一样倒吸一口气凉气,他全力运转元脉,把战将横过头顶,试图挡住叶信的刀幕。

  轰……杀神刀劈斩在战枪上,魏卷座下的宝驹发出凄厉的嘶叫声,四蹄竟然全部折断,身体重重撞击在地面上,肚皮已陷入到泥土中。

  魏卷的宝驹在喷吐着鲜血,魏卷也在吐血,这一刀之威,已远远超出他的想象,甚至让他的意识都开始模糊了,怎么可能?!

  无界天狼落在地上,叶信手中的杀神刀轻轻一提,魏卷的人头、还有依然保持挺举状态的双臂同时飞起。

  “叶信!”魏轻帆目眦欲裂,只是还没等他挺起战枪,叶信的杀神刀已卷向了他。

  魏轻帆陡然觉得眼前一黑,他最后看到的,是叶信淡漠的双眼。

  叶信继续向前,贪狼战诀第七式,斩八方!

  杀神刀在叶信手中如旋风般卷动着,宫禁军的将士们尚没能从震骇中清醒过来,已一片接一片的被刀光肢解。

  转瞬间,叶信已冲过宫禁军的战阵,身后留下了一团团犹在空中迸射的血肉。

  叶信发出长啸声,无数烟气从血肉中逸散出来,尤其是魏卷的烟气更为浓重,烟气汇集成一团,追向叶信。

  只是,叶信并没有停留,无界天狼犹在全力向前冲刺,凝聚的烟气已形成了一颗足有几十米方圆的风暴球,跟在叶信身后。

  很快,前方看到了九鼎城,城墙上的士兵们看到了一幕奇景,一人一骑,正闪电般向这边射来,后方跟着一颗巨大的黑色流星。(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