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四二章 刀下留人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士兵们虽然看不到叶信的相貌,但能感受到恐怖,那颗巨大的黑色流星不停的翻滚、咆哮着、旋转着,似乎要摧毁前方的一切阻碍。

  “敌袭!敌袭!!”士兵们立即变得警惕起来,一支支巨型灭元弩调整方向,瞄准了飞射而来的叶信。

  紧接着,城墙上发出怒雷般的震荡声,足有丈许长的巨箭成片飞离了城墙,向下方攒射。

  只不过,叶信的速度太快了,绝大多数巨箭都落了空,只有少数几支巨箭能对他造成威胁,叶信轻描淡写的挥动杀神刀,格飞了射向他的巨箭。

  如果仅仅拥有上柱国的战力,对付灭元弩是没办法轻松起来的,灭元弩蕴含着无穷的巨力,人体的元脉会承受不住剧烈的震荡,但叶信的进境已突破了世俗的极限,只能他保持清醒,这种灭元弩对他构不成威胁。

  叶信座下的无界天狼双瞳已变得血红,代表它已拼尽所有的力气,城墙上的士兵尚来不及装上第二支巨箭,无界天狼已冲到城下,接着猛地跃起,如飞鹰一边掠向几十米高的城墙。

  在叶信飞临城墙上空的一瞬间,如影随形的巨大流星终于撞上了他的身体,随后在轰然的炸响声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叶信的气势本已恍若魔神,在瞬间他的气势竟然暴涨了十几倍,下落的刀光犹如实质,竟然挥洒出几十米远,足有五、六架灭元弩被刀光斩断。

  下一刻,叶信沿着城墙向前飞驰,所过之处,一架架珍贵无比的灭元弩全部被他破坏了,他不怕灭元弩,但对薛白骑等人会造成致命威胁。

  九鼎城太大了,刑场上的人们根本感应不到叶信散发出的恐怖元力波动,只隐隐约约听到响声,可都没当回事。

  温弘任毕竟曾经是朝中重臣。这一次行刑,也出动了几个头面人物监斩。

  在监斩台上,坐在正中央的是官翰雨,他等于是铁心圣的代表。左侧坐着王芳,太令来监斩是本职,官翰雨右侧是邓知国。

  三个人表情各异,王芳的脸色非常阴沉,官翰雨却显得很轻松。他知道自己这一次又立了一功,而邓知国虽然与温弘任不睦,但曾经的同泽即将在自己眼前被斩首,他多少会有一些兔死狐悲的感受。

  监斩台下方是刑台,温弘任、沈云灵和温容都被五花大绑着跪在那里,这是处斩的规矩,就算温弘任曾经是朝中重臣,也不得免受羞辱。

  温弘任的神色很憔悴,他不敢看身后的妻子和女人,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天际。他不懂,也不服,一生为国鞠躬尽瘁,为什么会落得这种下场?!他到底什么地方做错了,铁心圣一定要除之而后快?连一天都等不得?!

  沈云灵只是普通的官妇,见识不多,养儿育女持家倒是可以,遇到这种生死大事,她已经被吓得麻木了,如果不是绳子绑得紧。她早就瘫倒了。

  温容面色依旧很平静,哪怕跪在行刑台上,她的心境也没有生出波澜,无惊无惧无悲无喜。只是偶尔会想起那个出征的人,我是他的弱点,也愿意做他的弱点,他会回来么?

  扪心自问,她发现自己对叶信的情愫很怪异,在听说过的爱情故事里。男男女女应该相互喜爱得死去活来才对,可她没有,绝对没有,但也不厌恶叶信,只是觉得,他们应该在一起。

  在刑场上居然能想起这些……你说你是个怪人,其实我也是啊……温容在心中发出叹息声。

  突然,一个菜团从台下飞来,正砸在温容的身上,打断了她的遐想,温容看过去,那是一个四十多岁、相貌猥琐的中年人。

  温容不恨,这样的人也不值得她去恨,她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又把视线移开,他会回来么?既然是弱点,那么弱点是可以放弃的啊……

  那中年人见温容完全在藐视他,心中怒气,又拿出一个菜团扔过去,再一次击中了温容。

  有人发出喝彩声,接着有果皮、有石子、甚至有鸡蛋,如雨点般飞上了行刑台。

  这是刑场的习俗,也是庸众的恶趣味,既然你都要死了,让大家开心一下,也不算过分吧?!

  温容受到了重点‘照顾’,温弘任是个憔悴的老头,沈云灵是个吓傻了的半老徐娘,人群不感兴趣,而温容绝对是天之骄女,容颜娇美,地位高贵,如果换成平常走在路上,就算他们满脸陪笑,估计温容都不会看他们一眼,现在有机会去侮辱这样一个天之骄女,他们会被感到由衷的愉悦。

  “你们干什么?!”人群中突然发出一声怒吼,接着一个年轻人跳出来,把那第一个动手的中年人按倒在地,便是一顿拳打脚踢。

  人群产生了骚动,负责巡查的巡捕们立即靠近,结果发现那年轻人胸前佩戴着龙腾讲武学院的校徽,他们知趣的退开了,那些学生可不好惹,喜欢抱团不说,指不定以后哪个学生会成为大人物,何必给自己找麻烦呢?!

  骚动在扩散,似乎有不少人在动手,温容看过去,她看到了一脸狰狞的李崇楼,看到了满脸泪水的温湉,还有一些第五营的学生,几乎每一个学生都在揪住一个人痛揍着,因为他们无能为力,只能用这种方法去保护,去发泄自己的情绪。

  扔上台的东西迅速减少了,因为谁扔东西谁挨揍,温容看着李崇楼、看着温湉,微微笑了笑。

  “那小娘们还能笑得出来?真他吗不要脸!”有人叫道,不敢扔东西,骂几句总没事吧?至于笑和不要脸之间到底有没有逻辑联系,他是不管的。

  但报应来得奇快无比,下一刻,他只感觉头发被抓住了,匆匆一瞥间,看到了一个很胖很胖的女孩,接着眼前金星乱喷,身形软软滑倒。

  李崇楼狠狠的踢出一脚,接着抬起身看向台上的温容,他一直认为自己是个大英雄,所以看不惯刚才的场景,第一个出手了!既然温容有罪,既然国法难容,那么按照规则行刑就是,但不能这般侮辱温容,不是英雄所为!

  在刑场的另一端高楼上,温元仁双眼血红,手指用力的捏着栏杆,温家人都不想让他来,但他一定要来,因为必须记住所发生的一切,他嘴里始终呢喃着同一句话:“铁心圣,你不要让我抓到机会……千万不要……”

  在温元仁的侧面,大任国破山公宁高悟,大罗国周破虏,大息国吴秋深都到了,他们也看到了温元仁狰狞的脸色。

  三个人来自不同的国家,本应该相互陌生才对,可他们象朋友一般交谈着。

  “铁心圣是输不起了么?一定要拿下边的人出气?”周破虏不咸不淡的说道。

  “好像没那么简单。”吴秋深说道:“不过你说得在理,在大卫国做臣子可不是一件幸事。”

  破山公宁高悟抬头看向夕阳,喃喃说道:“到时辰了……”

  果然,三个刽子手走上了行刑台,为首的正是金牌刀手月虎,他眯着眼睛在温弘任三个人身上扫了一圈,露出怪笑:“这个交给我。”月虎的手指向了温容的背影。

  “老大,你随便挑。”一个刽子手哈哈一笑。

  “可惜了……”另一个刽子手摇摇头:“老大,真搞不懂你昨天晚上为什么要拦着我们。”

  “大总管要的是以儆效尤,如果让这小娘们今天哭哭啼啼寻死觅活的,让老子怎么向大总管交代?!”月虎冷哼了一声。

  “时辰已到!”监斩台上的官翰雨发出大喝声。

  两个刽子手走到温弘任和沈云灵身后,一把抓住他们的头发,把他们的身体拉了起来,月虎也抽出自己的剁骨刀,笑眯眯的看着温容的后脖颈。

  人群发出整齐的吸气声,紧张而又期盼的等待着血花绽放的一刻,温湉、李崇楼等人面带悲色,其中有几个学生不忍心,深深低下了头。

  这个时候,李崇楼绝对想不到,今天的义举会给他带来怎么样的改变,只是,他完全顺着自己的心愿行事,不管未来如何,他并不在乎。

  高楼上温元仁的气息陡然变得粗重了,好似哮喘病发作一般。

  另一侧,破山公宁高悟突然皱了皱眉:“咦?这是……”

  “刀下留人哪……”一道古怪的声音从远方传来,只可惜没有谁能听得出,这完全是京剧的一种唱腔。

  谁?是谁敢在刑场上捣乱?!人群一阵哗然,就连监斩台上的官翰雨、王芳和邓知国也站起身,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一匹庞大的无界天狼走出小巷,慢悠悠的向刑场走来,叶信端坐在无界天狼的背上,肩上扛着杀神刀,他的笑容温文尔雅,但凝聚的杀气却冲天而起,身上的亮银甲,还有无界天狼的绒毛,几乎都被染成了暗红色,这意味着叶信刚刚杀了人,杀了很多很多人。

  “叶信?你……”官翰雨倒吸一口冷气,心中勃然大怒,魏卷是怎么搞的?!(未完待续。)

  PS: 看到书评区的要求,好吧,加更一章。

  多谢大人们的月票支持、打赏支持和订阅支持,万分感谢。

  还得求啊,会哭的孩子有奶吃,是这个理吧……

  求月票、求推荐票、求首订!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