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四四章 可怕的魔鬼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叶信手中的杀神刀轻轻落在官翰雨的尸体上,接着猛然向上挑起,一团浓厚的烟气随之从官翰雨的尸体中迸射出来,顺着刀势卷上天空,形成了一道足有百余米方圆的蘑菇云。

  叶信的杀神刀释放出耀眼的寒光,旋转的蘑菇云突然开始向杀神刀坍缩,犹如天龙吸水一般,还不到三息的时间,浓厚的蘑菇云也全部被杀神刀吸了干干净净,刀锋已变成了黑色,接着黑色又逐渐淡去。

  这种效应非常惊人,但邓知国和王芳都看不到,也不在意,他们依然沉浸在惊骇中,无法恢复清醒。

  “叶信!”邓知国突然喝道,他的声音既颤抖又尖利,简直是在尖叫:“魏卷何在?!”他知道魏卷已经带着五百宫禁军出城,卡住南方的要道,就是为了阻止叶信回头的。

  “死了。”叶信淡淡说道。

  邓知国一口气没上来,只感觉眼前金星乱蹦,魏卷死了?北线怎么办?叶信反了,南线怎么办?如果大召国和大羽国趁此机会大举进攻,大卫国又该怎么办?

  “叶信,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王芳用沉重无比的口气说道。

  叶信已杀了官翰雨,那就再没有退路了,今夜,叶信和铁心圣必将分出生死存亡!

  “冲冠一怒为红颜。”叶信微笑着回道:“千古之后,此事必将成为一段佳话。”

  “叶信,你丧心病狂!”邓知国用全部力气发出怒吼声。

  “那又怎样?”叶信反问道。

  邓知国愣住了,他突然变得一个字都说不出来,是啊,那又怎样?他身为监斩官,叶信来劫法场,他有权力、有义务把叶信擒下,要出手么?

  “冲冠一怒为红颜……年轻啊……年轻真好……”破山公宁高悟突然发出笑声:“我们年轻的时候多少也会为情痴狂过,可谁能象叶信这般发疯呢?”

  “为了区区一个女人,就要谋反。此子以后的造诣也是有限。”吴秋深淡淡说道。

  “他有没有以后,尚不好说。”周破虏笑了笑:“铁心圣可不简单,否则潘远山也不会败得那么狼狈了。”

  “如果集我三人之力,围斗叶信。你们说他能撑住几合?”吴秋深说道。

  “不好说,此子的修为异常深厚,就算是和宗门的修士相比,也只有一线之差罢了。”宁高悟皱起眉:“真想不到,只靠人力。居然能走到这种境界!”

  “可他毕竟不是修士。”周破虏说道:“就算是修士,我们也未必没有机会。”

  高楼内,温家的家将们围着瘫倒的温元仁,有的在喂温元仁喝水,有的在掐温元仁的人中,温元仁的年纪太大了,家将们真的担心温元仁会出个好歹,叶信谋反,在这种千钧一发之际,温家绝不能失去掌舵人。

  片刻。温元仁终于清醒了,他猛然站起身,面色狰狞:“速速召集所有人手,温家的生死存亡,只在今夜!”说完,他推开围在身边家将,大步向楼下走去。

  邓知国和王芳还在和叶信对峙着,他们这一生心境最复杂的时候应该就是当下了,这时,看到满脸通红的温元仁龙行虎步从高楼中走出来。大步走向叶信,他们微微一愣,都把视线投注到温元仁身上。

  “信儿!”温元仁高声叫道,他的视线向萎顿的温弘任、沈云灵还有温容瞥了瞥。又立即转向叶信。

  在行刑台上,只有沈云灵被吓傻了,温弘任还是知道委屈、知道愤怒的,但眼睁睁看着叶信斩杀了官翰雨,他已彻底变成了一个木头人,就算看到了温元仁。也没有任何反应,由着墨衍和月虎为他解开铁索。

  “见过老太爷。”叶信躬了躬腰。

  “现在就用不着虚礼了。”温弘任摆摆手,双眼炯炯有神的盯着叶信,似乎他已把自己余生的所有力量,都在此刻释放出来了:“温家虽然一年不如一年,但还是有些根底的,多了没有,一个时辰之内,我这家伙还能召集三百将士!都是先天武士,当可一战!”

  听到温弘任豁出一切要帮助叶信,邓知国和王芳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信儿,我听容儿说起过你阵斩庄不朽的事情。”温弘任沉声说道:“我知道你做事是习惯谋定而后动的,虽然这一次你有些……唉……但我相信你肯定有自己的计划,今夜,我这家伙愿做你的马前卒!信儿,温家的存亡……就拜托给你了!”

  “区区一座王城,我叶信出入当如无人之境,哪里需要老太爷亲自出马。”叶信微笑道:“不过,召集将士是应该的,今夜九鼎城会出现动乱,别人我不在乎,但温叔和婶婶不容有失,老太爷只需要守住温家就好,有余力了到别家走走,这就帮了我大忙了。”

  温元仁呆了片刻:“信儿,你不可大意!据我所知,铁心圣在宫中还养着两个上柱国级强者!”

  “我知道。”叶信点头道:“现在,他们已经死了。”

  “死了?!”温元仁大惊。

  “你们听,王宫中的警钟敲响了。”叶信笑意愈盛:“只是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到王城中护驾呢?”

  温元仁、邓知国和王芳完全听不懂,王宫中警钟被敲响,和那两位上柱国级强者的死有什么必然联系?

  只有叶信明白,警钟被敲响,既是铁心圣求援的信号,也是他叶信胜利的曙光,真正的对手,现在只剩下铁心圣一人,王城挥手可下。

  就在这时,薛白骑率领的狼骑终于赶到了刑场,人人染血,代表着他们经历过惨烈的搏杀。

  “老太爷,您带着温叔和婶婶回温家吧。”叶信说道,随后他看向温容:“温容,你要跟着我进王城,能行吗?”

  温容只是笑了笑,稍微活动一下手脚,接着便跃上了无界天狼。

  墨衍带来两匹无界天狼,一匹是温容的坐骑,另一匹是月虎的坐骑。

  “去王城。”叶信淡淡说道。

  当初他设计诛杀铁心圣的时候,本身仅有柱国级的战力,所以必要借助外力,为了把均势变成胜势,甚至不惜花费数百颗元石,从大陈国请来了宗别离的死对头,但这半年来,他的进境出奇的顺利,有如神助,借助着执念消逝之力,淬炼出杀招,更服下证道丹,成为真正的修士。

  现在,他才是可以左右局势的杠杆,外力已经不重要了,半年前他都有信心除掉铁心圣,此刻更不用说。

  叶玲、沈妙和邵雪的神色依然显得很僵硬,叶信笑了笑,轻声说道:“记得我在杀庄不朽之前和你们说的话么?只要想得足够多,足够长远,就可以把不可能变成可能。这一次也一样,你们不用愁眉苦脸,我不会杀铁心圣,只要和他说几句话,他自然就会去寻死了。”

  叶玲几个人的眼波动了动,叶信阵斩庄不朽,她们从始至终一直参与了,深知叶信用计之周详狠辣,这一次虽然看起来是临时起意,但应该也做过一些安排,最后输的十有八九是铁心圣,不过,叶信竟说他不会杀铁心圣?笑话!铁心圣是国主,如果他赖着不死,叶信又不动手,谁敢害他?!

  “哥!你糊涂了么!?”叶玲叫道,她现在恢复一些清醒了,知道铁心圣与叶家已成不共戴天之势,铁心圣不死,叶家就要倒霉。

  “你们还是不信?”叶信笑了笑:“那就放松心情,和我到王宫中走一趟。”

  * * * *

  叶信谋反的消息如风一般在九鼎城内传开了,各个世家都乱了起来,虽然叶信总是劝导天罪营的精锐,暴力是最后的手段,但暴力的效应是无可忽视的。

  如果叶信还是当初那个废物,九鼎城根本不会乱,别人不说,就连温元仁都会亲自把叶信击毙在杖下,以洗清温家的罪孽。

  正因为叶信很强,他拥有上柱国的战力、他淬炼出了杀招、他座下掌握着狼骑,才会让世家们心乱如麻。

  与叶信亲近的,看到了希望,与叶信敌对的,看到了未知,前者有可能跟着叶信走,后者有可能暂且保持沉默,坐视风云变化。

  大卫国太宰,韩三昧府中,铁书灯猛地跳起身,大步向外走去。

  “铁书灯,给我站住!”韩三昧怒喝道:“你要去做什么?!”

  “叶信要谋反!要谋反啊!”铁书灯脸孔扭曲起来:“他疯了!我一定要去阻拦他!”

  “回来!”韩三昧突然跃起,用一种非常粗暴的动作抓住铁书灯的衣领,把铁书灯拎了回来,随后把铁书灯扔到椅子上:“你给我坐下!”

  “姥爷,你……”铁书灯的声音颤抖起来:“难道连你也疯了吗?!”

  “我只和你说一句话,就一句话,听完我的话你再做决定也不晚!”韩三昧的脸色显得无比狰狞:“主上春秋鼎盛,再活上个三、五十年,应该不成问题,书灯,难道你想等几十年,等到头发白了、骨头松了,才接掌王位么?!”

  韩三昧的话如同放出一只可怕的魔鬼,附身在了铁书灯身上,让他如遭雷击。(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