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四六章 天子剑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叶信已是真正的修士,在九国之内,他拥有威凌天下的实力,宫 禁军将士的濒死反扑,对他不够成任何威胁,他的身形在人海中穿插着,忽左忽右,身形所过之处,总能破开一片片血浪,似乎他不是在战斗,而是大海中冲浪。

  狼骑的速度则要慢得多,如巨大的车轮般缓缓向前推动,把一个个生灵碾压成血肉。

  准确的说,天罪营精锐们的杀伤力都普遍凌驾在同战阶的武士之上,他们的出手,都显得极端狠辣。

  墨衍的箭术是非常可怕的,就算没有动用本命技,他的战力也不容小窥,弓弦在他手中如琵琶般不停奏响,第一支箭尚未击中目标,第二支箭犹在空中,第三支已经搭在了弦上。

  月虎、谢恩和郝飞都拥有柱国级的战力,月虎的剁骨刀形成了一道死亡旋风,有时候剁骨刀甚至能脱离他的手,由意念控制在他四周急速旋转。

  谢恩的身影忽隐忽现,他的闪剑速度奇快,甚至比叶信现在掌握的奔雷击还要快,只是威力要差了许多,但对付宫禁军的武士已经足够了。

  郝飞的剑势依然是大起大落的,一柄长剑硬生生被他玩出了开山巨斧的气概。

  不过,杀伤力最恐怖的却不是他们,而是杨宣统,这一次回老营可没有白去,炼丹的事情也不归他管,闲暇的时间里他制造出了上百颗水晶球,这一次派上用场了。

  把自己的元力灌入水晶球中,会让水晶球内用蜡制成的壁障融化,然后再把水晶球用力投出去,发生剧烈撞击之后,水晶球就会爆炸,化作熊熊的火光。

  杨宣统的实力并不算出类拔萃的,性格又木讷,能得到叶信另眼相看,就是因为他极有钻研精神。能举一反三。

  其他将士需要用自己的武器去杀戮,杨宣统要轻松得多,他只是把水晶球投出去就可以,每一颗水晶球的爆炸。都能波及到十几个宫禁军的士兵,把他们炸得人仰马翻。

  不过,宫禁军的士兵毕竟人数众多,又是训练有素,狼骑只有不到二十人。战斗并不轻松,等义盟的兄弟从潮水般涌进来,战局开始变得一面倒了。

  千万不要小瞧市井之徒的战斗力,如果处于劣势,他们倒是有可能一哄而散,但宫禁军的战阵已经被叶信、月虎等人冲得七零八落,陷入混战之中,尤其是叶信的身影太过显眼了,他在战阵中往来冲杀,杀神刀的刀幕下。人头滚滚、血花迸射,宫禁军的将士们就像稻草一般被片片割倒。

  义盟的人都知道,那是老大的老大,见老大的老大如此神勇,此战必胜,有什么可犹豫的?何况这次干的是刺王杀架的勾当,世上还有什么能比这件事更刺 激?!

  这些市井之徒都陷入了癫狂状态,嗷嗷叫着向前冲去,能在老大的老大面前表现,可是难得的好机会!如果表现得很优异。说不定他们也有机会被补入狼骑!

  只是一盏茶的时间,战斗已进入了尾声,最后一支完全忠于铁心圣的军队,已全军覆灭。

  叶信的杀神刀一挑。狼骑继续向前,突入王宫。

  刚刚进入前殿,王宫的二总管小福子正带领几名布衣卫往这边走,双方撞了正着,小福子双眼血红,旋即尖叫一声:“叶信你这叛贼!”随后便抽出长剑。不顾一切的冲向叶信。

  小福子身后那几个布衣卫都傻了,他们的消息是最为灵通的,知道叶信已阵斩魏卷,击杀了官翰雨,凭他们想拦叶信的路,无异于螳臂挡车。

  “滚!”叶信不屑的轻喝一声,杀神刀卷起,正劈在小福子的长剑上,长剑瞬间破碎了,小福子的身形倒撞出十余米远,仆倒在光滑的石板上,口吐鲜血,已经是爬不起来了。

  叶信继续向前,狼骑们看都没看那小福子,紧跟在叶信身后,反而是温容几个人多看了小福子几眼,在这个时候还敢向叶信发起攻击,算得上是忠勇之士。

  那几个布衣卫见叶信根本没有理会自己,陡然生出劫后余生的庆幸感,几乎激动得要哭出声来,接着手忙脚乱的把小福子扶了起来。

  “走,我们去后花园!”小福子咬牙切齿的说道。

  “大人,我们还去啊?”几个布衣卫都惊呆了。

  “放心,叶信只把我们当成几条狗,杀我们他都嫌脏了自己的刀,这一次能放过我们,下一次他也不会向我们出手!”小福子低声说道。

  过了前殿,就是巨大的母鼎,整座王宫都是以母鼎为中心建造的,母鼎高达几十米,有些像发电厂巨大的烟筒,上面还有宫禁军的士兵在守卫,只不过看起来他们象蚂蚁一般小。

  叶信露出玩味的笑意,抬头向上看去,宫禁军的士兵们也在看着下面,他们绝望到了极点,母鼎是大卫国的国运所在,铁心圣在最危急的时候,也没有调动他们。

  看到狼骑出现,那些宫禁军的士兵知道大势已去,可他们能做什么呢?只是呆呆的保持着警戒状态,战枪的枪尖遥遥指向下方的人群。

  叶信向墨衍使了个眼色,随后继续前行,墨衍招呼义盟的兄弟,堵在了母鼎的台阶下。

  片刻间,叶信已走进了后花园,一路行来,没有任何阻碍,沿途只能看到狼奔豕突的内监和宫女。

  后花园,铁心圣正一脸灰败的坐在草丛中,几个宫禁军的将领围在铁心圣身后,他们的神色倒是很决绝,叶信是没有理由放过铁心圣的,今天,他们的生命也已走到了尾声。

  狼骑们停下了,尽管天罪营的将士们对大卫国没有归属感,尽管他们毫不犹豫的跟着叶信谋反,但面对君主铁心圣,他们心中多少会出现一些波动。

  铁家是王族,铁心圣是大卫国的主人!

  叶玲、温容等人干脆不敢抬头了,温容刚刚从刑场上下来,对铁心圣是充满仇恨的,但再深重的恨意也不能转换成勇气,毕竟她们在颠覆,颠覆天理、颠覆规则。

  只有叶信一丁点心理负担都没有,他横过杀神刀,上下打量着铁心圣,这次是他第一次与铁心圣直面,不过他的眼中并无敬畏,只有戏谑。

  铁心圣完全没意识到狼骑的到来,他还在苦苦思索着,为什么?为什么会败得这么干脆、这么的土崩瓦解?他所倚重的国之干城,只是一堆泡沫,轻轻一碰就破灭了。

  “你们几个走开,我与主上有几句话要说。”叶信跳下无界天狼,缓步向铁心圣走去。

  那几个宫禁军的将领纹丝不动,只是用愤怒的目光盯着叶信。

  铁心圣抬起头,随后摆了摆手,用疲倦的声音说道:“你们退下吧。”

  在拥有上柱国巅峰战力的叶信面前,几个柱国境的武士是没有意义了,也帮不到他。

  “主上……”一个将领惊慌的叫道。

  “下去!”铁心圣的声音变得坚决了,随后一点点站起身,凝视着叶信。

  那几个宫禁军的将领只得退向远处,但他们的视线并没有离开叶信,时刻准备与叶信死战到最后一刻。

  “叶信,你好歹毒的心思!原来你早就在开始谋害孤了!”铁心圣缓缓说道。

  “我给过你机会。”叶信一笑:“如果你表现得稍微有点人情味,不是把利益当成唯一的准绳,我说不定真的会为你作战,一统九国,对我而言不是什么难事,可惜,你选错了。”

  “他们对孤尚有一丝敬畏之心,唯独你……”铁心圣发出叹息声:“你天生就生有反骨啊,我早就该毁了你!”

  “你已经毁过了,只是毁得还不那么彻底。”叶信淡淡说道。

  “这是铁家的天子剑!”铁心圣突然探手,猛地拔出腰间的佩剑:“叶信,来!孤今日与你决一死战!”

  话音刚落,铁心圣突然爆发出极为强烈的元力波动,而且那种元力波动中裹挟着惨烈的气息,因为他知道,这是他的最后一战了。

  “铁心圣,你可要想清楚了,如果我杀了你,那么铁书灯、铁人豪、铁卉真我一个人都不会留!王宫也将被我焚为灰烬,你嫁到其他公国的女儿,我也要把她们除掉,还有铁冠天,呵呵……虽然他是青云宗外门弟子,但我一样有办法毁了他。”叶信悠悠说道:“如果你自绝于天下,铁书灯会顺理成章成为国主,我也会为他效力。”

  “哈哈哈哈……”铁心圣放声狂笑:“叶信,你敢谋反,却不敢沾上我的血么?!”

  “当初我和秋祥说过,我通常不会做选择,只会等着你们做选择。”叶信露出讥诮的笑意:“上一次你已经选错了,要一错再错么?那也由得你,至少这样你不会孤单,有很多很多人都会陪着你一起去死。”

  铁心圣双眼变得血红,手中的长剑也开始颤动起来。

  “天子剑?天子?呵呵呵……抹掉你们人为制造的光环,剖开你们的伪装,其实你们也我一样,一个肉体凡胎罢了,装什么神?我对你们这样的家伙,向来是瞧不起的。”叶信眼中的戏谑之色更重了:“天子又如何?我想让你死,你就得死,同样,我想让你怎么死,你就得怎么死。”(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