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四七章 暗战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叶信这番话,等于把铁心圣最后的自尊剥下来,扔到地上,又踩得稀巴烂。

  “我给你一炷香的时间,然后我只能亲自动手了。”叶信笑了笑,接着回身喝道:“点香。”

  薛白骑立即取出了准备的檀香,点燃后踢给了叶信,叶信把檀香插入泥土中,随后缓步走过来,越到无界天狼的背上,静静的看着铁心圣。

  其余的人只听到了铁心圣的吼声,却不知道叶信说了些什么,对这种奇怪的情形感到莫名其妙。

  叶信抬头看向夜空,铁心圣到底会不会自绝于天下,他不在意,对秋祥说得那番话,是肺腑之言,他的任务是找出逻辑,并做逻辑的执行者,至于铁心圣会这么选,那是铁心圣自己的事。

  如果铁心圣一定要让叶信沾血,他并不介意让整座九鼎城燃烧在仇恨的海洋中。

  当然,这种可能性非常非常小,铁心圣是一代君王,不是战士,让自己的生命绽放最后的光彩,这是战士的选择,不是铁心圣的。

  韩三昧终于‘及时’赶到了,他带着数百名韩府的家将,只是,这里的情景很古怪,叶信和铁书灯并没有大打出手,前者正端坐在无界天狼的背上仰望星空,后者却在低着头死死盯着一根燃烧着的檀香。

  韩三昧心中不解,自然不可能急着表达自己的立场,他拽住缰绳,在远处默默观察着。

  檀香终于要燃尽了,铁心圣突然抬头发出狷狂无比的大笑声,随后把自己的天子剑横在颈间,用力一抹,鲜血从他的脖颈中喷射出来,下一刻,他的身形慢慢向后跌倒。

  温容、叶玲几个人双眼瞪得老大,叶信竟然真的做到了?他到底向铁心圣说了些什么?所谓千古艰难唯一死,铁心圣有勇气直面死亡。为什么不发起最后的战斗?!

  但,这里发生的故事注定会被历史的尘埃所埋没,没有谁会搞清楚,铁心圣为什么要在最后的时刻选择自尽。

  或许。如沈忘机、韩三昧等人,有可能猜出真相,但他们是绝对不会向外说的。

  叶信突然感到有些意兴阑珊,生命是如此的脆弱,哪怕是一国之主铁心圣。也会被轻轻抹去,那么,他叶信的未来呢?是不是也会出现他根本无法抗拒的情境?!

  “主上!主上……”那几个宫禁军的统领们哀叫着向铁心圣的尸体扑去。

  “我们走。”叶信收起杀神刀,淡淡说道。

  狼骑调转身形,向前殿走去,经过韩三昧的身边时,韩三昧早已下令家将们让出一条路,免得引发误会,叶信突然道:“太宰大人,这里就交给您了。”

  韩三昧面色沉重。这个时候他点头不是,摇头着不是,前者会让人误以为他也是和叶信的同党,后者则是在表达敌意,天可怜见,他内心对叶信是充满感激的,如果不是叶信铤而走险,铁书灯哪里有上位的机会?能在有生之年把铁书灯扶上去,是他最大的心愿,现在他想的是怎么样安然过渡。只会配合,绝不会捣乱。

  一场腥风血雨以铁心圣的自尽结束了,但,真的结束了么?

  大卫国为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魏卷被杀,官翰雨遇害,大卫国的总战力自然大幅降低,何况,谋反过后的叶信是不会去南线的,连傻子都知道这个道理。叶信敢离开九鼎城,那就很可能发生异变。

  这也代表着,大卫国的南线和北线都没有了主将。

  失魂落魄的小福子带着几个布衣卫直接闯入了韩府,在客厅中看到了同样失魂落魄的铁书灯。

  “二总管,你不在宫中护卫父王、跑这里来做什么?”铁书灯吃了一惊。

  小福子就象看到亲人一般放声大哭,口中还喷出了血唾,叶信那一刀虽然没想要他的命,但给他的内腑造成了伤害:“殿下,主上归西了……归西了啊……”

  铁书灯一口气没上来,眼珠翻白,接着直挺挺向后倒下,听到叶信要谋反时,韩三昧说他应该晕厥不省人事,给自己找一个合理的借口,但他还是能承受的惊变,听到铁心圣真的命丧九泉,他一下子崩溃了。

  差不多过了一夜,铁书灯才从晕厥中恢复,他哭喊几声,又陷入了晕厥,如此反复,也不知道他是第几次从晕厥中醒转的时候,发现床榻前不止有韩三昧,还站着一个陌生的老者。

  铁书灯直勾勾的看着那个老者,那老者低声说道:“老朽宗别离见过主上……

  * * * *

  铁心圣自尽的消息传开了,这一页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战战兢兢中度过,等到天亮才壮着胆子出来走动,却发现街上并没有多大异常。

  国主死了,不代表整个国家都要停止运转,有人要吃、有人要喝、有人要做工、有人要做买卖、有人要上学,基本需求是不可能被遏制的。

  既然叶信没有让杀戮扩大化的意思,也就用不着诚惶诚恐了,反正铁心圣已死,叶信也算报仇雪恨了,不是么?

  叶信说出的那句话,冲冠一怒为红颜,也被人不停的转递着,痛恨叶信的,自然要在背地里咒骂叶信的荒唐,居然为一个女人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而对铁心圣没什么好感的,却称赞叶信是个真性情的男子,铁心圣都要杀他的未婚妻了,如果叶信不管不顾,继续赶往前线,那才是个畜生!

  王城已经被打扫过了,那些阵亡的宫禁军士兵还好说,铁心圣的尸体是个麻烦,毕竟身份是国主,必须要举行国葬,而且还要由铁书灯来主持,其他人都不够资格,但铁书灯病倒在床,根本没办法出头露面,那只能把铁心圣的灵棺停在王宫中。

  想让九鼎城正常运行,殿前议事是免不了的,这一天,朝中数位重臣都得到了叶信的帖子,他们心中有些别扭,因为王宫现在是不祥之地,他们不想去,后来得知殿前议事的地方改在了太尉府,才算松了口气,但转头再深思片刻,心里却更别扭了。

  时间不大,几位重臣都进了太尉府,铁心圣生前也提起过,叶信再成熟些会代替魏卷掌握太尉府的权力,现在虽然提前了一些,但也算勉强能接受,何况,谁敢抗议呢?

  叶信请来的人不多,太宰韩三昧、太令王芳、太阁沈忘机、太宫邓知国,还有温元仁,加上叶信,只有六个,代表着大卫国最高战力的人,全都聚在了一起。

  既然是太尉府,叶信理所当然坐在了主座上,韩三昧等人分列两侧,这几个人的年纪加在一起,可要比叶信大十几倍……

  不管心里是高兴不高兴,韩三昧等人都是极有城府的人,脸色显得很平静。

  而且,知道叶信的目的,他们也没有故作姿态,韩三昧第一个打开了话匣子,聊起了政务。

  叶信没有插嘴,只是静静的听着韩三昧等人相互交换意见,在这种殿前议事上,争辩与妥协是最为司空见惯的,叶信不缺乏谈判技巧,但缺乏政务上的经验,冒然插嘴,有可能因考虑不周留下笑柄,不如藏拙。

  接着太令王芳提起了太令府的招编,潘远山的血山军团来袭,沈忘机和王芳已经把大部分巡捕都编入了新军中,只留下一些资格老、经验丰富的巡捕,来维持太令府的正常运转,不过这是权宜之策,太令府的人手已严重不足,昨夜叶信率领狼骑冲城,引发骚乱,有很多歹人借机惹是生非,这种现象不能在持续下去了,必须想办法解决。

  一直没说话的邓知国突然干咳一声,随后开口说道:“我来太尉府的时候,看到有不少义盟的武士在街头巡查,他们倒是有心之人,知道九鼎城现在最需要的是安定,我看……太令大人不如把他们招进太令府吧。”

  “此策不错。”韩三昧点头说道:“义盟的武士本就是市井之徒,对自己的地盘,他们再熟悉不过了,如果他们能一心为公,应该很快就能让九鼎城安宁下来。”

  “太尉大人是什么意思?”邓知国看向叶信,这一声‘太尉大人’,证明他正式承认了叶信的地位和身份。

  叶信笑了,他很清楚,这种场合中隐藏的凶险,比得上比刀来枪往的战场,太令府要招什么人,应该首先争取太令王芳的意见,而不是他叶信,邓知国故意绕过王芳,是欺他叶信年轻,不知里面的深浅,同时也有试探他的意思。

  至于韩三昧,他立即出面支持,也是为以后的城防军考虑,原来的城防军都去了南线,韩三昧应该重新整编新的军队了,迟迟不提,就是在担心叶信把义盟的那些武士塞到城防军里面去,架空韩三昧的权柄,所以玩了一手太极,义盟的武士就那么多,先补充太令府,剩下一些就算进了城防军,人数也很有限,韩三昧完全可以掌控。

  更关键的地方在于,王芳心中会非常恼怒!

  叶信的战力,他们已经领教了,但他们不相信,叶信在这方面也有足够的头脑来和他们周旋。(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