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四八章 匹夫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叶信悠悠说道:“这有些不好吧?我和他们接触过几次,在座的各位大人,恐怕没有谁比我跟了解他们了。”

  邓知国几人心中暗道,你当然了解他们,你本就和他们是一伙的!!

  虽然有句俗语,市井本多豪杰辈,当他们都是大卫国的主宰者,压根瞧不起那些市井之徒,因为资源,大卫国的资源都被牢牢把控在国主和各个世家手中,在厉害的豪杰,没有资源的支持,他也飞不起来。

  “说实话,他们就是贼。”叶信续道:“让他们进入太令府,有些荒诞了。”

  “不错,小信说得不错。”温元仁颌首道,他心中对叶信是更满意了,本以为叶信听到邓知国的提议,会大喜过望,立即同意让义盟的人进入太令府,借此掌控九鼎城的治安大权,可他又知道邓知国等人本就是抱着试探叶信心思的用意,不好出声提醒,那样会让人看轻叶信,结果,叶信已看出了邓知国的机心,开口拒绝了。

  对任何一个简单或复杂的社会而言,秩序都是最为重要的,在上在下都一样,世家所获得的一切利益,都要从稳定的秩序中换取,百姓们能安居乐业,同样要依靠秩序。

  仅仅一个温家,加上叶信,是没办法让九鼎城保持良好秩序的,连名正言顺的铁心圣也不行,必须要大家一起去努力。

  “太尉大人此言差矣。”王芳微笑着说道:“娼妓亦可从良,难道一日为贼,就要终身为贼么?让他们进入太令府,给他们一个洗头换面、重新做人的机会,应该算是一桩功德。”

  咦?邓知国等人都有些吃惊,王芳想干什么?莫非要把太令府的实权交出来么?铁心圣压迫了他十几年,他都稳如泰山,顶住重重压力,现在是害怕了还是怎么回事?

  “我还是有些不放心。”叶信摇头道:“此事关系重大,还是回头再议吧。我这里还有另外一件事,白骑,把人带上来。”

  守在厅外的薛白骑高声应诺,时间不长。外面传来哗啦啦的铁链声,接着一个衣衫褴褛、狼狈到极点的老者被薛白骑押了上来。

  那老者正是龙腾讲武学院的副院长冯启山,当初还是他让叶信进入学院的,半年的时间,一个已官至太尉。一个却成了阶下囚,世事无常、莫过于此,着实让人感叹。

  看到叶信,冯启山双膝跪倒在地,哀叫道:“太尉大人,我冤枉、我冤枉啊……都是官翰雨那老狗,硬逼着我陷害温大人,我本不情愿,可……”

  “这是太尉府,岂是你咆哮之地!”叶信喝道:“给我慢慢说。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完完整整的说一遍!”

  冯启山便把官翰雨对他严刑拷问,并指使他把口供指向温宏任的经过都说了出来。

  邓知国和韩三昧等人心中警然,他们突然意识到,单单从叶信的年纪去做判断,应该是犯了大错,逼死了铁心圣之后,叶信并没有沉浸在快意恩仇的兴奋中,第一件事居然是要为自己正名,甚至在蓄意要把铁心圣彻底搞臭。

  “官翰雨那老奸贼!”韩三昧怒吼道:“贪赃枉法、十恶不赦。太尉大人只是给了他一刀,也太便宜他了!”

  “主上这些年来多有昏招,都是拜那官翰雨所赐!”邓知国叹道:“他早就该死了!”

  韩三昧和邓知国要守住铁心圣的名声,不是因为忠诚。而是为了制衡。

  如果大多数人还在同情铁心圣,那么犯下弑君大罪的叶信,头上就会永远悬着一柄正义之剑,只要他们稍加运作,就能给叶信造成麻烦。

  如果叶信的行止还算周到,利益分配也合理。他们乐于和叶信共事,等哪天不高兴了,把那件事拿出来,让叶信乱上一阵,也就是说,他们掌握着主动权。

  何况,新君就要继位了,铁书灯岂能容别人侮辱其生父?韩三昧不用说,邓知国可是一直支持铁人豪的,再不把自己的立场改过来,或许铁书灯第一个就要拿邓家开刀。

  九大公国内,每逢权利交接更迭,都会造成一个或几个世家的衰落,这几乎是常识。

  “难道你们不觉得奇怪么?”叶信眉头皱起:“官翰雨陷害温叔叔,对他又有什么好处?无利不起早啊……冯启山,你是不是还有未尽之言?说!给我老老实实的说!”

  最后一句话,叶信运转元力,竟然释放出小型的天狼啸,他故意让自己的情绪变得如此激动,就是警告邓知国、韩三昧等人,老子要发飙了,你们怕不怕?!

  所谓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也是类似的道理,叶信刚刚血洗了王宫,再次拎刀砍人,没什么好意外的。

  “有、有……”冯启山一叠声的叫道,接着便把铁心圣试图拆散叶家和温家的婚约,并想让铁卉真嫁入叶家的事情说了出来。

  事实上,官翰雨根本不可能把自己的目的告诉冯启山,但叶信是清楚的,他借着冯启山的嘴,把铁心圣真正的目的掀开了。

  韩三昧和邓知国、还有沈忘机、王芳都没想到会有这种内幕,仔细思索一番,叶信向来以骄横著称,难以控制,铁心圣想让铁卉真嫁入叶家,从此把叶信牢牢绑在铁家的战车上,此举大有可能。

  只可惜,机关算尽,却误了卿卿性命,判处温宏任一家三口斩立决,结果逼得叶信狂心大发,干脆扯旗谋反。

  温元仁是气得须发皆张,韩三昧几个人脸色非常复杂,不置一言。

  “冯启山,过几天就要对你举行公审,如果你实话实说,我当着这几位大人的面保证,到时候我会给你一条生路,派人送你回大召国,如果你再有隐瞒,那我只好斩了你。”叶信缓缓说道。

  “是……我明白……多谢太尉大人开恩……”冯启山已是感激涕零。

  “太尉大人,什么是公审?”韩三昧有些不懂。

  那种神奇的斗争方式并没有在这个世界上出现过,不止韩三昧不懂,其他人也不太明白。

  “就是找一个能容纳几万人的大会场。召集百姓,当着所有人的面公开审讯冯启山。”叶信说道。

  “太尉大人,此举万万不可!”韩三昧大惊失色,这样的公审闹下来。铁心圣的名声就彻底臭了,甚至可能要背负千古骂名,而叶信呢,凭那一句‘冲冠一怒为红颜’,必将美名长传。

  “有何不可?”叶信反问道。

  “九鼎城近日乱象频现。现在百姓需要的是安定,可不要再如此大费周章了。”韩三昧说道。

  “这样的事情大卫国从没出现过,没有先例。”邓知国也在摇头。

  “而且,如果有乱民从中捣乱,或许会闹出大麻烦的。”韩三昧又道。

  “没有先例的事情就做不得么?我不信,也不服。”叶信淡淡说道:“而且,到时候我会亲率狼骑监审,我看有什么人敢来捣乱!”

  “还请太尉大人三思!”韩三昧站起身,这种事他是不能让步的:“主上以死谢罪,难道还不能平息大人的怒火吗?”

  “我只想要一个公道。想洗刷温叔叔的污名,就那么难?”叶信面色转冷。

  “太尉大人,当此多事之秋,人心思静啊!”韩三昧说道:“又何必惊扰万民?我等都知道了太尉大人的苦衷,也明白了温大人受了冤枉,还不够?”

  “不够。”叶信斩钉截铁的说道:“当日温叔叔受罪下狱,满朝众臣应该有不少人明白其中必有隐情,太令大人远在南线,可只有太阁大人一人在与主上争辩,那个时候。你们在想什么?现在我要真相昭告于天下,你们却急着跳出来阻拦,我还要问一句,你们现在又在想什么?”

  见叶信开始翻旧账了。韩三昧一愣。

  “有些人当狗当惯了,觉得雷霆雨露皆是君恩!”叶信冷冷的说道:“某个家伙自以为是我的主子,他认为他想让我吠叫的时候,我就应该吠叫,他想让我咬人的时候,我就要去咬人。他可以随心所欲的夺走我珍视的宝贝,随心所欲的让我按照他的想法去走……那他是大错特错了,我不是狗,也从没想到要去做一条狗!“

  叶信的语气已变得阴测测的,韩三昧等人都陷入了沉默。

  ”天子一怒,血流漂杵,匹夫一怒,血溅五步。我只是一个匹夫,对我来说,五步已经足够了。“叶信的神色更加冰冷了:“你们认为没什么,仅仅是因为蒙冤受辱的不是你们!如果现在,冯启山指证你们是内奸,一直以来都在向大召国出卖要密,我把你们打入天牢,判处你们斩立决,你们会不怒么?!”

  韩三昧等人面面相觑,叶信这话是无法回答的,你说你不生气、不愤怒?你敢这么说叶信或许就敢把你打入天牢!

  何必呢?现在叶信风头正盛,火气也大,没必要闹得那么僵。(未完待续。)

  PS: 对不住大家,更新晚了。

  机器崩溃了,戴尔笔记本用了两年,一直没出过问题,今天宣告寿终正寝。

  瞬间我就乱了,码子常用字,资料等等等等,都取不出来。

  好不容易过了两年的安生日子啊。

  前一阵我就感觉机器有些慢,想换个笔记本,然后转移阵地。

  去商店的时候,我在找戴尔的,因为十多年了,只有戴尔笔记本带给过我很舒适的体验,可老婆坚决不同意,说要支持国货。

  那大道理讲得是一套一套的,什么韩国人都不买外国车如何如何,身为中国人,当要如何如何。

  好吧,我说不过她,只好买了联想的笔记本。

  可现在呢?联想笔记本比我老笔记本死得都早,修了几次,还是不间断死机,我根本不敢用,码字码到一半,突然死机,之前的白干了,那种感觉能让人发疯,我品尝过多次了。

  真无奈,明天去修修,希望能把里面的资料拿出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