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四九章 圈套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见邓知国等人都不再说话了,叶信自然见好就收,情绪也显得有所回复。

  又聊了几件别的事情,在众人协商之下,都很快做出了选择,最后终于聊到了军国大事,北线和南线都很空虚,让众人坐立不安。

  “军中不可一日无帅。”叶信缓缓说道:“温老太爷,只能让您辛苦一趟到北边去转转了。”

  “既然太尉信得过我,不嫌我老,那我就走一趟。”温元仁慨然应诺,他虽然年老,但并没有糊涂,开始的时候,他还称呼叶信为‘小信’,随后马上意识到自己孟浪了,如果他在这种场合把叶信当成后辈,只会减弱叶信的威信。

  “太尉大人,温老的能力大家是有目共睹的,不过……大召国的萧魔指被誉为九国第一智将,而且又出了一个渔道,据我所知,他已经收编了庄不朽的虎头军,此人要比庄不朽年轻得多,富有朝气,性情张扬,如果这两个人合军进犯,我怕温老会吃大亏的。”韩三昧说道,调兵遣将本就是太尉本职,而且刚才叶信的情绪变得那么激动,所以韩三昧的措辞要比刚才柔软得多、婉转得多。

  “温老出仕以来,一直在九鼎城,并没有统兵作战的经验。”邓知国皱眉说道:“兵者,诡道也,我担心温老没有精力去和萧魔指周旋,一旦大召国再动刀兵,北线就危险了。”

  温元仁没说话,虽然韩三昧和邓知国都表现出不信任他的能力,但他也是明事理的人,知道自己和萧魔指相差甚远,之所以慨然应诺,只因为这是叶信让他去的。

  韩三昧要用自己的余生为铁书灯铺路,温元仁也一样,叶信谋反当天,他就说过愿做叶信的马前卒。

  “无妨。”叶信说道:“半年之内,北线当无战事。其实我让温老去北线。是担心魏卷的旧部惊惧失措,闹出不必要的麻烦,温老去了北线,只要能收拢魏卷的旧部。安抚军心,就是大功一件了。”

  韩三昧和邓知国等人对视了一眼,邓知国说道:“太尉大人,此言当真?”

  “千真万确。“叶信的口吻很笃定。

  “好,既然太尉大人如此放心。我等也没什么意见了。”沈忘机说道。

  “与北线相比,南线要危险得多。”叶信说道:“我想来想去,只能由邓大人去南线坐镇了,朝中确实没有更好的人选,不知邓大人怎么看?“

  邓知国一愣,随后紧张的思索起来,他本是太宫,是宫禁军的最高指挥者,但铁心圣对唯一一支完全听命于自己的武装力量极为看重,把宫禁军控制得风雨不透。邓知国一点实权都没有,不过南线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有叶随风、有秋戒察、有天狼军团的老将,就算他担任主将,想培植自己的势力也是难上加难的。

  再反过头来想,现在的宫禁军已接近全军覆没,太宫的位置显得很滑稽,留在九鼎城没有任何意义,去了南线,虽然处境也很艰难。但总会有机会,比现在素餐尸位的情况要强得多。

  至于铁人豪,现在是一点希望没有了,听到叶信谋反。他被吓得躲在自己的卧室里,根本不敢出头露面,生怕叶信记起旧怨,派人把他拿去一刀砍了。

  沉吟良久,邓知国点了点头:“好,我去南线。但我一个人不行,潘远山也是军中宿将,我恐怕不是他的对手。”

  邓知国这话没有夹杂任何个人情绪,只是就事论事,如果以后打了败仗,他今天已经预先提出了警告,怪不得他。

  “如果血山军团再次进犯,邓大人只需要坚守三天就好。”叶信说道,以他现在的能力,可以遥控大召国的军情,但对大羽国就无从下手了:“三天之内,我必然带着狼骑赶到。”

  “那我就放心了。”邓知国松了口气。

  * * * *

  这一次内阁议事进行得很圆满,虽然出现了争执,但很快达成了谅解,只不过,参加议事的太位大人们都没意识到一件事,叶信的节奏很快,快得就像他拥有国主的权威一样,譬如说公审冯启山,在两位太位大人都极为不满的情况下,通常会吵上很久,甚至是几天都无法解决,除非铁心圣动用自己的权威,强力推进,而叶信也同样做到了。

  接下来的日子,叶信更忙了,除掉铁心圣只是第一步,想完全控制国器,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其中最难的,是把他拥有的一切合法化。

  谁的拳头最硬,大家就要听谁的,这种逻辑通常只存在于蛮荒世界里,或者是秩序完全崩坏的地方,叶信知道,他绝不能一直打下去、杀下去,其实所谓的合法化,就是一种常态,让大家都公认的常态。

  更重要的是,天地九鼎是要通过汲取人气衍生出元石的,九鼎城的动乱越大,天地九鼎受到的影响自然也越大,这会直接影响到他明年的收益。

  夺取国器的根本目的,就是为了获得元石,如果九鼎城变成废墟,那他这段时间的所作所为就完全失去意义了。

  叶信真的很忙,甚至忙得没有时间稳固自己的进境,每天只睡两、三个小时,剩下的时间都被埋在如海一样的公文中。

  这一天,叶信在太尉府中一边翻阅着往年的文案,一边挥笔计算着什么,郝飞抱着一叠足有一米多高的文案走进来,放在叶信的案前,随后探头看叶信在想什么,他有些眼晕,因为叶信笔下都是一些他根本看不懂的鬼画符。

  “大人,你这是在写什么呢?”郝飞好奇的问道。

  “我在计算天地九鼎逐年的收成。”叶信头也不抬的说道。

  “大人还懂数术?”郝飞很吃惊,说起数术,叶信那世界里随便一个小学生过来,都能在这里成为国宝级的人才。

  “我当时和你们说过,我是出可为将、入可拜相的。”叶信笑道:“你们都不信,那我只好让你们看看我的厉害了。”

  就在这时,薛白骑从外面走了进来,他插话道:“我们谁敢不信?大家早就知道大人最厉害了。”

  “这可不是你薛白骑应该说得话,谢恩这样说么,我倒是习惯了。”叶信放下笔:“东西找到了?”

  “找到了。”薛白骑把一个锦袋放在案上。

  “老大,你这样编排我,不太好吧?”谢恩的声音传了过来,随后他跨入大厅,脸上满是郁闷。

  “你本来就是不学无术的小人。”叶信拿起锦袋,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慢慢翻阅着:“空有绝好的天资,却从不用功,只有到了最后关头才拼一次,如果你知道奋发,现在的进境不会比小鱼儿差。”

  “除了大人你和鬼先生,天罪营一直是小鱼儿第一,月虎第二,我排第三的,我怕超过他们,让他们羞愧难当,给他们留点面子。”谢恩大言不惭的说道:“还有啊,白骑的资质也不错,他现在还不如我呢,大人怎么不骂他?”

  “你给我滚蛋!”叶信笑骂道:“白骑是为了公事才耽搁了修行,我对他是心里有愧的,你天天都在忙什么?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和月虎的那点小勾当?!”

  听到叶信最后一句话,谢恩被唬了一跳,脸色有些不安,急忙转移话题:“白骑,你刚才遇到什么好事了?笑得眼睛都看不到,我喊了半天你也没回头。”

  “我哪有心情搭理你。”薛白骑笑眯眯的说道:“大人,今年母鼎的收成可是出奇的好啊,再有七、八天,就可以采摘元石了。”

  “你去见过墨衍了?差不多有多少?”叶信问道。

  “见过了。”薛白骑点头道:“应该有三万颗到四万颗之间,我们现在下不去,没办法仔细计算。”

  “和往年相比,确实多了一些。”叶信点点头:“只是……青元宗还没有来人么?有些奇怪。”

  “收成的日子过后,他们早晚会来的。”薛白骑说道。

  “那不一样。”叶信叹道:“来得越晚,事情会越棘手。”

  “大人,这是为什么?”薛白骑不解的问道。

  “几句话说不清楚。”叶信摇了摇头,随后又叹了口气,看向谢恩:“没事别到处乱跑,如果我所料不差,肯定会有人去刺杀冯启山的,如果冯启山出了差错,我唯你是问!”

  “符伤和子车灰去了天牢,我也就抽空出来转一转,再说月虎也在呢。”谢恩急忙说道。

  “明天就是公审了,今夜肯定要出事。”薛白骑说道。

  “恩。”叶信沉思片刻:“白骑,你今天先去替换墨衍,然后让墨衍去帮月虎,月黑风高……我们想掌控主动,还需要墨衍的妖眼。”

  “可母鼎那边……”薛白骑一愣。

  “我会到场的。”叶信淡淡说道:“这一战下来,会决定我给宗别离打多少分,如果我没猜错,现在宗别离应该在韩府,韩三昧会和他商量的,一定要阻拦公审,如果他只是想刺杀冯启山,在我眼里他是不及格的,如果派人去劫天牢,吸引我们的注意,同时又潜入王宫……恩,倒算得上是我的劲敌。”(~^~)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