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五零章 失算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当人与人发生矛盾冲突时,通常情况下,大多数人都会认为自己才是最聪明的那个,当事实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待到尘埃落定,有的会赢、有的会输,赢的自信心再次暴涨,输的则会把责任推给天意、或推给别人。

  今夜很平静,但在九鼎城中酝酿、生长的两股力量,注定要发生第一次碰撞。

  叶信已把自己应该做的都做完了,剩下就是面对考核。

  薛白骑带着杨宣统、林童、周素影等人守在高高的母鼎上,还有不少义盟的武士,狼骑最大的缺陷是缺乏中层骨干,而且叶信不想动用老营的人手,只有不到二十个人,还要分成两处,有些捉襟见肘。

  叶信盘坐在平台正中,前方就是母鼎,这里的元力竟然要比龙腾讲武学院的寒武殿还要浓郁,毕竟在母鼎中生长着数以万计的元石,自然逸散出的元力让人振奋。

  这里才是九鼎城最佳的修行之地,没有之一,可惜,母鼎是国运所在,铁心圣不相信任何世家,生怕他们联合起来窃取只属于他的资源,负责看守这里的武士是非常特殊的存在,他们的编制在宫禁军,但极少和其他宫禁军接触,而且各个都是被阉过的,没有家人,没有亲眷,吃住在王宫内,从不与外人接触。

  或许铁心圣认为,有了家人,就会产生不该有的**,有了**,就会打母鼎的主意。

  如果说他们是一群狗,那也是被阉割、被锁在笼子里的狗,终其一生,也无法接触到外面的世界。

  得知这些特殊武士的真相之后,叶信算是放下了最后的心结,原来铁心圣最信任的是这种人,甚至可以说,铁心圣希望全天下的人都变成一株株植物,不要乱动、不要乱想。承受着阳光雨水,每年奉献出自己的果实,那么世界才会变得天下大同。

  突然,远方有火光出现。天牢的方位距离王城并不远,母鼎又是高高耸立,可以远眺,薛白骑立即发现了火光,转身对叶信说道:“大人。果然有人在劫狱!”

  “韩三昧是真情奉献啊,他想扫除铁书灯的所有阻碍。”叶信发出叹息声,其实公审冯启山,并不能对铁书灯构成什么威胁,这么努力想掩埋真相,是要把这件事变成一条锁链,锁在叶信的脖子上,一旦叶信以后有可能变成威胁,铁书灯可以轻而易举的把叶信扔到大卫国的对立面上,并且他是为父报仇、诛杀逆臣。能得到所有人的拥护。

  韩三昧以为叶信年轻,不可能有太深的城府,但不知道叶信曾经生活在一个资讯大爆炸的时代,很多事情用不着亲身经历,就可以做到充足的了解。

  多了不用,一本《韩非子》、一本《史记》、一本《资治通鉴》,就可以让人看到几千年的变迁,看到尔虞我诈的人性。

  叶信早就把韩三昧看得清清楚楚了,而韩三昧却依然认为自己才是最聪明的那个人。

  “大人,我们要不要过去支援?”杨宣统问道。

  “不用。我虽然说这一战会决定给宗别离什么样的分数,但其实我知道,他肯定要来的。”叶信摇头道:“如果他不来,那就不是宗别离了。至于天牢那边,月虎应该可以控制局面,如果乱子闹大了,太令自然也要出面的。”

  这几年来,叶信用事实证明,他是算无遗策的。天罪营的精锐对叶信有百分百的信心,见叶信如此笃定,他们都不说话了,安静等待着即将爆发的战斗。

  不过这一天命运似乎要和叶信开个玩笑,等了一个多小时,也没有任何动静,从这里能看到天牢附近的街道上人来人往,火把连成长龙,太令府的巡捕果然赶过来支援了,用不了多久,骚乱便会平息。

  叶信的脸色变了,宗别离的势力早应该出现才对,如果这里平安无事,和宗别离以前所表现出的逻辑不相符。

  莫非……他漏过了什么?!

  叶信的大脑紧张的运转着,突然,一点灵光出现,他猛地站起身,沉声问道:“内府那边有多少人?”

  “大人,你不是不让我们进内府么?”薛白骑一愣:“所以我在那边只留了三十几个弟兄,大人……难道你认为宗别离的目标是内府?”

  “你认为不可能?”叶信反问道。

  内府就是铁心圣的国库,叶信敢打母鼎的主意,但不能动内府,这是原则问题,内府的资源应该由大卫国的王储来继承,如果他进了内府,就等于把铁书灯彻底逼成了仇寇。

  “他们就是到了内府,也是进不去的。”薛白骑说道:“内府的大门由十数万斤的精钢所制,听说库墙也足有十余米厚,想破坏内府的大门和库墙,至少需要三、五天,他们敢这么干,我们早就能听到动静了。”

  “如果他们有钥匙呢?”叶信问道。

  “钥匙有两把,一把在鬼先生手中,另一把我们也不知道在哪里。”薛白骑说道:“连我们都没有进去,宗别离凭什么?而且,如果宗别离真的打内府的主意,鬼先生那里会有消息传出来的。”

  “或许,我们都低估了宗别离,或许,老十三被盯得太紧,没办法把消息传出来。”叶信面沉似水:“还或许……老十三知道我的底线,他认为我太过迂腐,抱着妇人之仁,所以他要把我逼上那一步,这个小兔 崽子……”

  薛白骑噤若寒蝉,叶信可以骂鬼先生,他可是不敢附和的,鬼先生是个睚眦必报的人,虽然不会害他,但肯定会给他一点苦头吃。

  “我去内府转一转。”叶信拎起了杀神刀。

  “大人,我陪你走一趟吧。”薛白骑说道。

  “不用,你看守母鼎,我一人足矣。”叶信说道。

  叶信沿着台阶向下奔去,无界天狼的能力在这个时候变现得淋漓尽致,如果换成战马,沿着陡峭的台阶向下奔驰,早就收不住势头一路滚下去,最后摔成烂泥,而无界天狼是游刃有余的,几个纵跳便掠下台阶,向着内府的方向疾驰而去。

  兵变之后的王宫出奇的安静,宫女和內监们连白天都不敢出门,跟别提晚上了,很快,无界天狼接近了内府,叶信突然嗅到了浓浓的血腥气,他知道自己的判断没有错,宗别离的目标果然是内府!

  叶信在无界天狼的脖颈间轻轻摸了摸,无界天狼放慢了速度,悄无声息的向前潜去。

  看到内府的大门,叶信翻身跳下去,在紧闭的大门左右看了看,随后轻轻跃上院墙,随后吃了一惊。

  内府中居然停着几十辆马车,他无法想象,这些马车是怎么混进来的?

  因为不想引人注意,没有烛火,一条条人影在黑暗中快速穿插着,把自己肩膀上的东西放在马车上,随后又跑向宫库。

  薛白骑所说的由十数万斤精钢支撑的库门,已经开启了,里面倒是能隐隐看到火光,来玩穿梭的人影们几乎没有脚步声,连呼吸声都很微弱,看得出来,他们都是训练有素的精锐。

  叶信心中有些后怕,幸好他在最后关头察觉到不对,认为宗别离的表现不符合以往的逻辑,如果让宗别离把宫库搬空,他的麻烦就大了。

  铁书灯会勃然大怒,韩三昧会发疯,沈忘机、王芳、邓知国都会对他不齿,唯一一个能支持他的,就剩温元仁了。

  如果真是他做的,倒没什么,收获一些往往也意味着失去一些,但就这样被宗别离栽赃,对他是一种很大的打击。

  然后铁书灯公开讨伐他,韩三昧等人宣布与他势不两立,而宗别离却在黑暗中偷笑,岂有是理!

  叶信心中杀气沸腾,缓缓向车队走去,一个车夫半个身体探入车厢内,摆放着装上车的东西,他很忙,完全没注意到叶信。

  “装得差不多了吧?”叶信悠悠说道。

  “别说话!你他吗想死么?!”那车夫大惊,立即缩回头,旋即看到叶信,他眼睛瞪了起来:“你……”

  叶信的刀光比他的声音更快,瞬间便抹过他的脖颈,让他尸首两分。

  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不知道宗别离的人搬走了多少东西,内府院中这几十辆马车只是他看到的,肯定还有马车潜逃出宫了,但没关系,只要留下了痕迹,他就可以一追到底。

  叶信的刀光接连亮起,一个又一个穿梭的人影被他砍翻在地,有人察觉到不妙,发出惊慌的吼声:“敌袭!有敌袭……”

  下一刻,那些人影纷纷拔出武器,向叶信这个方向围来,而院中的马车突然开始启动,也不管车上有没有装满东西,绕过宫库,驶入黑暗中,他们的撤退极有秩序,代表着主使者早已经定下了缜密的计划,不管发生什么意外,都有应对之策。

  叶信暂时没精力去管那些逃跑的马车,挥舞着杀神刀,一力向库门的方向冲杀。(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