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五三章 最大的破绽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韩三昧弯腰摘下那黑衣人的面巾,又拿起两柄薄如蝉翼的小刀看了片刻,摇头道:“不知道,怎么?太尉大人,这个人很厉害?”

  “至少不会比申屠痴差。”叶信说道:“还请几位大人跟我走一趟,到那边转一转。”

  叶信带着韩三昧等人走到了内府另一侧,顺着洞口走了进去,现在地洞中点燃了一排火把,能清楚的看到周围的环境。

  王芳俯身从地上抓起一捧土,放在掌心中碾了碾:“这应该是新土,腥味很大,还有潮气。”

  “这条地洞什么时候挖出来的?”沈忘机沉声问道。

  “最多不超过两个月。”王芳说道,他在太令的位置上做了几十年,涉猎极广,做出了很自信的判断。

  “两个月……”邓知国喃喃的说道,每个人的心中都不轻松,对各个世家而言,大卫国其实是他们的领地,只不过大家公推铁心圣为主罢了,竟然有这样一股神秘力量渗透入大卫国,并且在打内府的主意,让他们都感受到了切身的威胁。

  走出洞口,外面就是修罗场了,遍地的尸体与血污,旁侧的厢房中还传出了惨厉的呼叫声,那是郝飞等人在拷问俘虏。

  韩三昧四下扫视了一圈,脸色陡变。

  “看来太宰大人也知道这里是谁的院子了?”叶信说道。

  “魏卷……”韩三昧咬牙切齿的说道:“难道此事与魏卷有关?!”

  “如果太令大人没有看错,那条地洞尚不超过两个月,那魏卷就脱不开关系了。”叶信淡淡说道:“不经过魏卷的同意,谁敢在魏家大兴土木?而且这可不是一桩小工程,挖出来的那些土藏到哪里去了?我看得出来,那条地洞曾经渗过水,他们是用什么办法处理的?我猜……魏卷不止和他们有关,甚至根本就是他们的人。”

  “好一个魏卷!”韩三昧苍白的胡须不停抖动着。

  其实叶信心里比韩三昧更沉重,如果魏卷也是名将的人,那么他以前的判断虽然被事实验证了。但距离真相还有相当一段距离。

  自从听到魏卷全军攻入大召国之后,叶信预料魏卷肯定会中计,是因为萧魔指没那么容易被打败,而实际上。他们都是名将的人!

  叶信那个时候不知道名将的存在,名将也不知道叶信的阴谋,但双方都在向着同一个目标努力,那就是彻底摧毁属于铁心圣的力量,窃取国器。

  其实铁心圣有翻本的机会。请大羽国的血山军团还助战,这是铁心圣单方面与大羽国商榷的结果,魏卷并不知情,等到大召国大举入侵,铁心圣御驾亲征,加上血山军团的战力,胜算还在铁心圣那一边。

  只可惜,叶信在悄悄的挖铁心圣的墙角,除了叶信以外,大卫国、大羽国上上下下都被蒙在了鼓里。他们只以为是形势使然,由小矛盾衍生出大矛盾,最后关系彻底破裂。

  严格的说,叶信与宗别离可算是宿命中的对手了,他们有相同的目标,窃取大卫国的国器,也有相同的恐惧,高高在上的青云宗。

  所以叶信在胜券在握的情况下,也不敢冒然发动,他需要铁心圣自己把刀递过来。需要一个可以理直气壮喊出来的借口。

  宗别离也如是,以名将的实力,完全可以颠覆任何一个公国,可他不敢暴露自己的底牌。甚至不敢在大陈国动手。

  宗别离熟悉大陈国,那么大陈国自然也熟悉他,他的一举一动很难瞒过沧海门的调查,所以宗别离才来到了大卫国。

  虽然宗别离并不明白‘逻辑’两个字的含义,但他的努力,就是在构建一连串合情合理的逻辑。尽可能做到无可挑剔,免得引起青云宗的警觉。

  铁心圣御驾亲征,死在战场上,不管是铁书灯上位还是铁人豪上位,他都有机会借助魏卷的影响力,大肆扩张,成为九鼎城的无冕之王。

  最后改变计划,或许是因为突然之间感受到大卫国内部还隐藏着一股不怀好意的力量,在针对铁心圣,那就是叶信了,宗别离不愿为他人做嫁衣,决定再等一等。

  叶家那时候的处境很危险,叶信不能让魏卷持续获得胜利,如果天狼军团的老将们失去了存在的意义,以他的纨绔做派,铁心圣怎么会饶得了他?所以,叶信不停的向庄不朽、向萧魔指泄露大卫国的军机,天罪营的精锐中有几个人早在两年前就混入魏卷的军中,那时候魏卷正在招募新军,他们实力出众、作战勇敢,很快就赢得了魏卷的青睐,此刻依然留在那边。

  正因为有人在持续不断的泄露军机,让宗别离察觉到了蛛丝马迹,最后决定终止计划,反正大卫国的实力已经受到了大幅损耗,如果不把隐藏的人找出来,他寝食难安。

  不过,叶信的人都埋藏得很深,宗别离查无头绪,至少现在的叶信可以确定,在他举起反旗之前,宗别离从来没有重视过他。

  也因此,叶信发现有一个人倒是可以信赖的,那就是萧魔指!萧魔指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也有理由猜到是谁故意向大召国泄密,如果他把这个秘密转告给宗别离,宗别离早就找上门了。

  只是,叶信已想了很久,始终想不出具体原因。萧魔指虽然也是名将中的一员,但他明显不是和宗别离一条心的,否则,他前几天发出的密信,不会这么快得到反馈。

  如果宗别离在这里,并且知道叶信仅仅是通过第一次接触战,就总结出这么多消息,一定会惊骇的,但很可惜,他太自信了,哪怕是惨败也无法让他动摇。

  “这是大卫国的多事之秋啊……”王芳喃喃的说道:“太尉大人,这样下去可不行!”

  “我知道。”叶信点了点头:“九鼎城需要一支强大的军队。”

  韩三昧几个人相互对视着,这本是太宰的事情,但韩三昧担心叶信把手伸到城防军中来,所以极力拖延时间,但今天的事情告诉他,再拖不起了!

  “太尉大人的意思是……”韩三昧喃喃说道,他还是有些不甘心。

  “我没什么意思,城防军本就应由太宰府统辖。”叶信说道:“刚才只是提醒太宰大人,这些人今天会攻击内府,明天说不定就会攻击天地九鼎,我留在身边的狼骑只有十几个人,应付不来的。”

  叶信已经把自己的姿态放到最低了,表明他绝不会干涉城防军,他一直是这样,向最好的目标努力,抱着最坏的打算,然后等待着那些选择者做出选择。

  * * * *

  回到太尉府,叶信坐在自己的靠椅上,看着文案出神。

  “大人,你好像有些忧心忡忡啊。”月虎在一边说道。

  “宗别离远比我想象的更厉害。”叶信轻叹一声:“我担心他发现我们最大的破绽。”

  “破绽?我觉得兄弟们干得都不错啊。”月虎奇道:“大人所说的破绽是什么?”

  “年限。”叶信说道。

  “大人,你说得明白点吧。”薛白骑苦笑到:“我们都很笨的,大人又不是不知道的。”

  “你和郝飞是在两年前进入叶家的,谢恩是在两年前成为龙腾讲武学院的教习的,月虎是在两年前成为刽子手的,老十三是在两年前进宫的,墨衍是两年前组建义盟的,渔道是在两年前加入虎头军的。”叶信缓缓说道:“我这么说,你们该明白了吧?年限,就是我们最大的破绽!你们已经走上了明处,不用怕,但老十三和渔道可能会遇上危险。”

  其实叶信一直有这方面的担忧,所有的布局,都在两年前完成,之后就坐等他们自己慢慢成长,看叶信身边的年轻人,他们的属性列表中有一项出现了多重重叠,两年前!

  有的时候叶信甚至会恐惧,如果有人具备和他相同的习惯,在进行紧张的思索时要用笔去反复不停的写,并在脑海中一次次勾勒其独特的属性,不难发现这个破绽!

  太鲜明了!叶信不是没想过去改变,但无法更改,两年前,他们的出身来历无人可以证明,如果布下相关的逻辑,他会耗费天文数字一般的精力和时间,根本无法承受。

  不过,两年的时间转眼过去,天罪营的精锐们都活得很不错,没有谁怀疑他们,让叶信慢慢认为自己有些多虑了,他的秉性如此谨慎,是阅历累积沉淀的结果,大卫国的上位者们,没必要活得像他那么累。

  可这一次遇上了宗别离,加上宗别离竟然能打开宫库,显然是拥有了宫库的钥匙,这让他不由自主为老十三担心起来,而现在又偏偏无法和老十三主动联系。

  “他们……不可能想得到吧?”薛白骑变了脸色。

  “但愿吧。”叶信摇了摇头:“希望那宗别离认为自己太成功了,也拥有相应的骄傲,那样他会大意一些。”

  “大人,要不我再去找找鬼先生?”郝飞说道。

  “千万不要。”叶信说道:“就算遇到危险,我相信他也有应对之策,如果你被人发现,反而对老十三更为不利。”(未完待续。)

  PS: 最后一天了,求月票、求订阅、求推荐,手里的票就别捏着了,南墙拜求!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