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五四章 上师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冯启山的公审终于如期开始了,对九鼎城而言,这是一件非常新鲜的事情,寻常百姓对权力有着很深的敬畏,把刑堂上的流程完整的展现在数万人面前,满足了他们某方面的一些感受,他们可以把自己当成是参与者,目睹整个过程。

  叶信亲自坐镇,但不是公开的,毕竟冯启山揭露的内幕与他有关,如果堂堂正正的坐在上面,给人的感觉会很怪异,或许有人会怀疑公审的真实度,所以,他的责任是用自己的拳头保证不会产生骚乱,别的事情,也用不着他去关心。

  至于生活在九鼎城的上百万人会不会相信冯启山的话,叶信知道自己没办法左右,那么,就先在人们的心中种下一颗种子吧,以后的生长,随其自然。

  到今天为止,叶信依然希望事情向好的方面发展,但是,从一些地方反馈回的信息,让他有些伤感,也有些烦躁,当薛白骑把鬼先生传出来的一封密信放在叶信案头,叶信仔细看过一遍之后,他双瞳中闪现出一缕灰色。

  不过,叶信很快恢复了平静,把鬼先生的信毁掉,随后又把视线转到堆积如山的文案上。

  一直到傍晚,叶信始终在忙碌着,他不走,太尉府的官员们也不敢擅自离开,只得守在太尉府中。

  突然,门外传来嘈杂声,叶信皱了皱眉,刚想喊人,却看到厅门被人撞开了,是被薛白骑的后背撞开的,他踉跄着后退了五、六步,才算站稳身形,紧接着,三条身影昂然走了进来。

  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二十六、七岁的年轻人,眉目清朗,不过双瞳中却隐藏着怒火,拳头紧握,明显是上门来算账的。

  走在中间的是一个三十出头的壮年人。留着短髯,有一种神采飞扬、卓尔不群的气质,双眼开合如电,走在最后的也是一个壮年人。但从他的步姿和神色上看,应该是前面那壮年人的副手。

  叶信的洞察力是惊人的,只扫了一眼,便判断出了那三个人的地位,甚至猜到了他们的来历。

  “白骑。给三位上师看座。”叶信微笑着说道:“还请三位上师稍微等一下,我这边还有一点事情,马上就好。”

  薛白骑愣了愣,马上意识到这三个陌生人都是惹不起的角色,乖乖退到一边。

  “你就是叶信?呵呵呵……好大狗胆!”走在前面的年轻人狞笑道:“知不知道我们是什么人?让我们等你?!”

  “自然是知道的。“叶信神色不变:”我这里的事情正好与三位上师的来意有关,如果不处理完,我也没办法给三位上师一个交代。“

  “你能给我们什么交代?”那年轻人喝道。

  “算了,我们远来是客,既然叶太尉早已想到了这点,我们不妨等一等。也不耽搁什么。”那为首的壮年人缓缓说道。

  那年轻人立即哑火了,显然对为首的壮年人深怀忌惮,接着三个人在薛白骑的引领下坐在一边,叶信专心致志做着最后的统计,下笔如飞。

  那为首的壮年人露出玩味的笑意,看着不停写着什么的叶信,视线又在大厅中转了一圈,落在堆积如山的文案上,随后笑道:“叶太尉倒是很勤奋。”

  “不敢轻忽啊,有句话说得好。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我这里随便写些什么,不知道会影响到多少人的生计。”叶信说道。

  那年轻人又露出愤怒之色。刚刚站起来,那为首的壮年人皱眉摆了摆手。

  “按照往年的惯例,三位上师应该是在月后才到的,现在提前了半个月,是不是听到了一些风声,担心今天的贡石会出现纰漏?”叶信说道。

  “不错。”那为首的壮年人点头道。

  “其实三位上师多虑了。”叶信说道:“所谓新人要有新气象。自从我坐上太尉这个位置之后,一直在想着怎么样才能营造出属于自己的新气象,现在已经想得差不多了,往年的年关,九鼎城会拿出五万颗元石,从今年开始,我们拿出六万颗。”

  “什么?”那为首的壮年人愣住了。

  叶信很清楚,现在的谈判对自己是很不利的,他唯一的选择是把最大的牌一下子打出去,形成一种冲击力,让对方不得不重视,之后再慢慢解释,不如此,他未必会有解释的时间。

  能保持冷静,是基于对人性的一种判断,在那个世界,曾经有个担任银行客服经理的朋友对他说过一些很有意思的现象,账面上有几十万的人,通常都可以理性沟通,把所有投诉的客户归纳起来,找出投诉次数最多的前十名,会发现他们的账面的存款大都不会超过一万元。

  当然,原因是多种多样的,因为没有,所以紧张,因为压力大,所以脾气暴躁易怒,等等,这里说得只是可以用大数据来归纳的一种现象。

  力量也是一种资产,拥有强大的力量,在事实中得到一次次验证,自信已成为常态,这样的人遇到事端,通常不会在第一时间便露出自己的利齿和锐爪,凶兽发出咆哮,通常是为了吓唬对手,如果对面是猎物,隐藏自己的行迹都来不及,又怎么会去恐吓?

  他还不配做青元宗的对手,青元宗的修士,怎么也会比凶兽高明一些的。

  性格偏激,动不动就握紧拳头,要与人厮斗,基本都是喽啰。

  叶信相信,以青元宗的地位,不可能上来便喊打喊杀,总会给他开口说话的时间,但这段时间不会很长,他必须一开始就抓住重点,然后让事情的发展进入自己的节奏。

  “我看到上宗的金批,金批上是四万五千颗元石。”叶信笑道:“当然,金批的数量是没必要改动的,按例就好。”

  那两个壮年人相互交换了一下眼色,金批是指青元宗打给大卫国的收条,至于金批的数量和九鼎城实际拿出的不相符,当然是有人要中饱私囊。

  这种事情很难杜绝,连宗门也一样。

  “如果我们的消息没错的话……大羽国的血山军团曾经进犯过九鼎城,抢劫了大批元石啊……”那为首的壮年人缓缓说道。

  “是的,我们的损失很惨重。”叶信点了点头:“不过,内府还有些储备,加上我刚刚抄没了魏卷和官翰雨的家产,都可以换成元石,呵呵……我刚刚坐上这个位置,有时候还不够缜密,魏卷和官翰雨已经死了五、六天了,我昨天才想到抄没他们的家产。”

  “哦……”那为首的壮年人神色转冷:“也就是说,只有今年的贡石会涨到六万?”

  “不,今年是最难的,我只能拿出六万。”叶信说道:“以后会逐年增多。”

  “叶信,你以为元石是什么?你说能交多少就能交多少?!”那年轻人喝道。

  “闭嘴!”那为首的壮年人不悦的喝道,他丝毫没有给那年轻人面子,随后看向叶信:“叶太尉,此事可不能乱开玩笑,如果我上报给各位长老,而你却做不到,那我就颜面无存了。”

  事实上,他不可能上报给青元宗的长老,每年贪墨的五千颗元石,都由他们小辈们自己分了,如果叶信每年能多交一万颗元石,那他所能分到的资源,甚至超过了宗内的长老,对他来说,再没有任何事情能与此相比,所以他一定要问个明明白白。

  这是面对陌生的叶信,换成宗内相好的师兄弟,恐怕他早就放声欢呼了!

  “我有三点保证,上师听完,就不会再疑心了。”叶信露出微笑:“明年我们会轻松得多,是因为明年我会对大羽国用兵,抢了我多少,就要给我吐出来多少。”

  “用兵不是长久计。”那为首的壮年人微微摇头:“还有别的吗?”

  “第二,大卫国本用不着养活那么多士兵。”叶信说道:“在我看来,有两支精兵足矣,下个月开始,我会大幅裁减兵员,免去不必要的耗费。”

  “杯水车薪。”那为首的壮年人显得很失望:“只凭这两点,你能挤出多少来?叶太尉,你莫不是在故意寻我的笑话?”

  “第三点是最重要的。”叶信说道:“上师可还记得,当初与上宗定下这规矩时,九鼎城有多少人?”

  “那是几百年之前了……我也不太清楚。”那为首的壮年人说道:“不过听说那时候九鼎城也是九国第一大城,人口应该在五、六十万吧。”

  “现在九鼎城的人口已经超过了百万。”叶信说道。

  那为首的壮年人呆了呆,双眼蓦然亮了起来:“叶太尉的意思是说……”

  “天地九鼎的收成每年都在增多。”叶信说道:“我这些天来一直在计算统计,虽然这世间的元气有限,不过人气的增加也影响到了天地九鼎的收成,每十年增加差不多在百分之一左右,虽然听起来很少,但几百年累积下来是非常惊人的。”(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