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五六章 英雄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这……这就是你谋反作乱的借口?”铁冠天吼道,只是他的底气明显不足:“父王对你叶家恩重如山,这本就是你们叶家的本分!”

  “恩重如山?本分?好一个铁冠天,真是无 耻之极!我父帅现在在哪里?恩重如山又在何处?”叶信冷笑道:“好,就算这是我的本分,我总归是把我应该做的都做完了吧?我已经尽到臣子的责任了吧?可他铁心圣呢?难道他就没有本分?他就可以为所欲为?!”

  “我怕引起别人的猜忌,不敢暴露自己的实力,安安心心做自己的纨绔公子!”叶信的情绪又开始激动了:“九鼎城的人,都说我叶信是个废物,背地里辱骂我、讥讽我,只有温大人顾及旧情,不但不反感我的无能,反而要把自己的掌上明珠嫁入叶家,温容对我更是倾尽一片心,甚至把她几年来的积蓄全部交给了我,呵呵……她与我有多少情,我不好说,毕竟我们相处的时间很短,但这份恩,我叶信铭记五内,永生难忘!”

  “可铁心圣做了什么?”叶信发出震耳发聩的吼声:“他为了在我叶信的脖子上套上枷锁,为了让我叶信乖乖做一条狗,竟然用栽赃陷害的办法,诬陷温大人里通外国,甚至把温家三口押上了刑场!铁冠天,你让我叶信怎么做?摇摇尾巴,当什么都不知道,任由对我有恩有义的温家被斩首示众?告诉你,我叶信做不到!”

  “君视臣为草芥,臣视君为仇寇!”叶信再次发出吼声:“铁心圣以为他可以随心所欲的诛杀我的至亲,他可以肆无忌惮的毁掉我最钟爱的珍宝,然后我还会向他摇尾乞怜,那他就错了!既然已忍无可忍,反了又如何?!”

  铁冠天已是面如土色,他怎么都想不通,叶信谋反作乱,道理、大义本应在铁家这一边。怎么说着说着就乱了?就连他内心深处也不由自主萌生出愧疚之意,父王对叶家、叶信确实过分了,但,他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这种结果!

  “反了又如何?叶信。既然你这么说,也代表你承认弑主之罪了?!”铁冠天厉声说道。

  “铁冠天,不要乱说话!”叶信的情绪已开始平复,不过他的胸膛还在剧烈起伏着,昭显出他刚才是多么的激动:“我本是想把铁心圣抓起来。把他送入青元宗养好,大卫国不需要这样一位荒诞的主上,他却自己横剑自刎,这件事,韩三昧可以作证,韩家几百个家将可以作证,宫禁军几位幸存下来的统领也可以作证。”

  “如果不是你步步紧逼,父王又怎么会自尽?!”铁冠天叫道。

  “笑话,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我有什么办法?”叶信冷冷的说道:”我率领狼骑返回九鼎城。只是要把温家救出来,然后去了王宫,仅仅是为了找铁心圣问一个为什么,为什么这般折辱我叶信?!是他自己羞愧难当,怪我了?!“

  铁冠天突然发现自己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事情怎么会搞成这样?叶信连弑主之罪也不认,只说铁心圣是自刎,他还怎么辩?!

  其实,单凭个人去与王权对抗,是绝无可能的。王权是规则的制定者,是规则的执行者,又是规则的受益者,回旋的空间太大。和王权讲道理,王权就会耍流氓,和王权耍流氓,王权就开始讲律法,和王权讲律法,王权又开始讲道理。怎么玩都玩不过,所以,想拆你房子就拆你房子,想没收财产就没收财产,想增加税赋就增加税赋,子民永远是鱼肉,区别只在于痛的程度有轻重之分而已。

  除非一种情况出现,才能让王权暴露出本来的虚弱面目,就是更强大的、并且能谨守公正的力量出现。

  话句话说,王权既是裁判,又要下场踢球,所以他们稳赢没输,如果让更强大的力量担任裁判,王权的本质就暴露无遗了。

  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铁冠天是王权的代表着,叶信属于抗争的一方,如果铁冠天兼任裁判,早就令人把叶信拿下了,根本不会给叶信自我辩驳的机会。

  此刻,青元宗的两位上师是裁判,铁冠天只能和叶信分立两边,进行公平的辩驳,他的才智又与叶信相差甚远,能辩得过叶信才是真见鬼了。

  那为首的壮年人见铁冠天和叶信都不说话了,他笑了笑,突然开口说道:“既然两位都说完了,那我来讲几句公道话吧。”

  铁冠天的视线转到那为首的壮年人身上,叶信略微躬了躬身。

  “我们早晨就到了,突然听说九鼎城多出了一位叶太尉,我们自然要做一些了解。”那为首的壮年人缓缓说道:“今天的公审,我们也看到了,冲冠一怒为红颜……呵呵呵,叶太尉倒是留下了一段英雄与美人的佳话啊,如果究其主因,确实是铁心圣太过分了、太苛责臣子了,身为主上,岂能把臣子当成玩物?他应了这一劫,也是他自己的报应。”

  “二师兄!”铁冠天大惊失色。

  “听我说完!”那为首的壮年人神色转厉,冷冷的看了铁冠天一眼,铁冠天噤若寒蝉,急忙低下了头,接着那为首的壮年人又看向叶信:“不过,叶信,你率领狼骑攻打王城,屠戮宫禁军,有逼宫之嫌,我这么说,你可服气?”

  叶信想了想,低头道:“服气,我确实是太冲动了,可……也怪不得我……”

  “你服气就好。”那为首的壮年人说道:“毕竟是你坏了规矩,如果人人都学你,天下岂不是乱成一团了?本宗必须要对你做出惩戒,以儆效尤!你说……明年会对大羽国用兵,可有把握?”

  “有。”叶信斩钉截铁的说道。

  “那我多给你一年时间,后年,你要额外上交一万颗贡石!”那为首的壮年人说道:“这样我回去之后,对宗主、对各位长老都有了交代,你乱了规矩,虽然情有可原,但罪不可恕,我这么决定……你还服气么?”

  “服气。”叶信说道。

  “二师兄,我不服!”铁冠天怒吼道:“就这样便宜他了?!”

  那为首的壮年人勃然大怒,但这是铁冠天的家事,如果铁冠天一口咬死不服气,他确实难以处理。

  “铁冠天,我真不明白,你为什么处处针对我叶信?!”叶信长吸了一口气:“你也不是不知道铁人豪的能力,没有了我叶信,他凭什么制衡各个世家?!坦白说,几年之后,不要说他这个国主会不会被架空,就连每年的贡石,都极有可能出现问题!”

  “叶信,你犯了失心疯不成?国主是铁书灯,关人豪什么事?!”铁冠天叫道。

  叶信嘿然,那为首的壮年人倒是听出了画外音,他试探着说道:“叶太尉,你是说……要拥立铁人豪为国主?”

  “是。”叶信点头说道。

  铁冠天彻彻底底的呆住了,叶信和铁书灯的关系一直如兄弟一般,要拥立铁人豪?搞什么?他是疯了不成?

  “现在的国主……是铁书灯啊……”那为首的壮年人以手扶额,他当然明白叶信的意思,所以感到头疼,突然之间也感觉自己能理解铁心圣了,能干的人大多是刺头、惹祸精,真的难以控制,所以铁心圣当初才会出此下策吧?!

  “我别无选择。”叶信说道。

  “叶信,你到底是什么意思?”铁冠天叫道。

  “铁冠天,刚才我们吵也吵过了,骂也骂过了,现在总该可以平心静气的聊几句了吧?”叶信沉声说道:“你告诉我,铁书灯是什么样的人?”

  “他……”铁冠天顿了顿。

  “他是个光明磊落的真汉子,和铁心圣不同,铁心圣是枭雄,而铁书灯想做英雄。”叶信说道:“我这么说,你不反对吧?”

  “想做英雄么……铁书灯确实是这样。”铁冠天点头说道。

  “英雄是要俯仰无愧于天地的,英雄亦不会选择妥协。”叶信的神色变得非常复杂,双瞳中多出了一抹灰色,他不是演戏,是真的无奈:“铁冠天,如果你成为国主,一定要选择杀了我吧?那么,一心要做英雄的铁书灯,杀我之心只会比你更强烈,更无法控制!听闻铁心圣自刎的消息后,铁书灯马上晕厥不省人事,到现在也是卧床不起,我能理解,他心中是多么的痛苦。“

  “与之相比,能否制衡各个世家,能否在来年挡得住大召国和大羽国的攻势,对他而言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怎么化解自己的心结,只有了却心结,他才能从痛苦中走出来,才能继续做自己的英雄。”叶信苦笑道:“他这颗做英雄的心有多么强烈,对我下手的速度就会有多快,以我对他的了解,最多还有五天,他就会动手杀我了。”

  铁冠天呆若木鸡,那为首的壮年人脸色也变得凝重了,青元宗的年轻弟子中,属他的心智最为超群,明白此事绝对无法避免了。(未完待续。)

  PS: 资料终于找回来了,虽然折腾得欲仙欲死,但可以松口气了,多谢大家的关心,阿门……

  另,拜求月票、求订阅、求推荐!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