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五八章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能与赵师兄合作,我也是很有信心的。…。…”叶信说道。

  “我会照顾好温容,但没办法防住铁冠天,如果他一心要利用温容来打击你,我只能忍让,因为他手中攥着我的把柄,不是我们的把柄。”赵小宝缓缓说道:“早晚有一天,他会坏了我们的好事刚才我想了很久,他对你的恨意太深,应该是没办法改变他了,既如此不如当断则断”

  “没错,他不死,我不止担心温容,还要担心铁人豪。”叶信说道:“只有他死了,铁人豪才会变成乖孩子。”

  “是极、是极铁人豪不听话,你会有麻烦,而你的麻烦很可能变成我的麻烦。”赵小宝笑道:“不过,这一次我们先要回宗门一趟,毕竟是铁家的家事,宗主有可能问到他,我只能先留着他的命,等过些天,我会带着他出来接贡石,然后顺便解决了他,叶太尉,他交给你,你无须为他担心。”

  “让赵师兄费心了。”叶信说道。

  “这是我应该做的。”赵小宝顿了顿:“明年你要对大羽国用兵真的有信心么”

  “有。”叶信说道:“我只是担心落霞山”

  “莫非你还要占住大羽国的七彩灵湖”赵小宝动容了。

  “确实有这个想法,赵师兄,我是不是太贪心了”叶信说道。

  “人人都有贪欲,贪欲本身并不算什么。”赵小宝说道:“如果你抢了就走,落霞山的人是不会出面的,我们宗门之间也有自己的规矩。但如果你要占住七彩灵湖,落霞山的外门弟子会下山重返俗世,为大羽国而战,当然,内门弟子还是不能伸手,否则,我青元宗也不是吃素的。肯定要出头替你撑场面”

  “赵师兄,以前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情吧上宗是如何处置的”叶信问道。

  “每一个公国的消失,都代表着一个宗门的殒落。”赵小宝露出了唏嘘之色:“俗世的纷争,迟早会演变成宗门的大战。”

  “那么。青元宗和落霞山,孰强孰弱”叶信又问道:“赵师兄,一定要讲真话,这会影响到我的决定。”

  “他们斗不过我们,否则。刚才我已经替你拿主意了。”赵小宝说道:“我只能说这么多,到底如何取决,全在于你。”

  叶信明白了,青元宗的实力是强于落霞山的,但赵小宝不敢背负如此深重的因果,所以才让他叶信拿主意。

  “赵师兄,如果我反复不停的抢,抢个几年,会不会影响到落霞山”叶信问道。

  “当然会,而且影响很大。”赵小宝眯起眼睛:“潘远山的血山军团攻击九鼎城的时候。我青元宗的外门弟子已经做好准备了,只要潘远山敢多逗留,他们就会下山,幸好那小子还算机警,抢了子鼎之后就逃之夭夭了,没想过染指九鼎城,要不然他根本走不掉。“

  “原来如此,那我就不用急了。”叶信说道:”反正我也没想过要毕其功于一役,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这几年里。我会反复消耗大羽国的实力,然后问过赵师兄的意思,再做决定也不晚。”

  “就是这个道理。”赵小宝笑道:“叶信,我现在终于可以确定。九国之内,再无人能遮挡你的锋芒了哈哈哈哈”

  “赵师兄谬赞了。”叶信叹道。

  “我先带着他们回宗门,月后再来。”赵小宝看着满地的凌乱,又笑道:“你也不用送了,先收拾收拾这里吧,哎你这小子脾气也是够大的。”

  叶信露出苦笑。随后做势要往外送,赵小宝摆了摆手,已飘然走近厅门,随后便跨了出去。

  太尉府的大厅中只剩下了叶信一个人,他低头看着散落一地的文案,久久不语。

  逼死铁心圣,青元宗必然会来人过问,这将是叶信最大的危机,可他凭着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凭着无以伦比的沟通交流能力,凭着对人性的洞察与理解,不费一兵一卒,便化险为夷,这宿算得上是一个奇迹了。

  但,叶信并没有为自己的能力而骄傲,也没有为自己的转危为安而庆幸。

  事实上,叶信早就预料到了今天的结果,否则他也不会对温容抱着那么深的歉疚。

  看破,是人智的登峰造极,更改,则属于神的领域。

  叶信能看透逻辑的推演,却无法让事实变得完全符合自己的意志,这是他的悲哀。

  力量,还远远不够

  这时,薛白骑从外快步走了进来,他的声音明显在颤抖着:“大人,那几个人是青元宗的修士吧怎么样了”

  “成了。”叶信长长吁出一口气,眉眼间露出深深的倦意,刚才的谈判绝不亚于战场上的殊死搏杀,那愤怒、那癫狂、那悲怆、那犹豫、那坚决,他是在用自己的生命来演绎,一切都演得完美无缺,现在才发现自己的精神变得非常虚弱。

  “成成了”薛白骑瞪大眼睛,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叶信决意谋反,他们早就知道,也明白事发之后,青元宗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之所以义无反顾的追随,是因为他们不怕死。

  按照正常的情况,他们早就应该死在乱军之中了,现在每活一天,都是占了便宜,既然叶信给了他们新生,现在把自己的生命还给叶信,也没什么。

  反正他们活过了,精彩的活过了,干了很多别人做梦都不敢干的事,死又何妨

  叶信说他有办法对付青元宗,这些年轻的狼骑们按照惯例选择了信任,可在心灵深处,却是不相信的,但从没有人提起过,更不会反对,最重要的地方在于,做这么大的事,叶信却没有动用老营,所以他们猜测,叶信也没有把握,不动用老营,是为了给天罪营留一条根。

  能追随着主将一起战死,也算是为自己的武士生涯迎来落幕,他们都不怕。

  今天,薛白骑听到叶信口中吐出上师两个字,就知道大限已至,但他始终保持冷静,看座上茶,随后传出消息,便安静的等在外面,结果在漫长的等待之后,青元宗的修士居然就那么走了,并没有爆发战斗

  现在又听到了答案,薛白骑的脑子都不会转了,这完完全全是不可能的事啊,叶信是怎么做到的

  “去告诉他们吧,免得他们担惊受怕。”叶信笑了笑。

  天罪营的精锐们都已经聚集到太尉府中,连负责看守母鼎的墨衍也到了,今天,是他们生命中的最后一战,没有理由退缩。

  “成了”薛白骑疾步走了进来,他脸上满是兴奋,沉稳如他,此刻也失态了:“青元宗的修士已经离开了。”

  成了正在舞剑的谢恩蓦然停下身形,他以前是很懒的,但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想活动活动,因为以后再也动不了了。

  成了用指尖抚摸着小泥人的郝飞猛地抬起头,那几个小泥人都是他亲手捏的,也亲手涂上了色彩,真是为了纪念他的兄弟姐妹,此时此刻,他在缅怀着以前的快乐时光,也准备着和兄弟姐妹们一起离开,永远离开。

  成了拄着熟铜棍做沉思状的符伤顿了顿,随后放生大笑,接着抛下熟铜棍,抬手就给了子车灰一拳,他要发泄自己的兴奋。

  成了闭目养神的墨衍睁开双眼,那死板的脸上居然洋溢出温暖的笑容。

  成了杨宣统长长吐出一口气,身体几乎堆到了椅子上,他不想死,他还想继续研究自己的符道。

  成了林童用力抓住周素影的手,他知道,自己的幸福生活并没有结束,而周素影的眼眶显得有些湿润了。

  成了月虎发出阴测测的笑声,手中的剁骨刀舞了个刀花,随后缓缓说道:“以后就算大人说他能把天捅个窟窿,我也会相信他,谁敢不信,先来问问我的刀”

  成了被揍翻在地的子车灰压根没意识到自己挨了一拳,换成往日,他早跳起来与符伤打成一团了,现在却显得傻乎乎的。

  没有人愿意面对终结,慨然赴死,是因为他们都欠叶信的,叶信为天罪营做了那么多,怎么能让叶信孤零零一个人走上黄泉路不就算是死,他们也要陪在叶信身边

  谁都想不到,叶信竟然再一次创造了奇迹他们已能看到死亡,却被叶信硬生生拉了回来

  只不过,他们都是惯于出生入死的百战之士,虽然心情激动到了极点,但很快就恢复过来了。

  “哎对了,子车灰,你欠我的钱,现在总该还我了吧”符伤突然想起了什么。

  “你昨天不是说不要了么”子车灰瞪大眼睛。

  “昨天是昨天,今天是今天,我反悔了行不行”符伤说道。

  “你他吗的”子车灰勃然大怒,但自己毕竟理亏,他眨了眨眼睛:“你刚才是不是打了我”

  “没有。”符伤断然否认。

  “那我怎么坐在地上”子车灰叫道。

  “你自己坐下的,找谁”符伤叫道,他比子车灰更理直气壮。

  “可我肩膀有些痛啊”子车灰拼命回想着,不过刚才的消息让他震惊得有些失忆了,怎么都想不起来到底发生了什么。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