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五九章 来凑热闹的人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深秋的风儿已经很凉了,草木变成了青黄色,叶信仰躺在草丛中,看着远方的夕阳,温容穿着一身素裙,就坐在叶信身边,山坡下有两批无界天狼正慵懒的晒着太阳,那是叶信和温容的坐骑。

  “你现在是太尉了,日理万机,居然有时候找我出来游玩?”温容柔声说道。

  “暂时没什么事了,只剩下了等。”叶信笑了笑。

  “可你……总该说些什么吧?出来这么久了,你说的话用手指头都能算得过来。”温容轻叹一声:“难道在你眼里,我是这样无趣的人么?”

  “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到你,我总是有些……”叶信翻身坐起,随后转移了话题:“再过些天,你就要去青元宗,做好准备了么?”

  “你昨天不是已经让人来告诉我了么?”温容说道:“其实我也没什么好准备的。”

  “让你受苦了。”叶信说道。

  “谈不上受苦。”温容摇头道:“既然你要和青元宗的修士合作,他们自然会善待我,无论如何,也要比去落霞山强得多了,能进入宗门修行,是天下武士的梦想,我刚刚过十六岁,尚没有参加大选,就得到直接进入宗门的资格,不知道会有多少人羡慕我、嫉妒我呢,你大可不必这样歉疚,你给我创造了一个最好的机会。”

  “其实……你也知道是怎么回事,又何必这样讥讽我呢。”叶信露出苦笑:“你去青元宗,其实就是做我的人质,毕竟是和他们第一次接触,根本谈不上什么信任基础,他们肯定要想办法控制我。叶玲只是我的堂妹,还不够分量,我能为了你举起反旗,逼死铁心圣,他们自然就会注意力放在你的身上了。”

  “我真的没有讽刺你。是心里话。”温容认真的说道:“你只需回答我,我去了青元宗,他们会不会格外重视我吧?”

  “会。”叶信说道:“不但会重视你,还会照顾你。你但有所需,可以直接去找二师兄。”

  “对我来说,这就足够了。”温容说道:“对绝大多数武士来说,这都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傻子才会错过呢。”

  叶信嘿然。温容越是这样说,他越是感到歉疚。

  “我知道有风险,但风险和机遇从来都是并存的,获得什么,就有可能要失去另外一些什么,这些话是谢教习说的,哈哈……他是从你那里学到的吧?”温容笑得很自然。

  “这我就记不清了,不过我倒是经常教训他们。”叶信说道。

  “既然你和我说了这些,那我也和你说说我的心里话吧。”温容垂下头,凝视着自己的小蛮靴:“从小开始。家里的长辈就经常夸奖我,慢慢的……我认为我天生就是个做大事的,以后肯定会拥有轰轰烈烈、叱咤风云的成就,等长大了才发现,原来做事情是那么的难,总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刁难、阻碍和麻烦,我从不气馁、从不灰心,可有一天,突然知道我要嫁给你了,那是我心情最低落的日子。说实话,我有些瞧不起你,可我拒绝了爷爷,一方面是不想让爹爹伤心。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对叶家有些怜悯。“

  “那个时候连我都瞧不起自己,更别说是你了。”叶信笑道。

  “你活得那么快活,却不知道利刃就悬在叶家的头上。”温容摇头说道:“但,这是我的命运,我只能接受,只不过……我知道没办法和一个瞧不起的人过一辈子。所以我下定决心,无论如何也要把你改造过来,让你学会奋发、学会自强。“

  “别提那段日子了!“叶信长叹:”每天刚蒙蒙亮,就把我从被窝里拎起来,一直到深夜才回家,整天都盯着我修炼,知不知道你耽误了我多少大事?!“

  “谁让你瞒着我了?你活该。”温容娇嗔的说道:“你以为我心里好受么?那是我第一次不得不把自己的命运托付给别人!”

  “好在只熬了十几天,就过去了。”叶信说道。

  “是啊……后来的变化太大、太惊人,让我根本没办法去适应。”温容说道:“叶信,你相信我,我不是那种需要照料的人,只要给我一个好的平台,对我来说就足够了。“

  叶信沉默了,良久良久,他突然跳了起来:“走,陪我去见一个人,算算时间,也快到了。”

  “什么人?”温容问道。

  “一个只要你见过了,就很难遗忘的人。”叶信笑道。

  * * * *

  叶信和温容进了义盟总部,天罪营的精锐们几乎都聚全了,他们的脸色显得很严肃、也很复杂,温容发现众人的神情有些不对,心中有些吃惊,这些人聚在一起的时候,有的慵懒、有的严肃、有的刻板,个性都很鲜明,现在却像是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般,是什么人能让他们变得如此认真?

  “到了么?”叶信低声问道。

  “大人,已经进城了。”薛白骑回道。

  叶信跳下坐骑,站在首位,随后向温容招了招手,温容明白叶信的意思,快步走到叶信身侧,她心中更好奇了,叶信已高居太尉,就算是面对沈忘机、韩三昧等重臣,也不会这般郑重其事,到底是谁?值得让叶信等在这里?

  时间不长,一辆很普通的马车走进了院子,负责赶车的是墨衍,他向叶信使了个眼色。

  马车刚刚停下,车厢门已经开了,车帘起处,一个身材魁梧的壮汉从车厢中跳了出来,他脸色黝黑,一双豹子眼,身体挺直起来的瞬间,一股如山岳般雄壮的气息扑面而来。

  好强的气势,这个人是谁?温容的双眼一眨不眨的盯着那壮汉。

  此刻,那壮汉已看到了叶信,他的腰弯了下去,向叶信深深鞠了一躬,随后让在旁侧。

  一只手从车厢内伸了出来,轻轻挑起了车帘,温容的视线不由自主的转了过来,那只手……好美!

  那只的手背略有些丰腴,但给人一种柔若无骨的美感,散发着如玉一样的光泽,指节修长,指甲修剪得极为精细,一点毛病都挑不出来,这只手干净、整洁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至少温容从没见过如此洁净的手,也从没有仅仅为谁的一只手而惊叹过。

  叶信笑了,他知道对方的心理状况,用术语说,这个人患有非常严重的洁癖。

  随后出现的,是齐腰的长发,还有一张美得令人窒息的脸,眉如远山、眼含秋波,挺直的鼻梁,还有樱桃小嘴,温容有些失色,她一直认为自己的容颜在九鼎城应该是数一数二的,但和眼前这个人相比,却好像被隐隐比了下去。

  怪异的是,对方居然穿着男子才穿的白色长袍,脚下还是草鞋,不过,双脚和手同样干净、整洁,简直就像用最上等的白玉做成的一样。

  看到叶信,那个人笑了,他的笑容象春阳一般温馨,似乎能扫去天地间萧瑟的秋风。

  嗡……天罪营的精锐们,气息突然暴涨,深寒的气息直冲天际,温容愣怔了一下,她感受到了杀气,还有无法化解的敌意。

  “少帅别来无恙?”那个人微微躬了躬身,接着他的视线飞到叶信上空,看向后方高耸入云的母鼎:“九鼎城的气象果然不同凡响。”

  温容的视线明显变得凌乱了,刚开始看到那个人时,她以为对方是个穿着男人衣物的女子,甚至猜想对方就是那个负责守护老营的真真,心中很不是滋味,原来真真竟然这么漂亮,这么的完美……

  等到那个人一开口、一抬头,她就知道错了,对方说话声很低沉,似乎带有一种磁性,而且她分明看到了喉结。

  男人?这个美得像妖精一般的家伙竟然是个人男人?!天……这还让女人怎么活?!

  “本来不想麻烦你的。”叶信微笑着说道:“不过这一次会非常非常热闹,如果你错过了,一定要感到遗憾,所以我试了试,给你写了一封信,没想到你居然真的来了。”

  “少帅深知我心。”那个人大笑,笑得神采飞扬,一头过腰长发无风自动,在这瞬间,他的眉眼中似乎多出了一种狂傲不羁、张狂无比的魔性,接着他的视线转向温容:“这位是……”

  温容就站在叶信身边,地位当然是很高的,他肯定要重视。

  “她是温容。”叶信说道。

  “原来是红颜姑娘,久仰久仰。”那个人笑道。

  “什么……红颜?”温容不明白。

  “少帅冲冠一怒为红颜,必将成千古美谈。”那个人又露出笑意。

  温容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场合,也是第一次见到气场如此强横的人,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就算是以前见过的修士,气场也绝对比不上面前这个人。

  “还是到里面说话吧,请……”叶信让了让,也化解了温容的尴尬。

  “少帅是主我是客,还是少帅先请。”那个人说道。

  叶信和那个人向角门走去,温容故意了落后了一些,接着低声对薛白骑说道:”白骑,他是谁?“温容的阅历也算很多了,不过单单是凭着气势、就能让她的心志被慑夺的人,只有两个,一个是叶信,一个就是那美得令人发指的男人。

  “这个……我不能说,你以后自己问大人吧。”薛白骑低声回道。(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