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六零章 完美的心理诱导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你们这些王八蛋!知不知道我是谁?!”

  “我是铁人豪!我是大卫国的殿下!”

  “你们敢我关起来?!我要把你们碎尸万段!灭门九族!!!”

  地牢内不停的发出沙哑的咆哮声,还有钢铁的碰撞声,只是,里面一片黑暗,谁都看到发生了什么。

  这时,叶信缓步走了进来,还在闭目养神的月虎听到动静,急忙张开双眼,看到是叶信,他跳起身:“大人,你来了。”

  叶信摆摆手,侧耳听着铁人豪隐隐约约的咆哮声,嘴角露出一抹笑意,随后问道:“几天了?”

  “过了这一夜,就是第三天了。”月虎回道。

  “他的情况怎么样?”叶信又问道。

  “一直暴躁不安,就像落入陷阱的凶兽一样,不过他的骨头很硬。”月虎笑了:“这两天我没给他吃过东西,也没让他喝水,也真难为他怎么熬下来的,换成别人,嗓子早变得又干又哑,连说话都困难,他现在居然还能喊,中气也太足了一些。”

  “也差不多了。”叶信点了点头。

  “大人,如果你讨厌他,给他一个痛苦快了,他没什么油水的。”月虎说道。

  “谁说没油水?我可是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了。”叶信的眼神闪烁着。

  “大人是……想象熬鹰一样熬他?”月虎似乎明白了什么。

  “熬鹰我没见过,也不懂。”叶信说道:“把他关在这里,我是想逼着他患上斯德哥尔摩综合症,这样我做事情就方便多了。”

  “什么……什么症?”月虎傻了眼,他从来没听说过。

  “就是心理过度依赖。”叶信沉吟了一下:“从时间上,应该差不多了,把门打开。”

  “好。”月虎应了一声,随后打开了铁门。

  “去让白骑把文案给我拿过来,再给我准备笔墨和桌椅。”叶信说道:“进行完美的心理诱导,至少需要几个小时。不能白白浪费了。”

  “明白。”月虎说道。

  很快,伸手不见五指的地牢中亮起了灯火,接着有人摆放好桌椅,也摆上了笔墨。叶信的身影出现了,他走到桌子前,缓缓坐下,旁边有人捧过来一叠文案,放在桌子上。叶信拿起最上面的文案,仔细审阅起来。

  看到叶信身影的瞬间,铁人豪已停止无谓的嚎叫了,他傻傻的盯着叶信,额头凝现出豆粒大小的冷汗。

  铁人豪现在的状态很不好,他被关在恶毒的站笼中,连转身都做不到,神态萎靡,嘴唇已经干裂见血了。

  “叶信……原来……原来是你要杀我……”铁人豪吃力的说道。

  叶信没说话,继续翻阅着文案。

  “我已经这样了……难道你还是不放过我吗?”铁人豪想哭。想瘫倒,但有笼子的约束,他根本倒不下去。

  叶信在文案上快速写了几句什么,接着又换了一本文案。

  “你到底要怎么样?到底要怎么样?说!你说啊!!“铁人豪发出嚎叫声。

  叶信充耳不闻,好像与铁人豪分处在两个不同的世界的中,相互隔绝。

  “好……我知道我得罪过你太多次,断无生理,好!我最后求你一件事,想杀我,那就给我一个痛快!”铁人豪叫道。

  叶信放下了第二本文案。又拿起第三本,他完全是把这里当成太尉府了。

  “杀了我!来杀了我!”铁人豪彻底疯魔了,拼命晃动了铁囚。

  叶信终于有了反应,他抬头向铁人豪的方向看了一眼。随后侧身叫道:“月虎,给他送一壶水进来。”

  “来了。”随着叫声,月虎从外走了进来,手中拿着一只水壶,快步走到囚笼前,把水壶递给铁人豪。

  铁人豪已经有两天没喝水了。他简直就像野兽一般,用力把水壶抢过去,接着仰头就往嘴里灌。

  几下子就把水壶中的水喝得干干净净,铁人豪还不罢休,用尽力气不停晃动着水壶,试图再多喝上那么几滴水。

  堂堂的王族五殿下,沦落到如此境地,有些令人心酸。

  “够了。”月虎探手把水壶夺了回去。

  铁人豪用力咽了口唾液,用颤抖的声音低低说道:“有……有吃的么?”

  月虎没作声,回头看向叶信,叶信点了点头。

  “等着。”月虎没好气的说道,随后向外走去。

  时间不长,月虎手中抓着一个馒头走了回来,把馒头递给铁人豪。

  铁人豪还是象抢东西一般,探手把馒头抢过去,便塞进自己嘴里,两三口已把馒头咽了下去,只是过程有些艰难,噎得他直翻白眼。

  月虎又一次离开了,并关上了铁门,铁人豪听到了铁门合上的声音,地牢内只剩下叶信和他两个人,气色略有些好转的铁人豪死死的盯着叶信。

  从心理学的角度说,想制造出一个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患者,要拥有四个要素。

  一:人质必须真正感到对方能威胁到自己的存活。

  二:在遭挟持过程中,人质必须体认出对方略施小惠的举动。

  三:除了对方的单一看法之外,人质必须与所有其他观点隔离,通常得不到外界的讯息。

  四:人质必须相信,要脱逃是不可能的。

  拥有了这四个要素,再加上心理诱导,一个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患者就可能诞生。

  现在,四个要素已经完全具备了。

  “叶信,我从来没求过人什么,今天我求求你,干脆点杀了我吧!”铁人豪哀声说道。

  “我不理睬你,是想让你反思自己的愚蠢,可现在看起来,你似乎是无可救药的。”叶信缓缓说道:“我为什么要杀了你?杀你了对我又有什么好处?我已经逼死了铁心圣,背负骂名,还要对你下手么?更关键的是,完全没有必要,以你的能力,根本没办法对我构成威胁!”

  “那你为什么要把我关在这种地方?!”铁人豪叫道。

  “自己想。”叶信说道,随后他不再理睬铁人豪了,拿起了第四本文案。

  铁人豪转动自己可怜的心智,努力思考起来,叶信说得在理,自从铁书灯被立为王储之后,就少有人搭理他了,甚至忽略了他的存在,叶信已是独揽军权,有必要这样针对他么?铁人豪虽然很自信,但还没自信到认为自己可以威胁叶信的程度。

  时间在一点点流逝着,直到叶信已开始翻阅第九本文案了,铁人豪脑中灵光闪动,突然大叫起来:“是三哥?铁书灯要杀我?!”

  “你总算没有白吃这份苦。”叶信淡淡说道。

  铁人豪心如死灰,他一直在和铁书灯抢王储的位置,现在铁书灯成功了,当然要除掉他,以绝后患,叶信做为铁书灯的心腹,为铁书灯出手,也在情理之中。

  “那你……杀了我吧……给我……一个痛快……不要……再折磨我了……”铁人豪绝望的说道。

  “如果我要杀你,两天前你已经死了。”叶信说道。

  什么?铁人豪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叶信为什么不愿杀他?

  只可惜,以他浅薄的脑力,实在是想不出一个究竟来,许久,铁人豪摇头道:“我不信,你肯定是要继续折磨我,我才不信你会违背铁书灯的命令……”

  “道理很简单。”叶信笑了笑:“铁书灯现在是想让你死,过几天,他就该让我去死了。”

  “他疯了?”铁人豪瞠目结舌:“大卫国没了你,他凭什么去抵挡大召国和大羽国的攻势?!”

  “哦?”叶信愣住了,他眼中流露出了感动之色:“铁人豪,你真是这么想的?”

  等等……叶信居然会感动?那他肯定是无意间说对了什么!铁人豪的情绪变得亢奋起来,拼命思考着。

  叶信眯起眼睛,他本准备用去几个小时,完成心理诱导,但事情进展得要比他预想顺利得多。

  心理诱导的关键,是创建一个共同命运的连接点,他还在尝试,而铁人豪已经全力要迎合他了。

  “恐怕所有人的大卫国人都是这么想吧?”铁人豪试探着说道:“叶信,你阵斩司马清虹,还算好说,可你居然敢去打庄不朽的主意,已经能证明你拥有什么样的胆略了,不知道他铁书灯怎么想,但我是佩服的。”

  “三哥认为,会有人比我做得更好。”叶信淡淡说道。

  “不可能!”铁人豪断然摇头道,他用的力气很大,结果让脑袋撞在了囚笼上。

  “其实,我一直没有按照铁书灯的命令杀掉你,是因为我在考虑一件事。”叶信说道。

  “什么事?”铁人豪又变得紧张起来。

  “我在想想吧……”叶信叹了口气,随后开始在地牢中来回踱步。

  铁人豪的眼睛一直跟着叶信的身影转来转去,叶信的脚步很快,又在他身前不远处来回走,只是几十趟,已经让他眼神有些跟不上了。

  “如果……”叶信突然在铁人豪身前停下了脚步:“如果我拥立你为国主,你会信任我么?”

  “什么???”铁人豪差一点晕厥过去,他本来只想求叶信高抬贵手,放他一条生路,却没想到幸福来得如此之快、如此之大。(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