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六三章 叶信的反击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对面的宁高悟三个人表情没什么变化,韩三昧只是笑了笑,显然他们都知道铁书灯指的是谁,而沈忘机和王芳略显得有些惊讶,能出现在这个场合的,都是拥有上柱国级战力的强者,他们想不到大卫国还有什么人有资格登场。

  “宗老,过来吧。”铁书灯身说道。

  一个老者缓步从屏风后走了出来,他的身材有些枯瘦,双眼却炯炯有神,步子迈得很大,他的身后跟着四个人,都穿着黑衣,面沉似水。

  “小信,沈大人、王大人,你们都不认识他,但总该听说过无生军吧?”铁书灯笑道。

  “无生军?你是洪无垢……不对!你是宗别离?!”王芳大吃了一惊,沈忘机也露出了震骇之色。

  几十年前,大陈国的无生军才是天下第一强军,当然,那个时候天狼军团和魔军都没有诞生,无生军是洪无垢一手所创,只是后来在王储的事情上站错了队,洪无垢不得不引咎辞职,从此退出了人们的视野,而无生军则被洪无垢的副将宗别离掌控。

  遭遇此次打击,无生军的战力被大幅削弱了,洪无垢的很多亲信心中愤愤不平,先后离开了无生军,而且,无生军好似拥有一种魔咒,只要担任无生军的主将,都不会有好下场,几年前,宗别离与大陈国的国主闹得很不愉快,整个宗家突然逃离了大陈国,进入大卫国,宗别离试图把无生军也带走,结果遭遇大陈国的围追堵截,宗别离失踪,无生军也被彻底打散了。

  谁能想到,失踪几年的宗别离居然出现在这里?而且看铁书灯的神色,他们之间似乎已经拥有了很深的信任。

  “正是老朽,没想到王大人也听说过老朽的薄名。”宗别离向王芳含笑说道。

  “宗老是前辈,这一身‘大人’可不敢当!”王芳急忙站起身.?。

  对面的宁高悟等人。还有这边的叶信、韩三昧和沈忘机,也都站了起来,如果从年龄上算的话,宗别离已经是八十开外的老人了。现在宗家的家族钟振堂,还是宗别离的子侄辈,当然要表示尊重。

  宗别离显得很有风度,一个个打着招呼。

  “早听说叶氏一门虎父无犬子,今日得见少帅。幸甚幸甚。”

  “王大人有神断之名,九鼎城上百万人口,能做到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可算是一桩奇迹了。”

  “沈大人,老朽在大陈国时就听到过一句话,强军尚需观海,问政只求忘机,今天能见过沈大人,也算了却一桩心愿了。”

  强军尚需观海,指的是叶信的父亲叶观海。问政只求忘机,说的就是沈忘机,沈忘机在太阁的位置上做了十几年,从没出过任何纰漏,也让铁心圣从异常繁琐的政务中脱离出来。

  寒暄过后,众人重新落座,沈忘机和王芳都显得很兴奋,大卫国只有一个叶信,战力还是太单薄了,明年很难应付大召国和大羽国的联合进攻。现在多出了一个宗别离,那么大卫国完全可以两线作战了!

  宴席上的气氛越来越热烈,铁书灯突然伸出手,示意大家压低声音。随后看向叶信:“小信,我想和你商量一件事。”

  “三哥,有什么事情你尽管说。”叶信打了个酒嗝。

  “你还有几个月,才满十九岁,年纪太轻了,几位太位大人都是你的叔叔辈、爷爷辈。和他们并列有些不妥,而且太尉是要职,应该由一位德高望重的老者来担任,才能昭显出大卫国的威仪,宗老刚刚从大陈国来,他告诉我,大陈国的人听说你成了太尉,讽刺我们说什么朝中无人、犬子当道,我听了心里很不舒服。”铁书灯缓缓说道:“小信,你别误会,我不是怀疑你的能力,但你……实在太年轻了,有损国威啊!”

  “三哥的意思是……”叶信淡淡的问道。

  “你先把太尉让出来,天狼军团还是你的,只要我还是国主,天狼军团就一直是叶家的!我保证!等熬上一些年,再把太尉交给你也不晚。”铁书灯说道:“我和宗老商量过了,由宗老替你管着太尉府,宗老的年纪大了,精力也不济,最多过了七、八年,你再来,怎么样?”

  沈忘机和王芳的脸色陡变,铁书灯什么意思?宗别离刚刚来投靠大卫国,蒸蒸日上的气象也刚刚出现,就要再次掀起内讧么?!

  “主上!此议不妥!”韩三昧猛地站起身,他的脸色已变得铁青,铁书灯的决定太突然了,而且事先根本没打过招呼:“叶太尉虽然年轻,但他执掌太尉府这几天来,把军务处理的井井有条,大家都看在眼里!”

  “是啊!”沈忘机应声道:“主上,难道年纪比能力更重要么?”

  “还请主上收此议!”王芳也起身支持叶信。

  与亲厚无关,他们站出来支持叶信,完成是大卫国的角度出,大卫国再承受不起动荡了,而且叶信的性格本来就骄横,为了温容,他敢冲冠一怒为红颜,现在夺了叶信的职位,谁知道会酿出什么惨祸来?!

  说白了,就是国家与国主哪一个更重要的问题,有些时候,只能选其一,不能两全其美。

  韩三昧、王芳和沈忘机认为国家更重要,所以希望铁书灯能尽弃前嫌。

  “你们急什么?”铁书灯笑道:“小信还没说话呢!小信,你是什么意见?”

  “就听三哥的吧。”叶信淡淡说道。

  “好!是我的好兄弟!我敬你一杯!”铁书灯举起酒杯,一饮而尽,不过,叶信却没有应,只是用玩味的目光盯着杯中的酒。

  “宗老,太尉之职就交给你了,希望你能不辜负孤的重任!”铁书灯看向了宗别离。

  “请主上放心,老朽必竭尽所能,辅佐主上成就一番霸业!”宗别离用斩钉截铁的口吻说道。

  铁书灯放声大笑,他的神态中充满了睥睨天下的豪迈,因为他还很年轻,他相信自己有足够的时间去伸展自己的抱负,也有足够的能力!

  接着,铁书灯看向韩三昧等人:“几位大人,你们坐下吧,小信可是和我从小一起长大的,他能明白我的苦衷。”

  韩三昧跌坐在蒲团上,他显得有些失魂落魄,从大召国犯境以来,出现的一连串惊天巨变,让他深刻的意识到,叶信有鬼神莫测之能!尤其在知道叶信就是失踪已久的天罪杀神之后,他更加重视叶信了,只带领三千炮灰营的将士,面对大召国举国而动的压力,竟然能鏖战一年多,这不是人力能做到的!

  别说他韩三昧,连叶观海都不行!

  铁书灯为什么要如此逼迫叶信?!

  更恐怖的地方在于,叶信的表情太自然了,似乎他早就预料到了一切,那么叶信的反击又是什么?铁书灯哪里来的自信?!

  韩三昧眼中已萌生出了一缕绝望,他本能的预感到,自己几十年的心血,就在他眼前正一点点化为灰烬。

  同样绝望的还有王猛,他在南山脚下已经坐等了很久很久,叶信始终没出现,他知道,已无法挽救了。

  王猛慢慢站起身,是九鼎城,还是去南线?他第一次知道,原来做一个选择竟然会如此的艰难!

  突然,远方传来马蹄的声音,王猛愣了愣,他毕竟在军中呆过,立即就听出那不是普通的马,而是军马,数量也不是一匹、两匹,而是一支大军正在向这边冲来。

  怎么事?王猛立即跳上战马,眯眼向远方看去。

  最先闯入视野的是十几匹并驾齐驱的无界天狼,居中的真是秋戒察,王猛认得。

  天狼军团的老将们远远的看了王猛一眼,并没有理睬王猛,继续向九鼎城的方向驰去。

  下一刻,一面将旗出现在王猛的视野中,将旗下一员独眼大将,穿戴着重甲,手中持着沉重的战枪,他坐下的战马略微顿了顿,接着他抬眼看向远方的九鼎城,露出了狰狞的笑意。

  邓独眼?邓知国?!他本是南线主将,怎么来了?而且还是带着大军来的?!

  但,最绝望的并不是韩三昧和王猛,而是宗家人!

  宗云秀正在自己的闺房中大脾气,自从宗云锦在龙腾讲武学院的大比中被叶信击杀之后,她的脾气就变得异常暴躁,动不动就殴打下人,此刻在她脚下受苦的正是当初差点嫁入叶家的宗樱。

  “贱人!这点小事都做不好!”宗云秀一边喝骂一边踢踹着宗樱。

  宗樱趴在地上,用双手捂住自己的脑袋,但,她只是个没办法修炼的普通人,而宗云秀已经是先天武士了,那种力道不是她能承受的,几乎每挨上一脚,都能让她感觉自己马上就要死掉了。

  门外突然传来的嘈杂声,宗云秀愣了愣,怒冲冲的叫道:“外面怎么事?!”

  宗云秀的一个心腹丫鬟急忙推开门,开口就要喝骂,一道剑光迎面飞来,那丫鬟的脑袋突然脱离颈部高高飞起。(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