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六四章 赤裸裸的耍流氓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紧接着,剑光已闯入宗云秀的闺房,卷向了宗云秀,宗云秀大惊,急忙运转元力,但来人的速度出奇的快,她刚刚做势,剑光已逼近了她的咽喉,接着毫不留情的刺穿了她的脖颈。

  宗云秀只来得及发出一声哀叫,身形已软软向后栽倒,来人停下身形,正是谢恩,他低头看了宗樱一眼,又举起长剑。

  “等一下。”薛白骑的声音从外传来,他认出了宗樱,略顿了顿,叹气道:“不要伤她了。”

  在叶家迎娶宗樱的那天,宗樱的表现让他有些吃惊,也记住了那张憔悴的脸。

  谢恩好奇的看了薛白骑一眼,也不说话,飘身向后走去,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他不想多问。

  “就留在这里,不要乱走。”薛白骑轻声说道,接着扔下了一条白色的锦带:“把这个系上你的胳膊上。”

  说完,薛白骑转身离开了宗云秀的闺房,片刻,远远传来他的大喝声:“杀无赦!鸡犬不留!”

  宗樱突然笑了,竟是笑得很开心,随后用一种僵硬的动作捡起锦带,慢慢系在自己的胳膊上。

  王宫中,夜宴上的气氛变得很诡异了,宁高悟等人保持沉默,韩三昧这边几个人的脸色都难看到的极点,唯有叶信,依旧保持自然。

  “不知道太尉的职权都在哪些方面?”宗别离缓缓说道:“福总管,你总该知道吧?”

  “自然知道。”小福子笑眯眯的说道:“一:匡扶社稷正道;二:统筹兵马;三……”

  “慢着!”宗别离打断了小福子的话,皱起眉头:“匡扶社稷正道?”

  “没错,这是太尉首职。”小福子说道。

  “本来是不想说的。”宗别离叹了口气:“既然是太尉首职,那我就没办法绕过去了,少帅,我有几句话想问你。”

  “宗老请讲。”叶信很客气的说道。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十一天前,少帅突然率领狼骑攻入九鼎城,杀斩杀了前太尉魏卷。接着劫了刑场,斩杀内廷大总管官翰雨,又率领狼骑闯入王宫,屠戮宫禁军精锐。最后甚至害死了国主铁心圣!”宗别离慢吞吞的说道:“这些都没错吧?”

  “宗老,这些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王芳猛地站起身,他实在控制不住自己了,怎么回事?铁书灯发疯了么?!

  “王大人,老朽问你。如果有人在街上杀了人,当时没有抓到他,让他逃走了,是不是太令府就会置之不理?过去了的事情么!”宗别离说道:“难道大卫国的律法如此荒诞吗?!”

  王芳语塞了,宗别离切入点让他根本没办法回答。

  “岂能如是!”铁书灯笑道:“有法必依、违法必究,这是天理。”

  “好。”宗别离点了点头:“既然太尉首职是匡扶社稷正道,那我过问一下这些事情,不应该么?”

  没有人回答,韩三昧死死的盯着铁书灯,嘴唇在不停颤抖着。沈忘机和王芳双眼无神,呆呆的看着自己的桌案,完了!如果叶信出了事,大卫国必将大乱!他们又不是傻瓜,很多迹象表明,叶信掌握的实力绝不止浮在水面上的,要知道天罪营最后还剩下近百精锐,那些都是百战兵王,而跟在叶信身边的又有几个人?

  “少帅,不说话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宗别离的视线落在了叶信身上:“这是老朽接任太尉一职之后做的第一件事。还希望少帅给老朽一点薄面。”

  “这就是亮剑了么?”叶信失笑道。

  “少帅,勿要顾左右而言其他。”宗别离正色道:“我只问你,这些事是不是你做的?”

  “是。”叶信眼中充满了戏谑之色。

  “这是弑主啊……”宗别离长叹一声:“叶信,你可认罪?!”

  宗别离直呼叶信的名字。用意很明显,叶信已不是统兵之帅了。

  “杀就杀了,死就死了,你又能拿我怎么样?”叶信笑道:“宗别离,看你年纪大,才叫你一声宗老。你还真是倚老卖老啊……哈哈哈哈哈……”

  叶信笑得轻松写意,而又神采飞扬,从现在开始,不再需要用面纱来隐藏自己了,他就是叶信!这世间独一无二的叶信!

  宗别离微有些错愕,因为在他的预料中,叶信是不会认罪的,他很做好充足的准备,一定要让叶信低头,但现在发现,那些准备都变得毫无意义。

  因为叶信在耍流氓,赤裸裸的耍流氓!

  在铁树灯面前、在大卫国的太位重臣们面前、在天下名将面前,肆无忌惮的耍流氓!

  你能拿我怎么样?你们能拿我怎么样?!

  大殿之中,有近十位上柱国级的强者,叶信却视若不见!

  “叶信,你这就是取死之道了!”宗别离的脸色转冷。

  “死么?是你们死还是我死……现在尚不好说。”叶信眼中的戏虐之色很浓重了。

  “哦?”宗别离眼中也同样充满了讥讽。

  “你认为你会赢,我认为我会赢,哈哈哈哈……”叶信再次发声大笑:“我最喜欢这种对局了,总能让我获得智商上全面碾压的愉悦感!”

  宗别离虽然不懂‘智商’是什么意思,但能大概理解,他好笑的看着叶信:“碾压么?叶信,你太高看自己了。”

  “不对不对。”叶信连连摇头:“我是太高看你,也太高看天下人了,事实上我已经露出了一个大破绽,但这么长时间下来,居然没有一个人察觉。我天罪营分一鬼双骑四凶八虎,谢恩是在两年前进入龙腾讲武学院的,薛白骑和郝飞两年前进了叶家,月虎在两年前进入天牢做刽子手,鬼先生在两年前进了宫,两年……是一个致命的参数,如果你们当中有人能抵得上我一半,就有机会识破我的布局,可惜啊……回想一下,我一直为此提心吊胆,实在是没有必要。“

  宗别离完全听不懂。因为他并不算很了解大卫国的内情,铁书灯听不懂则是因为才智有限,不过,韩三昧、沈忘机还有王芳都悚然动容。视线先后落在了含笑垂手而立的小福子身上。

  “太阁大人,太令大人,这里的事情已经和你们无关了,还是……马上回去吧。”叶信说道。

  还不等沈忘机和王芳说话,铁书灯皱了皱眉:“小信。我才是这里的主家,你怎么可以不经过我同意就赶人走呢?”

  “因为接下来涉及到的秘密很恐怖,家破人亡、粉身碎骨只在旦夕之间。”叶信看向沈忘机和王芳:“两位大人,你们真的不走么?”

  “家破人亡?我看是国破家亡吧……”沈忘机的身体已因痛苦而发抖了,他绝对没想到,铁书灯竟然出此昏招!叶信是重情之人,正因为重情才会不顾一切举起反旗,如果铁书灯放弃前嫌,重视叶信、体谅叶信,叶信肯定会为铁书灯肝脑涂地。这样一个完全收服叶信的好机会,却被铁书灯彻底毁了!以前还认为铁书灯讲信义、有容人之量,或许会成为一代明主,现在才知道,铁书灯根本就是一个无可救药的蠢材!

  “我是太令!我要亲眼看到这场闹剧是怎么发生、怎么结束的!”王芳沉声说道:“我……不走!”

  “我也不走。”沈忘机惨笑道:“闹剧么?没错……你们闹吧!最好是彻底毁了大卫国的大好江山!”

  “两位大人言过其实了。”铁书灯摇头说道,他太清楚宗别离掌握的力量了,但一直没想过,他道理有没有资格掌控这种力量。

  “三哥,你走吧。”叶信突然看向铁书灯。

  “我?”铁书灯一愣:“我为什么要走?”

  “我两世为人,从来只给人一次选择的机会。绝不会有第二次。”叶信缓缓说道:“但对你……是我唯一的例外了,三哥,现在你走了,我还可以给你找个地方养老。如果不走……那你就再也走不了了。”

  “小信,你越来越放肆了!”铁书灯勃然大怒,厉声喝道。

  “小声点、小声点,我听得到。”叶信摇了摇头:“你做出选择了,对吧?也好,我总算了却心结了。”

  “主上。没必要为这种妄人动怒。”宗别离叹道,他在用看一个白痴的目光看着叶信,叶信的表现简直和失心疯没什么区别,哪里来的自信?!

  “宗老笑得很开心啊?”叶信笑眯眯的说道:“但我这个人最喜欢打脸的,而且用手打还不算本事,我只用一句话,就能让您宗老再也笑不出来,信也不信?”

  “哈哈哈……”宗别离大笑,笑得连眼泪都快出来了:“老朽虽然愚钝,但经过的风浪也算不少了,一句话么?少帅但讲无妨,老朽恭听!”

  “宗别离,你以为服下了证道丹,就稳操胜券了?”叶信露出狞笑:“你算个屁!”

  宗别离果真象被人在脸上痛打了一拳般,脸颊上的肌肉猛地抽搐了几下,再笑不出来了,这是他最大最大的秘密,他无法想象,叶信又是怎么看出来的!(未完待续。)

  PS: 求月票、求订阅、求推荐!拜求拜求!

  国内某些商人的智慧啊,真是污到了极点,我老婆在别的东西上,都是无条件支持国货的,也强行让我支持国货,但涉及吃的东西,她就不敢马虎了,搬到这里之后,我们喝得蜂蜜都是从朝鲜买的,你能眼睁睁看着人从蜂箱里往外取,里面还夹杂着不少蜂蛹,味道那个香啊,就感觉真的有花在盛开一样。

  可昨天老婆从朝鲜带来的蜂蜜味道就变了,问过朋友才知道,因为朝鲜的蜂蜜供不应求,去朝鲜做生意的知道那是真货,离开的时候都会买上几桶,结果国内某些商人看到了商机,把国内的伪劣蜂蜜运到朝鲜,当成朝鲜蜂蜜卖,或者直接卖给朝鲜养蜂人,搞得朝鲜养蜂人都不养蜂了,干脆买中国蜂蜜,再放些蜂蛹,伪造成朝鲜蜂蜜往外卖。

  真是走到哪污到哪,这种断子绝孙的钱赚得很开心么?!好不容易能吃到点真的好东西,又被他们给污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