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六五章 七月灰神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对面的宁高悟等人呆若木鸡,盯着宗别离,他们当然知道证道丹代表着什么,叶信身后,戴着斗笠的白衣人略微动了动,似乎也在为这个消息而震惊。

  而韩三昧、沈忘机和王芳,还有坐在王座上的铁书灯,都一脸的莫名其妙,证道丹?莫非是从宗门得到的灵丹妙药?具体有什么用处?为什么宗别离的脸色蓦然间变得那么难看?!

  “想不到……少帅还知道证道丹……”宗别离一字一句的说道。

  “你知道的,我几乎都知道,我知道的,你什么都不知道,这就是我们的区别。”叶信面带冷笑:“还有,我这一双眼睛是最毒的,只要你稍微露出一些蛛丝马迹,我就能知道你想做什么。宗别离,其实你有很多办法给我制造麻烦,譬如说,让你手下这些名将去南线,或者寻机攻击义盟,要不然干脆把目标指向叶家,你毕竟在暗处,这是你最大的优势,可你偏偏站出来,要光明正大的毁了我……唔,你明白你的目标。”

  “哦?少帅不妨说说看。”宗别离的眼神在闪烁着,不过,他现在又一次改口,称呼叶信为‘少帅’,代表着在他心目中叶信的分量已经提升了很多很多,甚至是代表他已经失去了把握。

  “我叶信的骄横,大卫国上下都很清楚,自从我返回九鼎城这些天来,从没有谁敢惹我发火。”叶信缓缓说道:“你就在王宫中,理直气壮的把我毁掉,这是最有效的方式,可以让你直接在大卫国树立属于自己的权威,至于王座上坐着的那位,不论你我,都没把他当回事,只要你走出第一步,也走好第一步,用不了多长时间。你就可以把大卫国牢牢控制在掌心中了。”

  铁书灯的脸色变得铁青,叶信的话,对他而言是一种无法忍受的羞辱,不过现在殿中的气氛格外凝重。莫名而又强大的压力在四处弥漫着,让他的心感到阵阵悸动,他必须拼命运转元脉,才能抵御那种压力,根本没办法开口怒斥叶信。

  “少帅真是给了老朽一个又一个大惊喜。”宗别离深深的盯着叶信:“不过。你又能怎么样呢?莫非……你还想从这里走出去么?”

  “不知道你能不能听懂,你的深层心理是完美主义者。”叶信笑了:“本来你认为自己没可能会输,但你又不了解我的杀招,为了把我的杀伤力减少到最低,为了避免无谓的伤亡,你选择了下三滥的手段,用毒!”

  小福子眉头一挑,似乎想说什么,但最后还是忍住了。

  “用毒?少帅是说这菜里有毒么?”宗别离淡淡说道。

  叶信用手指从菜盘中捻起一根象萝卜条一样的东西:“五月灰神,这可是好东西。对上柱国级的武士大有益处,这种草药能让元脉变得喷张起来,元力流转的速度也大幅加快,也就是在宫中,或者是几位大人府中,才偶尔能见到罢了。”

  “既然是好东西,少帅所说的毒又从何而来?”宗别离说道。

  叶信把那根象萝卜条一样的东西放在嘴里,咀嚼了几下咽下去,随后又从菜盘中拿出一片黑色的树叶:“五月灰神是好东西,但如果同时吃下这黑矛叶。就要倒霉了,黑矛叶可以静心凝气,属于疗伤圣药,能让急速流转的元气变得凝固。连血液的流动速度也会变慢,元脉刚刚变得喷张起来,元气变被凝固,结果只有一个,元脉遭受重创!五月灰神么,每个人的桌上都有。但黑矛叶……却只有我这一桌!“

  “想不到少帅所学如此渊博,佩服佩服!”宗别离轻轻叹了口气。

  “不是所学渊博,是我以前认识一个朋友。”叶信又把黑矛叶放进自己嘴里,一边咀嚼着一边说道:“他有一身千奇百怪的本事,尤其是用毒,可算九国第一人,他的本事……是令人发指的!呵呵呵……有本事当然是好事,用‘令人发指’似乎有些不合适,但我真的找不到别的词了,这些,都是我从他那里学到的。”

  对面的宁高悟等人,还有韩三昧、沈忘机和王芳,都把视线转到了自己的桌案上,接着又看向叶信的矮案,果然,叶信桌上的菜盘比他们多了一个。

  “如此说……少帅根本没有受影响了?”宗别离的口吻已经变得阴测测的。

  “当然中毒了,这毒可是六亲不认的,谁吃下去都要中毒。”叶信笑了:“不止是我,在场所有人都中毒了。”

  宗别离愣住了,宁高悟等人愣住了,沈忘机沉声说道:“太尉大人,此话怎讲?!”

  沈忘机在这个时候还称呼叶信为太尉,其实已经表明了立场。

  “这不是五月灰神,是七月灰神。”叶信又拿起一片黑矛叶,放在嘴里:“虽然都是同一种药草,但药效却差得太多,灰神草是月初生月末死的,三月灰神才勉强可入药,四月灰神的药性要比三月灰神大得多,五月灰神已经算罕见了,至于七月灰神……只有在我的老营里才看得到,药性之强是寻常人难以想象的,突破尘俗的最终壁垒、步入修士之列,倒是应该能承受得住,但也不可妄自运转元脉,对上柱国级的先天武士来说……应该不会有性命之忧,只是应该,不过,会熬得非常非常艰难,最后就算能熬得过去,也要大病一场。”

  殿中突然变得鸦雀无声,没有谁怀疑叶信的话,这个时候说谎是没有任何意义的,马上就会被拆穿。

  “那么,我现在吃的黑矛叶,反而成了解药。”叶信再一次拿起一片黑矛叶,放进嘴里:“七月灰神的药效太强,黑矛叶是没办法让元气变得凝固的,但可以让元气流动的速度减缓,七月灰神也就变成了五月灰神,所以,我活了,你们却要完蛋。”

  这一瞬间,所有的人视线都盯向了叶信面前的菜盘。

  “我那个朋友啊,生性古怪,他做事的手段要比我狠辣得多,但又总说自己是替天行道,所以要有好生之德。”叶信大笑:“他不管布下什么圈套,总要给人留一条生路,现在么,生路就在这盘子里,按照他的道理,这里每一个人都用不着死的。我为了让你们相信我已经中毒,早吃下了自己的那一份,刚才又吃掉了三个人的份,也就是说,这里有三个人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活着走出去了。”

  除了叶信以外,殿上的人都已经化作泥塑,元脉产生的异动,他们早感应到了,只是他们都认得五月灰神,以前也用五月灰神进补过,所以根本没当回事,现在叶信这番话,才发现情况不对,元脉的震动越来越凶猛,元气流转的速度也越来越快,按照以前的经验,现在五月灰神的药效应该已经开始衰竭了。

  宗别离慢慢转过身,用阴冷的目光看着小福子:“福总管,没想到啊没想到,你居然是内奸!”

  “啧啧……”小福子吧嗒了几下嘴,用一种幽怨的声音说道:“有意思么?还亏得让我喊你一声大哥?抖威风的好事你都做完了、做绝了,轮到我什么都不剩,我可是为了你在宫里苦苦守了两年余啊,天天挨打受气……“

  “我才是主将,在这打烊总结的时候,当然要突出我的个人风采!”叶信说道。

  “你……好!”小福子咬牙切齿的点了点头,随后低头摆弄着手指:“你教我的表达鄙视的手势是什么来着……对了!”

  小福子猛然抬头,冲着叶信伸出了食指。

  “中指!是中指!”叶信以手扶额:“你这家伙……有时候记性好得出奇,有时候又烂成了渣,你总这样,我以后还怎么放心吃你的药?!”

  “爱吃不吃!”小福子撇嘴说道。

  叶信和小福子的交谈很短,有些很容易懂,有些莫名其妙,但这并不影响殿内这些上柱国级强者们对叶信和小福子的关系做出判断,他们是可以交托生死的兄弟!

  自从叶信崛起之后,天罪营的势力划分已成了各个世家努力打探的目标,一鬼双骑四凶八虎已不是秘密,鬼先生做为叶信最信任的人,应该是一个年岁已高、面色阴沉的老者,至少也是中年人,否则怎么敢自称先生?

  不过,结果大大出乎了他们的意料,其实小福子的眉目很清秀,这样的相貌怎么也和‘鬼’字沾不上关系。

  在场的人里,只有叶信才知道鬼十三的可怕,鬼十三拥有双重人格,平常无事时,鬼十三就像邻家的一个大男孩,遇到压力,鬼十三所展现出的心狠手辣,连叶信也会为之侧目。

  “小福子,你……你敢……”铁书灯目眦欲裂,发出疯狂的吼声,但还没等他喊完,一口鲜血已从他口中喷吐出来。

  在大殿中,铁书灯的实力最差,受到七月灰神的影响自然也最大,现在他的元脉已经开始出现破损了,加上此刻怒火攻心,终于见了血。(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