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六六章 第一智将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想不到,少帅在两年前就在王宫中伏下这一子,谋略之高远,可圈可点。”宗别离慢悠悠的说道:“不过,鬼先生是少帅最信任的人,居然能狠下心把他送入宫中,受阉刑之苦……未免有些过分了,换成老朽,是舍不得如此苛待亲随的。”

  “我倒是想让他挨那一刀,但考虑到事后可能遭遇的报复……”叶信顿了顿,失笑道:“还是算了吧,我可不敢。”

  “宗老就莫要挑拨离间了。”小福子一脸玩味的看着宗别离:“我的童子功早已到了马阴藏相的境界,瞒过那些內监是不成问题的。”

  宗别离面沉似水,眉头挑了挑:“看样子……这一局是少帅赢了?”

  到了此刻,宗别离已明白自己确实中了七月灰神的毒,体内元脉的震荡已越来越剧烈了,元力犹如脱缰的野马,事实上,宗别离的表现算是最好的,宁高悟、周破虏、吴秋深乃至韩三昧等人,都露出了痛苦之色,而铁书灯早已瘫软在王座上,他的耳朵、鼻子、嘴还有眼睛,都在向外渗血,几乎让他变成了一个血人。

  “你以为呢?”叶信淡淡回道。

  “幸好,老朽做了万全的准备,少帅,你既然知道我是名将之主,也太大意了吧?”宗别离轻轻叹了口气,随后他的视线转向叶信身后的那两个戴着斗笠的人:“不知这两位又是何方高士?”

  白衣人向前走了一步,用一种极具磁性魅力的声音缓缓说道:“见过宗老。”

  “你……你你……”知道叶信早洞穿了他的阴谋,将计就计,反而让他中了毒,宗别离尚能保持冷静,他对自己有信心,对名将有信心,但听到那个声音,却让他大惊失色,竟然差一点扶案站起来。

  白衣人摘下斗笠。露出了一张倾国倾城的脸,随后微笑着对宗别离说道:“半年不见,宗老风采依旧啊。”

  “萧魔指?!”宗别离发出怒吼声。

  宗别离喊出这一声,竟然让韩三昧、王芳和沈忘机全都吐出了鲜血。因为心中的震骇太过强烈了,他们无法控制自己的血气。

  下一刻,韩三昧三人都已委顿在那里,他们连一根手指头都动不了,最多是用绝望的目光看着叶信。他们没有看萧魔指,只盯着叶信,因为萧魔指是叶信带来的。

  果然……叶信是对铁家彻底失望了么?所以要趁着这个机会,把大卫国的巅峰战力一网打尽?!

  他们能理解叶信为什么会做出如此疯狂的选择,换成他们,面临天下虽大却再无立锥之地的绝境时,也很可能选择去毁灭,但,他们没办法接受,叶信。你好狠毒!

  “叶……叶叶……”铁书灯已到了濒死边缘,他用最后的力气举起手,遥遥指向叶信,因为他也同样认为,大卫国完蛋了。

  叶信的视线落在铁书灯的脸上,他摇了摇头:“三哥,刚才我让你走的时候,如果你答应了,我会给你一片黑矛叶,现在……已经晚了。再没有谁能救得了你了。”

  铁书灯突然发出尖锐的抽气声,他的鼻孔和嘴以一种极快的频率向外喷吐着鲜血,显然他此刻的心跳有多么惊人。

  终于,铁书灯的身形顺着王座一点点滑下去。滑到了矮案底,他正式上位只有几个小时,便走到了终结。

  最大的讽刺是,不论是对局这一方的叶信、鬼十三、萧魔指,还是那一方的宗别离以及他所带的四个随从、还有宁高悟、周破虏和吴秋深,焉或是沈忘机和王芳。都没有再看铁书灯一眼,唯有韩三昧,痴痴的对向铁书灯滑下去的地方,眼泪与鲜血混杂着,不停的流过他那张苍老的脸。

  对叶信和鬼十三来说,既然铁书灯做出了选择,那就是敌人,无需怜悯;对宗别离等人来说,他们根本就没把铁书灯当回事,死了就死了;对沈忘机和王芳来说,他们目睹了整个过程,叶信不是没有给过铁书灯机会,而铁书灯偏偏选择了战争,咎由自取,这样一个把大卫国带人绝境的国主,恨都恨不够,又怎么会去痛惜?!

  “萧魔指,你可想清楚了!”宗别离一字一句的说道。

  他最忌惮的人只有两个,一个是叶观海,一个就是萧魔指,至于叶信,虽然很厉害,先后击杀了魏卷和官翰雨,但对他来说,尚构不成威胁。

  而萧魔指就不一样了!

  他曾亲眼所见,萧魔指杀了一名落霞山的修士,并抢走了一朵厄运之花,就算保持在巅峰状态,他也不敢说能完胜萧魔指,最后纵使赢了,恐怕也要付出惨重的代价,更别说现在他已经中了毒。

  “宗老这是何意?”萧魔指好像有些不明白,皱起那双好看的清眉,随后又恍然大悟:“宗老误会了,我只是应少帅之约跑到这九鼎城看热闹的,此间不管发生什么,都和萧某没有关系。”

  “当真?”宗别离愣了愣,随后眼中闪过一缕喜色,如果萧魔指要出手,他真的无法预料结果,萧魔指要看热闹,那就轻松多了。

  “萧某……”萧魔指显得有些费解,上下打量着宗别离,良久悠悠叹了口气:“宗老,你输了。”

  “什么?”宗别离一呆,随后喝道:“萧魔指,你一向自认讲信义,一诺千金,今天要出尔反尔么?”

  “宗老不要动怒,我只是就事论事。”萧魔指再次叹了口气:“所谓旁观者清,少帅邀请我来九鼎城,但什么条件都没有,只是让我来看个热闹,也就是说,他不怕我,就算我帮你,他也有必胜的把握;而在宗老这边,好像很忌惮萧某啊……既然先要萧某做出承诺,那也意味着,萧某是很重很重的筹码,足以重到把宗老您压垮,所以您才会这么紧张,是这个道理吧?”

  宗别离错愕片刻,慢慢侧头,用审视的目光看向叶信,他似乎在对叶信做重新分析。

  宁高悟、周破虏和吴秋深面面相觑,他们以前只是听说过萧魔指的名声,但从没有机会接触过,现在看来,天下第一智将果真名不虚传!萧魔指是不屑于为这种事撒谎的,他说与叶信没有勾结,那就肯定没有,仅仅是通过叶信的态度,和宗别离的态度,就判断出最后的结局,而且其中的道理无懈可击。

  在萧魔指说出这番话之前,他们虽然中了毒,但也仅仅是为叶信深不可测的心机而震骇,绝没想过叶信会赢,而且刚才叶信揭露了一个秘密,宗别离已经得到了证道丹,也意味着宗别离已经晋升为修士了!

  心机再厉害,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也是没有周旋余地的!

  萧魔指的判断,让他们有了一种恍若从梦中惊醒的感觉,叶信,真的只是他们想象中那样么?

  “看来我要改主意了。”萧魔指笑着对叶信说道:“如果少帅需要萧某搭把手,只要不是太过勉强,萧某愿助少帅一臂之力。”

  “萧魔指,你这小人?!”宗别离大惊。

  “您又误会了……”萧魔指满脸的无奈:“宗老啊宗老,难道您真看不出来,少帅根本没有让我出手的意思么?我指的……是少帅请我来九鼎城的真正用意啊……”

  “萧帅,这可不像是你的为人。”叶信笑道。

  “少帅这话让萧某心中好生不是滋味。”萧魔指摇头道:“两年前萧某处于进不可进、退无可退的窘境,再进一步就要功高震主,退下去萧某则会死无葬身之地,真是四顾茫茫、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啊……少帅那几句话,让萧某眼界突然一亮,尤其是那一句‘养寇自重’,让萧某明白原来还可以这么玩!“

  “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是我啊,如果我不为寇,萧帅又怎么会放我一条生路?”叶信笑道。

  “不然。”萧魔指说道:“我以前一心要做姜能的家犬,每每患得患失,纠缠郁结,都是因为姜能态度的变化,等于我给自己戴上了一条永远放不开的枷锁,是少帅让我看到了另外一个世界,一个从家犬变成人的可能,这对我来说,是又一次的启蒙,没有少帅,我也领悟不到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的心境。”

  叶信突然愣了愣,萧魔指提到了心境?而且萧魔指眉眼间隐藏着激昂之意,莫非这两年来萧魔指的进境又得到了大幅攀升?!但没有证道丹,萧魔指是没办法突破尘俗壁垒的,那么推测下来只剩下两种可能了,萧魔指不是淬炼出了另外的杀招,就是把杀招淬炼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

  “何况,少帅刚才提到的两年,让我想到了一个人。”萧魔指微笑道。

  “是谁?”叶信心中暗叹,他一直忌惮萧魔指不是没道理的,这个人太聪明,稍微给他一点启示,他就能猜出很多东西。

  “渔道。”萧魔指说道:“渔道没有来,那么如果萧某果真要帮宗老,恐怕渔道会拿魔军开刀吧?”(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