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六七章 人渣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萧帅想得太多了。¥f,”叶信说道,这正是他针对萧魔指布下的计划,事实上他和萧魔指并没有本质上的矛盾,而萧魔指又已经进了名将,都把自己的身份、乃至目标公开,他们反而有互相扶持互相帮助的可能性,如果他要想把名将抢回来,需要得到萧魔指的帮助,而萧魔指想炼出证道丹,只有厄运之花是不够的,同样需要他叶信的帮助,所以,他才会写信邀请萧魔指。

  也所以,虽然宁高悟、周破虏、吴秋深等人都来到了这里,他们明显是要帮宗别离,但叶信对他们并无杀心,至少要在进行一场足够详细的交流之后,再做决定。

  如果萧魔指倒向了宗别离,那他只能痛下杀手了,他对自己有信心,对鬼十三也有信心。

  “是我想多了”萧魔指一笑,叶信对他萧魔指深怀忌惮,他又何尝敢忽视叶信或许一生中唯一一次轻松击杀叶信的机会,就是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这两年来叶信的成长太快太惊人,在萧魔指眼中,叶信是一个怀有剧毒的人,一击不中,就会引发可怕的反噬,萧魔指顿了顿,又笑道:“不管少帅怎么说,这份大人情萧某是不会忘的,今天我不会管,以后呢,少帅要做什么尽可以算萧某一份。”

  “好,我一直在等萧帅这句话。”叶信点头道。

  “这位是破山公宁高悟吧”萧魔指的视线落在对面的宁高悟身上。

  “真是老夫。”宁高悟露出苦笑:“老夫身体有些不适,还望萧帅不要怪老夫失礼了。”

  七月灰神本是大补之物,可他们都无法承受,此刻变成了剧毒。

  “这位是周破虏周帅这位是吴秋深吴帅了久仰久仰。”萧魔指笑道。

  周破虏和吴秋深勉强向萧魔指点头示意,萧魔指突然转头看向叶信:“少帅,我有一个不情之请。”

  “什么不情之请我看你是想做个顺水人情吧”叶信淡淡说道。

  萧魔指一愣。随后发生大笑:“少帅真是有一颗七窍玲珑心,别人不知道,反正我萧某是真服了你了”

  “因为我本来也有这个意思。”叶信说道。虽然他和萧魔指在大方向上达成了一致,但小处的勾心斗角是免不掉的。他一直在防着萧魔指,怎么会让萧魔指平白占上大便宜

  “哦”萧魔指眼神闪烁着。

  “宁公和周大人、吴大人只知名将,却根本不懂宗老是如何运作的。”叶信缓缓说道:“宗老自成一系,比如说他前几天派人来劫我大卫国的内府,派的就是他自己的心腹。”

  “结果被少帅撞破了不知道宗老的心腹又是什么人”萧魔指很默契的接了话。

  “是申屠痴。”叶信说道。

  “是他”萧魔指露出惊讶之色,随后看向宗别离:“宗老好本事”

  萧魔指倒是了解申屠痴,申屠痴的战力与他是不相上下的,但那是在两年前。这样的猛士,居然也被宗别离收服了

  对面的宁高悟等人显得很惊愕,都转头看向宗别离,他们根本不知道这件事。

  “有好处的事,当然要由宗老的心腹出面了,没好处的事,宁公这些人就能派上用场了。”叶信冷笑道:“至于萧帅你么连看热闹的资格都没有。”

  “这么说,其实宗老和姜能、铁心圣都是一类货色啊。”萧魔指叹道:“他们要的是狗,不是人,所以宗老才会到处奔波。他必须审时度势、察言观色,能被他所用的,自然会引为心腹。不可能任由他摆布的,成了名将的外围,象萧某这样根本不会被他控制的,也就被宗老忘掉了。”

  宁高悟等人脸色大变,其实叶信和萧魔指配合得不错,你一言我一语便把宗别离的秉性剖析得很分明,更重要的是,他们事先可没有演练过,能如此默契。是因为他们对宗别离的判断是一样的。

  “宗老,记得我进入名将的时候。您亲口和我说过来,我们图谋的是诛天伐地。如果成了,会给大家找到一条天梯,如果败了,所有人都会粉身碎骨所以我们相互之间一定要信任、要团结”宁高悟一字一句的说道:“可你就是这么做的”

  宗别离不语,其实他很希望众人继续声讨他,七月灰神的药力再厉害,也会熬过去的,这世界打打杀杀,最后能决定胜败的可不是嘴,而是拳头、是力量他已经突破了尘俗的最终壁垒,再给他一点时间,他相信自己能走出困境

  “宁公正因为这么想,才会和周帅、吴帅的关系变得这般亲近吧”萧魔指说道:“可见周帅和吴帅也同样是光明磊落的人只是宗老却有别的算计啊“

  宁高悟等人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叶信和萧魔指的分析是正确的,他们分别在不同的国家掌控军权,根本没有机会相互了解,知道了对方的身份之后,能这么快达到彼此认同,正因为宗别离的那些话,他们做的是诛天伐地的大事,必须要团结、信任,否则名将绝对无法长久,他们也就没办法找到那条天梯了。

  “那些话本来就不是宗老说的,而且名将的缔造者对天下名将的要求。”叶信再次发出冷笑道。

  “名将不是宗老一手所创的么”萧魔指刚才只是为了配合叶信,才屡屡做出吃惊之色,现在是真的惊讶:“不是宗老又是谁”

  “是叶观海。”叶信缓缓说道。

  叶信说出叶观海这三个字,殿内已变得一片死寂,因为叶观海所隐藏的涵义太丰富、也太厚重,一瞬间让大家隐隐明白了很多。

  叶信为什么知道名将为什么早就预料到宗别离的阴谋,反过来算计了宗别离这些都能从叶观海的名字当中得到启发。

  萧魔指看了看叶信,又看了看宗别离,发出由衷的长叹声:“我就说么宗老看起来像田间老叟一样勤奋、固执,很注意算计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他哪里来的如此疯狂的念头,竟然要剑指宗门如果名将是狼帅一手缔造出来的,那情理就通畅了,狼帅有这样的眼光和见识。“

  “宗老最擅长鸠占鹊巢了,他进无生军,挤走洪无垢,掌握了无生军的控制权,进入名将,又害死了我父帅,而且还舔着脸到处说名将是他一手创立的,这是一个真真正正、彻彻底底的小人,迎风三十里,我都能嗅到他人渣的味道。”

  “人渣这个倒是很贴切”萧魔指笑了起来,随后他俯下身从叶信的菜盘中捻起三片黑矛叶,缓步向宁高悟那边走去,接着一一把黑矛叶放在他们面前。

  刚才萧魔指是想把这份人情揽到自己身上,才向叶信提出不情之请,谁知叶信根本没给他机会,不过,他反而感觉叶信这个人更有意思了。

  萧魔指是一个很傲娇的人,能入他的眼,仅有实力是不够的,还要有让他也为之惊叹的眼界和见识。

  宁高悟三人都露出激动之色,再不犹豫,急忙把黑矛叶放进嘴中。

  而王芳和沈忘机脸色已变成死灰,他们终于明白,叶信为什么要他们离开了,刚才所展露出的信息,是决不能允许局外人活着离开的,他们以国事为重,一定要留下来,现在总算是知道真相了,区区一个大卫国,和名将这个组织相比,完全是不值一提的,可他们又能做些什么

  “萧魔指,我再给你一个机会,现在回头还不晚。”宗别离冷冷的说道,他终于感觉到体内的元脉喷张似乎开始缓和了,也代表着生死对决的逼近。

  萧魔指看向宗别离,随后皱了皱眉:“少帅,看出来了么他和我们不是同一类人,怎么说呢他活得好像有些太浅了,他的眼光只停留在自己的院子,在意的也只有院子里那些鸡鸭鹅狗,他看不到天空,看不到日月轮转,也看不到浩瀚的星海。”

  “呵呵“叶信笑了:”宗老,刚才萧帅说了那么多,你没听懂么萧帅所希望看到的名将,人与人的地位是平等的,或许会分大小,但绝不会有尊卑,我或许能成为将主,但我也只是名将的召集者、协调者,名将中不存在君臣宗老啊,现在你还想让萧帅过去帮你,岂不是对牛弹琴“

  “也罢,萧魔指,这是你自己选的。”宗别离又看向叶信,随后慢慢站起身:“叶信,我承认你很聪明,但你忽略了一件事,赢者为王啊谁能活着走出这座大殿,谁才是真正的将主”

  “宗老好像也忘了一件事,忘了谁是我的父帅。”叶信淡淡回道:“厄运之花对别人来说,或许是一件难事,对我而言,却是不存在问题的,你还以为,只有你一个人服下了证道丹么”

  萧魔指愣住了,宁高悟、周破虏和吴秋深也愣住了,王芳和沈忘机虽然不懂,但明白证道丹一定是一种异常关键的灵丹妙药。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