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七零章 韩家覆灭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沈忘机和王芳心中一松,其实从他们的角度说,加入名将并不是坏事,谁不想找到天梯?以前是根本不知道有这样一个组织,现在知道了,生命中本能的向上的**便一发而不可收拾,只不过,由萧魔指接引他们进名将,心中的感觉很怪异,毕竟萧魔指是大卫国最可怕的敌人!

  鬼十三低头仔细看了看宗别离的吐息,随后也向外走去,叶信走到门口,轻轻推开了殿门,他没有回头,只是缓缓说道:“各位回去之后好好休息一天,后天我们要聚在一起,给未来做出一个尽可能详细的规划。●⌒,”

  宁高悟等人相互对视了一眼,宁高悟长声说道:“我们明白,将主请放心。”

  以秋戒察为首的老将们,还有薛白骑和谢恩两人,正向这边行来,叶信眯起眼,看了看远方的秋戒察,随后把视线转向天空,他有些出神。

  鬼十三走到叶信身边稍后的位置上停下了,他侧头看向远方走动的內监和宫女,铁书灯不想让风波泄露出去,严令宴会召开后任何人不得接近偏殿,那些內监和宫女只能在远处等待,酒宴过后他们还要收拾东西的。

  鬼十三的手指微微动了动,叶信突然道:“他们是无辜的,也根本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

  “我又没想做坏事。”鬼十三笑了笑:“不过……老大,说句心里话,你早就该象今天这么做了。”

  “十三,你做事有些太过急功近利。”叶信说道。

  “老大,你做事有些太过婆婆妈妈。”鬼十三回了一句。

  “你又是想找不自在了?”叶信皱了皱眉。

  “好了,我只是说说而已。”鬼十三说道:“几年了,我最多是帮你出些主意,真正做决定的,还得是你啊。”

  “说得好听。”叶信冷笑:“让宗别离去抢内府,你告诉我了么?”

  “老大,这事情可不怪我。”鬼十三咧嘴道:“宗别离那么厉害。他向我要钥匙,我还敢不给他么?”

  “你至少可以告诉我一声。”叶信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得什么主意!你想让我气疯了,然后就会按照你的思路走。”

  “老大,你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鬼十三叹道:“你以为宗别离好对付?他把我看得死死的。我根本没办法离开他身边,怎么给你传消息?”

  “算了,过去的事情我也不提了。”叶信说道:“但作为惩罚,你的婚事就由我做主了。”

  任凭鬼十三有千奇万变,也被叶信跳跃性的思维弄晕了:“什么……我的婚事?”

  “嗯。”叶信顿了顿:“你觉得铁卉真怎么样?”

  “啊?为什么是她?”

  “我是为弟兄们的未来考虑。”叶信说道:“虽然铁人豪几乎没办法摆脱我的控制。但还是有可能出现万一的,你能把铁卉真娶进门,那么我就有底气了,铁人豪不听话,我干脆废了他,立铁卉真为女主。”

  “我不干!”鬼十三断然摇头。

  “你再仔细想一想。”叶信说道:“如果铁卉真能为女主,你就是摄政啊,权力比我们几个太位还要大。”

  “你可就拉倒吧,叶哥哥!”鬼十三被气笑了:“我可不认为铁人豪敢不听你的,好。就算他有胆量,我当上摄政了,有个屁用?还不得被你管着?!老实和你说,别的事情,你可以替我做主,我的终身大事,绝不容你乱插手,我要去找我自己的真爱!”

  “唉哟哎哟……还真爱呢?”叶信侧头用古怪的目光看着鬼十三。

  “你和我讲得那些故事,不管是真是假,反正我是很憧憬的。”鬼十三说道:“所以。我认定了,一定要找到心目中的那个人,否则我宁愿做一辈子单色狗,你别逼我哈。你敢逼我,我就敢去勾搭叶玲!”

  “你……”叶信语塞了,他还真不敢和鬼十三较真,这家伙被逼急了,是什么事情都能干得出来的,接着。叶信很明智的转移了话题:“那你觉得谢恩怎么样?”

  “你一定要挑一个兄弟往死里坑是不是?”鬼十三一脑门的黑线。

  “防患于未然么。”叶信说道。

  “谢恩不行,他太懒,驾驭不住铁卉真,唯一一个能管得住铁卉真,也不会给铁卉真空子钻的,只有渔道。”鬼十三说道:“如果出现最不好的状况,他还可以毫不犹豫的杀死铁卉真,那家伙的心硬起来,和钢铁一样,绝不会沉迷在温柔乡里,其实……我认为他比你更资格做统帅,只是他远不如你聪明。”

  “渔道不行,你再帮我想个人选。”叶信摇头道。

  “那……就真真吧。”鬼十三说道。

  “什么……你什么意思?”叶信大惊:“真真……是个男人?”

  “不是啊……”鬼十三也很惊讶的看着叶信:“我记得你刚进天罪营的时候,我还拉着你偷看过她洗澡呢,她是男是女你没看到?”

  “你他吗的……这种事少提!很荣耀么?!”叶信咬牙切齿的说道:“当时我只是想和你交个朋友,所以才陪着你去的,现在每次想起来都后悔!”

  “哈哈哈……”鬼十三干笑道:”我可记得你当时看得很认真。“

  “我当时是在想怎么才能说服你。”叶信气道:“她是女人,怎么可能迎娶铁卉真?”

  “不用迎娶啊,让她们偷偷暧昧呗。“鬼十三说道:”你要的不过是控制铁卉真,真真可以做到的,咦……你看她们的名字,是不是很有缘分?这样有两个好处,一:真真的能力摆在那里,你可以放心了,二:我一直好奇女女是怎么玩的,也算满足了我一桩心愿。“

  “你这家伙……童子功练得快走火入魔了吧?!”叶信吐出了一口粗气,就在他要发作的时候,秋戒察和薛白骑等人已经接近了,他只能按捺住怒火。

  “大人!”薛白骑说道:“宗家已经抄没了,但没有发现宗家的死士。”

  “弟兄们伤亡大不大?”叶信问道。

  “狼骑没有伤亡,义盟折损了三十多个弟兄,还有十几个弟兄受了伤。”薛白骑说道。

  “收获怎么样?”叶信又问道。

  “墨衍那边正在清点,明天早晨应该清点差不多了。”薛白骑说道:“我们留了二十个俘虏,也不知道能不能问出有价值的东西来。”

  “钟振堂呢?”叶信说道。

  “被墨衍杀了。”薛白骑回道。

  “回去告诉墨衍,按惯例把抚恤发下去吧。”叶信说道。

  “是。”薛白骑点了点头。

  叶信的视线转到了秋戒察身上,只短短一个月不见,秋戒察似乎又变得衰老了,脸上的皱纹也更深了,眼中的神色复杂到了极点,一直在静静的看着叶信。

  秋戒察离开九鼎城刚过一个月,九鼎城就连番发生巨变,叶信举起反旗,攻入九鼎城,逼死了铁心圣,接着又闹出风波,继任的铁书灯估计也难逃一死,如果他在九鼎城,一定要千方百计阻扰叶信的,他是纯粹的军人,绝不忍看到大卫国发生内讧。

  可他偏偏不在,等到听到消息,一切都来不及了。

  “秋叔,事情已经过去了。”叶信淡淡说道。

  秋戒察露出苦笑,随后长叹一声:“少帅,大卫国已是满目苍夷,再也经受不起内耗了!”

  “首先,不是我要去耗别人,而是别人一定要来耗我。”叶信说道:“其次,你也太小瞧一个国家的底蕴了,这种风波顶多算是伤筋动骨,但根底犹在,不碍事,以后如果再有人挑衅,我还会继续耗下去。”

  就在这时,远方又出现了人影,居中的正是铁人豪,月虎守在铁人豪身侧,后面跟着的都是义盟的武士。

  叶信冲着秋戒察摆了摆手,随后向前方迎去,片刻,月虎的队伍已经接近了,铁人豪的神情明显有些怯怯,但他还是勉强露出笑容,开口叫道:“信……信哥……”

  这一声‘信哥’叫得很僵硬,叶信不以为意,笑道:“殿下终于到了。”

  “信哥!”铁人豪又叫道,这一声就比刚才自然得多了:“铁书灯那国贼呢?!”

  “已经伏诛了。”叶信叹了口气:“我本来是想把他交给殿下亲自处置,但他……可能是承受不住失败的打击,暴病身亡了。”

  “死了?”铁人豪有些失神,随后恶狠狠的说道:“活该!只是这样有些太便宜他了!”

  “十三,明天的大典都准备得怎么样了?”叶信看向鬼十三。

  铁人豪愣了愣,那不是福总管么?

  “全都准备好了,我们只需要把昭令改动几个字就好。”鬼十三说道:“其他的,一应具备,铁书灯和韩三昧为这场大典没少费心思,什么都不缺。”

  “哈哈哈……这可算便宜我了!”铁人豪大笑,旋即感觉到不对,他是国主,怎么能是便宜他呢?是理所当然才对!接着,铁人豪眉头皱起:“韩三昧何在?”

  “韩三昧也死了。”叶信说道:“殿下听到喊杀声了吧?邓大人已经回来了,韩家……也应该差不多了吧。”(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