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七二章 总纲领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整整一夜的屠杀,韩家在九鼎城的势力终于灰飞烟灭了,虽然肯定有漏网之鱼,但已经是掀不起波浪了。⊙。⊙

  第二天清晨,邓知国来到叶家,他的眼睛已经杀得血红,一身重甲几乎被染成了黑红色,不过在叶家他显得非常恭谨,和叶信长谈了一个多小时,告辞回府,接着沈家、王家、温家还有邓家派出了无数信使,赶往各个军镇,四个世家合力要把韩家的势力连根拔起。

  接着就是铁人豪的登基大典了,大典由沈忘机主持,叶信没有参加大典,只是在大典前找过铁人豪聊了一阵,这一个月来,他出的风头太大太多了,叶信不想过于频繁的出现在人们视野的正中央,去找铁人豪,仅仅是为了让铁人豪宽心罢了。

  到了晚上,名将的成员们聚集一堂,这才是叶信最重视的,为了这场集会,他已经做了很多准备。

  集会的地点就在叶家,叶信让人把正厅腾了出来,并且找来一群木匠,用短短两个小时,打造出了一张很大的空心圆桌,在圆桌周围摆了十三张椅子。

  叶信用心良苦,萧魔指的态度很明显,他可以把人看成伙伴,但绝不容许有谁当他的主子,所以叶信用这种空心圆桌来表明自己的态度,灵感来自亚瑟王的圆桌会议。

  这不止是态度,也是一种允诺,萧魔指是个聪明人,会明白叶信的想法。

  黄昏时分,名将们都到了,他们看到形状如此古怪的大圆桌,显得有些诧异,露出思索之色,事实上能走到这种高度的强者,都不是傻瓜,萧魔指能明白的,他们也能明白。

  叶信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左侧是鬼十三。右侧是薛白骑和谢恩,萧魔指、洪无垢等七个人也纷纷落座,还剩两个空座,是特意留给渔道和真真的。

  叶信极有识人之明。在座的人,都会成为名将的根,天罪营的精锐们,有的能做锋将、有的能做勇将、有的能做悍将,但做不得名将!

  叶信只对鬼十三、薛白骑、渔道、真真和谢恩寄予厚望。这和地位无关,和能力无关,和亲厚也无关,人的某些能力有时候真的就要靠天生具备,学是学不来的。

  原本应该是十四个位置,宁高悟座下的归北曾经是天罪营的人,能力不差,实力也不差,但他已离开了天罪营,不能给宁高悟两个位置。这对其他人不公平。

  大厅外,天罪营的精锐们把这里围得水泄不通,连墨衍都从母鼎那边赶过来了,这里的谈话是决不能让任何外人听到的,墨衍的妖眼笼罩的范围极大,任何人靠近都无法避开他的洞察。温家的山炮也在,叶信知道温容很快就会离开九鼎城,去青元宗修行,便把山炮拉到叶家了,一方面是很稀罕那个憨货。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他隐隐猜出了山炮的来历,如果以后要对付青元宗,山炮会成为强大的助力。

  众人落座之后,先是寒暄了一阵。接着吴秋深微笑道:“少帅昨天的正邪之说,但是很新鲜啊,有了阵营,才会有正邪,你在大卫国,自然认为大卫国是正义的。我在大息国,自然认为大息国才是正义的。”

  “以自我为中心,这是人性,也是物性。”叶信笑道:“我曾经听到过两句震耳发聩的话,人性是物性的绽放,人道是天道的赓续。”

  “将主,此话何解?”洪无垢问道。

  “这就是我们名将的总纲,我会慢慢给大家解释的,可能……一时半会解释不明白,大家耐心些,给我点时间。”叶信说道:“其实这世间是有法则的,不论是蝼蚁、是凶兽、焉或是我们、是修士、乃至神明,都无法挣脱法则的约束。”

  大厅中突然变得一片宁静,良久,萧魔指缓缓说道:“不知将主所说的是什么法则?”萧魔指昨天还叫叶信为‘少帅’,今日已改成将主,应该是看到了厅中的布置,明白了叶信的用心,自然也就承认了叶信的地位。

  “递弱代偿。”叶信说道。

  鬼十三叹了口气,心中暗道,悠忽,你继续忽悠……

  叶信这些话曾经和他探讨过,但没办法说服他。

  “递弱代偿?什么意思?”宁高悟问道。

  叶信的话,让他们听不懂,但又明显不是乱说。

  “我年幼时曾经遇到过一位异人,是他教会我,怎么样去洞察这世界的法则,只是……他的学说太过深奥,我苦苦思索了这么多年,也不过是知道了一知半解,这个……该怎么说呢……”叶信沉吟片刻:“他的意思是指,生命在进化的同时,会不断的丧失生存能力,然后生命本身必须想出种种办法,去弥补失去的生存能力,然后会变得更强大,而丧失的生存能力也会变得更多。我这么讲你们明白了么?”

  萧魔指和洪无垢等人面面相觑,他们听得云山雾罩,事实上在座的各位对自己的能力才智是充满自信的,但叶信那番话实在是太难懂了。

  “最开始我也不懂,想了几……近十年吧,才算隐隐找到了一些窍门。”叶信说道:“那个异人给我讲过一个故事,他所来的那个世界,是很奇妙的,他认识一个人,叫‘轻’,没什么本事,最为无能,但活得最稳定,他还认识一个人,叫‘油’,本事很大,但自从生下来之后,就会快速衰老,然后释放出极强的力量。另外在他那个世界的传说中,还有几个人比‘油’的力量更强大,但都是方生方死的,他们的力量太强,强到了与法则无法共存的境地。也就是说,力量越强大,生存就会越不稳定。“

  “我……还是不太明白。”宁高悟皱起了眉头。

  “我们都是上柱国,也都明白力量给我们带来了什么好处,怎么会越强大就越不稳定呢?“吴秋深说道。

  “吴帅,你指的是与环境的相互影响,我指的是内在。”叶信说道:“这么说吧,世界上有无数你我用肉眼根本无法发现的微小生命,它们和几万年前、几百万年前、甚至是几亿年前,都没有什么区别,因为它们拒绝变得强大,也就拥有了无以伦比的稳定性。“

  “那是什么东西?我们看不到?”周破虏奇道。

  “好吧……我放弃了,可能是我的嘴太笨,或者我还没做到真正理解,一时真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说起。”叶信无奈的摇了摇头:“不过,希望大家记住我的话,以后,你们会得到自己的体验,才有可能慢慢理解我。在我来说……我曾经以为那异人所说的法则只属于他的世界,与我们的世界无关,但,等我服下证道丹,突破尘俗的最终壁垒,晋升为修士之后,才突然发现,我们也受到了这个法则的影响。”

  “怎么?”萧魔指一愣,这里除了叶信和鬼十三之外,都是上柱国级强者,尚没有突破尘俗的最终壁垒,当然会对这个问题产生兴趣。

  “我还记得被庄不朽打伤之后,逃到天缘城休养,最开始两、三个月,我只用掉了一颗元石。”叶信抬头看向宁高悟:“破山公,你如果想保持在巅峰状态,需要用去多少颗元石?超过多久没有动用元石会影响到元脉?”

  “我?”宁高悟沉吟了一下:“如果是战时,必须保持巅峰状态,每个月至少要用去七、八颗元石,如果是平常……最多能维持三个月,三个月没有元石的滋养,我就会感觉到元脉有枯萎的迹象,除非每天都要用去七、八个小时凝聚元气。才能化解那种感觉。”

  “我和破山公差不多。”周破虏说道。

  “我想保持巅峰状态,每个月五颗元石就够了,如果断了元石么……我应该能坚持半年。”吴秋深说到这里自嘲的一笑:“五年前我曾经获罪于国主,把我打进天牢,熬了近半年才算脱困,呵呵……我也不太清楚那是不是我的极限。”

  “我用的多一些。”萧魔指说道:“每个月需要二十颗元石,至于中断……我还没机会去尝试,为什么要中断呢?反正我也不差那几颗元石。”

  “那你估计一下你能坚持多久?”叶信问道。

  “应该能有……四、五个月吧。”萧魔指说道。

  “我再给你估算一下。”叶信说道:“四、五个月,你会感觉到元脉有枯萎的迹象,那么往多了说,最多五年,你就会变成一个废物。”

  “五年没有元石?那怎么可能?”萧魔指笑道。

  “十三,说说你。”叶信说道:“你现在保持巅峰状态,每个月需要多少颗元石?”

  “你这么问……我突然也感觉到不对劲了。”鬼十三皱起眉头:“晋升为修士,我就像从一个孩子一下子变成壮汉一样,如果要保持巅峰状态,并且继续修行,每天至少要用去一颗元石。”

  “我也差不多。”叶信说道:“这就是我今天要提到的重点!也是名将的主要目标!”(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