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七三章 颠覆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将主所说的莫非是……资源?”萧魔指缓缓说道。

  “没错,就是资源。”叶信说道:“我有一种感觉,实力越强、进境越高,元力就变得越不稳定,所需要的元石也越多!或许,各位都觉得自己掌握着不少资源,没必要担忧,但你们错了,这是迫在眉睫的大问题,如果现在不给自己打下极好的基础,用不了多久,你们就会感到头疼了。”

  “真的是迫在眉睫么?”宁高悟笑了笑:“老朽虽然不才,但是在大任国也算是有些声望,任家每年得到的元石至少在三千颗左右,其中有一半老朽能自己做主,不管怎么样……应该尽够用了。“

  “将主应该是在提醒我们未雨绸缪吧?”周破虏说道:“我周家每年的收益也有不少,不可能出现困境的。”

  “两位还是缺了点想象力。”叶信说道:“我再举一个例子吧,有一面小湖,里面生长着各种各样的鱼儿,假如你用一张巨大的网,把所有的大鱼都打捞出来,称一称它们的重量,然后再过个几年,你用同一张网再去打捞,只要这几年内没经历过大的灾难和病变,也没有混入别的鱼种,你会发现,两次的收获都差不多,这就是法则在约束着所有的鱼群,不管它们如何努力去繁衍,也不可能超过上限。”

  “这倒是有道理。”萧魔指点头道。

  “我们九国其实就是这面小湖。”叶信说道:“法则永恒不变,约束到我们所有的生命,包括那些修士,这也意味着元石的总产出和总消耗都是有极限的,我多拿了,你就要少一点,各位想一想,如果资源不是那么紧张的话,各个宗门为什么要把内门弟子的数量控制得那么严格呢?你们周围肯定有人进入了宗门,再想一想。有几个能成为内门弟子?他们最多在返家的时候能风光一些,有机会充当宗门的使者,其他方面,又有什么独特的好处?”

  萧魔指等人面面相觑。叶信说得确实不假,各个世家子弟有幸步入宗门的,几乎都是外门弟子,无数年来,鲜少有人能步入正堂。更别提掌握宗门的话语权了。

  “据我所知,宗门一直在慢慢壮大。”沈忘机说道:“青元宗就是个例子。”

  “那是因为有别的宗门消失了,青元宗得到了更多的份额。”叶信说道。

  “如果宗门的资源那么紧张,为什么每年都会给我们大卫国留下那么多?”王芳说道:“他们有能力全部夺走的。”

  “王太令可曾见过老农种地么?”叶信笑道。

  “当然见过。”王芳点头说道。

  “种地是很麻烦的,只播种一颗种子,然后什么都不做,能行么?”叶信说道:“你要浇水,你要施肥,你要细心照料,这样到秋后才会有收获。事实上。我们都是庄稼,而且是一群独特的、生长得非常茁壮的庄稼,还没到收获的季节,他们当然要继续给我们施肥。”

  “那什么时候能收获呢?”沈忘机说道。

  “我们的死亡,对他们而言就是收获。”叶信淡淡说道:“我们苦苦修炼,耗去几十年的时光,从这片天地之中汲取了无穷的力量,再融合自己的气息,衍生出元力,当我们死后。我们身体中所蕴藏的元力会消失在空气中,但不是真的没有了,而是逸散到这片天地的每一个角落中,化作阳光、化作雨水、化作养料。让那些天地灵宝凝结出更多的元石。”

  厅中突然变得死一般的沉寂,在场的人都知道,叶信所说的只是一种假想,但这种假想有自己的逻辑和道理。

  “所以,他们从来不阻止我们之间爆发战争。”萧魔指慢吞吞的说道。

  “所以,天地九鼎每年凝结出的元石都在慢慢增多。”沈忘机说道。

  “这片天地确实是越来越肥沃了。”叶信说道:“你们知道外门弟子和内门弟子有什么区别么?我所知道的外门弟子。都是有家的,只要我愿意,我可以查到他们的来历,甚至能查到他们小时候做过什么蠢事,在座各位应该有人接触过宗门的内门弟子,你们可曾知道他们的过往么?他们的父母是谁?家里还有什么亲戚?任何一个内门弟子都可以!”

  “我只知道他们的名字。”宁高悟说道。

  “也就是说,他们在外面是没有家的,恩……他们的家在宗门之内。”叶信说道:“在我的猜想里,他们不是宗门从各处寻来的孤儿,就是在宗门内出生的,他们可以全身心的为宗门效力,而那些外门弟子不一样,这是内外阻绝的根本原因。”

  “很多内门弟子是从外门升上去的,但这不能证明什么。”叶信续道:“那些宗门的长老心中有数,哪些是自己人,哪些是外人,不可能让外人洞悉宗门的秘密。”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么……”宁高悟叹了口气:“高据宗门的修士,都是一群混 蛋!”

  “这种事情我以前还真没想过。”萧魔指说道:“现在看起来,确实有些古怪。”

  “破山公这么说,是因为我们没办法分得一杯羹。”叶信笑道:“如果我们都是修士,就会认为那些异想天开、图谋不轨的世家才是混 蛋了。”

  “哈哈……”萧魔指也笑了起来:“阵营决定正邪么?”

  “如果我们想得到宗门的承认,只有两条路。”叶信说道:“一条是加入他们,但这条路并不容易,首先要有当下人的觉悟,要有逆来顺受的坚韧,别人我不知道,萧帅是没可能了。”

  “我也从没想过要去加入宗门。”萧魔指说道。

  “另一条路就是颠覆。”叶信续道:“如果说九国之境是桌山珍海味,各个宗门就是正大快朵颐的贵客,我们要一个个把他们赶走,这条路比第一条路危险的多,但好在能走得畅快、自在。”

  “将主所言极是!”周破虏用力点着头。

  萧魔指等人也连连点头,他们当初第一次接触宗别离,便选择了加入名将,正因为他们都有一颗不甘臣伏的心,所以对叶信的话深感赞同。

  “我们拥有天然的优势。”叶信说道:“每一个人都掌握着军权,如果能做到巧妙配合,用不了几年,就可以创立新的局面,至少能让我们打下扎实的基础。”

  “看将主的意思……明年我们应该联手进击大羽国了吧?”宁高悟笑道。

  “攻击大羽国,我们是稳操胜券的。”叶信说道:“而且,对我有很大的好处,只是到时候破山公可能要吃些小亏,具体的事情,我们到时候再谈。”

  “无妨。”宁高悟说道:“将主只要让我能对大任国上下有所交代就好。”

  “还有件事,各位手里的证道花,是不是都不够?”叶信说道。

  “我差了一朵。”宁高悟看向叶信:“难道将主有办法?”

  “我手下有个人,在这方面颇有造诣。”叶信说道:“各位手里有连着根系的证道花,不妨交给我,如果足够幸运的话,或许我们再不会为证道花而耗费精力了。”

  “莫非……就是他养出了七月灰神?!”宁高悟动容了。

  “没错。”叶信说道:“她的进境极快,我第一次遇到她的时候,距离今天差不多有四年了,她只能养出三月灰神,等到两年前,她已经能养出七月灰神了,只是……想把灰神养到八月,非常艰难,她失败了很多次,但一直没有灰心。”

  “没想到将主座下还有这等异士!”周破虏长叹了一口气。

  “怪不得……怪不得你们天罪营的人进境都那么快。”萧魔指也叹了一口气,做为大卫国的宿敌,他对天罪营是很了解的,原本根本没瞧得起那炮灰营,等到开战之后才发现,天罪营的整体实力一直在激增,原来,叶信手里有用不完的灰神。

  “我手里倒是有一朵连着根系的证道花。”吴秋深终于下定了决心:“但为了不让外人发现,我早用冰把证道花封起来了,有用么?”

  “太好了!”叶信露出喜色:“父帅留给我的证道花,也是用冰封印起来了,我让她尝试过,但缺了根,没办法救活,她的能力可以让药草加速成长、繁衍,但没办法起死回生,所以只能把那几颗证道花都用来炼制丹药了。”

  “将主的证道丹就是他炼制的?”吴秋深大惊。

  “没错。”叶信点了点头。

  “看来我们的证道丹都要靠将主了!”宁高悟显得喜出望外。

  “交给我没问题。”叶信顿了顿:“不过,我希望我们之间联合,有明确的账目往来,说白了,尽可能不要让任何一个人认为自己吃亏了,这一次吃亏,下一次肯定要让他补回来,就说吴帅拿出了这朵证道花,如果事成,是大功一件,我至少会拿出五颗证道丹,来回馈吴帅,如果败了,我也会找到另一朵证道花,来补充吴帅的损失。“

  萧魔指等人相互对视了一眼,他们都明白了叶信的用意,名将的成员之间,要保持公平的交易,每个人都是平等的,谁都不可以压榨其他成员。(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