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七七章 长兄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邓知国跳下战马,大步走进了家门,他的脸色很疲惫,但独眼中散发着惊人的锐光,这些天来,他一直在****,无休止的****,如果仔细计算一下,远远他之前几十年的总和。

  在家将们的护卫下走进正厅,正看到孙美芳和邓多洁,铁人豪居然也在,三个人正低声谈论着什么。

  “主上,您怎么来了?”邓知国眼皮跳了一下,他感到紧张,而看向孙美芳的眼神充满了不悦。

  换成他在家,是不会允许铁人豪进门的,叶信把铁人豪扶上了位,做为外戚,一定要和铁人豪保持一定拒绝,否则,韩家的下场就在眼前!

  邓知国这些天一直在外奔波,也正是为了避免叶信对他有所猜忌,谁想到孙美芳这般不识大体,如果多勇还活着……想到这里,邓知国心中不由一痛。

  “听说大舅今天要回来了,我当然要过来了。”铁人豪笑道。

  现在的铁人豪要比以前开朗得多,逢人便笑,毕竟坐在了大卫国第一人的位置上,他有资格笑出来。

  “老爷,那边的事情怎么样了?”孙美芳关切的问道。

  “韩家完了。”邓知国轻叹一声:“我们的损失也不小,没有个五、六年是不能恢复元气了。”

  “沈家和王家都是混账!如果他们能全力以赴,我们邓家也不会打得这么惨了!”孙美芳恨恨的说道。

  “如果他们不出力,我们和韩家会拼得两败俱伤,哪里能有这般轻松?”邓知国摇头道,有些话他没办法告诉孙美芳,如果邓家实力保持完好,叶信又怎么会善罢甘休?这一切都是他自愿的。而且他相信叶信也明白。

  “哼!”孙美芳冷哼一声,随后看向铁人豪:“主上,您现在一定要忍耐。等过了几年,我邓家恢复了元气。再要那叶信的好看!”

  铁人豪的脸色陡然变得铁青,邓多洁也呆住了,邓知国错愕了一下,随后勃然大怒,一步便跨到孙美芳面前,抬手就是一记耳光。

  啪……孙美芳的身体被抽得腾空而起,在空中翻滚了两圈,重重跌落在地面上。她捂着自己的脸,瞪大眼睛,发出尖叫声:“你打我?你居然打我?!!”

  邓知国抓住孙美芳的头发,大步向侧室走去,孙美芳一边嚎叫一边拼命挣扎着,铁人豪和邓多洁都被这惊变搞得目瞪口呆。

  进了侧室,邓知国松开了孙美芳的头发,而孙美芳立即从地上跳起来,张开双手扑向邓知国。

  “怎么?你还想为冯启山报仇么?”邓知国冷冷的说道。

  孙美芳本是气势如虹的,听到这句话。神态骤然变得萎靡了,双眼也露出惊恐之色。

  “你想找少帅报仇,可算找错人了。少帅言出必行,已经放冯启山回去了。”邓知国的脸色愈发冷漠了。

  “我……我为什么要为……冯启山报仇?老爷你在说什么?”孙美芳吃力的说道。

  “孙美芳,你我成婚二十余年,我一直在疼你、**你、护着你,想当初为了你,我差点被扫地出门,家主的位置也丢了,我能走回来,站在这里。知不知道我付出了多少代价?我不但眼睛瞎了,心也瞎了。居然喜欢上了你!我本应该迎娶沈家的沈云灵,为了你。邓家和沈家的百年交情也变成了陌路!孙美芳,老子对得起你!”邓知国咆哮起来:“你以为老子不知道你是什么人?你想为冯启山报仇?可冯启山早就把你出了!是少帅看在老子的面子上,才放过你一次!要不然你早就被打入天牢了!”

  孙美芳脸色惨白,颓然跌坐在地上,身体抖得非常厉害。

  “看在你为我养育了一子一女的份上,我可以过往不究!”邓知国恶狠狠的说道:“但如果你继续不识好歹、惹是生非,我们就此恩断义绝!魏卷在哪?官翰雨在哪?铁心圣在哪?韩三昧在哪?庄不朽在哪?他们都在哪里?!孙美芳,别的事情我可以容你,但你想把我邓家拖入火坑,那就别怪我翻脸无情了!”

  说完,邓知国抛下面无人色的孙美芳,一脚踢开侧室的门,走回了正厅。

  刚才邓知国已彻底失态了,咆哮声非常大,留在正厅内的铁人豪和邓多洁都听得清清楚楚,他们的表情显得很古怪。

  邓知国的神色更疲惫了,他坐在椅上了,顿了顿:“主上,这些天您和太尉大人见面的次数多么?”

  “几乎每天都要见上一次的,不过叶太尉基本不参加朝会。”铁人豪吞吞吐吐的说道:“因为有些事情需要玺印,所以叶太尉总是到黄昏左右才进宫来见我。”

  “这就好。”邓知国轻声说道:“主上,您能有今天,全靠叶太尉之能,以后切不可忘乎所以,对叶太尉应该待之以长兄,有什么为难事,不要来问我,第一个要问叶太尉,明白我的意思么?“

  邓知国虽然一口一个主上,但心中对铁人豪是不太看重的,毕竟从小看着铁人豪长大,他太了解铁人豪的秉性了,这一次是铁书灯要对叶信出手,叶信别无选择,只能扶铁人豪上位,与铁人豪本身的能力毫无关系,最多算很幸运。

  “明白、明白。”铁人豪连声说道。

  “这一次,叶太尉特意向我问到了铁卉真。”邓知国缓缓说道,当初叶信受昭赶往南线,铁卉真随军一起出发,结果叶信在长虹桥举起反旗,六神无主的铁卉真被城防军带到了南线,叶信下令让邓知国率领大军赶回九鼎城,特意提到了铁卉真,让邓知国一定把铁卉真带上。

  “七妹也回来了?”铁人豪露出喜色。

  邓知国心中陡然感到异常烦躁,叶信的意思太明显了,就是在警告邓知国,如果铁人豪不行,不介意扶一个女主上位。

  直口白牙叫嚣着你不如何如何,就干掉你等等,那属于街头混混的风格,到了他们这种高度,事情根本无需说得太明白,点到就可,在邓知国接到叶信命令的瞬间,就知道铁书灯要完蛋了,铁人豪会成为国主,等看到铁卉真的名字,他已明白了叶信的想法。

  可惜,铁人豪完全不懂,还为此而感到欣喜。

  “早回来了。”邓知国说道。

  “她回来了怎么不来见我?心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哥哥?”铁人豪不高兴了。

  “应该是太忙了走不开吧。”邓知国说道。

  “她能忙什么?”铁人豪瞪大眼睛。

  “她可能在叶家,也可能在城外的军营里。”邓知国说道:“也许用不了多久,叶太尉就要卉真指定一门婚事了,恩……驸马应该是天罪营的将士。”

  “这可是大好事!太尉应该告诉我的啊!”铁人豪转怒为喜,他只知道,如果铁卉真嫁给天罪营的人,那么他和叶信的关系自然更近了一步。

  邓知国一眨不眨的看着铁人豪,他不知道,自己是应该为铁人豪感到庆幸还是应该感到悲哀。

  “应该是还没找到合适的人选,找到了太尉大人自然会告知主上的。”邓知国叹道:“主上,您……不要忘了今天我说过的话,如果您能一直信重叶太尉,能保住铁家江山永世不倒,如果您听信小人谗言,那就没有谁能救得了您了。”

  “大舅,你放心!”铁人豪认真的说道:“没有叶太尉,哪里有我的今天?这份恩情我铁人豪是不会忘的!”

  邓知国再次叹了口气,他的神色变得很古怪。

  “爹,少帅让我进狼骑。”邓多洁低声说道:“我去还是不去呢?”

  “哦?”邓知国愣了愣:“这对你来说是好事!”

  “可我怕……怕他还嫉恨以前的事……”邓多洁吃力的说道。

  “小洁啊……”邓知国摇头叹道:“你是什么人?叶太尉是什么人?如果他要报复你,你能躲得过去?”

  “爹,您是说……”

  “去吧,你去了我也能放心了。”邓知国缓缓说道:“所有的人当初都小瞧了叶太尉,他是个能做大事的人,心怀天下,又岂会在意这等小节?还有,以后有机会尽量多和沈妙、温容说说话。”

  ****

  在邓知国返回九鼎城的第二天,母鼎收获的日子终于来到了,这是大卫国每年最大的节日,全城欢庆,这方面的事情叶信无需担心,毕竟有沈忘机在,沈忘机的能力在周围几个公国都是出了名的,十几年来大卫国的政务在他手中从来没出过纰漏。

  铁人豪和叶信都出席了典礼,叶信在别的方面可以低调,但与天地九鼎有关的事情,他就要站出来了,这昭示着他对国器的控制权。

  今年母鼎的收成不如往年,八座子鼎先一步遭受洗劫,也影响到了母鼎,上三品元石只有八十余颗,其他品阶元石收成也是不尽如意,如果只靠一座母鼎,想交纳今年的贡石,差了不少,加上各个世家的‘分红’,还要为明年的战事预留出相当的资源,资源赤字非常大,幸好还有内府支撑,否则叶信只能动用老营的老底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