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八二章 贵不可言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入夜了,苍妒兵在床榻上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也无心养气修炼,索性披上自己的大红袍,缓步走到了院中,却正好看到曲云鹿和程祭邻站在院中,而侯轮月也从自己的厢房里走出来,几个人相视一笑。

  叶信为了安置他们四个人,已经把叶家最大的院子腾了出来,这里原本是叶观海的居所,但他们四个在星会中都是大人物,位高权重,这里的生活条件和以前是根本没办法相比的。

  “妒兵,你说说看,我们的主上到底是什么人?”曲云鹿轻声说道。

  “何须问我?”苍妒兵笑道:“你们也不是没在星会中厮混过,在原来的主星面前,你们会象今天这样乖巧么?”

  曲云鹿大笑起来,随后意识到什么,向四周看了看,也收敛了恣意的笑声。

  不管是星会还是星堂,规格都是一样的,五星并列,维持内部的运转,主星的地位最高,但仅仅是地位而已,绝没到一手遮天的程度,事实上有很多主星被架空的例子,苍妒兵等每一个人都有能力牵制主星。

  将星负责培养选拔贤才,首先就有了半师的名分,如果主星身边的人都是将星提拔上来的,主星的话语权自然大打折扣。

  府星掌控资源,主星需要什么,府星就是推脱没有,或者阳奉阴违,主星的威望会遭受损害。

  光明星可以到处给主星惹祸端,让主星陷入疲于应付的困境之中,暗星可以使得主星变成瞎子、聋子,四处碰壁。

  最关键的地方在于,主星是没有权力罢免其他四星的,不管大星会,还是小星会,罢免权都在上一级的星堂手里。

  “轮月,你也是老资格了,有什么看法么?”苍妒兵看向侯轮月。

  “主上么?”侯轮月淡淡说道:“贵不可言。”

  “不错!”程祭邻重重点了点头:“这也是诸位心甘情愿留下来的原因吧。”

  如果和以前相比。他们对叶信的态度算得上是出奇的恭敬了。

  “那位尊使……好像对主上深怀怨恨啊!”曲云鹿说道。

  “这你们就不知道了,尊使可是长生世的高人。”苍妒兵笑了笑:“他被封印了修为,打入凡尘,心里能高兴才是真的见了鬼!“

  “尊使遭受这番苦楚。莫非是为了主上的引渡?”侯轮月说道。

  “你也知道引渡?”苍妒兵轻叹一声:“不错!”

  所谓的引渡,是在受到护航的情况下通过生死关,通常情况下,只有对各大宗门极其重要的晚辈,才会得到这种特殊待遇。只为了万无一失。

  “可尊使……总应该把自己的脾气放得低一些才对么。”曲云鹿低声说道:“可到主上飞黄腾达之日,他也算苦尽甘来了,对主上这么指手画脚,恐怕以后……主上说不定还要记恨他。”

  “不当家不知柴米贵。”苍妒兵摇了摇头:“如果换成你,苦苦煎熬无数年换来的修为被全部封印,说不定脾气比尊使还要厉害,呵呵呵……这种事情哪用得着你担心?尊使在长生世什么场面没见过?他现在没办法控制自己,一方面是因为心中苦楚,另一方面他也不看好主上,所以才显得没有忌惮。一旦主上稍微露出一些气象,尊使的态度自然就要变过来了。”

  “云鹿,我只问你一句话。”侯轮月突然说道:“上面会不会让一个无用之人来引渡主上?”

  “肯定不会的。”曲云鹿说道。

  “那为什么选择了这位尊使?”侯轮月又问道。

  “你是说……”

  “尊使的能力和城府不是你我能揣摩的,放心,我们都能想到,他岂会想不到?”侯轮月说道:“现在尊使不过是被自己的怨气蒙蔽了心胸而已。”

  “更何况,被封印了修为,重遭一场劫难,没有功劳亦有苦劳。”苍妒兵说道:“如果主上是个聪明人,肯定会对尊使另眼相看的。至于这点小事,不可能放在心上,如果主上的心胸这般狭隘,他能进证道世。可长生世么……就与主上无缘了,而尊使却能回得去,又怎么会担心主上的报复呢?”

  “是这样道理。”曲云鹿点了点头。

  四个人聊了很久很久,才各自回房休息,谁都没发现,那老者一直站在角门后。

  * * * *

  叶信这边也在开会。他的桌前摆放着那老者送给他的两颗证道丹,虽然始终没办法摸透那老者的想法、脾气,但他知道,那老者对他的关切是明明白白的。

  是两颗证道丹!

  代表着那老者并不以为他第一次服用证道丹便可以成功晋升,或者说,证道丹的药效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渐变得衰弱,所以才带来了两颗。

  “这两颗证道丹我想分别送给萧魔指和宁高悟,你们认为怎么样?”叶信缓缓说道。

  “老大,这也太便宜他们了吧?!”谢恩叫了起来:“我们自家兄弟还不够呢!”

  “做事不能只想着眼前。”叶信说道:“你们当中,属渔道的进境最快,但他想达到瓶颈,我猜怎么也需要半年,半年之内他是用不着证道丹的。而且,我是名将的将主,不能总想着让他们先表示自己的态度,更何况,萧魔指和宁高悟并不是喜欢白白占人便宜的,否则怎么可能创出那么大的格局?”

  “萧魔指有证道花,宁高悟也有,我们给了他证道丹,他自然会把证道花送给我们的。”鬼十三淡淡说道:“大哥当初已经说过,名将是同盟,只分大小、不分主从,必须要有明细账目,还有,你以为萧魔指和宁高悟象你那么傻么?萧魔指不说,宁高悟加入名将这几年,他可曾凑齐了证道花?我们把证道丹送给他,证明了我们拥有什么样的实力,白白占我们便宜?你敢,他们敢么?”

  “老十三说得没错。”叶信点头道:“萧魔指和宁高悟都是明白人,也是聪明人,就算他们晋升失败,也会自己承受这份代价,绝不会把账算到我们头上。”

  “所以,至少渔道那颗证道丹是不会缺的了。”鬼十三说道。

  “那我的呢?”谢恩叫道。

  “你?”鬼十三斜眼看了谢恩一眼:“就凭你?!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估计要十年才能达到柱国境巅峰。”

  “先生,我敢说我一年之内就可以,您信不信?!”谢恩叫道。

  “到那时候再说吧。”鬼十三说道。

  谢恩用手捂头,他敢在叶信面前抗争,可换成鬼十三就不敢了,其实叶信的脾气在正常时是很随和的,惩戒的手段也不厉害,鬼十三不一样,他可以让人面瘫,可以让人不举,可以让人暂时性失明、失聪,甚至能让人瘫痪,让人全身发痒,一手毒术玩得神乎其神,别说谢恩,八虎之首的月虎也害怕鬼先生。

  “十三,我一直忘了问,宗别离那几个据点都清扫过了么?”叶信看向鬼十三。

  “都清扫过了。”鬼十三点头道。

  “我们弟兄有什么伤亡么?”叶信问道。

  “只有一个受伤的,是墨衍的人。”鬼十三回道。

  “都找到了些什么?”叶信又问道。

  “这你要问郝飞了。”鬼十三说道:“他现在应该还在那边,过两天就能回来了。”

  “这样下去不行。”叶信皱了皱眉:“墨衍手里有本账,白骑手里有本账,现在郝飞手里也要有账了?真真不在,我们搞得太乱了,今天和他们几个接触,我发现我们内部的秩序还不够正规,嗯……我想从弟兄们当中挑出几个人,给他们做副手,一方面为他们搭桥牵线,毕竟他们根本不熟悉九鼎城,另一方面也是想从他们身上学到些本事,对我们以后大有好处。”

  “是个办法。”鬼十三点头道。

  “将星么……渔道不在,只能是白骑了。”叶信说道:“十三,你说怎么样?”

  “嗯,他很适合。”鬼十三说道。

  “我行么?”薛白骑有些忐忑,他现在已经知道那几个人的真实身份。

  “可以的。”叶信说道:“府星……”

  “府星让真真来是最合适的,但老营那边怎么办?”鬼十三说道。

  “让杨宣统回去?”

  “不行。”鬼十三断然说道:“他的阵图,我们两个已经用不上了,宣统这些天正拼命努力钻研符道呢,你让他回去,我们以后的修行怎么办?还有,你别忘了,那几个人都是凝气境的修士,说不定有谁能懂得符道,让宣统留下来才是正理。”

  “府星就再议吧,我想想。”叶信说道:“光明星和暗星……”

  “我去暗星,谢恩去光明星吧。”鬼十三说道:“其实府星还有一个人选,但你只想着我们自己兄弟了,忘了他。”

  “你说是谁?”叶信一愣。

  “沈忘机。”鬼十三说道:“这几个太位大人,我都很熟悉了,如果单单说起处理琐事的能力,我没发现有谁能超过的沈忘机,真真和他比也是差了不少。”

  “有道理……”叶信沉吟片刻:“明天我去找沈大人谈谈,七天之内,我会带着他们赶往无界山,十三,九鼎城就交给你了。”(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