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八四章 恐怖的传承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看着苍妒兵等人送出来的礼物,叶信有些神游物外,是他以前的日子过得太穷了,还是苍妒兵他们太过富有?别的不说,单单是上品元石,两只小匣子加在一起,差不多就有百余颗了,而且,还不是他耗尽心思抢来的,就这样轻飘飘的摆在眼前。▲∴▲∴,

  不过,叶信明白一件事,所谓礼尚往来,有往也要有来,哪个都不能缺,有往无来、或者有来无往,都会把情份变成厌烦。

  如果从商业的角度说,这些礼物其实就是投资,对他叶信的投资,在以后的日子里,他必须要做出多倍的报偿,才能把情份的逻辑延续下去。

  这些礼物对他而言,有些贵重了,他并不清楚自己能拥有什么样的未来。

  “老苍,你们几个……”叶信显得犹豫不决。

  “主上,这不过是我们的一点小心意罢了。”苍妒兵笑道:“主上恐怕从没走出过这莽荒僻壤吧?这点小东西并不算稀奇的。”

  “是啊,主上。”程祭邻接道:“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我们还需要主上看顾,如果主上……反倒会伤了我们几个兄弟的心,也会惶恐不安的。”

  “好,那我就收下了。”叶信点头道,他看得出来苍妒兵几个人也是有些心痛的,这些礼物对他们而言也算弥足珍贵了,反过来说,他们这般舍得,自然代表着他叶信拥有极大的投资潜力和价值。

  既然苍妒兵等人都对他叶信有信心,他又何必妄自菲薄呢?!

  叶信把金参和叱念果还有宝剑、元石都收入到自己的精神海中,随后发现,当然还在洞中荡漾着的元力波动都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叶信沉默片刻,心中发出苦笑,想当初叶观海得到了那些证道花,不得不选择冰封,然后深埋进地下,免得元力波动泄露出去,还有那颗化婴果。他正是用装着化婴果的冰壁封印了钟馗,原来想隐藏元力波动是这么的简单……

  在心里翻滚着的是什么样的感受啊!就像一个在山村里长大的孩子,以为驴车已经是很牛叉的座驾了,结果突然去了现代化都市。看到了飞机。

  有些自卑,也有些自嘲,还有些震惊。

  “老苍,这东西是做什么用的?”叶信指向那只铜炉。

  “这里的元气太稀薄了,我的元力运转开始变得有些迟滞。虽然不影响什么,但时间长了,会对我的元脉造成伤害。”苍妒兵说道:“而且,祭邻几个倒是不怕,但我已经是凝气境巅峰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元脉开始枯萎,估计我永远没办法突破证道境了。”

  “是啊。”曲云鹿说道:“妒兵来这里确实是冒着天大风险的。”

  所谓花花轿子人抬人,他不能只想着和叶信搞好关系,其他几个人也是不容忽视的,尤其是苍妒兵。背景很深厚,更何况他说得是实话,通常达到了凝气境巅峰的修士,绝不会离开自己的宗地,只安心静修,苍妒兵应该是见到了长生世的尊使,不想错过这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所以行险一搏。别人他不知道,反正他是很佩服苍妒兵的勇气和决断,敢于把自己的修行寄托于未知。换成是他,真未必跟过来。

  而且,苍妒兵是八品将星,比他们高了一品。想来拥有的资源要比他们丰厚得多,只拿出那点东西,极有可能是早做好了坐死关的准备,把暂时用不着的灵丹妙药还有法宝,都用来换元石了,这里的形势不容乐观。将在这里打熬多少年,那点储备够不够用,以后能不能有所补给,全都是未知数,苍妒兵不是舍不得、小气,而是不敢。

  这时,苍妒兵取出一只小匣子,从匣子里拿出一颗上品元石,轻轻放进铜炉,铜炉骤然发出嗡嗡的响声,那颗上品元石竟然悬停在铜炉内,好似下面有一只看不到的手。

  苍妒兵搓了搓手,随后长吸一口气,一股强横的元力波动陡然从他身体向四下炸开,就连山洞也发出轰响声,紧接着,苍妒兵用手捧住铜炉,开始快速摩擦。

  嗡嗡嗡……铜炉突然释放出熊熊的火光,热浪喷薄而出,洞口外的积雪只在几息的时间内就开始缓慢融化了。

  又过了十几息的时间,铜炉内的上品元石已经化成了几滴金色的水滴,随着一股又一股元气从铜炉内喷出来,如劲风般在山洞内卷动着。

  “差不多了。”苍妒兵左右看了看:“轮月,今天你替我们护法吧。”

  “好。”侯轮月点点头,随后起身向外走去。

  “这是……”叶信不错眼珠的盯着那铜炉,元气滋生的速度太快太强了,只一米余高的铜炉,竟然远远超过龙腾讲武学院花费几年建起的寒武殿。

  “修士有四宝。”曲云鹿笑道:“首先要有元石,这是基础,其次要有把元石转换成元气的法器,否则空有元石也没有用处,更要有护身救命的法宝,用来克敌制胜,最后还要有大量的灵丹妙药,这就是妒兵兄的法器。”

  “这里的元力波动会传出十余里远,难免会引来不轨之徒或者是妖兽。”苍妒兵解释道:“所以我让轮月老弟为大家护法。”

  “这里没有妖兽吧?”曲云鹿说道。

  “那也不可不防。”苍妒兵看向叶信:“主上,时间有限,我们还是静下心来养气凝神吧。”

  “好。”叶信心中也有些振奋。

  四个人分坐在铜炉四周,开始静心入定,叶信第一时间便运转精神海,每一次长吸气,精神海中的无数颗星点都会变得格外明亮,就像用嘴去吹尚没有燃尽的炭火一样,而且亮度在持续增加,无数星点争先闪耀,显得格外壮观,等到吐气的时候,精神海中的星点都会立即暗淡下去,恢复以前的亮度,但能量并没有消失,快速融入他的元脉中奔涌。

  一次次吸气、呼气,叶信沉浸在不停变得强壮的愉悦感中无法自拔,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发现星点的亮度一次比一次低,最后不管他怎么拼命吸气,也没办法让星点的亮度发生变化了,不过,和这一次修行之前相比,精神海的总亮度确实增加的一些,但没办法得出一个准确的数值。

  叶信睁开双眼,略微活动了一下身体,他的骨节和筋脉竟然在啪啪作响,而且自己的视野也似乎比以前明亮了许多,叶信心满意足的叹了口气,接着发现苍妒兵等人都在呆呆的看着自己。

  “怎么了?”叶信不由摸了摸自己的身上,难道什么地方有不妥?

  苍妒兵露出苦笑,曲云鹿轻叹一声:“主上,您的战决也太……霸道了一些!整颗元石滋生的元气,十之八九都被主上您夺走了,我们几个加一起只分了剩下的十之一二。”

  “咳咳……”叶信发出干笑声,他也是蛮不好意思的。

  修士也是人,也要讲人情,象这种聚在一起修炼,就是培养感情的一种方式,因为要卸下心防、彼此信任,类似于叶信和那些纨绔子弟的饮酒作乐,但叶信一个人便把整座山珍海味全部吃光,只给其他人留下了光溜溜的盘子,总归是不太好的。

  “没事没事,放在我们时间多得很。”苍妒兵急忙说道。

  “那……我先出去吧,去找老侯聊聊。”叶信站起身。

  “也好。”曲云鹿说道:“主上,所谓过犹不及,您这一次就汲取了一颗元石的元气,至少在一月之内不宜再修行了。”

  “是啊,刚才我们几个很担心呢。”程祭邻说道:“如果不是看您神色自如,并无不妥之处,我们早就强行中断您的修炼了。”

  “我出去了。”叶信再次干笑道,随后起身向外走去。

  等叶信的背影消失,洞中的三个人相视而笑,接着苍妒兵又拿出一颗元石,放在铜炉内,下一刻,苍妒兵突然愣住了。

  “妒兵,怎么了?”程祭邻问道。

  “我突然知道……主上的来历了!”苍妒兵压低了声音。

  “哦?说说看!”程祭邻和曲云鹿立即凑近苍妒兵。

  “你们可曾听说过十二星皇中的贪狼么?”苍妒兵的身体都在兴奋得发抖:“除了贪狼决,我真想不出世上还有别的这般强横的战决!”

  “你不是开玩笑?!”程祭邻和曲云鹿都目瞪口呆,根本不敢相信苍妒兵的判断。

  “嘿嘿嘿……”苍妒兵笑得很愉悦,又很奸诈:“各位,我们可是得到了千载……不,是数万载难逢的机会啊!!!”

  “可我听说……天狼一脉已然殒落了!”程祭邻说道。

  “那有什么?”苍妒兵一字一句的说道:“十二皇道的贪狼传承,可就在我们主上这里呢!你们应该不会忘了,主上给自己起的星号吧?”

  “天狼……”程祭邻喃喃的说道。

  “你们以为是巧合么?”苍妒兵的眼睛几乎已变成了绿色。

  “也就是说……我们也有机会进贪狼主殿么……”程祭邻的身体也开始剧烈颤抖起来,脸色也阵青阵红,突然不是修士,换成普通人,这个时候恐怕心脏病都已发作了。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