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九零章 自残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狼王的双瞳闪烁了一下,随后慢慢点了点头。

  “你真的听懂了?”叶信愈发感到诧异了,不得不重复问一次。

  狼王再次点了点头。

  “你选择抗争到底,是因为你根本不了解人性。”叶信说道:“当修士们再次发起攻势之后,你带领狼群退走,把五灵丹牛让给他们。”

  狼王的神色变得有些茫然,它完全不理解叶信的用意,其实不止狼王不懂,叶信身后的苍妒兵等人也同样无法理解。

  “相信我,这是你现在唯一的出路。”叶信缓缓说道:“刚才我观察了很久,那两拨修士虽然在并肩作战,但相互间壁垒分明,看得出来,他们只是为了达到目的而不得不选择合作,你们战斗得越勇猛,他们团结得就越紧密,如果你们退走,让他们获得胜利,那么之前被压制着的矛盾就会无法阻止的爆发出来。”

  那狼王的神色还是很茫然,不过,苍妒兵等人倒是明白了,他们沉吟片刻,都露出兴奋之色,因为叶信的办法确实可行。

  “主上能在短短时间内想出这等妙计,果非常人啊……”程祭邻低声说道。

  “那是自然。”苍妒兵露出微笑:“你们现在还不了解主上,我虽然去龙腾讲武学院只呆了两天,但总算明白主上曾经做出过何等大事了!”

  “是什么?”程祭邻说道。

  “主上只是大卫国的领军主将,却能先后罢黜两位国主,最后扶持了一个傀儡上位,牢牢控制住大卫国的国器,可以说,现在主上就是大卫国的无冕之王!”苍妒兵说道。

  “主上毕竟已勘破了尘俗壁垒,好像不是很难吧?”程祭邻说道。

  “那是时候主上仅仅是这里的上柱国,还不是修士。”苍妒兵摇头道:“和主上拥有同等战力的,至少有十多个人,可他们不是被主上除掉。就是被逼保持沉默,要不然被主上收服,这是通天手段啊!”

  这时,狼王终于理解了叶信的意思。但还是不了解这样做的好处,依然在等着叶信继续解释。

  “你只要选择相信我就好。”叶信说道:“如果让他们获得胜利,马上就会爆发内讧,嗯……为了保险起见,你还要做一件事。”说完。叶信从自己的山河袋中取出一卷黑布,慢慢打开,黑布当中出现了一双鹿皮手套。

  叶信又取出一只小瓷瓶,从里面倒出一颗暗青色的药丸,递给狼王:“来,这是解药,你先把解药吃下去。”

  狼王也许很聪明,但对叶信的态度显得有些盲从,它没有任何警觉,张开口。把药丸吃了进去。

  接着,叶信戴上了鹿皮手套,又从黑布卷中取出另一只小瓷瓶,上面写着一个字:中。

  叶信屏住呼吸,小心翼翼的把小瓷瓶的瓶盖打开,又把小瓷瓶伸到狼王口中,倒出几滴黑色的汁液,抹在狼王尖锐的牙齿上。

  狼王的狼毛突然竖起,让它的身体瞬间膨胀了许多,随后它居然发出一种咳嗽声。和人差不多,应该是因为那种药液很难闻。

  狼王的双瞳已经眯起,张大嘴,用血红色的舌头不停在牙齿间刷动着。整张脸都扭曲成一团。

  “不要紧,忍忍就好了,你已经服下了解药,这种毒对你是构不成威胁的。”叶信安慰性的用手抚摸着狼头:“当那些修士们再次发起攻势的时候,你要参与战斗,咬伤几个人。千万不要咬死,略微见了血就好,而且只能咬那些穿着彩衣的修士,然后带着它们全部逃走,听懂了么?”

  狼王点点头,随后扭身向那只豹王走去,两只兽王相对而坐,轮换着发出低吼声,它们应该是在做某种程度的交流。

  片刻,那只豹王突然躬起身,发出的吼声中明显充满了怒意,而狼王也不甘示弱,张开嘴吼了回去。

  一团黑气从狼王的口中喷出,这时候苍妒兵等人才发现,狼王的牙齿已经被毒汁染成了黑色,连舌头也是黑的,那只豹王的身形陡然向后跃起,足足跃起十余米高,扑落在远方,眼中流露出惊惧之色。

  狼王转过身,慢条斯理的向叶信走来,这时,它的脸又皱成了一团,显然还是没办法克服毒汁的怪味。

  “你们退下去之后,先向远处走,然后绕个大圈再回来,不要乱动,等我的信号。”叶信顿了顿,在自己的坐骑上拍了一下:“听到它的嚎叫声,你们立即杀回来,懂么?”

  这一次,那狼王是全都理解了,它点点头,向山峰下驰去,那只有些不甘心的豹王跟在后方。

  叶信带着苍妒兵等人重复钻到山崖边,观察着下方的战局。

  差不多有一个小时,修士们在临时篆刻的阵图中恢复了一些元力,战斗又一次爆发了。

  叶信一直用望远镜锁定狼王,那匹狼虽然很年轻,但毕竟狼王,拥有族群内最强大的战斗力,它在修士们当中左冲右突,接连咬伤落霞山的修士,片刻间,已有十几个修士被狼王咬伤。

  时间不长,狼王开始向后退却,随后仰头发出嚎叫声,处在激烈搏杀中的狼群突然象潮水一般向后撤去,豹群也跟着退了下来,接着在狼王和豹王的带领下,数以千计的凶兽仓皇逃向远方。

  只有部分继续追击,大部分修士则围住了那只五灵丹牛,那只五灵丹牛被吓坏了,试图强行冲出去,但那两个始终没动手的修士终于加入了战团,一个在前,挡住了五灵丹牛的退路,一个落在五灵丹牛身边,探手便把五灵丹牛死死按在了冰岩上,接着又抓出一条铁索,三下两下把五灵丹牛绑得结结实实。

  大功告成,那些修士们显得兴奋到了极点,有的咧嘴大笑,有的摩拳擦掌,有的在死死盯着那只五灵丹牛。

  经过这场大战,修士们也有不少受了伤,还死去了一些人,他们开始收拾同伴的尸体,还要受伤的修士疗伤,那两个为首的修士走到一边,低声交谈这什么。

  叶信的眼神闪烁了一下,原来只有七成把握,现在已变成了九成,五灵丹牛已经被绑得死死的,根本逃不掉,如果那俩群修士真的相互信任,大可以就在冰岩上交谈。

  远远避开,只代表一件事,他们是互不信任的,没办法确定能否爆发冲突,所以才避到远处,不想让战斗波及到五灵丹牛。

  时间在一点点流逝着,那两个修士的神色都有些不耐烦了,情绪明显高涨,说话也开始夹杂起了手势。

  叶信露出冷笑,现在他已经有了十成把握。.

  这就是人性!兔死狗烹、鸟尽弓藏,只能共患难、不能同富贵的例子太多太多了,两个宗门,只有一头五灵丹牛,根本不可能做到公平。

  那俩群修士都开始向自己的阵营集中,双方已摆出了对峙的场面,不过,他们还是能保持克制的,因为爆发冲突对谁都没好处。

  不知道过了多久,落霞山的战阵之中,一个修士突然发出惨叫声,吐出几口黑色的鲜血,接着仰天栽倒,下一刻,一个又一个修士栽倒了,只是刹那间,落霞山的十几个修士已变成了尸体。

  所有还活着的修士都变得目瞪口呆,落霞山为首的修士露出目眦欲裂的神色,接着反手抽出长剑,剑光卷向前面的修士。

  其实那个修士的神色同样震骇,但剑光已近在眼前,一切语言都是没有意义的,他双手一甩,两条铁索从长蛇般从他的袖子里飞了出来,卷向剑光。

  剧烈的元力波动如惊涛骇浪般绽放,进入敌对状态的俩群修士呐喊着冲向前方。

  战斗刚刚爆发,便进入了白热化的状态,因为互相不信任,他们在之前对付凶兽的战斗中,是保有余力的,所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他们没想着坑害对方,但保持着应有的警觉,现在,一切都没有必要了,火种已经被点燃,只要能除掉对方,他们将是最后的胜利者。

  这场冲突的始作俑者,叶信静静的趴在山崖边,嘴角带着一抹玩味之色,沉默的观看着战斗,苍妒兵等人不时悄悄看向叶信,用比喻的方式说,那俩群修士是一个强横无比的巨人,他们根本没办法对抗,可叶信只说了短短几句话,就能让那个强横无比的巨人开始疯狂自残,叶信的心机,当真让人不寒而栗。

  十几息的时间后,已有近三分之一的修士永远倒下了,战斗空前惨烈,之前他们已与狼群和豹群厮杀了整整一天一夜,但总伤亡也远远比不上这十几息的时间。

  每一个修士都不再顾忌元力的损耗了,因为这是他们的最后一战,所有的代价都是值得的,胜利的曙光就在前方向他们招手。

  “主上?”苍妒兵感到热血沸腾,他有些忍不住了。

  “别急,等他们决出胜负再说。”叶信淡淡说道:“何况,五灵丹牛就在那里,又没有跑掉。”(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