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九七章 花衣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所有的人都离开了药谷,落霞山不知道有多少好处等着他们去探索,现在人手又不够,必须要全力以赴,只有叶信依然留在了药谷中。

  他很喜欢这里,自从转生之后,他的心境从没有象现在这样平和安静过,在大召国,天罪营数千将士的性命掌控在他手中,群敌环伺,他不敢有片刻放轻松,去了天缘城,他要在凶险的环境中磨练自己的意志,回九鼎城,他一心谋夺国器,准备扳倒铁心圣,换句话说,他一直在争斗,唯有现在,总算是暂时解脱了。

  叶信不想学那位鞠躬尽瘁最后把自己活活累死的大丞相,探索落霞山这种事情,交给其他人去做就好,他只考虑大局。

  多了苍妒兵几个修士,这盘棋的难度已经是大幅降低了,现在唯一顾虑的,是青元宗那位极有可能达到证道境的铁姓老宗主。

  这也算时来运转了吧?不用活得那么累了,叶信躺倒在花丛中,一边看着夜空,一边嗅着花香,他突然感觉自己有很多话想说,下意识的转头寻找鬼十三的身影,随后想起来鬼十三留在了九鼎城,并没有跟过来。

  叶信悠悠叹了口气,人还是需要一两个知己的,和鬼十三在一起的时候,除了自己转生的经历,什么都可以说,鬼十三对他也是无话不谈,在这种心满意足的时候,没人陪他说话,多少是个遗憾。

  远方传来了脚步声,脚步声越来越近,距离十余米开外时,脚步声停下了,叶信侧头看去,看到了几个年轻女子的身影,她们把一块白娟扑在地上,接着几个人拿出自己身上所带的东西,放到当中,一股酒香扑鼻而来。

  “花衣姐。这可是上师珍藏的佳酿,我们偷偷拿出来,被人发现怎么办?”一个女声怯怯的说道。

  “上师?那些上师早就去见鬼了,你们还看不出来么?”那被称为花衣姐的女子笑道:“平时我们没胆子喝。这一次正好喝个痛快,放在那些人也不知道。”

  “花衣姐,那些人到底是什么来路?”另一个女声问道。

  “管那么多干嘛?胜王败寇,对我们来说,他们就是我们的王。”花衣姐淡淡说道:“以后姐妹们小心伺候他们就行了。不该问的事情不要多问,有时候事情需要我们帮忙了,不要故意推诿,至少要保住我们的平安。”

  “可是……上师往日待我们不薄……”

  “你还真是天生奴仆的命,却操着主子的心。”花衣姐冷笑道:“莫非你还想做什么手脚?呵呵呵……那些法决,有我们的份?那些灵丹妙药,谁尝过味道?酒是谁酿的?花是谁种的?饭菜是谁做的?衣服是谁缝制的?落霞山能有现在的气象,至少有一半是我们上千姐妹的心血,可到了分好处的时候,谁多看过你一眼?“

  那花衣姐的话锋很尖利。一连串的反问,让那说话的女子语塞了。

  “花衣姐,你这样说就不对了。”一个女子叹道:“我听说西地有一种凶兽叫狮子,公狮子是不捕猎的,却能享受最鲜美的肉食,不过在遭受危险的时候,公狮子总是第一个站出来,用自己的生命保护整个狮群,如果没有上师守护落霞山,只凭我们。怎么可能享受这安闲的日子?!“

  “你这么说也对。”花衣姐顿了顿:“我不是没良心的,但我们能做些什么?那些人能占住落霞山,肯定比那些上师更厉害,难道你们想去殉葬么?你们想去自己去好了。我可没那种闲心。“

  说完,那花衣姐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

  周围的年轻女子们都沉默了。

  “我知道,你们肯定有人认为我是忘恩负义的,但,真的有恩么?”花衣姐打了个酒嗝:“我的安详生活是我用自己的双手、用自己的勤劳还有自己的身体换来的。恩在哪里?如果我什么都不愿意做了,饭来张口、衣来伸手,你们所说的那些恩公会不会还让我留在落霞山?“

  “不会……”一个年轻女子轻声说道。

  “还好,你们总算没忘了那些因做错事被处死的姐妹。”花衣姐笑了:“不要忘了,我们是羊,他们是狼,狼饿了,羊要奉献自己的肉,狼累了,羊要尽心尽力的服侍,虽然羊可以安安静静的吃草了,但已经付出了足够的代价,如果有人告诉我,羊要对狼感恩,老娘就权当他是在放屁!“

  “花衣姐,不说这些了吧,心情都被你搞得不好了。”一个年轻女子苦笑道。

  “好,不说了,喝酒喝酒。”花衣姐再次举起酒杯:“姐妹们,今天我们醉个痛快!反正明天也不会有人拿着鞭子赶我们起床了。”

  那边的气氛变得热闹起来,相互推杯换盏,而且白娟上还摆着着一些香气扑鼻的果子,似乎不是凡品,看那些年轻女子狼吞虎咽的吃相,应该平常根本没机会这些好东西。

  片刻,下方传来林童的喊声:“大人?大人您还在不在这里?”

  那些年轻女子骤然间变得僵硬了,化作一尊尊泥塑。

  “这呢,过来吧。”叶信站起身,随后缓缓向那些年轻女子走去。

  虽然已是夜晚了,但叶信能很清晰的看到那些女子眼中的绝望和恐惧,他笑了笑,钻到那些女子当中,在花衣姐身边强行挤出一个位置坐下了。

  林童大步向这边走来,远远看到叶信坐在一群年轻女子当中,不由失笑道:“大人好艳福!”

  “没你想得那么龌龊。”叶信拿起一只空着的酒杯,给自己倒满酒,随后看到花衣姐的酒杯空了,便给花衣姐的酒杯也倒满,那花衣姐已是面无人色,嘴唇不停颤抖着,虽然刚才她显得很有胆气,但那是面对同伴,叶信却是一言可决她生死的,想起刚才那些冒失的话,她已悔恨到了极点。

  叶信端起酒杯,在花衣姐的酒杯上轻轻碰了碰,随后微笑道:“你刚才说你是羊?可我看你长了一颗狼心。”

  那花衣姐突然露出凛然之色,恍若马上就要慷慨就义了一般,举起酒杯,很痛快的一口喝光,随后不咸不淡的说道:“不敢,上师过誉了。”

  “这落霞山上千姐妹,以后就都归你管了。”叶信缓缓说道:“你要从她们挑选出体质适合修炼的,我会让她们进修行之门,不过现在还不行,等过几个月,我们也熟悉了落霞山,再着手准备。”

  叶信可是心理学出身的,而社会心理学是研究个体和群体的社会心理现象的心理学分支,他也有些涉猎,严格的说,每一个充当动荡危机的社会,都有一些共同点,其中最重要的,是底层民众失去了向上的通道,个人奋斗毫无意义,落霞山这些仙侍们就是这样,她们或为奴仆,或为玩物,弱者也许会自得其乐,但强者肯定会愤愤不平。

  解决这种问题很简单,科举,没有通道就打造出一条通道,如果只要有天分、肯吃苦,就可能找到上升的阶梯,这样也没办法出人头地,那只能怪自己命不好、缺乏意志和勤奋了。

  更何况他的想法和落霞山的修士是截然不同的,落霞山偏安于一隅,因资源受到了约束,根本不想壮大宗门,只愿安坐平分资源,而叶信渴望人才,这里来落霞山,他已经感受到了人手不足的困境,而且他最大的愿望的吞并其他公国,整合所有的资源,仅仅靠着现在这些人是远远不够的。

  花衣姐愣住了,双眼死死的盯着叶信,良久低声说道:“上师此言可是当真?”

  “我不会拿你们的希望当玩笑。”叶信说道,随后看向走过来的林童:“你怎么来了?你老婆呢?”

  “她在那边收拾东西。”林童说道:“大人,谢恩得到了一些消息。”说完,林童看了看那几个年轻女子。

  “有话就说吧,都是自己人。”叶信说道。

  “一个月前,有九华宗的修士前来做客。”林童说道:“大人,无界山那些修士应该就是九华宗的人。”

  “九华宗……”叶信不由咧了咧嘴。

  “大人,如果九华宗和落霞山一样……”林童低声说道。

  “我懂。”叶信叹道:“只是……我以为终于能过上几天休闲日子了,想不到……”

  “大人,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啊。”林童说道。

  “林童,你马上下山,去一趟大任国,让破山公宁高悟过来见我。”说完之后叶信顿了顿:“不行,大任国与大羽国也是敌国,路途上不保险,你去我不放心,林童,去给侯轮月带个话,让他跑一趟,速去速回。“

  “明白了。”林童应声道,随后转身向下走去。

  叶信的视线落在那花衣姐身上:“今天的事情,我就当没看到,以后得有些约束,你们继续喝吧,但不要喝得太多,花衣是吧?明天早晨我再找你,现在就不打扰你们了。“(未完待续。)

  PS: 今天还是一章吧,我缓缓,最迟明天后天恢复正常更新。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