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九八章 行险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因为叶信采用了怀柔手段,落霞山几乎没受到什么干扰,很平静的进入了运转,山上那些人以前做什么,现在还做什么,如果说一定要找出什么不同,那就是她们或者他们,心中燃起了希望。

  叶信骨子里是个商人,而且是个拥有现代化意识的商人,他喜欢利益均沾的分配方式,可以让敌人变得中立,让中立变成朋友,换句话说,就是把我的事变成我们的事,再把我们的事变成大家的事。

  转眼过去了十几天,除了叶信还算清闲之外,其他人都忙得脚打后脑勺,落霞山的面积太大了,就连新近投靠的花衣,也牟足了劲到处跑动,她不想因为自己的马虎,引出漏子,从而失去叶信的信任,众人中最拼命的是杨宣统,简直是到了入魔的境界,没日没夜的探索落霞山各处的阵图,用他的话说,以前想拼都没有机会拼,只能自己摸索符道,现在这么多试验品放在他面前,当然要全力以赴。

  这一天,叶信正在一间草庐里观看花衣烹茶,薛白骑笑吟吟的走了进来:“大人,你猜谁来了?”

  叶信转头瞥了薛白骑一眼,淡淡说道:“看你的脸都笑出花来了,是你小妈到了吧?”

  薛白骑的脸色当即垮了下去,叹道:“能不能不乱说话……”

  “让开吧!”一个俏生生的声音响了起来,接着薛白骑被人推开,一个穿着粉色战裙的女子从外走了进来。

  那女子年纪在十八、九左右,和叶信的年纪相仿,她的眼睛很大,眼睫毛出奇的长,双瞳清澈透明。恍若会说话一样,鼻梁挺直,双唇略有些厚。微笑的时候露出了一对很可爱而调皮的小虎牙。

  “我以为你月底才能到,怎么来得这么快?”叶信笑道。

  “听说你找了快好地方。我当然是迫不及待了。”那女子笑嘻嘻的说道:“小信,两年不见了,有没有想我?”

  叶信挠挠头:“我是应该想了呢,还是应该没想?”

  “这是你的事,还要问我?”那女子撅起嘴:“我只要听真心话。”

  “没想。”叶信很干脆的说道。

  “没想?你简直丧心天良!”那女子叫道:“把我当成你的奴才了是不是?当初你刚刚进天罪营的时候,是谁把你救出来的?你都忘了是吧?”

  “其实,我想你了……”叶信慢吞吞的说道。

  “满口谎言!”那女子的声音突然变得尖利了:“想了你两年也不回来看我?啊?!干脆把老营扔下来不管了?你知不知道我这两年过得有多累多苦?!”

  “那我怎么听符伤说你在老营成天撒着欢的玩呢?”叶信摇头道:“好了好了,你知道你的目的。说吧,想让我答应什么?我先答应你了还不行?”

  “我还没想好,等想好了再说。”那女子转悲为喜,转头对薛白骑说道:“小白白,看到没有?这就叫气势!只要你找到窍门,就不愁压不住他!”

  薛白骑干笑不语,天罪营的精锐,谁都没办法和眼前的女子相比,因为她是第一个与叶信结盟的,然后才是鬼十三。那时叶信还很脆弱,全靠着她和鬼十三,才算在天罪营扎住了脚跟。

  这时。外面传来了喊口号的声音,叶信侧耳听了听,皱眉道:“外面在做什么?”

  “真真把老营的家当都搬过来了。”薛白骑叹道。

  “应该是在抬我的丹炉。”真真说道。

  “你那破丹炉还抬过来干嘛?”叶信呆了呆。

  “破丹炉?!”真真勃然大怒:“当初我找到那破丹炉的时候,是谁笑得鼻涕都冒出来了?连睡觉都要靠着丹炉睡,生怕丹炉被人偷走!怎么?转眼几年不见,有了新人就忘了旧好了?没良心!”

  “我不是这个意思。”叶信有些头疼:“你以为落霞山会缺丹炉么?这些天我们少说也找出来了七、八个,你随便挑,都给你也行,怎么也比你那丹炉强多了。这不是喜新厌旧,是进化!”

  “啊……”真真愣怔了片刻。声音显得小了些,但还是嘴硬:“那我也舍不得。用了这么多年,早就有感情了……”

  “随你随你。”叶信不想和对方打嘴仗:“你带着这么多东西,是怎么过来的?潘远山的血山军团可是查得很严啊!”

  “山人自有妙计。”真真很得意的说道。

  “你到底做了什么?”叶信变得紧张了,他们之间已经认识了几年,算是非常了解了,真真心性聪明机巧,但最大的毛病就是喜欢情绪化,而且在情绪化中做出的选择往往让人啼笑皆非。

  “很简单啊,我让芍药去投靠了血山军团。”真真说道。

  “什……什么?”叶信目瞪口呆。

  “真真,你可不能乱来啊!”薛白骑也急了:“你仔细说一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是去投靠血山军团啊,有什么好细说的?”真真皱起眉:“我告诉他,到时候就说他掌握了小信最大的破绽,然后就成了,被潘远山引为上宾。”

  “我有什么破绽?”叶信问道。

  “你修炼的是天狼劲,天狼劲的威力是极强的,但也有外人不知道的秘密。”真真再次露出得意之色:“每到月圆的时候,你的战力能增强数倍,就算是同时对抗几位上柱国级强者,也能稳占上风,不过到了月缺之时,你的战力又会急剧衰退,连一个柱国都能轻松取你性命。”

  “什么乱七八糟的……”叶信哭笑不得:“这种东西潘远山也信?!”

  “为什么不行?”真真的神色变得认真了:“你刚刚领悟杀招,就能阵斩魏卷,击杀官翰雨,甚至逼死铁心圣,让人无法理解,你的战力那么强悍,那么也应该存有一些破绽,否则太过不可思议了,这符合常理吧?我猜大羽国的强者们肯定在苦苦思索你的弱点,现在我把你的弱点送过去,他们怎么会不信?”

  叶信看着薛白骑,薛白骑也在看着叶信,两个人都说不出话来。

  “再说了,如果只有芍药一个人,或许他们会起疑,可我们都跟着投奔过来了。”真真说道:“那有拖家带口去做奸细的?”

  “胡闹!”叶信绷起脸:“你就不怕潘远山把你们扣住?”

  “他敢?!”真真撇了撇嘴,随后用春葱般的指尖指向自己的鼻子:“我是谁?我可是丹师!看到潘远山之后,我直接告诉他,落霞山的宗门周师我已经把我收为内门弟子了,这也是芍药会背叛天罪营,投靠大羽国的根本原因。”

  叶信再次语塞了。

  “放心吧,我不是已经安全赶过来了么?而且潘远山还派人一路护送我们呢。”真真拍了拍叶信的肩膀,用安慰的口吻说道:“小信,我一直对你有信心,知道你绝对不会打没把握的仗,既然你说能占住落霞山,那肯定有十足的把握,所以我根本不怕他们派人去落霞山对质,我可是落霞山内门弟子耶,谁敢难为我?”

  “而且也不能怪我啊,全怪老十三。”真真又道:“他居然让我把所有家当都留在九鼎城,轻骑过界去落霞山,你又不是不知道,丹炉和那些花花草草都是我的命根子,我怎么能把命根子抛掉呢?老十三还不让份,把我气得不行,最后被逼着想出了这种办法,嘿嘿嘿……临走的时候他还说我肯定过不来,还和我打了赌,等再看到他,我一定要他的好看!”

  “你把七月灰神都带过来了?”叶信露出惊喜之色,落霞山的元力非常浓郁,而真真培植八月灰神一直没有成功,借助这洞天福地,或许真的能种出八月灰神。

  “当然带过来了,连一根草都没有少。”真真笑道:“血山军团的将士侍候得很周到呢。”

  叶信沉吟良久,叹道:“你这是在玩火啊……”

  “你受了重伤的时候,还布局要扳倒铁心圣,那不也是玩火么?”真真反问道。

  叶信摇摇头,随后看向薛白骑:“白骑,去把祭邻请过来。”虽然为真真的行险捏了把冷汗,但他也明白,如果换成他和鬼十三,还真未必能把这么多东西带过来,也想不出这种接近胡闹但又确实有效的办法。

  “是。”薛白骑应了一声,转身向外走去。

  “是那位府星?”真真的眼睛亮了起来:“你怎么知道我想跟在他身边学东西呢?”

  “认识这些年了,你一撅尾巴我就知道你拉……咳咳……”叶信干咳两声:“我当然知道你的喜好了,真真,对程先生你可千万不要耍你的小脾气和小心机,程先生是个明白人,宣统这些天跟着他可是学到了太多太多,只要你不让他反感,他一定对你倾囊相授的。”

  “人家哪里有什么脾气……”真真很娇羞的说道。

  “滚蛋吧你!”叶信气道,随后看了看花衣:“这是花衣,以后也是你在落霞山最重要的助手了。”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