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九九章 爆炸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老营人手的加入,让落霞山增添了新的活力,七、八天的时间里,花衣带着真真在落霞山转了个遍,浓郁的元力,漫山遍野的药草,让真真和杨宣统一样走火入魔,到处大呼小叫,嗓子都喊哑了。

  叶信也开始忙了起来,新来的那些无界天狼和以前的狼群不一样,天狼军团的狼群经过长时间与人类的接触,已经学会了合作,而新来的狼群野性犹在,既然要扩增狼骑,首先要消除那些无界天狼的野性。

  而且叶信还要亲自划归区域,不能大家想住哪就住哪,好的地方,当然要分给能力强的、地位高的、他可以完全信赖的人,阶级这两个字看起来充满了弱肉强食的恶意,但那是规则的一部分,没办法避免。

  最后还要在落霞山组建星会,叶信想了很久,决定由真真做星会的府星,由薛白骑做星会的将星,由月虎做星会的暗星,由谢恩做星会的光明星,至于品阶和星籍,还要等曲云鹿去星门之后再说。

  叶信已经明白,星堂是有无数修士组成的一个庞然大物,对星堂的态度当然要谨慎,如果不是实在忙不开,他甚至想自己陪着曲云鹿去承法帝国,以表达自己对星堂的尊重。

  这一天,叶信正在和薛白骑商量事情,突然听到落霞山深处传来惊天动地的爆炸声,两个人立即冲出院子,看到远方有浓浓的烟气扶摇直上窜入高空,叶信脸色一变,立即跳上无界天狼,向着爆炸声传来的方向掠去,薛白骑也跳上了无界天狼,跟在叶信身后。

  时间不大,叶信来到一座矮山,正看到苍妒兵坐在山头上,探头探脑向下张望着。

  “老苍,出了什么事?”叶信急声问道。

  “没什么大事。”苍妒兵回头看到是叶信。咧了咧嘴:“就是炸炉了。”

  “有没有伤亡?”叶信又问道,不过见苍妒兵神色很平常,也知道不会有大事。

  “没有,他们两个一个比一个机警。”苍妒兵笑道。

  叶信来到苍妒兵身边。向下看去,下方有一座小山谷,烟气就是从这里升起来的,现在已经散得差不多了,程祭邻和真真趴在地上。一边从放倒的丹炉中翻找着什么,一边激烈的交谈着,那两个人都很狼狈,周身上下已被烟气熏烤成乌黑色,他们的交谈的时候,露出的牙齿显得格外显眼,或者说,也只能看清他们的牙了,身上的衣物变得破败不堪,如同乞丐一般。

  “那个小丫头是个天才。”苍妒兵叹道:“天才药师。也是天才败家子,你知不知道这两天她已经耗费多少颗元石了?”

  “多少?”

  “不入品的元石差不多有两万多颗了,下品和中品也有两、三千,她也真舍得。”苍妒兵摇头道:“不过……真没想到她居然能养得出七月灰神,厉害!主上,一会千万别忘了告诉云鹿,他回承法帝国,别的可以都不管,无论如何也要寻到黑神、白神和青神的种子,我想……她既然能养得出七月灰神。别的也差不多。“

  “这些事做什么用的?”叶信问道。

  “炼丹。”苍妒兵的神色变得无比肃穆:“四神归一,加上一些辅药,还有大批量的元石,就有可能炼制出真正的金丹!唉……说起来也是惭愧。我修行也有百年了,但到今天为止,连一颗丹都没见过。”

  “他们是在炼制金丹?”叶信又问道。

  “那怎么可能……”苍妒兵摇头道:“想炼制出金丹,四神都必须要有一年以上的火候,否则只能白白浪费灵药,他们现在炼制的。是天人丹,也叫伪丹,和真正的金丹相比,差了太多,但对我们而言,也是可与遇而不可求的妙药啊!”

  “伪丹只需要用七月灰神就能炼制出来?”

  “应该是不可能的,但她上一次只差了一点点。”苍妒兵苦笑道:“其实炼制伪丹就是把天地元气强行固化成型,比炼制金丹要容易得多,哪怕不用七月灰神,只用元石,也可以炼制,但永远不会成功罢了,天地有四相,地水火风,四神分属四相,聚而合一,炼制伪丹的成功率自然会大幅提升。“

  “如果能找到四神,那就不会失败了?”

  “不可能,炼丹本身就是一种赌博。”苍妒兵说道:“就算四神的火候都够了,炼丹也有半数会失败,主上你现在还不会明白,这是个无底洞啊……无底洞!刚刚出炉的丹只是一转,有了一转丹肯定要炼制第二转,第二转成了还要有第三转,呵呵呵呵……永无尽头啊!别的不说,承法帝国和神之帝国在很久以前爆发了一场持续几十年的死战,引子就是一颗九转伪丹,从效果上说,九转伪丹和一转金丹已经差不多了,那足以让所有修士为之疯狂啊!“

  这时,山谷内的程祭邻和真真又开始忙碌起来,程祭邻把丹炉扶起,真真弯腰扛起一边的麻袋,把麻袋中的元石往丹炉里倒,随后两个人又交谈片刻,真真又拽过林边的一个箩筐,从里面挑选出一些药草。

  程祭邻把双手放在炉壁侧方的符印处,开始催动元力,炼丹从来不需要用凡火,凡火也炼制不出丹药,丹炉可以接受元力的震荡,自然产生一种无法想象的高温,从而凝炼元气。

  丹炉散发出红光,真真等了片刻,拿出一批药草,扔到了丹炉中,再等一会,又拿出一批药草。

  “耗费元石我倒是不心疼,我心疼的是那些七月灰神,何必拿来炼丹呢,送给我多好……”苍妒兵喃喃的说道。

  叶信见程祭邻和真真已经开始炼丹了,知道不能过去干扰,站在山头上静静的看着。

  转眼过了半个多小时,明显露出疲态的程祭邻松开手,接着从山河袋中取出一些银色的粉末,撒入丹炉中,随后他和真真分别爬上摆在丹炉附近的木梯,紧张的向丹炉内观望着。

  时间飞快流逝着,丹炉的颜色以变得火红,上空冒出阵阵烟气,程祭邻和真真都跳下木梯,跑到一边,又跳入早已挖好的地洞中,拽过一块铁板,把洞口挡得严严实实。

  “肯定又要炸了,主上,我们往后退一退。”苍妒兵说道。

  “我没事。”叶信摇摇头,这可是炼丹,他一定要看个仔细。

  又过了片刻,丹炉突然发出轰鸣声,接着一道白光穿出炉口,射向高空,那道白光若隐若现,如果叶信没有紧盯着那边观看,很可能漏过。

  铁板被挪开了,真真从里面探出黑黝黝的脑袋,盯着丹炉看,接着陡然爆发出尖叫声:“成了!我的丹炼成了!”话音未落,真真已从地洞跳出来,向着丹炉扑去。

  “怎么可能……”程祭邻也探出头,只是他的脸上一片乌黑,根本看不出表情,接着程祭邻跟着跳起身。

  “居然没有炸?”苍妒兵也回来了,他呆了呆,用不敢置信的声音叫道:“炼成了?!”

  叶信此刻什么都听不到,他的双眼死死凝注着天空,那道白光是什么?跑到哪里去了?

  真真围着丹炉上蹿下跳,显然已开心到了极点,接着爬上傍边的木梯,向丹炉内看去,骤然变得呆若木鸡。

  程祭邻也爬上木梯,随后发现丹炉内空空如也,他甩了甩头,用力揉了两下眼睛,可还是什么都看不到。

  “我的天人丹呢?我的天人丹呢?!”真真要疯了,她跳下木梯,冲到丹炉旁,纵身就要往丹炉里跳。

  “我的小姑奶奶,使不得!”程祭邻全力冲过来,探手抓住真真的脚踝,硬生生把真真拽回到地面上,怪叫道:“你想干什么?给我们做人肉羹?老子可没那种癖好!”

  程祭邻是真急了,口不择言,不过真真更急,她一边挣扎一边叫着:“哪个王八蛋偷了老娘的天人丹,滚出来!给老娘滚出来!”

  下一刻,真真顿了顿,因为她看到了山头上的叶信,眼泪不争气的流了出来,心中委屈到了极点,炼出了天人丹,难道我还能私自瞒下来不成?还用得着来偷?

  “叶信,是不是你偷的?!”真真叫道。

  “什么……”苍妒兵的脸色变得怪异了,他大声回道:“主上一直和我站在这里,动都没有动。”

  真真咬住自己的嘴唇,刚才她心智接近崩溃,只以为丹药被人偷走了,现在已清醒过来,叶信不可能来拿她的天人丹,想要的话肯定是直接和她说。

  这时,叶信隐隐约约看到一点东西随着风儿飘飘摇摇落下来,等他认真去看,却发现什么都看不到。

  “哇……”真真一屁股坐到地上,忍不住伤心,放声大哭,她几天几夜没合眼,这一次总算成了,却什么都没看到,到底是哪个王八蛋有这种神通,居然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偷走她的天人丹?!

  叶信突然掠下山头,向着林中冲去,他有些不敢确定自己的感觉,但无论如何也要过去看一看。(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