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二零三章 愚夫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台阶很长,宁高悟走得也很慢,但一直走到叶信身前,他的情绪依然没有平复下来。

  和叶信不一样,叶信两世为人,他太了解什么叫权威了,其实这两个字反过来读更能昭显出真意,叶信对这个世界缺乏认同感,那么他的重生便意味着一个无法无天的巅峰者的诞生,现在叶信对星堂抱着好感和善意,是因为他得到了太多,如果有一天需要他了,他愿意为星堂出力,这还是出自商人的逻辑,他收获了,理应付出一些成本。

  而宁高悟从小生活在威权的影子下,宗门,就是尘俗的神!宁高悟从没想过,他会达到神的高度。

  “主上!”宁高悟轻声说道。

  叶信含笑向宁高悟点了点,随后看向跟着宁高悟走上来的骑士们,轻叹道:“人手还是有些少。”

  “足够了,我只要守住这里就行。”宁高悟说道。

  “破山公,祭邻,这边说话。”叶信向一边走去。

  程祭邻和宁高悟跟着叶信走到一边,叶信低声说道:“九华宗和落霞山的气象不同,落霞山很平和,而这里显得很顽固。”

  “哦?”程祭邻和宁高悟对视了一眼。

  “落霞山外面有很繁华的村镇,代表着落霞山的修士并不排斥与外界打交道,总体来看,他们的心境是趋向平和的。”叶信说道:“这座高墙阻绝内外,意味着九华宗的修士大都有一颗淡漠的心,绝世而独立,不管那些修士原来的秉性如何,在这种地方呆久了,心性会慢慢受到感染。变得冷漠而固执,这些人是很难被收服的。“

  “主上此言不假。”宁高悟说道:“九华宗确实很少和我们打交道,而且也从没有在各个世家中招收过外门弟子。”

  “所以我估计……是少不了开杀戒了。”叶信说道:“但了不能乱杀无辜,起到杀鸡儆猴的效果就好,不过,他们是不可信的,现在我们把刀架在他们的脖子上,他们不得不听令,一旦找到机会。他们十有八九要反噬,你们一定要小心。”

  “明白。”程祭邻顿了顿:“只是……如果我们想真的占住九华府,是离不开他们的,我们加一起才这么点人手,根本忙不过来。我们在落霞山的时候,如果不是那些外门弟子愿意为我们效力,我们也不可能那么快就完全掌控住落霞山。”

  “我说的是以后。”叶信说道:“现在么,不妨给他们一点甜头,等我们的根基稳一些了,必须把他们排除在核心之外。决不能让他们知道我们的秘密。”

  “主上,我们心中有数的。”宁高悟说道,虽然认为叶信的想法有些武断。根本没有深入了解,就做出结论,但宁高悟对叶信是发自内心的钦佩,所以他没有争辩。

  叶信看出宁高悟有些敷衍,他摇了摇头,看向山谷内的平原,在心理学上有一种现象叫潜移默化,用通俗的话说。好人是扎堆的,坏人也一样。

  举个例子,一个人要开车去钓鱼,出门的时候,发现邻居正在洗车,顺便把他的车也洗了,表达感谢之后去了渔场,甩杆的时候不慎把自己的手表甩进去了。他又不会游泳,有好心人帮他把手表打捞上来,回去的时候车子开出了路边,几个村民帮他把车子推回来,又拒绝了他的实物感谢。一次次体验到人与人之间的温暖,等他快到家时。发现一个病人等在路边需要拦车去医院,那么,一脚踩死刹车招呼人上车的可能性就大幅增加了。

  同样,一个人要开车去钓鱼,出门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车标被某个熊孩子掰走了,心中恼怒,然后找不到渔场,向人问路,结果人家故意耍他,给他指了条错路,钓鱼的时候鱼钩扯住了旁边女子的头发,他正在道歉,那女子的丈夫冲上前把他痛打了一顿,感受到似乎是来自整个世界的满满恶意,他心中的戾气自然会攀升,等回去的时候,看到一个急病患者在拦车,他大有可能全当看不到,径自把车开走,至于那个急病患者会不会耽误病情,与他有什么关系?

  这就是人性,人性从来都不是一成不变的,生存环境很祥和,人性自然向善,处处感受到世界的不公和压力,人性自然转恶。

  同一道高墙,宁高悟看到的是雄伟,而叶信看到的是一种与世隔绝的固执。

  “祭邻,你留在这里吧。”叶信缓缓说道:“云鹿要回承法帝国,轮月还有别的事,虽然九鼎城那边缺不了你,但也只能这样了。”

  程祭邻不由深吸一口气,他是九品府星,按照正常的规矩,他要升任八品之后,才有机会去做星会的主星,主星自高一品,九品主星说话的分量,要比八品府星重得多。

  苍妒兵留在了落霞山,而且叶信提及过,苍妒兵品阶不降,是八品主星,现在轮到他跃迁了,这一步迈得太大,让他有一种眩晕感。

  叶信还不是很清楚品阶对星堂的修士而言意味着什么,但苍妒兵几个人是非常了解的。

  “墨衍、宣统、归北,你们三个过来。”叶信说道。

  三个被叶信点到名的人快步向这边走来。

  “墨衍,郝飞能接的起你那摊子么?”叶信问道。

  墨衍沉吟片刻,点点头:“郝飞和我走动很多,盟里的弟兄都认得他,何况有大人你坐镇,不会出什么乱子的。”

  “本来今年想带着你,现在我只能改变计划了。”叶信说道:“你留下来吧。”

  “好。”墨衍说道。

  “破山公,从今天开始,你就是九华星会的将星了。”叶信说道:“宣统,由你来做府星,墨衍,你是暗星,归北,你来做光明星,都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吗?”

  “明白。”几个人纷纷应是。

  “祭邻,如果他们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对,你尽管说,不论出什么事,都不要忘了,你才是九华星会的主星。”

  “放心吧!”程祭邻正色道:“不过……主上,你身边的人手并不多,九鼎城那边该怎么办?”

  “我已经想好了。”叶信说道:“沈忘机和王芳都有大才,沈忘机做过龙腾讲武学院的总院,颇有识人之明,就由他来做将星,至于府星么……我再想想。”

  这时,从山谷内侧有人向这边奔来,叶信看到人影,微笑道:”走,我们该下去了。“

  归北和破山军团的将士还有大部分狼骑都留在了城墙上,只有叶信几个人走下了台阶,而九华宗的修士也已经赶到了,共有八骑,为首的是个中年人,因为服饰的原因,他们的身份是一目了然的,三个内门弟子,四个外门弟子,那中年人是九华宗师辈的修士。

  “什么人?竟然敢来九华宗撒野?!”那中年人怒喝道。

  叶信上下打量了那中年人一眼,他的眼中有些怜悯,靠着丹气的影响,他的洞察力比以前更为高明了,虽然对方显得声色俱厉,但他能看到鼻孔的快速胀缩,能听到声带发出的很隐约的颤音,眼前这个修士,已紧张到了极点。

  “祭邻,这里就是你的家事了,你自己做主。“叶信说道:”林童,你们几个跟我走,到里面转一转。“

  下一刻,叶信驭动无界天狼视若无人的从九华宗几个修士身边走过,径自向远方的建筑群走去,林童等人跟在叶信身后。

  叶信的态度很嚣张,而嚣张需要庞大的自信为资本,那中年人再无法控制自己的表情了,程祭邻露出狞笑,他的手从山河袋前向外一甩,手中突然多出了一柄流星锤。

  程祭邻的流星锤直径差不多达到了三尺,竟然把他的身体遮住了一半。

  那中年人后退了一步,惊叫道:“山河袋?!”

  “哈哈哈……”程祭邻放声大笑:“想不到这里的愚夫也知道山河袋?有见识!”

  程祭邻意气风发,今天是他升为主星的第一战,肯定要全力以赴的,从而一举奠定自己的威信,不过他的话有些损了,‘愚夫’两个字不但把宁高悟等人都包括进去,连叶信也不例外,想当初他根本不认得山河袋,还不如九华宗的修士呢。

  那中年人再次向后退了几步,他的眼神有些飘忽不定,似乎在寻找退路。

  程祭邻纵身向前掠起,双手猛的一抖,巨大的流星锤犹如炮弹一般砸向了那中年人。

  此刻叶信已走得很远了,感应到如潮水般涌动的元力波动,他转过头向城墙处看了一眼,正看到那中年人向旁扑去,避开了那柄巨大的流星锤,但他所乘坐的马儿还有旁边的两个弟子,都被巨力卷在其中,只是瞬间,便炸成一片片血雾。

  叶信摇摇头,九华宗的修士大都死在了无界山,这一战是没有任何悬念的,再给他两、三年时间发展,集合两个星会,他操控的实力将不会逊于任何一个宗门,不过,如果面对的是青元宗那位姓铁的宗主,他还是没有把握。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