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二零六章 一年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当春风吹绿了草地时,叶信赶到了大卫国的北线,一切准备都已就绪,该是进攻大羽国的时候了。【阅】

  黎明,在战鼓声中,士兵们开始忙碌起来,用吃过了早饭,各自列队,伙头兵在整理炊具,阵图师在收起以前布下的阵图,各部队首、营督、统领在检点手下的将士,连绵的大营有条不紊的运转着。

  叶信走出帅帐,缓步登上了点将台,在士兵们排出阵列之后,所有的将官都要来到点将台下,等候叶信的命令。

  叶信的视线从左往右扫视了一圈,他的左首是魏卷以前的军队,那支军队的人员构成很复杂,有部分是以前天狼军团的士兵,天狼军团覆灭之后,狼骑们选择了退隐山林,而普通士兵却是没地方可去的,他们吃惯了兵粮,所以魏卷竖起大旗之后,自然归到了魏卷账下。还有些参军时间只有几年的年轻武士,大卫国的军队每年都会淘汰一些老兵,征召新人,他们与叶家没有瓜葛,与魏卷也没有感情,参军仅仅是为了能继续修行,并且混口饭吃。

  另外就是温家的武士了,温元仁镇守北线时,带去了不少温家的人,他用了几个月的时间,彻底清除了魏卷的影响力,说起沙场对决,温元仁的能力或许还差了一些,但说起内斗,温元仁可是老油条了,这支大军已被他经营得固若金汤,除非他的主将之位被夺,否则没有谁能动摇他的威望。

  叶信右首是沈忘机和王芳组建的新军,这支军队的人员构成更为复杂,有很多是九鼎城的巡捕、衙役,有沈家和王家的家将,有城防军的将士,有部分义盟的武士,加上邓知国担任主将时提拔的将官,还有秋戒察网罗来的人才,再加上龙腾讲武学院的学生。人员构成可算是五花八门了。

  现在这支军队的主将依然是邓知国,该得到的、能得到的,叶信已经都得到了,没必要让邓家感觉到不安全。叶信骨子里保持着商人的思维逻辑,不管曾经做过什么,也不管曾经杀过多少人,他还是想大家一起和和气气发大财的,但是。如果某个人或者某个势力在叶信的判断中是绝对的绊脚石,一定要搬开,那他就展露出自己冷残忍的另一面了。

  严格的说,这两支军队都不算精锐,和以前威名赫赫的天狼军团相比,差了不少,但叶信在营中召集的战力,已足以扫荡大羽国了。

  因为,他叶信在这里,因为。狼骑也在这里。

  郝飞、符伤、子车灰、林童、周素影,都是天罪营的老人,现在狼骑中也多了一些新生力量,譬如说山炮、王猛、叶玲、邓多洁等人。

  叶信收集资源的速度已经达到了一种恐怖的程度,攻占金顶,洗劫子鼎,灭掉宗别离,搜罗内府,占领落霞山和九华府,他所走出的每一步。都能让自己得到巨大收获。

  个人修行,天赋很重要,从某种意义上甚至超过后天的苦修,但资源超过了一定极限。天赋的影响就被大幅降低了,叶信可以用海量的元石去喂养将士!

  而苍妒兵等人的到来,又给叶信安装上了一对翅膀,龙腾讲武学院专门供各位教习修炼的升龙殿,还有被视为学院最高奖赏的寒武殿,已全天候向狼骑开放。经过程祭邻的改造,升龙殿和寒武殿释放元气的速度还有凝聚元气的浓度,都远远超过了以前,几个月来,狼骑精锐们一个接一个突破瓶颈。

  站在点将台后方的狼骑数量并不多,只有七十余骑,还包括叶玲等人,但其中已有三分之二的人拥有了柱国级的战力。

  在九国境内,这支尖兵是最恐怖的打击力量,没有任何一支军队,能挡住他们的突击。

  叶信站在点将台上,他的神色有些复杂,这时,侯轮月和叶随风也走上了点将台,分站在叶信左右。

  侯轮月是暗星,除了收集情报、打探消息、培养专门的暗杀型修士之外,他还有一项重要的职责,就是护卫主星,苍妒兵在落霞星会,程祭邻在九华星会,曲云鹿去了星门,现在只剩下了他一个,如果叶信在这个时候出现意外,他是要背负全责的。

  叶信横起杀神刀,无数将官的视线都落在了叶信身上,他伸出手指在刀锋上轻轻弹了弹,杀神刀发出悠扬的鸣叫声,叶信吐出一口气,叹道:“一年……”

  一年前这个时候,他杀了毒**,准备回九鼎城,一年的时间,他已如风卷残云般整合了大卫国的所有势力,那时他做梦都想不到,自己的势力会膨胀得如此之快,就像整片天地在推着他向前走,他不想走都不行。

  侯轮月听不懂,叶随风也听不懂,但他们能看出叶信心中的感慨。

  “起兵!”叶信喝道。

  到点将台听令,只是一种仪式而已,行军序列早就被定下了,点将台下的将士们轰然应诺,接着转身向自己的士兵跑去。

  叶信转身跳上自己的坐骑,狼骑慢慢启动,向着营外走去,叶随风和叶玲都穿着战甲,邓多洁一直跟在叶玲和沈妙身边,只不过叶玲和沈妙都对她爱答不理的。

  叶家和邓家交恶的原因,叶信已经查清楚了,起因是那时的叶信太过嚣张,得罪了邓多勇,邓多勇心中不忿,但不敢明着和叶信作对,便设下了一个局,造成叶信因冒犯七公主铁卉真,获罪被打入天罪营。

  邓多勇也没想到铁心圣居然会那么失控的惩罚叶信,心慌意乱之下,匆匆赶回北线,他是想摆脱自己的嫌疑,只是他那点伎俩根本瞒不过叶观海,叶观海勃然大怒,*得邓多勇去送死,从此叶家个邓家就再不往来了,最少邓知国再没有进过叶家的家门。

  只是,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叶信要向前看,邓知国也要向前看,他连自己的亲外甥铁人豪都不想管了,为了邓家的传承,该放下的一定要放下。

  邓多洁被选入狼骑,是一个信号,他邓知国依旧是主将,叶信没有清除邓家的人,又是一个信号,邓知国明白,他的选择是正确的。

  ****

  到了下午,大卫国的军队踏过了边境线,进入大羽国的领地,潘远山的血山军团意不知去向,只留下了一座残破的大营。

  叶信下令大军入营休息,第二天继续进发,一路行来,没有遇到任何抵抗,沿途城市的军镇都空了,地方官皆望风而降,有的甚至带着人群出城迎接,一丁点战争的氛围偶读没有,似乎大卫国的军队是来做客的。

  而且也看不到探马,事实上天狼军团让各**队最头疼的地方并不是凶猛的突击力,而是根本没办法侦查天狼军团的动向,无界天狼的速度太快了,任何探马的靠近,都代表着死亡。

  连萧魔指也为之苦无对策,他只能尽力收集一切信息,去揣摩叶观海的意图,军中的探马往往要由非常机智、勇敢的武士担任,是精锐中的精锐,每失去一个,都会让人心疼,这也是萧魔指在叶观海面前总是被动防御的原因,他只能做到知已,不能做到知敌。

  时间在一天天过去,大卫**队与七彩湖之间的距离不断缩短,而大羽国的军队似乎一下子全部消失了,不要说士兵,连普通的武士都看不到,不清楚藏在了什么地方。

  如果换成平常,在没有了解到敌军的布置之前,叶信不是轻易冒进的,可现在他已拥有了碾压性的实力,不管大羽国动用什么样的花招诡计,都没办法扭转局势,所以叶信显得很清闲,连一次会议都没有召开,各部只要继续向前走就好。

  终于,这一天前军已看到了七彩湖,叶信下令让军队安营歇息,自己则带着叶玲、郝飞等人向七彩湖赶去。

  今年的元石还没有成熟,到了秋末才会有所收获,但叶信不是为了元石来的,洗劫七彩湖是去年的计划,现在他已占住了落霞山,什么都不需要做,逐年接收大羽国的贡品就好,换句话说,这七彩湖已经是他的了,世间岂有自己抢自己的道理?!

  七彩湖以前的戒备一定是非常森严的,沿着湖边每隔三十余米,就能看到一座高高的岗楼,只是现在的岗楼中连一个人影都没有。

  叶信钻入一座岗楼,上下找了一圈,等他下来的时候,脸上明显有不满之色:“真是败家子!这是国器所在之地,居然连一个守卫都没有!”

  郝飞等人面面相觑,没有守卫很正常吧?大卫国的军队已经开过来了,谁会留下来等死呢?所谓股决定脑袋,如果叶信是来抢劫的,这里没有守卫的军队,他一定很高兴,可现在他是到自家的庄稼地里巡查,见大羽国上下根本不用心,心中自然恼火。

  “哥,好没意思啊!”叶玲叫道,她已经晋升为中级先天武士了,一心要在这一战中大放光彩,可一个敌人都没看到,让她有力无处使。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