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二零七章 花招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放心,会有热闹的。”叶信笑道:“走,到湖边转一转,七彩湖闻名久矣,但一直没机会亲眼观赏呢。”

  叶信几步走到湖边,这里的湖水非常清澈,面积很广,湖中心处弥漫着浓郁的雾气,根本看不到对岸,湖边停靠着几艘形状很特殊的船,船舷距离地面有七、八米高,船体上抹着一种银粉,象整艘船看起来如镜面一般光滑。

  叶信俯下身,把指尖探入湖水中,稍微有些烫,差不多有六十多度,叶信踏前一步,纵身跃上一艘船,发现船板非常厚重,差不多有半米了,这种船应该是为了阻隔高温用的,以便去湖中心抓捕那些七彩蚌。

  “好烫手哦!”沈妙叫道,她也试了试水温。

  “听说七彩湖的湖水能把鸡蛋煮熟呢!”叶玲叫道:“郝飞哥,你带鸡蛋了么?”

  “谁没事带那东西?”郝飞摇头说道。

  “你不是还有两颗蛋么?进去试试,看多长时间能熟?”符伤怪笑道。

  “煮熟了你吃么?”郝飞翻了翻白眼。

  “说话都给我注意点!”叶信喝道,久于杀阵,武士的性格多少会变得粗野起来,什么荤话都说,可这里有叶玲和沈妙呢。

  叶玲和沈妙还是少女,你看我、我看你,她们压根没听懂是什么意思。

  “郝飞哥,把你的蛋拿出来呀!”叶玲叫道。

  “别管我要。”郝飞努力绷着脸:“符伤也有,管他要吧。”

  叶玲又转头看向符伤,符伤可绷不住,看着叶玲那副认真的小模样,不由放声大笑。

  “你们笑什么?!”叶玲有些恼了。

  “你这傻妞!”山炮大大咧咧的说道:“他们说的是卵蛋,不是你说的鸡蛋。”

  “山炮,把符伤给我扔到湖里面去,让他笑个够!”叶信喝道。

  符伤一惊,转身就要逃,可山炮的速度要比他快多了。一个虎步便窜到符伤身后,张开粗壮的胳膊,便把符伤拦腰抱住:“小子,在你炮爷手里也想走?!”

  符伤的身体很壮实。但和山炮相比,明显小了几圈,力气也是远远不如,他一边挣扎一边叫道:“山炮,放开!再闹老子和你没完!“

  “嘿嘿……有怨气就去找你们老大吧!”山炮转身向湖水冲去。接近湖边时突然旋转了几圈,就象投掷链球一般把符伤扔出老远。

  符伤一边手舞足蹈一边怪叫着落入湖水中,溅起好大一片水花,接着他的身体如同抽搐一般一窜一窜的挺动着,拼命向湖边游来。

  “下流!活该!”叶玲这一次是明白了,幸灾乐祸的看着符伤。

  小紫貂就站在叶玲肩头上,它不懂这些人在做什么,也不感兴趣,努力抬着头,在空中嗅着味道。

  符伤好不容易接近湖边。又被山炮一脚踢了回去,仰面朝天栽入湖水中。

  “我草……别闹……好烫……”符伤怪叫连连,七彩湖的水温普遍都在六十度以上,虽然无法快速对柱国境武士造成伤害,但呆在里面是很难熬的。

  “叫炮爷。”山炮笑眯眯的说道。

  “炮爷!我的炮爷啊……让我出去吧……”符伤本就是地痞无赖出身,这种要求是难不住他的,无所谓。

  “好了,过来过来。”山炮的表情变得和善了。

  符伤手忙脚乱爬到岸边,山炮伸出手,符伤一边陪着一边抓住山炮的手。山炮微一用力,把符伤拽离了湖面,接着另一只手抓住符伤的衣领,猛地一甩。又把符伤扔到了湖水深处。

  “你……吗……”符伤只留下了两个字,再次跌落入湖水中。

  “别怪我,老大还没答应让你出来呢。”山炮笑得很开心。

  “老大……我错了……让我出去……再等一会就真熟了……”符伤怪叫着。

  “好了,山炮,让他出来吧。”叶信说道,随后他跳下大船。回到了岸上。

  这时,几匹无界天狼从营中驰了出来,快速向七彩湖接近,为首的是侯轮月,跟在后面的竟然是薛白骑。

  “白骑哥,你怎么在这里?”叶玲又惊又喜的叫道,这几年前,一直是薛白骑和郝飞负责护卫叶家,所以在天罪营的将士们当中,叶玲和薛白骑、郝飞的感情是最深的,也把他们当成自己的哥哥看待。

  “大人让我留在这里的。”薛白骑笑道,随后视线转向在湖水中挣扎的符伤:“这是在闹什么?”

  “他活该!”叶玲说道:“让他故意在我们面前说那些丑话!”

  “呵呵……那就让他多泡会吧,月虎不在,没人替他出头的。”薛白骑笑道,随后向叶信躬了躬身:“大人。”

  “你怎么来了?”叶信问道。

  “妒兵主星有一封信,让我给大人送过来。”薛白骑说道。

  “把信给我。”叶信伸出手。

  薛白骑取出一封信,递给叶信,叶信打开信封,快速扫了一遍,突然失笑道:“有头脑、有想法……”

  “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薛白骑也笑了,他知道信里说的是什么事。

  “先让他们开心几天吧。”叶信说道。

  此刻,符伤终于再次爬到岸边了,山炮伸出了手,符伤这一次可不会上当了,他双眼圆睁,恶狠狠的看着山炮:“你给我滚蛋!我自己能走!”

  “你真是不识好人心!”山炮饶有趣味的把手缩回去,双臂环抱在胸前:“那我们就这样耗着吧,反正我不急。”

  符伤半个身体还在湖水中,他就像憋着尿一样,身体不停的扭动着,实在忍不住了,换了个地方,结果山炮又挡在了他前面。

  “老大,真扛不住了……”符伤发出犹如狼嚎般的叫声。

  “山炮,让他出来。”叶信说道:“以后嘴上要有个把门的,别什么话都说。”

  山炮这才退了回去,符伤连滚带爬冲上岸,他露在外面的胳膊已经被烫得发红了,被风一吹,便雪雪呼痛,但又不敢碰,碰一下更疼。

  温元仁和邓知国并肩从营中走了出来,等他们接近湖边时,看到了薛白骑,薛白骑是叶信的得力助手,突然间失踪,现在又在这个地方出现,让他们想到了很多很多,也让他们露出迟疑之色,还要不要说呢?

  叶信看到了温元仁和邓知国,他笑道:“温老,邓大人,你们也出来看风景了?”

  “我们……是有事情和太尉大人商量。”邓知国轻声说道。

  “哦?什么事情?”叶信问道。

  “大羽国的表现有些不对劲啊。”邓知国慢吞吞的说道:“我军一直长驱直入,现在距离他们的首府已不足百里了,却连一个士兵都没看到!这很没道理,大羽国上下是不可能轻易放弃这大好河山的,其中肯定有诈!不过……既然薛将门能在这里出现,想来太尉大人早有定计了,我刚才和温老商量很久,本准备一定要说服太尉大人提高戒备,呵呵呵……现在看是我们多虑了。”

  “最多三天,三天后就能知道他们在搞什么花样了。”叶信笑了笑:“今天让士兵们安心休息,明天急行军,一定要在黄昏前赶到红海城。”

  “遵命。”邓知国应了一声,随后转身快步向大营走去。

  这时,站在叶玲肩头上的小紫貂突然象利箭一般射了出去,扑向湖水,叶玲大惊,急忙迈步向前追:“回来!给我回来!”

  小紫貂虽然是叶信带回来的,但这一年来大部分时间都是叶玲在养,以往小紫貂很听话,这一次不知道因为什么,拒不服从叶玲的命令,纵身而起,正落入湖水中。

  叶玲也要玩湖水里跳,叶信喝道:“小玲,你别下去!”

  叶玲停在湖岸边,回头看到山炮,又叫道:“山炮,快带着人去把紫貂抓回来!”

  “好嘞。”山炮答应得很痛快,他大步冲向湖水,谁知在经过符伤身边时,竟然把符伤抓起来,扛在肩膀上。

  “你干什么?放我下来!”符伤被吓得脸色大变。

  “你说的?是你让我放你下来?”山炮陡然停步,接着身体向前一甩,符伤哀叫着落入湖水中。

  “好强的气势,怪不得符伤在他手里变得那么老实。”薛白骑低声说道。

  “他的根基比渔道都要深厚得多,如果给他一颗证道丹,我们可能又要多出一个修士了。”叶信笑了笑:“不过,我还不清楚他的杀招是什么,或者他到底有没有淬炼出杀招,既然他瞒着,那我只能和他磨下去了,看他能坚持多久。”

  “这么大声音……大人你就是说给他听得吧?”薛白骑低低的笑了起来。

  “他不止能听到我的话,也能听到你的。”叶信淡淡说道:“但他装傻充愣的本事已到了炉火纯青之境,脸皮也够厚,就装作听不到,我能有什么办法?”

  薛白骑看向翻身哀叫的符伤:“符伤是怎么得罪他了?”

  “你可以骂他别的,但绝对不能骂‘野杂种’,谁这样骂他就会找谁拼命。”叶信笑道:“符伤前几天已经被他揍过一次了,嘿嘿……那么大的体格,心眼却比女人还要小。”~^~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