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二零八章 认错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就在这时,小紫貂突然从湖水中窜了上来,只是它的脑袋好似被什么东西夹住了,落在岸上之后便开始不停的翻滚着,还发出含含糊糊的嘶叫声。

  叶信等人的视线都落在小紫貂身上,原来夹住小紫貂的是一只巴掌大的湖蚌,蚌壳夹在小紫貂的脖颈上,把它的脑袋扣在里面,小紫貂看起来很痛苦,甩来撞去,但就是没办法摆脱那只湖蚌。

  叶玲急忙冲上前,探手去抓湖蚌,只是湖蚌的蚌壳温度奇高,叶玲的指尖刚刚接触到蚌壳,便被烫得尖叫一声,急忙把手缩了回来。

  “别乱动。”山炮顾不上去欺负符伤了,跑回来一把抓住小紫貂,随后打了个唿哨。

  山炮的唿哨声中似乎隐藏着莫名的威力,那只湖蚌立即张开蚌壳,小紫貂脱困之后,依然在原地翻滚着,转了几圈才意识到自己恢复了自由,向左右看了看,转身冲向叶玲,几下窜上叶玲的肩膀,藏在叶玲颈部,它在身体在簌簌发抖,应该被吓坏了。

  张开的蚌壳中喷涌着浓郁的元气,大家能清晰的看到在肥厚的蚌肉内有几颗滚圆的元石。

  山炮把手伸到蚌壳中,找出了四颗元石,又翻找了几下,接着抬手把蚌壳扔回到湖水中,随后看向手中的元石,咧嘴笑道:“这可是好东西!”

  “拿过来我看看。”叶信说道。

  山炮把元石递给了叶信,叶信盯着掌心中的元石,其中居然有一颗上品元石,虽然形状小了一些,只有指甲大,但品质极佳,圆润而又光滑。

  “居然有上品元石?”叶信有些吃惊:“白骑,七彩蚌不是要到秋末才能凝炼出元石么?”

  “这七彩湖被分为三个区域,大羽国的人每年只会捕捞一个区域的七彩蚌,如果遇到紧急兵事。才会全部捕捞,虽然能解燃眉之急,但会让蚌群大伤元气,以后三年之内。收成都会很差。“薛白骑说道:“这片湖面今年应该没捕捞过。”

  “那他们打的是什么念头?难道不怕我们把这里打捞一空么?”叶信又问道。

  “想抓七彩蚌可没那么容易,尤其是大范围捕捞。”薛白骑说道:“听说在红海城有很多人专门是靠着捕捞七彩蚌为生的,一年只忙两个月,其他时间都可以享福,他们有专门的水服、水箱、还要用药。祖业传承,让他们大都不怕水烫,换成我们,是熬不住的,其实湖面上的温度还算很好的了,越接近湖底温度越高。”

  “原来如此。”叶信转手把元石递给了叶玲,既然是小紫貂的猎物,收获就要归叶玲所有了,至于伸长脖子的山炮,他全当没看到。

  “然后你跟着我们一起走?”叶信又看向薛白骑。

  “我去过红海城了。算是熟面孔,有些不妥当。“薛白骑摇了摇头:”信已经送到,那我就回去了。“

  “你坐着无界天狼,这可是我们天狼军团的象征。”叶信说道:“红海城的人没有起疑么?”

  “我是落霞山的人,这是真真姑娘孝敬我的,道理说得通,那国主韩达升倒是问过,我就是这么解释的。”薛白骑说道:“他们不可能起疑,因为他们绝对想不到,落霞山已经换了主人。”

  “明白了。”叶信点头道:“你先回去吧。苍妒兵不在,你要多盯着点。”

  “属下告退了。“薛白骑说道,随后他跳上无界天狼,很快便消失在远方。

  叶信等人在七彩湖畔游玩了一会。等回到大营时,天已经黑了,士兵们知道第二天要急行军,早早便歇下了,郝飞、符伤、山炮还有叶玲等人,却是不得休息的。他们有每天例行的修炼。

  侯轮月拿出了自己的器炉,都说修士有四宝,但就算在承法帝国,有些修士终其一生也没能收集全,侯轮月等人毕竟是星会的掌控者,拥有了星籍和星品,所谓背靠大树好乘凉,对他们来说是不成问题的。

  郝飞等人大都在柱国境,无需动用上品元石,一颗中品元石,便足够他们修炼几个小时了,看着侯轮月放在当中的器炉,郝飞等人都露出了振奋之色,这才是真正的宝贝,龙腾讲武学院的升龙殿和寒武殿,与这种宝贝根本没办法相比。

  想当初,能进入寒武殿修行,都要偷偷摸摸的,而且每一次都象占了大便宜一样,心情变得格外好,到现在不过一年,他们已经看不到寒武殿了,进境的提升、势力的膨胀,也代表着眼界的开阔,这是进步,也是进化。

  元石在器炉中融解了,叶信和侯轮月退了出去,这种程度的元气对他们没有什么益处,反而影响了郝飞等人修行,尤其是叶信,他的元力始终保持在当前进境的巅峰,换句话说,就是一直在满负荷运转,元石他多得是,但实在没有汲取了。

  对修士而言,这是最大的幸福。

  ****

  第二天蒙蒙亮,大军已然起行,向着红海城的方向快速行进,叶信已经明白了大羽国的布置,没有向侧翼派出探马,温元仁和邓知国是不知内情的,一路走得心惊胆战。

  接近黄昏时,前方终于看到了红海城,红海城背靠海湾,海湾中有大批藻类植物,那些红藻在阳光的照射下,散发出象火焰一般的红光,正是红海城名字的由来。

  大军一路行来没看到一个士兵,原来大羽国的军队都聚集在了红海城,背靠城墙设下的营寨连绵数十里,不过,发现敌军已经逼近,那些营寨一点动静都没有,只有一些士兵跑出来远远向这边张望着。

  “原来韩达升是想在这里与我军决一死战!”温元仁喃喃的说道。

  “他们似乎没有死战之心。”邓知国皱起眉,他也是从沙场中闯出来的武士,一支军队有没有进入战斗状态,瞒不过他的眼睛。

  “不管那么多,我们先把大营扎下来吧。”叶信微笑着说道。

  温元仁和邓知国分头传下自己的将令,士兵们开始忙碌起来,差不多有半个小时,从红海城城下的军营中,突然走出一队人马,不疾不徐的向这边行来。

  时间不大,那队人马距离叶信已经不足千米了,他们有一百多个人,纷纷跳下自己的坐骑,继续向这边走,他们似乎要用这种举动显示自己并没有敌意。

  “走吧,我们也过去看看。”叶信说道。

  下一刻,叶信驭动无界天狼,缓缓向前行去,侯轮月跟在叶信身侧,温元仁和邓知国等人也跟了过来。

  距离再近一些,邓知国露出吃惊之色:“是韩达升?居然是韩达升?他想做什么?”

  “邓大人,你认得那韩达升?”叶信低声问道。

  “我在六年前出使过大羽国,和韩达升接触了几次。”邓知国说道。

  “你确定没有看错?”温元仁有些不敢相信,所谓千金之子坐不垂堂,不到国家生死攸关之际,国主只会安坐在自己的王座上,绝不会轻易以身犯险,韩达升竟然主动出面,于情于理都不合。

  “肯定不会错的。”邓知国低声说道:“和六年前相比,他略显得老了一些,也胖了一些。”

  片刻间,双方的距离已不足二十米了,都能清楚的看到对方的神色,对面居中的是一个年纪在五十岁左右的胖子,身上穿着红色的龙袍,腰间配着雕龙长剑,他走到最前面,后面的如众星捧月般跟在他身后。

  “邓大人,好久不见,一向可安好?”那胖子扬声说道,他面带微笑,显得很轻松。

  “邓某何德何能,敢劳国主挂念。”邓知国轻轻叹了口气。

  “这位就是叶太尉叶大人吧?”那胖子的视线落在了叶信身上:“果然是年轻俊杰,龙行虎步、气象非凡,观海在九泉之下,也可以瞑目了,唉……说实话以前和观海见过几次,每次都是获益颇多,只可惜观海在壮年便已西去,真是让人扼腕叹息啊!“

  “叶信见过国主。”叶信淡淡说道。

  铁心圣一直是高高在上的,那韩达升的做派正与铁心圣截然相反,非常随和,对这种人叶信并不反感,何况对方又提到了叶观海,他当然要给些面子。

  “我大羽国与大卫国本是百年结好之邦,可偏偏有些人听信谗言,坏了两国的情义。”那胖子在叶信这边扫视了一圈,随后发生长叹声:“叶太尉此次兴师问罪,孤本应该怒发冲冠的,但思及前因后果,孤一点火气都生不出来,让兄弟刀兵相见,是孤的错,也是大羽国的错。”

  温元仁和邓知国都变得目瞪口呆,这是怎么回事?尚没有开战就认输了?

  “孤有错,大羽国有错,都可以弥补,但有些人的错,确是罪无可赦的!“那胖子的口吻突然变得森冷了,随后侧身喝道:“把他给我押出来!”

  大羽国的武士立即把一个五花大绑的中年人推了出来,一直堆到双方正中。(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