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二零九章 契约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跪下!”那胖子喝道。

  一个武士抬脚便踢在那中年人腿弯内,那中年人身不由己,双膝跪倒在地。

  “潘远山,你可知罪?!”那胖子一字一句的说道。

  那中年人竟然是潘远山,他面目惨败,双眼无神,一言不发的跪在那里,没有回应大羽国国主的质问。

  温元仁和邓知国不由对视了一眼,他们明白了,血山军团的主将潘远山成了大羽国的替罪羔羊,但,这也太怂了吧?在各个公国相互交战的历史中,从没有一个国家的国主在战前做出这种卑躬屈膝的低姿态,为了守护自己的利益,他们会拼尽最后一滴血!

  “潘远山,你听信萧魔指的蛊惑,拒不服从孤的军令,悍然入侵兄弟之邦,做下令亲者痛、仇者快的恶行!”那胖子厉声喝道:“你以为孤真不敢收了你么?!”

  潘远山还是不说话,双眼毫无情绪波动。

  “叶大人,此獠可以做糊涂事,但我们可不能糊涂!”那胖子又看向叶信:“我大羽国的世仇是大任国,而叶大人的死敌是萧魔指,我们相争,只会让他们拍手称快!”

  说完,那胖子突然摘下腰间的雕龙长剑,递给身边的武士。

  那武士接过长剑,快步向叶信走来,走到距离叶信三米远的地方,单膝跪倒在地,把手中的长剑捧过头顶。

  叶信的视线落在长剑上,随后抬手看向那胖子:“国主这是何意?”

  “此獠是我大羽国的罪徒,理应由我大羽国处治,如果叶大人一定要出手,就要让我大羽国上下难做了。”那胖子缓缓说道:“但这一次非同小可,为了平息诸位的怒火,孤的天子剑可以借叶大人一用,是杀是剐,全由叶大人做主!”

  温元仁和邓知国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开始的时候。他们只是为韩达升的低姿态而惊讶,接着他们想到了叶信最近的表现,谁都不敢怀疑叶信的治军之能,可这些天叶信接连犯下很低级的错误。信马由缰、孤军深入,如果大羽国真的做好了充足的应对之策,大军就危险了。

  现在他们明白了,叶信早就知道大羽国会低头,所以全然不做任何警戒。

  在天罪营中。叶信不止是统领,还是指导者,他所说过的一些妙语,已成了金科玉律,被天罪营的将士反复传述,譬如说,暴力是最后的手段。温元仁和邓知国近段时间和天罪营的将士经常接触,也听到了一些,这句话他们开始时感到有些滑稽,天罪杀神本就以残暴嗜杀闻名。而且杀敌并不是丑事,何必把自己装扮成佛子?!

  此刻他们幡然醒悟,叶信真的习惯使用暴力么?只有在冲冠一怒为红颜那一战中,叶信才昭显出了恐怖的凶心,之后操死铁心圣,他根本没出手,宫内惨变,铁书灯、韩三昧、宗别离等,也都是自有死因,这一次进攻大羽国。叶信早就有了布置,薛白骑的出现就是一个证明。

  以前他们的视线都被叶信的战力吸引了,事实上叶信最可怕的地方是心机。

  叶信静静的看着韩达升,良久。他突然笑了:“国主如此有诚意,那我也就不矫情了,潘远山其罪当诛,谁都别想护得住他,但他洗劫了我九鼎城的八座子鼎,其中的损失……”

  “自然要由孤来补偿。”韩达升很痛快的说道。

  “很好。”叶信点了点头:“三百颗足量的上品元石。三万颗中品元石,五万颗下品元石,只要国主能拿出来这些,我马上退军。”

  韩达升的脸色一变再变,五万颗下品元石还好说,三万颗中品元石就难凑了,三百颗上品元石,会让他倾尽所有。

  “叶大人,此事还得细谈……”韩达升吃力的说道。

  “我不是商人,也不会与人讨价还价。”叶信淡淡说道:“这是我的底线。”

  韩达升身后的人相互窃窃私语起来,叶信这简直是信口开河,仔细换算一下,这些等于大羽国两年的贡品了,会让大羽国元气大伤的,何况潘远山只抢了一座子鼎,其余的子鼎不知道被什么人抢了,等血山军团的士兵冲过去的时候,子鼎内已经一无所有,现在叶信把所有的损失都赖到大羽国身上,让他们无法忍受。

  韩达升沉默片刻,点头道:“叶大人,你放心,孤不会让你失望的,这样……到贵军的大营中再细谈吧。”

  韩达升倒是一点也不猜忌叶信,竟然要以身犯险,叶信笑了笑,探手抓起韩达升的天子剑,缓步走到潘远山身前,亮出剑锋,把剑锋压在了潘远山的脖颈上。

  潘远山的眼波出现了变化,他凶狠的盯着叶信,叶信看得出来,潘远山是不服气的,但因为种种,他只能跪在这里受死。

  叶信轻叹一声,手腕回挑,接着把长剑刺了出去,正刺穿了潘远山的脖颈,潘远山的身体蓦然搐动了两下,眼神逐渐变得涣散,接着身形慢慢向后仰倒。

  一股烟气沿着剑锋涌入叶信的掌心中,消失得无影无踪,叶信把剑锋入到剑鞘内,接着扔还给那个武士,随后让在一边,对韩达升微笑道:“请!”

  叶信在众目睽睽之下杀了任由宰割的潘远山,让大羽国的君臣们脸色都变得不好看了,或许他们之前以为大羽国上下都做出了低姿态,那么叶信也应该投桃报李,只略施薄惩,饶过潘远山一命。

  谁知道叶信不按常理出牌,完全不顾大羽国的感受。

  事实上,这只是叶信的第一步,不止潘远山一个,还有很多人也要死。

  叶信的帅帐不是谁都能进的,大羽国方面,韩达升只带了五个人,而叶信这边只有温元仁、邓知国和侯轮月,加上叶信才有四个。

  分宾主落座之后,韩达升的情绪重新变得活络起来,先是和邓知国谈笑风生套交情,接着又把温元仁卷进来,其他几个人都是大羽国的太位大臣,在实力上当然和已经突破尘俗壁垒的叶信没法比,但头脑都很够用,在他们的配合下,气氛变得越来越融洽了,似乎仇恨与战火早已远去。

  叶信开始的时候还回应几句,后来拿起纸笔,认真的写着什么,再不参与众人的话题,良久,他向侯轮月招招手,接着把纸递给了侯轮月。

  侯轮月拿起那张纸,走到韩达升身前,把纸递了过去。

  “这是契约,明天正午之前,希望国主能盖上自己的印玺,然后把回执送回来。”叶信说道:“国主这么有诚意,那我也把丑话说在前面了,如果正午我还收不到回执,我军就要开始攻城了。”

  “这……”韩达升露出苦笑:“叶大人,我大羽国虽然不比贵国,连年与大召国征杀,但和大任国的关系一直很紧张,也时而爆发过战争,这么多元石,真不是马上能拿得出来的。”

  “我也没强求国主明天就要元石拿出来。”叶信说道:“我只要一封带着印玺的回执,不难吧?其实我是个很重视契约的人,我希望国主也一样重视,如果是寻常的小事,我不会这般咄咄*人的,但这种事情不容马虎,就算国主一时拿不出来,拿到回执,我回九鼎城之后也算有了交代。”

  韩达升沉吟起来。

  “国主应该知道,我在九鼎城的处境并不好。”叶信说道:“有人骂我忘恩负义,有人骂弑主争权,我必须要让他们明白,叶某是愿意为国效力的。”

  “好。”韩达升慨然应诺,随后站起身:“既然叶大人愿意化干戈为玉帛,那孤也不好太让叶大人为难,明日正午之前,孤会让人把回执送过来的。”

  大羽国的几个太位大人也站起身,双方又相互寒暄了几句,叶信等人把韩达升送出了营外。

  回到帅帐中,邓知国抢先叹道:“太尉大人果然厉害!居然不伤一兵一卒,便能*得大羽国俯首,我原本以为至少要有半年的死战,呵呵呵……”

  “邓大人可了解他们?”叶信问道。

  “谈不上了解。”邓知国顿了顿:“那穿黑袍是陈自行,高居太尉,不过没什么权柄,军权都在黄浅和潘远山手里,穿白袍的就是黄浅,坐在韩达升身边的是太令李红阁,这个人很厉害,是韩达升最重视也是最忌惮的人,留着长髯的是冯阳,高居太阁,他……我不是很熟,只见过一面,不好说,那个说话有些娘娘腔的是高岳,高居太宰,同时兼任内廷大总管。“

  “内廷总管和太宰居然是一个人?看起来韩达升很信任他啊。”叶信说道。

  “高岳是和韩达升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和铁心圣与官翰雨差不多。”邓知国说道:“除了陈自行以外,切不可轻视他们之中任何一个。”

  “我没有轻视他们。”叶信说道。

  “没想到韩达升这么好说话。”温元仁笑道:“和太尉大人一起出战可是一桩难得的美差,不用出力,功劳照拿。”

  “还没完呢。”叶信笑了。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