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二一零章 人神共愤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第二天正午,叶信果然收到了韩达升的回执,契约上也盖上了大羽国国主的印玺,这还不止,韩达升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在黄昏前居然令人送过来三千颗中品元石还有一万颗下品元石,并且在回执中说这只是第一步战争赔偿,其余的元石会在十天之内补齐。

  弥漫在红海城附近的紧张气氛很快烟消云散,双方的士兵都知道打不起来了,韩达升虽然再没有出现过,但大羽国的几个太位大人每天都会到叶信的军中走动,明显是来拉关系的。

  到了第六天,叶信正在帅帐中翻阅文案,温元仁和邓知国先后走了进来,邓知国笑道:“太尉大人,陈自行刚才送来了一封请柬,韩达升请我们去王宫做客,参加国宴,他倒是真做得出来的,莫非是想公开向我们谢罪么?”

  “我们两个可以去,但太尉大人是主帅,不可擅离中军。”温元仁说道:“否则,万一出了什么纰漏,那就后悔莫及了。”

  邓知国心中感到不以为然,温元仁的胆子太小了,如果大羽国真的心怀诡异,这几天不可能如此配合,把把一车车元石送入大营,只是,邓知国常年为官所养成的政治嗅觉,让他下意识的回避去为大羽国说话,换了另外一个角度。

  “太尉大人有无界天狼护身,谁能拦得住?”邓知国笑着说道,他是希望叶信能参加的,这几天来的事情,已证明大羽国上下最忌惮的就是叶信,叶信出场,正可以狠狠煞一煞大羽国的气焰,让他们再不敢蛇鼠两端。

  “我可以去,两位不能去。”叶信摇头道。

  “这是为何?”邓知国一愣。

  “温老和邓大人的话都有道理,只能折中一下了。”叶信说道:“所谓有备无患,我们三个都走了,这些将士就都失去了指挥。如果象温老说得那样。真的出了什么事,我可以骑着无界天狼逃之夭夭,两位可就要陷在里面了,毕竟这里是大羽国。我们多小心一些是没差的。“

  温元仁和邓知国对视了一眼,他们都认同这个结果。

  “陈自行呢?”叶信问道。

  “已经回去了。”邓知国说道。

  叶信走到门口,挑开帐帘,看着逐渐黯淡下来的夜空,突然笑了:“今夜没有月亮。”

  温元仁和邓知国被搞得莫名其妙。虽然知道叶信在这个时候说的话肯定有自己的深意,但他们怎么想也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轮月,陪我走一趟吧。”叶信说道。

  “好。”盘坐在帐侧的侯轮月站起身。

  “郝飞,你过来一下。”叶信向外面的郝飞招了招手。

  “老大,有什么事?”郝飞快步走了过来。

  叶信从怀中取出一只锦囊,他脸上带着一种充满了恶趣味的笑容,随后把锦囊递给郝飞:“一个小时后把锦囊打开,按照命令行事。”

  “知道了,老大。”郝飞把锦囊收在腰间。

  “这个时候你应该叫我一声军师的。”叶信摇摇头,他似乎有些遗憾:“轮月。走了。”

  ****

  叶信和侯轮月的无界天狼很显眼,刚刚接近红海城的城门,便有士兵迎上前,毕恭毕敬的问明叶信的来意,城防官派出几十个士兵在前面开路,引着叶信向城中走去。

  红海城的城市规模要比九鼎城差了不少,但终归是首府,还算很繁华,一路行来,看到庞大的无界天狼。行人们纷纷驻足向这边看来,相互交头接耳着,差不多走了有半个小时,总算看到了王宫。

  大羽国的太宰高岳和太阁冯阳接到了禀报。一直守在王宫前,看到叶信的身影,他们立即迎上前,微笑着和叶信打着招呼。

  叶信跳下无界天狼,和高岳、冯阳寒暄了几句,先后向王宫内走去。

  韩达升说今天是国宴。并没有夸大其词,王宫内灯火通明,酒宴就摆在大殿前的广场上,不止是朝中重臣,好像连各府的主管都到了,加上在酒席间走动的宫女和內监,差不多有上千人。

  韩达升坐在正殿台阶下的主座上,高岳和冯阳引着叶信走了过去,看到叶信的身影,韩达升含笑向这边示意。

  在韩达升右首的第一张矮桌,空无一人,只摆着几个座位,应该就是留给叶信等人的,只是来的并没有那么多。

  “孤还以为叶大人不会赏光呢,再不来孤可就要亲自出去邀请了。”韩达升大笑道。

  “国主有召,叶某岂敢慢待。”叶信也笑了。

  “邓大人和温大人怎么没有来?”韩达升看向叶信身后。

  “他们还要留在营中约束士卒,万一闹出什么事情可就麻烦了。”叶信解释道。

  “也罢,反正叶大人来了就好。”韩达升伸手向空着的位置一让:“叶大人请。”

  叶信和侯轮月走在座位上坐下,韩达升又向左边指了指:“叶大人,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苍妒兵,这位是徐守义,都是我的老朋友,听说我要办国宴,也就过来帮我撑撑场面了。这位就是叶信,天狼军团叶观海的嫡子,呵呵呵,可谓是将门虎子啊,叶太尉年轻虽然不大,但已是身经百战,天罪杀神之名两位应该也听说过。”

  叶信起身向对面拱拱手,苍妒兵不咸不淡的向叶信点头示意,而坐在一边的徐守义却连眼皮都不抬,根本没把叶信当回事。

  叶信神色不变,又慢慢坐下了,韩达升突然起身,高举起双手,吵嚷的酒席慢慢变得安静下来。

  “各位,我们的客人到了,现在,孤给大家隆重介绍一下。”韩达升的视线落在叶信身上:“这位就是大卫国太尉,叶观海之子,叶信!两国先前有些误会,叶太尉此次兴兵问罪,错在孤,孤不该信任那潘远山,但孤这一次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叶太尉,孤今天就当着所有的人面,向你赔罪了,这杯酒喝完,大羽国和大卫国尽弃前嫌、重结兄弟友邦!”说完,韩达升亲自给自己倒了杯酒,随后一饮而尽。

  “国主不必如此。”叶信也端起酒杯,一边的侯轮月急忙把酒杯倒满,接着叶信慢慢把酒喝了下去。

  “这是孤的本分,对就是对,错就是错。”韩达升说道:“天下诸事,总要讲个道理,不能因为孤是国主,就能是非不分!”

  “国主高义。”叶信叹道。

  大羽国众臣的目光都落在了叶信身上,不管韩达升怎么说,叶信也是带兵犯境的敌国主将,他们的目光中并没有善意。

  所谓屁股决定脑袋,虽然这个世界的修炼之道很昌盛,但文明核心还是趋于低级的,也不存在什么普世价值,他们的正义其实仅仅是自己的正义。

  说白了,狭隘的逻辑是这样推演的,你打我,是你的不对,你无耻侵略;我打你,还是你的不对,你不服王化。

  事实上在潘远山率领血山军团攻入大卫国,兵峰直指九鼎城的时候,大羽国上下是一片欢腾的,在上者,看到了利益,在下者,看到了荣誉。

  等到潘远山抢了子鼎,被拼了性命的沈忘机和王芳打得连连后退时,大羽国的朝臣鼓噪着让韩达升派黄浅前去支援,他们绝不认为自己无耻、乘人之危。

  等到叶信的威名传了过来,又听到叶信率领大军犯境,大羽国的风评一下子就变了,潘远山成了万夫所指的罪魁祸首,对叶信也怀着深深的仇恨,因为这是一种无法忍受的耻辱。

  “本来是想等到以后再说的,但我现在有些忍不住了。”韩达升搓了搓手,他的情绪莫名显得有些亢奋了:“孤有错,孤认了,孤也受了惩罚,叶太尉,可你的错……要由谁来惩罚你呢?”

  “我有什么错?”叶信淡淡说道。

  “叶太尉,你兴兵谋反,逼死铁心圣,害了铁书灯,可怜韩太宰三朝为臣,对大卫国忠心耿耿,却全家尽数被你屠灭、片瓦无存!”韩达升长吸了一口气:“好好的一个大卫国,只因你一人,便闹得人头滚滚、鸡犬不宁,你犯下的罪行当真算得上是丧心天良、人神共愤了,难道这还不是错?!”

  “呵呵呵……”叶信笑了:“就算我有错,也该由大卫国的国主来处罚我,你又何必这般上蹿下跳?”

  “不然,我刚才说过,天下诸事,总要讲个道理。”韩达升说道,随后他看向自己的左侧:“苍先生,徐先生,你们看我说得到底对不对?”

  “国主这番话,是投地有声啊!”徐守义叹道:“但此事不当由国主出手,我适逢其会,就交给我吧,如果任由这般十恶不赦之人在世间撒野,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因他而死无葬身之地!”

  “不知道徐先生在哪里修行?”叶信不咸不淡的问道。

  “虽然你没资格问我,但我不是见不得光的魍魉之辈,坦白告诉你吧,我来自断剑宗。”说完,徐守义缓缓站起身,走到场中,锐利的视线死死锁住了叶信。(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