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二一一章 砸自己的脚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断剑宗还管不到我大卫国的事情吧?更管不到大羽国。”叶信笑了笑:“你把落霞山的脸面置于何地?”

  “这事情就无需你操心了。”那徐守义冷冷的说道:“放心,我不会杀了你,我只是想把你带到青元宗,然后问一问那些同辈,他们任由你在九鼎城,到底还要不要规矩了?!”

  “我凭什么要跟你走?”叶信不解的问道。

  韩达升放声大笑,大羽国的臣子们也跟着笑了起来,笑声响彻在广场上,因为对他们来说,叶信这个问题太过愚蠢了。

  “凭什么?就凭我这柄剑!”徐守义探手拔出背后的剑,那柄剑的剑刃很宽,但只有几寸长,甚至还不如普通的匕首。

  下一刻,徐守义运转元脉,元力波动瞬间疯狂的弥漫开,那柄断剑散发出寒光,接着一道光晕慢慢从剑刃中伸展出来,形成一道长达近两米的隐隐约约的剑锋。

  “你这是……从星球大战的片场跑出来的?”叶信叹了口气,随后慢条斯理的坐了下去。

  “呵呵……”徐守义听不懂,也不想弄明白,他缓缓向前走了一步。

  侯轮月站起身,挡在了徐守义身前,他上下打量了徐守义几眼,摇头道:“可惜……”

  徐守义微微有些吃惊,他已经在运转元脉了,只要不是傻子都清楚他拥有什么样的力量,眼前这个人居然敢拦下他?!

  “可惜什么?”徐守义皱着眉头说道。

  “你的法门和我的师承应该有些渊源,如果换一个时间,换一个地方,我或许还有兴趣和你仔细聊一聊。”侯轮月说道:“可惜,你已犯了死律!”

  下一刻。侯轮月伸出左手,他的左手陡然释放出耀眼的光芒,恍若有一颗小太阳正从广场上升起,而他释放出的元力波动,明显压住了徐守义。

  大羽国的君臣们大惊失色,他们已经从最谨慎的角度去评估叶信的战力了。所以咬牙拖到了今天,还找来了帮手,但万万没想到,叶信身边的一个不见山、不露水的随从,居然拥有如此恐怖的力量。

  人群喧哗着向远处奔去,广场上摆放的桌椅成片翻倒,费了不少精力做出的美味佳肴还没吃上几口,便撒满了一声,扑鼻的各种香气在广场中弥漫开。

  “你是什么人?”徐守义大惊失色。

  “杀你的人!”侯轮月的身形向前掠起。他的左手同时向前一划,那颗耀眼的光团随后化作一片月牙形的光幕,闪电般向前飘去。

  徐守义见势不妙,极力向下缩,光幕从他上空飘过,正攻击在大殿下方的台阶上,随着轰响声,台阶处出现了一道长达十余米的切痕。上方的台阶竟然被整个掀起来,化作无数迸射的石块。

  徐守义猛咬牙关。手中的断剑遥遥刺向侯轮月,原本两米长的剑锋随之暴涨,剑光直刺向侯轮月的胸膛。

  “剑气不是你这么用的,也太慢了!”侯轮月微一侧身,让过剑光,左手一甩。十几道薄如蝉翼的光波射向了徐守义。

  徐守义只感觉眼前一花,随后本能的向着侧面扑倒,十几道光波瞬间掠过,消失得无影无踪,徐守义的胳膊被划出一道血痕。大腿外侧也受了伤,他的身形趔趄了一下,接着怒吼一声,剑光划出一片光幕,把侯轮月的身影笼罩在当中。

  侯轮月摇摇头,他向后退了一步,以毫厘只差避开光幕,左手向前推出。

  这一次那徐守义学乖了,身形顺着另一个方向扑去,试图避开将要出现的攻击。

  侯轮月释放出的光波似乎失去了准头,斜着向下透入石板中,徐守义的视线刚刚落在那破损的石板上,突然发现眼前一亮,光波竟然从他身下的石板中穿了出来,瞬间便卷过他的双脚。

  徐守义的双腿从脚踝处被切断了,他的身形不由自主向后栽倒,口中发出凄厉的惨叫声。

  “怪不得祭邻说你们都是关在笼子里的废物,早失去了灵性和血气。”侯轮月缓步向徐守义走去:“连杀招都没办法全力释放出来,你也配称修士?别说你只在凝气境初阶,就算你已达到中阶,在我手里也坚持不到三息的时间。”

  徐守义挣扎着用双手支撑身体,怪叫道:“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你还没资格问。”侯轮月探手在徐守义后颈处拍了一下,光波涌入徐守义的身体,竟然让徐守义的额头、脸颊、手脚还有喷涌出的鲜血,都发出耀眼的光泽。

  徐守义再次发出哀叫声,他的身体象一滩烂泥般瘫在地上,再动弹不得。

  侯轮月捡起地上的断剑,端详了一下,收回到自己的山河袋中,随后抓住徐守义的身体,把徐守义的拎了起来,又在徐守义的身体上翻找片刻,把找出的东西都收好,转身看向叶信:“主上,该怎么处置他?”

  “他和你的师承有渊源?”叶信问道。

  “有点渊源,只是他们最多学到了一些皮毛而已。”侯轮月露出不屑之色:“我敢说,他这一生从来没经历过生死对决,凝聚剑气的速度太慢,反应更慢,本来还想多试试他的本事,后来实在忍不下去了。”

  “那就杀了吧。”叶信说道。

  “我是断剑宗……”徐守义发出厉吼声。

  侯轮月的手已向下斩落,徐守义的后脑向一块豆腐一般被劈开了,吼声也戛然而止。

  嗡……一股股黑色的烟气从徐守义的身体中逸散出来,凝成了一片烟云,烟云似乎有自己的生命,慢慢卷向广场,向叶信的方向聚去。

  眼见徐守义被斩杀,大羽国的君臣中都变得呆若木鸡,片刻,韩达升忍耐不住高声叫了起来:“苍先生?苍先生?!”

  苍妒兵摆摆手,随后站起身,看向叶信:“太尉大人,你在两个月前是不是去过无界山?”

  “去过。”叶信点头道。

  “原来如此。”苍妒兵露出微笑:“苍某告辞了,太尉大人,以后有机会,我会到九鼎城拜访您的。”

  说完,苍妒兵根本没理会大羽国的君臣,迈着轻闲的步伐,向王宫外走去。

  韩达升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之前明明说得很好,落霞山怎么会就这样再不管大羽国君臣的死活?!

  “主上,北边有喊杀声。”侯轮月说道。

  叶信向四下扫视一圈,不由笑了:”刚才还看到了黄浅,不知道什么时候溜走了,嗯……冯阳和李红阁也走了,怪不得之前那么大方,原来只想让我们帮着看管他们的元石,现在是要拿回去了,打得一手好算盘。“

  “主上,温、邓两位大人恐怕是抵挡不住的。”侯轮月说道。

  “总要让他们磨练一下的。”叶信探手在空中一抓,仅存的最后一缕烟气飘入他的掌心中:“这个徐守义,就是一个警示,我发现这两年想法有些偏了,几乎成了他们的保姆,这样下去可不行。”

  说完,叶信眯眼思索了一下,转身向韩达升的方向走去:“国主,先不要走,我还有事情商量。”

  靠着几个宫女保护,正悄悄向后潜退的韩达升,身形蓦然变得僵硬了,随后一点点转过头,推开挡在了前面的宫女,看着叶信的目光闪烁不定。

  叶信大摇大摆的走过去,侯轮月急忙跟在叶信身侧,韩达升的嘴唇开始颤抖起来,他并不怕叶信,怕的是侯轮月。

  叶信从山河袋中拿出一张纸,那正是韩达升的回执,叶信低头看了看,把回执递在韩达升面前:“国主,这些字,还有玺印,你应该都认得吧?”

  “认得、认得……自然是认得。”韩达升连声说道:“这是我大羽国的国玺,是我亲手印上去的。”

  “上面的意思你也明白?”叶信又问道。

  “这……明白!”韩达升怯怯的瞥了侯轮月一眼,如果没有这个来历不明的修士,叶信早就伏法了!只是,他根本不敢显露自己心中的恨意,相反还要满脸陪笑。

  “我也不能总在这里等你。”叶信说道:“我再给你三天的时间,把所有的元石凑齐!”

  “太尉大人,这不可能啊……”韩达升哀声说道:“中品元石和下品元石还好说,三百颗上品元石,我大峪沟根本没有那么多!”

  “我不管,自己签下的契约,含着泪也要完成,做人要诚信,做国主更要诚信,懂不懂?至于你会不会被榨干,与我无关。”叶信淡淡说道:“把元石给我交齐,我可以当今天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否则,我会彻底毁了你的红海城。”

  韩达升差点瘫坐在地上,当时他会签下契约,是因为预料叶信活不了几天,只要拖到月隐之夜,等叶信的战力大幅衰退,胜算在他手中,可万万没想到,叶信身边竟有如此恐怖的修士,此刻再想反悔,已经来不及了,白纸黑字摆在前面,争无可争,更何况他刚才还向叶信问罪,罪没问成,等于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