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二一二章 真真的应变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叶信留下的锦囊其实仅仅对性格趋于保守的人有效,如果换成渔道、谢恩,估计叶信前面刚刚离开,他们就把锦囊打开了,郝飞却很听话,说一个小时就是一个小时,到了时间,他把锦囊拿出来,缓缓打开,从锦囊内拿出一张纸条,他的视线落在纸条上,脸色当即大变。

  温元仁和邓知国都在帅帐中,看到郝飞的脸色不对,急忙凑上前,看到纸条上写着八个字:暗中备战,谨防偷袭。

  温元仁和邓知国不由相互对视了一眼,他们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惊骇,如果换成别人,他们只会当成儿戏,但叶信展露峥嵘以来,一向算无遗策,他们绝对不敢轻忽。

  下一刻,温元仁和邓知国冲出了帅帐,一个奔向左军,一个奔向右军,郝飞立即喊来符伤、子车灰等人,准备迎接战斗。

  又过了差不多有半个小时,大羽国的军队分三个方向涌来,决战全面爆发。

  但叶信和侯轮月走到城墙的时候,战斗已经进入了关键阶段,温元仁和邓知国虽然有些防备,但这些天士卒们已经变得怠慢了,何况他们本身的战斗经验和大羽国的主力军团相比,也有不小的差距,形势越来越不妙了。

  城墙上不少精锐武士,为了防止大卫国的军队狂性大发冲击红海城,韩达升把宫禁军也派出来了,由宫禁军守护城墙。

  叶信和侯轮月的坐骑已经暴露了他们的身份,但没有一个武士敢向他们出手,黄浅的天波军团,还有血山军团的将士,到了黄昏时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而宫禁军的人早就知道了秘密,毕竟他们都是韩达升的亲信。

  叶信和侯轮月会出现在城墙上,代表着大羽国已经失败了。现在对叶信出手,无异于自投死路。

  城上城下是两个世界、两种心情,天波军团和血山军团的将士们在呐喊着向前冲杀,上头已经给他们许下了种种好处,只要这一场能打胜,几年的富贵就有了,而宫禁军的将士们却人人面带绝望恐惧之色,他们只敢远远的看着叶信和侯轮月的背影。

  “把闸门放下来吧。”叶信说道:“韩达升以后未必能控制住局势,这一次我们得帮帮他,呵呵呵……现在我终于能完全理解那些宗门的做法了。想当初知道宗门垄断资源,心中愤愤不平,谁知等我翻了身,想法却变得和宗门一样了,果然是肉食者鄙,这算不算自己背叛了自己呢……”

  “主上说的肉食者是指修士么?”侯轮月笑了:“修行路有千难万阻,无他,或吃人,或被吃。仅此而已,所谓天道不仁,主上没必要介怀的。”

  “我只是稍微有点小心结罢了,不当事。”叶信也笑了:“反正我只是个逐铜臭的鄙夫。也从没把自己当成什么救星,好不容易走到今天,当然要努力守住自己的基业了。”

  “他们要支撑不住了。”侯轮月说道。

  “你去吧,我就不出手了。”叶信说道:“今天是月隐之夜啊……真没想到一个小丫头胡闹搞出来的小游戏。竟然被会人当成真相,那我只能继续配合,看看到底有多少人想趁着月隐之夜杀我。“

  侯轮月大笑。接着身形向城楼上方的大转盘掠去,他的手甩出一道月牙状的弧光切断了绞索,沉重的闸门裹挟着轰隆隆的巨响落了下去。

  战场上,邓知国确实有些支撑不住了,他的军队人员构成太杂乱,有城防军,有原来九鼎城的巡捕、衙役、布衣武士,有义盟的街头混混,还有他的家将,成军的时间还不足一年,相互之间几乎没有配合而言,打顺风仗还好说,在这种激烈的对抗中,缺陷被无限放大,不过,军队的主帅毕竟是如凶神般恐怖的叶信,不管对叶信秉持着什么样的态度,将士们对叶信有足够的信心,依然保持着高昂的斗志,否则早就全军溃散了。

  一条铁甲战马跃入了邓知国的视野,战马上的骑士如摧枯拉朽般向邓知国的将旗逼近,他身后有百余名骑士布成冲阵,各个战力高墙,硬生生在邓知国的大军中冲出了一条血路。

  “黄浅?!”邓知国认出了来人,发出愤怒的吼声,一只独眼已变得血红,就在今天中午,黄浅还和他推杯换盏、称兄道弟,甚至透漏过黄家想迎娶邓多洁的想法,只是因邓多洁已成狼骑,邓知国出于种种考虑,回绝了黄浅。

  邓知国一向以为自己很有头脑、目光如炬,谁知道象傻子一样被人戏弄,可恨他当时还认真想过与黄家结姻的好处和坏处,谁知对方只是在麻痹他的警觉。

  “邓大人,在这种地方相会,真是一件憾事。”黄浅发出朗笑声:“但各为其主,莫要怪我了!”话音刚落,黄浅已拨转马头,向着邓知国驰来。

  邓知国长吸一口气,举起战枪,他要迎上去和黄浅决一死战,但马儿刚刚启动,他的眼神就变得呆滞了,傻傻的看着黄浅后方。

  一只巨手从空中拍下,象拍苍蝇一般把黄浅连人带马拍进泥土中,黄浅是上柱国级武士,战力在整个大羽国也能列入前五,但他根本没反应过来,只感觉上空暗了一下,接着神智便陷入永恒的黑暗之中。

  轰……地面剧烈颤抖着,那只巨手在地面上留下了一块足有一米多深的大手印,黄浅和战马的血肉已交融在一起,连披挂的重甲也被拍平了,看起来像纸一样光滑。

  一个蒙着脸的人影出现在战场上,他的身形散发出柔和的光芒,凝成一道肉眼可见的光幕,围绕在他周围,有三只巨手从光幕伸展出来,犹如一只恐怖的章鱼,巨手扫过之处,大羽国的士兵们成片栽倒、飞跌。

  温元仁的军队要比邓知国强一些,不管是天狼军团的残部,还是魏卷的士兵,都是百战之士,但大羽国的军队准备远比他们充足,一道道冲阵从几个方向持续不断的卷来,温元仁有些挡不住了。

  突然,正面战场上的压力变得轻松了,温元仁的士兵一直在向后退,现在莫名其妙的展开了反攻,温元仁担心有诈,立即跳上望斗,看红海城的方向看去,正看到侯轮月一路劈波斩浪,向这边卷来。

  凝气境的修士,对付后天、先天武士,结果是没有任何疑义的。

  “鼓手何在?!”温元仁欣喜若狂,他知道现在是反击的最佳时刻。

  两个凝气境修士的加入,彻底扭转了战局,只十几分钟,大羽国的军队便开始溃退,他们先是往红海城逃窜,但红海城的城门已经被放下,他们没办法进城,接着邓知国和温元仁已率军掩杀过来。

  叶信返回帅营的时候,这边的战斗已经结束了,温元仁和邓知国留下一部分能自由活动的伤兵打扫战场,其他士兵继续追击,两个人险些在阴沟里翻了船,心中怀恨,当然要清算到底。

  苍妒兵和侯轮月正低声谈着什么,看到叶信走来,苍妒兵笑道:“见过主上。”

  “幸好你先给我来了一封信,否则在红海城看到你,我肯定会被吓一大跳。”叶信叹道。

  “在信里没有多说,其实都是真真姑娘的主意。”苍妒兵说道。

  “哦?到底是怎么回事?”叶信问道。

  “听说主上率领大军进攻大羽国,那韩达升一直是坐立不安,自从徐守义进了红海城之后,韩达升突然之间就变得轻松了。”苍妒兵说道:“芍药知道事情有些不对,便用急信通知了真真姑娘,真真姑娘说那个徐守义肯定是个很厉害的修士,否则不会给韩达升那么大的信心,想来想去,我担心主上这边一时不慎,被奸人所算,所以就跑过来了。”

  “然后呢?”叶信又问道。

  “然后我见到了韩达升,韩达升认为我是落霞山的修士,对我很亲近,呵呵……他的口才倒是不错,把主上说成一个不忠不孝、不仁不义、十恶不赦的凶徒,如果我不是认得主上,说不定也被引起无名火。”苍妒兵说道:“韩达升求我帮一把手,我答应他了,这几天我和那徐守义多有接触,也算知道了不少。”

  “那徐守义到底是什么人?”叶信说道。

  “他是大召国断剑宗的修士。”苍妒兵说道:“常年驻守在天缘城,这一次是有一批货出了问题,跑过来追查线索,苦无结果,只得去找太宰高岳帮忙,高岳又把他引见给了韩达升。”

  “他去管大召国的事,还有情可原,为什么会帮韩达升?”叶信说道。

  “这个人脑子有病。”苍妒兵咧了咧嘴,用指尖在自己额头点了两下:“他喜欢循规蹈矩,也希望所有人和他一样,再加上他根本没把主上放在眼里,又有求于韩达升,也就答应出手了。”

  “天缘城居然有修士?”叶信喃喃的说道:“我在那边混了两年,居然从来都不知道。”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