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二一三章 自由集市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不止是断剑宗,落霞山、青元宗、九华宗那些宗门,也都有修士在天缘城中走动。”苍妒兵说道:“我和那徐守义聊得时候,差点漏了底,既然我是落霞山的修士,对天缘城的事情应该多少有些了解的。”

  “他们在天缘城做什么?”叶信愈发不解了。

  “我倒是明白了一些。”苍妒兵说道:“天缘城各方势力纷杂,从来都争不出一个头领来,不是说始终没出现俊杰,而是各个宗门不希望天缘城整合成一家,天缘城有湿地和古森林,数不胜数的凶兽在其中纵横,还有各种奇花异草,药丹、炼器、符道三门,是最为繁琐、最为神秘的,只是药丹,据我所知就有数以万计的丹方,我修行百余载,所能了解的也是百不足一。“

  “确实如此。”侯轮月点头道:“除了少数几种破关丹,很多种丹药都可以相互替代,有淬体、有聚气、有培元、有地水火风,其实炼器。符道也同样复杂。”

  “很多东西,放在我们面前,我们只能感应到元力波动,却根本不知道该作何用途,与废物无意。”苍妒兵说道:“但对有的人来说,这就是难得的宝贝,天缘城是各个宗门互通有无的地方,其他公国都不合适,谁都不愿意去别人的地盘。”

  “这我就明白了。”叶信说道,天缘城是一个自由大市场,各个宗门都不允许其他宗门在天缘城占据主导权,以保障交易的公平合理,也属于一个特定时期、特定地缘的产物,他在天缘城呆了两年,根本没发现有修士,是因为那时他的眼界太低,接触不到上层,随后叶信沉默了片刻,叹道:“好悬……我早就有了整合天缘城的打算,也准备让几个兄弟先过去。幸亏先走了一趟无界山,让我找到了新的目标,没精力管其他,如果真的贸然过去。说不定会酿成大祸。”

  “我对天缘城很好奇。”苍妒兵说道:“主上,等落霞山的形势稳定一些,我们一起过去转一转吧。”

  “好。”叶信应道,他的视线转过走过来的狼骑,只看郝飞、符伤等人的样子。叶信便知道这一战肯定打得极为惨烈。

  韩达升这些天送过来的元石都放在帅营里,也成了大羽国士兵重点攻击目标,而很多狼骑去了落霞山和九华府,这里只剩下四十余骑,承受了巨大的压力。

  看到符伤的眼眶有些湿润,叶信心中不由打了突,沉声问道:“有人伤亡?”

  “嗯……”符伤低低的应了一声,眼泪终于忍不住掉了下来。

  “还有没有救?”叶信追问道。

  “脖子断了……”符伤吃力的说道。

  叶信一时说不出话来,从他解散天罪营到现在,已经三年了。三年的时间,所有的弟兄都平平安安的活着,突然之间听到噩耗,让叶信有一种陌生感。

  这时,叶玲、沈妙等人也走了过来,她们和符伤等人差不多,几乎人人带伤。

  “哥!”叶玲叫了一声,随后把一只胳膊绕到了身后,只用一只手握着那柄沉重的大刀,显得有些吃力。

  叶玲的刀仿制了叶信的杀神刀。虽然材质差了不少,但用的也是难得的精钢,非常沉重。

  “你受伤了?”叶信皱起眉。

  “没事,一点小伤。”叶玲笑道。

  “过来让我看看。”叶信说道。

  叶玲有些不情愿。不过见叶信绷起了脸,只得慢慢走过来。

  叶信抓住叶玲的肩膀,把叶玲藏在后面的胳膊拽了出来,在叶玲的上臂处,有一条触目惊心的刀口,坚韧的重甲居然被斩裂了。能看到里面长长的血痕。

  “哥,真的没事。”叶玲甩了甩胳膊,强忍住疼痛,故意摆出眉开眼笑的样子:“哥!我阵斩了十一个敌将!”

  “哪是敌将?都是小兵,最后一个才是,可你又吃亏了。”沈妙抿着嘴笑道。

  叶信感到心疼,这就是军中无将的后果,如果由渔道和薛白骑来指挥,或者他叶信在帅营,不但会让狼骑的战斗力大幅攀升,还能在队伍之间形成很好的保护链,有些事情不是靠学习能学到的,需要天赋,需要头脑,渔道和薛白骑都是难得的将才,谢恩算一半,至于其他人,差了不少,郝飞性情有些偏激,一旦杀红了眼,便忘乎所以,不是一个好的指挥官。

  “要你说。”叶玲叫道。

  “有没有害怕?”叶信轻声问道。

  “第一个敌将死的时候,叫声太吓人了,我确实有些害怕,但斩杀第二个的时候,心情就好多了。”叶玲说道:“其实我不应该受伤的,没想到那家伙的力气那么大,竟然一下子把我从上面掀下去了。”

  “我都说了,女孩子应该以巧致胜,你见过那个女孩子轮着这种大刀砍人的?”叶信说道:“说了那么多次,为什么就是不听我的?!”

  叶玲低下头不说话了。

  “把刀给我。”叶信伸出手:“我给你找一柄上好的宝剑!”

  “我不!”叶玲撅起嘴向后退了一步:“我就喜欢大刀,尤其是和哥哥用的一样的大刀!”

  “那柄宝剑很神奇呢。”叶信说道,随后转身看向侯轮月:“老候,把那柄断剑送给我吧。”

  侯轮月笑了笑,从山河袋中把那柄断剑取了出来,递给叶信。

  “不要不要不要……”叶玲有些急了,连连向后退去。

  “你以为这柄剑势断的,就不厉害了?”叶信说道:“告诉你,这是我见过的最……”

  “我就是不要!”叶玲叫道。

  “主上,这种事情强求不得。”苍妒兵急忙说道:“一个修士选择法宝的时候,一定要发自真心的喜爱,这样才能让自己的悟性达到最大,如果你逼得叶玲用不喜欢的法宝,最后只能毁了她。”

  “主上,是这个道理。”侯轮月说道。

  “你啊……”叶信感到很无奈。

  见叶信放弃了,叶玲露出笑意:“哥,山炮为了保护我受了伤。”

  “哦?”

  “不碍事的,只是伤到了皮毛罢了。”随后憨憨的声音,山炮从后面走了过来,他的肩膀上有血痕,但只有一点,看来确实只是轻伤。

  “我以前一直以为山炮愣愣的,没想到他那么有心眼。”沈妙笑道:“先前看到他已经杀进敌阵了,后来我们的战列被冲散,他马上退回来一直在保护我们。”

  “沈妙,你也受伤了?”叶信看到沈妙身上也有血痕。

  “我和王猛都没事。”沈妙看了看自己胳膊:“这是小玲的血。”

  叶信的视线落在王猛身上,接着又看向邓多洁,邓多洁也受了伤,脸色有些苍白,给人一种惊魂初定的感觉,她淬炼出了本命技,但那种本命技在沙场上是全无用处的。

  “好了,有伤的都回去休息,没有受伤的帮助打扫战场。”叶信说道:“妒兵,你先不要走,还有些事情要你帮忙。”

  “明白。”苍妒兵点头道。

  ****

  到了后半夜,温元仁和邓知国终于回来了,他们遍体血光,径自走向叶信的帅帐,叶信并没有休息,一直在等着他们。

  温元仁和邓知国的脸色都很不好看,坐下来之后喘着粗气,一时没有人说话,片刻,邓知国心情有些恢复,他轻叹一声:“幸好太尉大人事先有些警觉,否则这一次真是永世不得翻身了!”

  邓知国点点头:“我军的伤亡已超过三千了。”

  温元仁露出苦笑:“我那边还算好一些,刚到两千。”

  在肉搏的战场上,很多时候,受伤就代表着死亡,只要倒下去,几秒钟之内就可能被人或者坐骑活活踩死,何况还有敌兵顺手补刀,譬如说山炮一直在保护叶玲等人,沈妙和王猛没有受伤,只叶玲险些遇难,正是因为她被击落了坐骑,让山炮救之不及。

  所谓的伤亡数字,基本上就是死亡数字,相差不会很大。

  “在战场上,伤亡是难免的。”叶信说道:“黄浅已经死了,我知道,冯阳和李红阁呢?追上他们了么?”

  “没发现。”邓知国说道:“天色太黑了,又没有月光,我们只能朝着人多的地方追杀,他们应该是趁乱逃走了。”

  “逃是逃不掉的。”叶信淡淡说道:“就算我们放过他们,韩达升也会出手。”

  “他?他怎么会动手杀自己的重臣?”邓知国问道。

  “因为他不得不杀。”叶信说道:“我军阵亡的将士先不掩埋,就放在红海城城下,排列整齐。”

  “太尉大人,这是……”

  “让韩达升亲眼看一看。”叶信眯起眼睛:“潘远山劫了我九鼎城的子鼎,韩达升当面认错道歉,又卖掉了潘远山,最后还和我签订了契约,这一次我军阵亡的将士已接近五千,我很想知道,他又能拿出什么呢?”

  邓知国和温元仁对视了一眼,邓知国眼中露出厉色:“太尉大人,我们莫不如……整个把大羽国占了吧!”(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